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三十章 木鹿的请求

    严颜闻言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就拒绝了这个提议,王累也没有意外,益州的将帅都是这种稳扎稳打,未算胜先算败的类型,而且现在的局势确实没有必要赌这种事情。

    话说益州唯一一次赌博,就是对孙策战争,结果输了刘巴和郑度两个一流的文臣,现在想想真的好想哭。

    “还是不了,这样损失实在是有些承受不起。”严颜叹了口气拒绝了这个提议,倒不是打不过,光看之前的局势就知道了,不算拉胡尔的话,严颜自己一个人拖都能将现在率领前军的杜尔迦拖死。

    实际上,严颜并不知道,王累的这个提议其实是最正确的提议。

    贵霜大军需要重整旗鼓,需要磨练新人,刹帝利武士军团现在还是一个连精锐天赋都不具备的水货,孔雀弩箭甚至连当年的水平都没有恢复,现在拉胡尔手上的军团,每一个都极具潜力,但距离变成真正的战斗力还差不少的火候。

    加尔斯,凯拉什,纳库鲁等人虽说已经有了相当的资质,但六年前被调离了孔雀军团之后,他们真正参与战争的机会也不多,而且在前不久才又一次并入到拉胡尔手下,他们也需要一定的磨合熟悉。

    毕竟当年的他们只是拉胡尔手下的千夫长,现在已经是手握一个军团的正规将帅,在很多战术和作战意识方面都需要进行修正,才有可能恢复到曾经那种不需要言语,只需要某个人做出调令,其他人瞬间就能了解的密切配合。

    至于杜尔迦,这家伙几乎是所有人之中成长性最好的,不同于其他将帅的刻板,作为野路子出身的他只注重实用性。

    如果说贵霜哪个将领手上的战术最复杂,最完备,除了海军一系,必然是杜尔迦,这家伙算是那种不会在一个坑里面摔倒两次的典型。

    哪怕是被别人占了一次便宜,下一次交手之前,也绝对会找到破解的方式,在这个不存在无敌战术,不存在无敌军团的世界,大军团作战在棋子都很多的时候,真的是在比双方执棋人的运用。

    这些都是贵霜当前存在的弱点,但是用不了多久这些弱点就会消失,拉胡尔不蠢,杜尔迦同样也不蠢。

    作为已经学完所有基础战术,从野路子走上正道的杜尔迦,捏出破解的方式只是时间的问题,加尔斯等人虽说因为时间过去太久,不再熟练,但恢复总比再次训练来的快。

    孔雀军团也同样是如此,更何况孔雀就算不能连发了,作为战略威慑也足够牵制汉室军团很大一部分的精力,至于刹帝利武士军团,欠缺的只是磨刀石。

    现在几乎是拉胡尔麾下军团最弱的时候,从现在开始的每天,拉胡尔都会一日强过一日,哪怕是不能跨过当年的极限,仅仅是发挥出来应有的水平,拉胡尔的军团也会强的如同怪物。

    不过这终归是局外人的话,以身在局中的严颜等人一贯未算胜先算败的作战态度,自然不可能冒险做这种事情,毕竟以他们现在的感觉,自身还是具备着相当的优势。

    严颜和王累合计了一下,将情报送了回去,之后两人稳稳的后撤,杜尔迦有心派遣精锐追杀严颜,但是眼见严颜阵型不乱,杜尔迦也只能派兵吊在严颜后面,给于严颜压力,而不是直接作战。

    等待张任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早上,看完严颜派人送回来的消息,张任和张肃的面色都有些难看。

    超越地平线的精准打击,这种杀伤力对于现在绝大多数的军团来说都足以称之为致命,倒不是说张任这边的成堆的重型弩机射不出这样的威力,只是受限于视视野,没办法进行更远的有效攻击。

    “这个军团是个麻烦,如果对方一直不出现,只是在后方进行压制,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张任眉头紧皱的说道。

    “这种并非是必然命中的箭矢,你可以靠自身的天赋进行偏转吧。”张肃随口询问了一句。

    “可以是可以,所有几率性的东西都可以靠我的能力进行影响,但这种影响不是绝对的,哪怕是天命状态也不可能让精锐弓箭手统统射不中,很明显对方射的很准。”张任点了点头,但随后给了解释。

    “哦,这样啊,那找到对方呢,在能确定对方方向的情况下,用天命指引对方的位置呢?”张肃又问了一个问题,张任不由得一愣。

    “……”这个问题张任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也不知道能不能。

    “应该是可以的吧,在知道大致方向的情况下,用天命指引位置的话,应该是可以的。”张任也有些不太确定,毕竟张肃这种问题,他根本没有想过。

    “撤了东边的斥候。”张肃突然换了一个话题。

    张任略有些无措的看了一眼张肃,这话题的跳跃性也太大了。

    “突然撤除斥候干什么,没了斥候,万一被对手摸到了我们的营地怎么办?”张任皱了皱眉头,准备拒绝张肃的提议。

    “撤了斥候,用你的天命指引试试,看看我们能不能凭感觉接到主公他们,算算时间,主公他们也快来了。”张肃面色淡然的说道。

    “……”张任还真没想过可以这样玩,想想自己现在也用不上天命指引,决定按照张肃的想法试试。

    “其实,你的那个天赋,很有意思的,像你那么用实在是有些太浪费了,有些时候某些决定极限的是短板,你的天赋可以补齐自身的短板。”张肃神色平静的说道。

    “好的,多谢君矫了,我和吴懿交接一下,然后我们就试试。”张任点了点头说道,自己的天命指引要真像张肃所说的那样,那可就真成一个万金油的能力了。

    “那你先去交接,木鹿找我有事。”张肃对着张任摆了摆手说道。

    “呃,那家伙找你有事啊,那你先去忙吧,我去和吴懿交代一下,这一波贵霜大军看起来确实不简单,多做点准备也好。”张任闻言对着张肃点了点头就离开了营帐。

    张肃在后营找到木鹿的时候,木鹿正在跟着一群人在煮蛇羹,见到张肃进来赶紧迎接。

    “赶紧给军师添碗筷。”木鹿踢了一脚身边不知道是哪个洞,只知道埋头吃的蛮王,让他赶紧给张肃添碗筷,现在木鹿在这群人之中确实是实打实的头面人物。

    “蛇羹啊。”张肃接过碗尝了一口,瞬间就明白是什么东西,也亏张肃也是生冷不忌,虽说不像陈登那么夸张,但是蛇什么的他还是挺喜欢吃的。

    “是啊,刚刚我们弄了一批蛇过来,从里面挑了银环蛇和金环蛇来做的蛇羹,这两种蛇有毒,但是味道非常好。”木鹿眼见张肃吃的满意,一旁乐呵道。

    “味道确实不错。”张肃三两下将蛇羹吃完了,不得不承认靠山吃山,靠林子吃林子,确实也会出现一些好吃的东西。

    “这个时间点菌子是过去了,否则还能弄一些山珍。”木鹿听闻张肃说这玩意不错,顿时心情大好,毕竟有些人确实吃不了这种美食。

    “说起来,木鹿,你叫我过来,该不会就是请我吃蛇羹吧。”张肃浮现了一抹笑容说道。

    “这倒不是,是这样的,军师,我那个洞的老人迁出来了,您看着能不能给我安排个地方啊。”木鹿挠了挠自己刷的花花绿绿的头发说道。

    “你看上哪里了?”张肃一听这话,面上不由得一笑,他也不是那种苛责的上官。

    更何况木鹿之前又活捉了鄯蹋伮,一点小小的要求,张肃表示睁只眼闭只眼就是了,绝对公平什么的反正他张肃是做不到,有什么要求直接提,不是太麻烦的话,张肃当场就解决了,要是太麻烦,那就等会合计合计再解决。

    张肃这种上官,只要你有功,那么有点贪心什么的,睁只眼闭只眼,不要被人揪住小辫子就是了,他不会对于麾下在专职以外的事情要求太严。

    也就是当兵的只要战场表现好,当官只要政绩好,其他个人私德,马马虎虎能过去就行了。

    因而张肃在听到木鹿的话,也就是以为木鹿八成看上了哪处已经划分好的田地,不过这种事情,张肃表示可以,没问题,你提出来了,我帮你解决。

    然而,木鹿说的东西和张肃讲的完全是两样玩意儿。

    “什么看上哪里了?不是啊,到处都是荒地,随便找个地方开一片就能种田了,我要这个干什么?”木鹿不解的看着张肃说道。

    “……”张肃无语的看着木鹿,发现这家伙的脑回路没和自己在一条线上,轻咳了一下,“那你找我何事。”

    “是这样的,我洞中老人也出来了,但是军师你应该知道,我们那个洞在林子里面的时候是不种田的。”木鹿挠了挠头说道,张肃想了想,从记忆的某个角落里面翻出来了这些零碎的玩意,随后表示自己知道这回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