正文 第两千四百三十五章 万世之基

    袁术和刘璋等人闻言一愣,随后直接跳了起来,以一种见鬼了的神情看着曲奇,而曲奇则是靠着熊猫,面带狂傲,这可真属于真正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神物了。

    “你……”袁术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看着武安国提着的那个箱子双眼甚至都放出了光彩,什么叫做无价之宝,这就是了!

    “苍侯,可否让我等见识一下。”张松上前开口道,秦宓和许靖等人也都围了上来,虽说以曲奇的身份,以及在农学上的地位,不可能在这一方面说谎,但这实在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那可是一箱啊,虽说正常种田,那么一箱也就只能种十几亩,但是如果曲奇说的是真的,那就值得一个种子一个种子的种,长出来之后再进行分蘖,这样那一箱估计能分出上百万幼苗!

    “安国,给他们每人一粒。”曲奇头也不回的给武安国说道,武安国再次打开了箱子,然后两头熊猫都有些蠢蠢欲动,但是碍于武安国可怕的武力,只能低头认怂,毕竟是哺乳动物,脑子还是不错的。

    看着自己等人,每个人手心的那一粒稻谷,所有人都有些尴尬,不过眼见袁术将之吞了下去,其他人也都是如此,然而没什么特殊的感觉,除了纪灵靠着实力,勉强能察觉到那一粒稻谷之中微弱而又温和的天地精气,其他人根本没有办法察觉。

    “这也太少了吧,根本感觉不出来。”袁术唧唧歪歪,“至少来一碗啊,蒸熟了让我尝尝到底是什么味道。”

    实际上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确定,这玩意的确是蕴含天地精气,之前在武安国打开箱子的时候,靠的这么近,仔细感知的他们,都能察觉到那明显的天地精气,只不过袁术想要吃出来味道而已。

    这一刻刘璋的双眼变得无比的复杂,终于有些理解那些活着的时候,能入庙的人物到底是有多么的可怕了。

    不管是刘璋,还是袁术都很清楚,现在武安国扛着的那个箱子,怕是足够称为万世之基的玩意了,甚至以汉家的作风,连箱子可能都需要作为封存过神物的珍宝储存下去,汉室拥有了这个东西,那真就是在基础上和其他所有的外邦拉开了差距。

    如果说以前那句“极天罔地,俱是汉家臣妾”,只是因为汉室那神一般的精神脊梁匹配上和其他外邦几乎同样的身体素质之后吊打了那些所谓的外邦友人。

    那么有了这个东西,那汉室真就要从意志到基础素质全方位碾压了,这个国家恐怕都不应该算是一个人类国家了吧,从看不到摸不到的精神意志到能看到能摸到的强悍身躯,这个国家怕是都要让友邦惊诧了,不过这个时代,泱泱华夏谁在乎其他国家死活!

    “好歹给我一碗啊,让我拿回去种啊!”袁术在曲奇旁边来回的蹦跶,就想要一碗种子,让他拿回去种一亩地,好好分蘖,来年就能种近千亩了。

    “一边去,这东西不是你能种的玩意儿。”曲奇就像是赶苍蝇一样,对着袁术不耐烦的说道。

    袁术闻言则依旧是不知疲惫的在曲奇旁边来回蹦跶,希望能要到一些种子,至于曲奇说的不会种,没关系啊,不会种可以学啊,老袁家组织人跟你学总行了吧。

    “这东西很难种植吗?”刘璋也想要一些,但是看曲奇的神色,以及这玩意的功效,也觉得这玩意怕是像曲奇说的那样很难种。

    张松闻言面上略有异色,要是很难种的话,这东西怕还是毁掉比较好一些,世家豪强已经垄断了智慧,要是再依靠这玩意垄断了武力,那么底层百姓怕是要永世难以翻身了。

    “这倒不是,种植的方式和其他稻谷没有任何的区别,只是因为一些原因自然种植有些麻烦,我打算过一段时间回中原,将当年搞反季节的保温室重启种植这玩意就是了。”曲奇满不在乎的说道,要是不能普及,他搞这个意义何在。

    最多是这玩意儿因为对于各种动物的天然吸引力,非常容易被各种袭击,不过这是事?

    在中南半岛,曲奇没有那么多人力物力,但是在中原,曲奇有的是办法,至于说修建保温室啊,制作大型可以压制虫豸袭击的云气军阵,这是问题?

    不就是钱吗?曲奇只要拿出他现在手上的东西,有的是人愿意砸钱搞这玩意儿,话说想想的话,这东西貌似有赵云三成的,算了,还是改成零点三成糊弄一下,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大事。

    再说以陈曦那边的人力物力,制作某种特定的针对性云气军阵并不算什么麻烦的事情,而只要虫豸的问题解决了,鸟兽那算是问题?

    不说惠及全中原百姓,就曲奇对于陈曦的了解,能搞出国家大牧场的陈曦,绝对有的是办法搞出国家级大农场,然后专门种着玩意,至少能让当兵的吃到这东西。

    至于说普通百姓,曲奇也没什么好办法,就算是知道陈曦有集村并寨的手段,但要让每个村子种植这种东西,所花费的人力物力真心不是说笑的,更何况这玩意其实产量也不高。

    这种东西最后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控制在国家的手上,这也算是一种比较好的结果,说不准陈曦以前一直想做的农业集中化能借此实现,也算是一种比较好的结果了。

    至于世家会不会用这玩意搞东搞西,那就不是曲奇考虑的了,反正北方胡人倒了,曲奇也没有执念了,做自己爱做的事情,做利在千秋的事情,既是凡人,又是圣人。

    更何况,曲家虽说没多少人了,但好歹也是春秋贵族的后裔,曲奇连阶级改良派都算不上,随着大流溜就是了。

    “这东西,称之为镇国神器不为过。”刘璋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苍侯这样将之带在身边不妥吧。”

    “只能这么先收着了,有安国拿着,别人也抢不走,准备在这里再呆一段时间,我就回中原了。”曲奇无所谓的说道。

    这个特制的檀木箱子上,黑白仙人都做了备份,一旦被盗或者意外丢失之后,黑白仙人就会在第一时间自爆,从箱子上直接复活,然后将这东西抢回来。

    当时做这东西的时候,黑白仙人恨不得将自己的本体直接做成备份,然后自己顶个虚影混日子,大家都不傻,都知道这玩意儿对于汉帝国有多大的意义,而对于仙人来说,这就是无穷无尽的气运啊!

    在一开始只有三株,种在花盆的时候黑白仙人还没自觉,等到再次种出来,种了一小块地的时候,黑白仙人突然醒悟了,什么叫做“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

    之后黑白仙人恨不得将自己种在曲奇的田里面,任何敢于靠近的动物都被灰灰了。

    不过扩大到一亩之后,黑白仙人力求一点损失都没有,最后才闹成了这样,否则直接加一个大型威慑性天地精气军阵,然后按时来巡逻,都差不多能保住现在三分之一的产量。

    毕竟恐吓性军阵就足够干掉绝大多数的虫豸,之后投入人力来捕捉某些胆大的虫豸,基本就能保证最低的产量,虫豸就那么大,吃的话也不是一会儿能吃完的。

    至于鸟兽之类的东西,反倒比那些无处不在,随时就能从土里面爬出来的各种奇奇怪怪的虫豸要好对付的多。

    毕竟相对而言,鸟兽更聪明,杀得多了,它们也就知道那玩意儿不是它们所能染指的,反倒是愚蠢的虫豸,前赴后继。

    总之,种这东西最大的敌人其实不是鸟兽,而是虫豸,鸟兽一开始凶,后面被拿去加餐的数量多了,鸟兽也就会绕开,反倒是虫豸这玩意儿一直不知道死活。

    不过黑白仙人那种丧心病狂到将曲奇选择的种田的地方,方圆一里之内用法力洗一遍,将其中所有虫卵全部抹杀,所有虫子打成尘埃。

    之后更是二十四小时在线,将所有从天上过来的虫豸尽皆用法术干掉,并保证十分钟一波内气渗透,击杀所有进逼到一里范围之内的地面地下的虫豸,保证没有一个虫子能摸到曲奇的试验田旁边。

    这种规格的防护力度,自然是一粒种子都没被偷走,甚至收割的时候都是黑白仙人用法术收割的,反正是一粒都没有遗失。

    这也是为什么那两位仙人看护一亩地都快累成狗的重要原因,就算是内气离体,每天这么搞,持续接近四个月下来也真心快完蛋了。

    好在仙人死掉了,只要有备份可以直接复活,这也是黑白仙人能硬撑下来这种高强度工作的重要原因,实际上曲奇好几次都想给那两位说,完全不用这样。

    可是每次看到双方轮班的时候,近乎燃烧的行为,曲奇都觉得自己如果开口了,真有些对不住黑白仙人的付出,所以曲奇默默地看着看着一个又一个的黑白仙人燃烧殆尽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