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三十一章 力有不逮

    “所以我们根本不会种地啊!更何况我们洞里面那些人即不想种地也不想学种地,啊,军师,你要不把我们收了算了,我们洞的人绝对是南部益州素质最好的一波。”木鹿挠着头,略有烦躁的说道。

    木鹿这话其实没有乱说,他们洞的人和斯拉夫那群人水准基本在一条水平线上,毕竟都吃了内气离体猎豹煮的汤,可谓是大补,自然基础素质远比其他正常人靠谱的太多,除了极少数基本都有内气。

    “年轻人倒是没有什么问题,问题是你们洞不是有很多老弱妇幼吗”张肃扯了扯嘴,也没直接拒绝木鹿,毕竟木鹿手下那批年轻人确实挺不错,但一个洞不可能只有年轻人,这根本不现实,而妇幼老弱才是问题所在,“他们留在军营不像一回事。”

    虽说军营并非是严禁女性,但一般情况下也确实不允许女人进去,话说刘备那边新一代的战场急救的医生倒有很多是女的。

    不过话说回来,陈曦也是被前一代那些战场医生气炸了,说好了让他们躲后面,死慢点,不要往前冲,结果那群家伙根本没有自觉,总是往前冲,救没救别人不知道,反正救自己的时候不少,陈曦一怒之下将上一代那些猴子医生全部踢出了战地急救员的队伍。

    当然那群猴子医生也没觉得被开了有什么不好的,作为军功爵制度的汉室,战场砍人才是王道,一群暴力医生被开了之后,都去当自己的队率或者伯长去了,毕竟这么多年都没死,早都成百战老兵了。

    之后陈曦就开始上线女护士,毕竟相比于毛毛糙糙的汉子,女护士包扎,止血什么倒是学的很快,而且缝合伤口什么的,相比于男性拿根针有些古怪,大部分女性用的都很好,貌似将伤口当作女红练的话,对于汉室大多数的女性来说缝合伤口真心没有任何的难度。

    再加之换成女护士之后,不上前线那基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就跟文死谏,武死战一个套路一样,大老爷们还没死完,不会让女的上前线,而且护士也都有自知之明,没人和之前那些暴力医生一样一定要上前线,所以新一代的医生从上线开始,死亡率一直是零……

    作为战地医生最早出现的刘备势力,走到这一步,其他诸侯肯定是跟上,因而军营不允许女性进入这一条基本被陈曦砍死了,只要有正规的医生证明,其实女医生只要不在军营乱晃,没人管的。

    因而张肃没有把话说死,意思就是,你们洞那些妇幼老弱要是懂这个,我就睁只眼闭只眼得了,要是不懂,那就别说了。

    军营这地方现在虽说从女性禁入改成了闲杂人等禁入,但真不是随便就准你进来的地方。

    “他们可以帮忙放哨啊。”木鹿完全没有理解张肃的苦心,转而拿出自己早已准备好的说辞。

    “放哨有专业的放哨人员。”张肃叹了口气说道,“不会种田,我可以安排一些人员教你们,而且不喜欢种田的话,还可以学一些其他的手艺,真要进军营,要么是当兵,要么是当战地医生。”

    好吧,这次张肃甚至连话都说开了,都不是暗示了,而是明确的告诉木鹿,我可以网开一面,但是你至少要能过得去,

    “别,还是别了,我们洞那些人都喜欢些毒虫,毒蛇,这次搬出来,连这些东西都搬来了,军师你看人放哨,哪里有这种东西放哨好啊。”木鹿赶紧拒绝,他们洞那些人都是些巫医,治疗一些中毒啊,瘴气啊什么的没问题,治疗战场的刀伤,枪伤,算了吧。

    木鹿仔细观察过,刀伤枪伤剑伤这些,看着贼简单,但是一个优秀的战地医生和学徒的水平差距特别大,前者极快的动作在保证性命的同时,也能让病人在对于疼痛的忍耐极限到来之前结束治疗,后者的话,疼死你这句话真不是说笑的。

    “就算你这么说也没用啊,而且毒虫毒蛇又有多少”张肃没好气的说道,给你网开一面,你都不知道往那里跑,张肃也没办法了。

    “其实真的很多。”木鹿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有些尴尬地说道。

    “很多是多少”张肃随口询问了一句。

    “咳咳咳,现在后营外全都是……”木鹿扯了扯嘴有些尴尬的说道,数量真的很庞大,很庞大,庞大到连木鹿自己都震惊了。

    木鹿也没办法啊,他们洞那些智障手下,直接将那些东西带过来了,就跟北方牧民迁徙带着牛羊一样,木鹿的那个洞就是养这些毒蛇毒虫的,所以一并带过来了。

    之所以比其他蛮人晚来了快有一年,就是因为这些玩意从林子里面走,越走越多,中间还因为气候问题,短暂的冬眠了一次。

    木鹿这个洞就是养这玩意的,路上遇到了野生的也就跟着溜,木鹿那个洞的手下也就当是自己的一并带来了,结果到后面就像是毒蛇毒虫集体迁徙一般,搞得数量极其庞大。

    现在那些东西就在汉军大营的后面,至于数量连木鹿自己都看着发憷,估计让整个营地的人吃,都能吃上几顿。

    张肃被木鹿带到后营外面之后,看着那到处乱爬的蛇虫有些犯恶心,他目光所能看到的范围,隐隐约约都能看到一些,而木鹿那个洞的男女老少现在都在原野上维持这些生物的稳定,避免出事。

    “这么多……”张肃面皮抽搐的说道,“这也太多了吧,怕是有十万以上了吧,怎么会有这么多蛇”

    木鹿挠了挠头,不好给张肃解释南蛮的林子里面别的不多,就蛇多,这些还都是毒蛇,要是蟒蛇的话看着就更可怕了。

    “这要让迁徙也不好迁徙了吧。”张肃头大无比,他终于有些理解木鹿为什么要亲自和他说这个,简直是丧心病狂的数量。

    “要不晚上煮了蛇羹给弟兄们加餐算了。”木鹿小声的说道,他也觉得这个数量有些太恐怖了。

    “你们能控制住这些毒虫毒蛇,不会对我们发动攻击吧。”张肃按着太阳穴有些头疼的说道,他是喜欢吃着东西,对于美食生冷不忌,问题是很多人压根就不吃这玩意,虽说他很清楚这东西大补。

    “没问题,我们洞就是干这个的,而且还有一些药,能让这些毒虫毒蛇绕道而行。”木鹿点了点头,“只是以前数量少还好控制,现在这个数量,我们必须要很多人才能操控。”

    “能将这东西分散到外围吗”张肃摸着自己的下巴,既然已经成了现实,那么就想想怎么将这件事变成好事。

    “可以的。”木鹿想了想,面色有些为难,但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能做到,任何玩意儿数量一多就会很难处理。

    “对了,你们能用毒蛇毒虫找东西吗”张肃猛然想起了一些事情,侧头对着木鹿询问道。

    “只能用来找猛兽,别的基本都不行,而且寻找猛兽,也只是这些玩意儿的一种本能。”木鹿思考了一会儿,给张肃解释道。

    “大象算猛兽吗”张肃随口询问了一句。

    “当然算。”木鹿点了点头,“在南蛮,成年的大象几乎是无敌的,不过大象相对于其他猛兽来说,胆子比较小,很怕火焰。”

    “那没问题了,将这些毒蛇毒虫给我遍布到周围的林子里面,作为第一道防线,然后试着给我找一下成建制的象群。”张肃面色郑重的说道,他已经想起来该怎么进行接下来的战争了。

    “这个虽说有难度,但是我跟我们洞的巫师说一下,还是可以做到的。”木鹿听到张肃的需求,瞬间放心了下来,有用得到的地方,他们洞的人留下来就变得理所当然了。

    “木鹿,你确实是一员福将,你去安排这些事情,我去登记一下,我想接下来我们能给对方来一个狠得。”张肃拍着木鹿的肩膀大笑道,原本他还在思考怎么对付那群看不到的弓箭手,现在有办法了。

    木鹿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没有什么,张肃很满意,自己麾下的人能全部留下来这就是好事,至于其他的,想那么多有什么用。

    张任和吴懿交接之后,便按照张肃的意思开始行动了起来,开启天命指引之后,果然冥冥之间有一种很飘忽的感觉,告诉张任,从这个方向一直往过走,就会有很大的可能直接撞到刘璋他们。

    “原来,我的能力不仅仅能运用到战场上,还可以用到其他的方面,果然束缚我自身实力的其实不是力量的极限,而是想象的极限。”张任大喜,有这么一个切实的案例之后,张任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另一种用法,另一种切实能加强自身战斗力的方式。

    当年童渊撞上了某一个挖断龙脉的邪仙,免不了与之大战了一场,在对方彻底完蛋之前,那邪仙用了某种近乎黄粱一梦的方式,把岁月之中自己见证到的历史截取了下来,将童渊和张任打了进去,童渊自然是杀了出来,而张任在里面花费了大量的力气才逃出生天。

    也是那一次张任有幸像是穿越时空一般,正面见到了韩信,见到了什么叫做韩信点兵多多益善,见到什么叫做近乎无敌。

    不过可惜那个时候张任只是一个武学家,并非是一个将军,在那段截取下来的历史当中,当时的张任根本看不懂,但那一切,给于张任的就一个感觉,好强,真的是太强了,比起武道,韩信的一举一动更能称之为万人敌,简直是强大到让人震撼。

    这便是张任从那段截取下来的岁月之中逃脱而出之后,第一时间放弃了武道,开始学习兵法,再强的武艺,面对那种艺术一般的指挥能力,怕也只是脚下的尘埃。

    可惜当初的张任对于兵法根本一无所知,根本不能理解韩信一举一动的奥妙,等到后来真正学会了兵法之后,很多当初的细节早已遗忘了,而现在自己也许有机会能找到当初遗忘的那些细节。

    张任兴冲冲的跑回营帐,准备赶紧和张肃去接刘璋袁术,接完两人张任就准备消耗天命指引,让自己在梦中找回那些细节。

    “君矫,没问题,我能隐约感受到主公和袁将军在那个方向。”张任跑回来眼见张肃正端着水杯在喝水,当即兴冲冲的说道。

    “嗯,很好。”张肃不慌不忙的说道,“顺带我也找到了解决对方的办法两人的运气都不错。”

    “你想到办法了”张任大喜,这简直就是双喜临门。

    说实话,益州军在有必要的情况下,其实并不怎么害怕和贵霜大军硬碰硬,已双方的军势,张任其实还是很有底气的,哪怕对方有那么一个超级强大的远程军团在压阵。

    当前换装完的张任本部,士气还有战斗力比之前更是强了一截,真和军魂面对面,张任也相信自己的三天命,三计时加身的情况下,能在军魂军团身上咬块肉。

    可惜贵霜这个近乎军魂军团的精锐军团,按照现在的情况看来应该是个远程军团,而且还是那种很无解的远程军团,对方直接不出现在你的视线范围内,你就算是想要攻击,也没有办法下手。

    这就让张任很无奈了,硬碰硬的话,张任就算打不过,也可以咬牙让对方见见血,但是这种对方能打到你,你却打不到对方的方式,实在是有些太过恶心了。

    就算张任这边有数以千计的重型弩机,甚至是那种需要五六个人一起机械绞丝,很难移动的那种可以用来怼城墙的超大型床弩,张任这边都在去年制造了一批,

    可现在的问题在于,你看不到对手怎么攻击在这种这么长的攻击距离下,上下左右随意偏一度,弩箭就飞的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这简直是就是一个天坑,更何况就算是有天命指引,也只是一个大致的方向,而重型弩机的精度,一直就是靠脸,就算是张任自负可以咬军魂一脸血的精锐军团,面对贵霜这种根本不在你视线里面出现的军团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战斗力再强,打不到都是扯淡!

    更何况就算是张任的专属军团,只要被对方以超视距的方式锁定,一波下去,也得残,远程最不要脸的地方就在这里。

    可以这么说,只要远程攻击力足够击杀对方,而且射程够远,没人能打到,那么任何一个远程军团都足够灭掉无法抵抗自身伤害的军魂军团,不过反过来,远程军团的弊端大概也就距离了。

    在这种有精锐天赋加持的情况下,绝大多数近战军团的近战能力都足够轻易吊打那些远程超级精锐。

    这也是北军五校之中射声营第一个被取消的重要原因,同理还有远程军团至今以来的巅峰——先登死士,在准军魂的情况下被华雄的西凉铁骑接近,也没有做到彻底歼灭华雄全军,由此可见远程弓箭手军团一旦陷入近战到底会有多糟糕。

    实际上只能说双方专精不一样,弓箭手的那些天赋多数在近战的时候是没有用的,而没有了这些天赋,只靠着素质进行近战,不是任何军团都能像先登一样,将当时已经摸到军魂的华雄精锐往死了打。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想想,先登作为重装弩兵,一直受限于军魂未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而氪金的时代又没有到来,先登也没有真正发挥出自己重装弩兵应该具备的战斗力。

    无限云气箭,在先登那个时代也只是给三矢强弩用用,放现在的话,用军魂加持床弩啊,射一发床弩弩矢,给你带一面墙数量的床弩云气箭,看看这成吨的攻击谁能扛住,可惜当年的先登实在是太倒霉了,军魂之力也就够勉强够招人。

    最后免不了还是被西凉铁骑从背后杀入将之打散,然后被白马义从用神速直接撞死。

    多少能力都没有发挥出来就死掉了,由此可见被近身了的远程精锐到底有多惨,而现在贵霜军团的情况也是如此,不过复杂的是,这个军团比当年的先登还麻烦,多了一个先登都不具备的超视距。

    至于杀伤力这个,至今以来还没见过比先登杀伤力高的,当年先登用没用强弩,用弓箭杀都摸到军魂的华雄军团都能一箭一穿二,换成后面的意志引导箭,杀伤力什么的直接没有研究的意义了。

    反正先登常年伤害溢出,跟先登比杀伤力根本没意义,再说只要能搞死人,你攻击溢出不溢出其实没有什么意义,孔雀的伤害基本已经算是溢出伤害了,差不多已经能称得上足以射杀所有的敌人了。

    自然张任等人完全不想做对方的箭下之鬼,那么所能做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找到对方然后歼灭对方。

    至于打不过这种事情,以张任现在的级别,足够和当年的先登死士近战过过招了,想在这种天赋决定军团属性的时代,每一样都很强,要么你像狼骑学习,要么你就别做梦了。

    更何况就算是狼骑拥有了三天赋的实力,他所会的每一种实际上也就才是双天赋顶尖的程度,不过这个程度已经很可怕了,没有短板的敌人,摸着摸着就将对方的短板摸出来了,到了这个高度,持久战的话,决定生死的其实是你的短板。

    “嗯,刚刚木鹿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他可以依靠毒虫毒蛇找到成群的猛兽,也就是以找到贵霜成建制的象兵。”张肃笑着说道,只要能找到那就好办。

    “象兵”张任闻言一愣,这个没啥用啊,不过随后他就反应了过来,“你的意思是象兵和孔雀弩箭军团实际上就是用来保护和拱卫那个近乎军魂军团的精锐远程军团的”

    “我想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这样没错,我估摸着以贵霜这次的态度,他们恐怕也不会想让我们找到他们的那支远程军团,因为一旦找到,我们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进行灭杀。”张肃神色郑重的说道。

    张任闻言点了点头,只要贵霜不傻,接下来的绝对是疯狂的斥候战,绝对不会让汉军的斥候摸到他们主营的后面,也就是那个远程军团驻扎的地方,很明显在张任的判断之中贵霜不会将之安置在一起。

    “确实是这样,而且对方也绝对不会将那个远程军团和前军安置在一起。”张任点了点头,只要不傻都不会这么做,至于将希望寄托在对方犯傻这种事情上,对不住张任还真做不到。

    “我也是这个想法,毕竟对方如果和前军安置在一起,就凭对面营地有一个军魂级别的远程军团……”张肃侧头对着张任一笑,张任同样嘴角浮现了一抹冷笑,就凭这个,张任就够下令全军推攻城弩车去强行攻打贵霜营地了。

    干掉一个军魂级别的远程军团,那么以后真就有的吹了。

    “所以这其实是我们的一个机会,对方的那个远程军团必然是和那两个双天赋超精锐在一起,这个实力很硬,但对于我们来说并非是不可以接受。”张肃无比郑重的说道,而张任闻言点了点头。

    同时面对两个双天赋超精锐,一个远程军魂军团,总好过面对这三个的同时再面对一堆被这三个精锐军团拔升了士气贵霜正卒。

    “我们的实力有些不够,那个远程军团能使出这样的招数,近战也不会太弱,也就是说我们很有可能要面对相当于两个半军团的双天赋超精锐,有些力有不逮。”张任颇为无奈的说道。

    张肃同样头疼,正规军魂军团的作战编制,一个军魂加两个超精锐军团拱卫左右,这个实力就算是被偷袭也不太好啃,而且听听名字,象兵军团和孔雀弩箭军团,一个近战一个中程,配合上那个估计有两千人的远程军团,很明显非常难对付。

    APPapp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