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三十三章 车载斗量

    就算是袁术到现在也不得不服气,垃圾刘璋手下居然有这么一堆能力水平都不差的文臣。

    这才占领中南半岛多久,居然连粮食问题都解决了,而且看路过的地皮上一个又一个的晒场,袁术大致已经有了估计,别的不说,这些粮食分一半,养个几万大军毫无问题。

    以汉室的能力,只要这地方能驻扎几万人,那么这地方这辈子都丢不了,汉唐以前丢掉的永远都是种不了田的土地,而只要这地方能种田,那么这地方就算是意外丢掉了,过一段时间也会占回来。

    可以说对于汉民来讲,种田大过天!

    这么一比对,袁术不得不承认一点,老刘家貌似还真是命不该绝,就刘璋手下这堆文臣建立后勤基地的速度,就是没有刘备那个远房族兄,也没有刘备麾下那群堪称豪华的阵容,靠着川蜀天险,靠着益州文武,汉祚貌似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被打掉的。

    想到这个袁术就想骂人,原本以为刘璋麾下的那个老椿树皮已经很强了,感情还有更强的在中南半岛,刘璋这货到底长了一张什么样的脸,这也太好运了吧。

    在这个粮食等于一切的封建社会,只要粮食后勤没问题,有着川蜀之险的刘璋蹲在老家当土皇帝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解决的。

    以袁术的眼光,能这么快在益州后方建立出这么大型的粮食基地,那领头的那位文官搞不好能力都快达到中原正着数了。

    实际上这完全是袁术的错觉,张肃,李恢,程畿,黄权这群人虽说不错,但要说比张松强倒也不至于,益州文官最强的三人,如果不算跑路了的法正,其实应该是张松,刘巴,郑度,现在就剩张松了。

    至于袁术的判断,实际上完全是专业知识的差距,袁术虽说在东北亲自核定过土地,但那是堪舆,风水,农学家在他的领导下一起搞出来的,真要说袁术对于地力是不是有什么研究,那肯定是在扯淡。

    在这种情况下,袁术虽说行走在中南半岛,但是却完全没有认知到这里的气候环境,这里的日照时间,这里的降水量对于农作物到底有着怎么样的优势,袁术只是按照中原的常理去思考,

    因而,在袁术的脑袋之中将这丰收的粮食归结到张肃等人的头上,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真要说的话,实际上张肃等人的功劳大概能占到三成,毕竟要组织人力,安排人手。

    至于高产什么的,除了一部分曲奇的功劳,剩下的其实都是老天爷赏饭吃,嗯,曲奇最近一直在中南半岛,没办法,其他任何的地方都没有这个地方更适合他研究的天地精气粮食生长。

    毕竟这玩意儿能长一茬是一茬,时间越短越好,不过就算是如此也将黑白仙人累的够呛,毕竟总要防着动物偷吃。

    “那你也不看看他们是谁的手下,坐镇这里的可是我手下的头号文臣,张君矫。”刘璋听到袁术的夸奖,对于农业也没有什么研究的他,果断将功劳放在了张肃头上。

    “你手下的头号文臣不是张子乔吗?”袁术闻言不满的撇了撇嘴,随后眼珠一转,开始挑拨刘璋和老椿树皮之间的关系。

    “子乔是我的左膀,君矫是我右臂,哈哈哈,我知道你小子想要挑拨我和子乔的关系,来来来,子乔,你来告诉袁公路这家伙。”刘璋哈哈大笑,袁术这种明目张胆的动作他还是懂得,不过张肃和张松是亲兄弟啊,说张肃厉害那有什么问题,兄友弟恭,你懂不。

    “君矫正是家兄。”张松眼见战火**自己身上,颇为无奈的被刘璋提溜过来,对着袁术说道。

    “……”袁术闻言一愣,还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隔了一会儿不知道是酸,还是嘟囔道,“你们老张家是不是都是长得丑,然后人都很能干。”

    “你这是要挨打呢!”刘璋伸手就给了袁术一拳头。

    “你居然敢打我。”袁术痛斥一声,然后两个家伙就在熊猫背上扭打了起来,最后袁术将刘璋按倒了地上,暴揍了一顿,两只熊猫则是窝在一旁吃着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东西。

    刘璋虽说被袁术打了一顿,但心情还是挺好的,而袁术也算是对于益州文官团体有了了解,不过了解完毕之后,袁术的第一感觉就是,原来益州老椿树皮也就张松一个。

    “我说你该不会将张松留在身边就是为了衬托你自己吧。”袁术偷偷回望了一眼张松,随后传音给刘璋小声地询问道。

    “你再乱说话,小心我打你。”刘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虽说他确实有这个想法,但是你不能说出来啊,更何况大热天和袁术打架,刘璋也挺累的,不过为了维护自己人,该揍袁术,打不过也要上。

    “好的,好的,那我就不说了,不过想想的话,你麾下确实有很多很厉害的文武。”袁术突然叹服道,益州的底子确实非常的厚实。

    “嗯,除了武将缺少,其实我麾下文官团体确实非常厉害。”刘璋看着不远处那看不到边沿的巨大晒场来来往往晾晒稻谷的百姓,清楚的感受到在他麾下像是闷头鹅一样干活的张肃到底有多厉害。

    有些时候,强不强,光靠说,还有习以为常的感觉,其实很难判断出来,结果张肃和张任等人跑到中南搞基地,别的看不到,光看这晾晒的粮食,刘璋也有了一些非常切实的感觉了。

    感情当年我混日子的时候,你们也在混日子啊,我不混了,你们开始好好干活,还一个比一个还凶残,刘璋莫名的生出来这样的想法。

    不过想想自己当年的活法,刘璋也没什么好说的,自己这个老大都不好好干,麾下的人不混日子才奇怪吧,仔细想想,其实当年的自己麾下有很多大佬啊。

    “说起来,我记得现在搞经济的尚书刘巴以前也是你的手下。”袁术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听说他好像是陈子川之下,搞经济搞得最厉害的,曹阿瞒那边的经济都靠他在支撑。”

    刘璋闻言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左胸,没什么好说的,心痛,当年还不觉得,现在自己越混的风生水起,越清楚这种人有多重要。

    虽说刘巴的能力最后免不了要调到中央去管理国家经济,但从他刘璋手上升任上去,和从曹操手上升任上去完全是两个问题,前者以后能吹牛,后者怕是只能被吹牛了。

    “好像郑度以前也是跟你混的,我记得他现在在帮我儿子在经略南方,听说已经扫平了九真和交趾,大战略非常强,而且近乎能看清局势的脉络,南方基地也在修建。”袁术眼见刘璋不由自主的捂住左胸的动作,突然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又给刘璋顺手扎了一刀。

    连着两波下来刘璋的脸色都变得非常难看了,捂住自己的左胸,隔了很久都没说话,一旁的张松无比纠结的看着袁术,对面有智障,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该怎么办?

    郑度怎么可能不厉害,益州之中最早的两个觉醒精神天赋的智者,和法正的精神天赋相对,一个明心,一个明理,有这种精神天赋,大局势还能控制不好?

    话说当年三刘分袁,刘璋损失的兵力到不严重,但是损失的高层真心让人心痛,刘巴和郑度都是某一层面攀登到顶级的人物,虽说不能算是全才,但用好了,真心不赖。

    结果那一战,张松,刘巴,郑度三个家伙去参战,就张松一个人跑回来,不由得刘璋侧头看了一眼张松,眼神无比复杂。

    那一瞬间张松清楚的感受到了刘璋眼神之中包含的庆幸和惋惜,想想确实够心痛了。

    张松尴尬不已,不过他必须要承认,袁术说的很对,这些俩人的损失确实足够益州心痛,不过,要按这么说的话,甘宁也是益州的啊,年轻的时候还是蜀郡郡丞,后来不也跑了,总觉得跑了好多人……

    “算了,过去了的事情就过去了,他们现在生活的很好,我生活的也很好,也都在为汉帝国努力,那就够了。”不等张松想办法安慰刘璋,刘璋已经忍者心痛开口了。

    “呃,你居然有这么高的觉悟。”袁术震惊的说道,他还准备看刘璋捂着心脏哭诉呢。

    “老子可是汉室宗亲,当然应该站在汉室的角度去思考!”刘璋深吸一口气,鼓起全力开口说道,而此话开口之后,刘璋瞬间感觉好受了很多,该装的时候,哪怕是心痛也必须要装!

    “啪啪啪~”袁术拍手,不断地拍手,“这觉悟好高,真的是太高了,总觉得你是打肿脸充胖子。”袁术哈哈大笑,这下刘璋彻底愤怒了,直接追着袁术开打。

    不过一会儿,刘璋就体力耗尽坐在一旁的熊猫身上,“袁公路,你给我等着,心疼,好,我承认,那两个家伙没了我确实很心疼,但是没了他们,我刘璋还有别的!老子益州人才车载斗量!少了一个两个,我还有别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