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二十九章 撤退

    “放!”拉胡尔平静的下令道。

    伴随着拉胡尔一声令下,两千名早已超越身体极限的孔雀老兵几乎同时松开那已经颤抖不已的手指。

    两千根箭矢这一次在天空之中的轨迹明显凌乱了很多,有一些甚至以接近四十度的角度上飘,天知道会射到几十里外,而更有不少的箭矢在射出后不久就在天空之中发生了碰撞。

    拉胡尔神色沉默的看着那些箭矢消失,不同于十年前见到这一幕的骄傲,这一次拉胡尔有的只是哀伤,孔雀啊,蹉跎了六年,确实已经废了,一个弓箭手在射箭的时候手发抖了,那么这个弓箭手距离废,真就不远了,不过还好,还有救。

    “所有人包扎伤势,好好思考一下自己之前的动作。”拉胡尔收敛了自己眼中的哀伤,神色平静的看着战象鞍座上的士卒,语气无有起伏的说道,但熟悉拉胡尔的人都明白他当前的不满。

    对于拉胡尔来说和汉室的战争几乎没有什么意思,他率领的孔雀若是能恢复,那么以现在的益州军打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关注对手是很重要的素质,但过于关心对手,而疏忽对于自身实力的加强,那么真就是本末倒置了,拉胡尔一直在做的不是对抗汉军,也不是去复仇,死了十来万首陀罗,对于婆罗门来说都没有一年丢到恒河里面的死尸多,有什么心痛的。

    因而拉胡尔重新掌握了军团之后,所思考的第一件事就不是所谓的打败汉军,而是加强自己,当然在这一过程之中,也免不了和汉军交手,战争毕竟是磨练大军最残酷,但又最有效的手段。

    【衰弱的太多了。】拉胡尔扫了一眼最后的战果,停止了自己的神佛加持,【不过还好,至少在最后胳膊颤抖的时候,尚且知道在最后一刻微微拉大角度,堕落了,不过还有救。】

    孔雀的老兵尽皆沉默着坐在鞍座上,一旁的新兵快速的拿出药草和绷带递给他们,然后这些人面无表情的用自己的左手和牙齿帮自己包扎好,一如当年那般。

    沉默而又压抑的气氛,沉沦了六年的孔雀老卒像拉胡尔估计的那般,用自己的身体清楚的回忆起来了当年的一切,原本以为已经生疏了的包扎动作也轻而易举的完成。

    可所有的老兵都变得无比的沉默,有些事情只有亲自体验过一次之后,才能醒悟过来,他们已经不是当年的孔雀了。

    “看来,你们还算有救。”拉胡尔看着这些大致还都有些印象的脸庞突然大笑道。

    所有坐在鞍座上的老兵面面相觑,拉胡尔这种狂笑,在他们的印象之中根本没有几次。

    “你们这些人应该都认识我,都真正在六年前追随过我,多数也都打过南北之战,跟着我歼灭过塞王,现在你们应该感受到了和当年的差距。”拉胡尔神色温和的说道,少有的在人前流露出缅怀的神色。

    “孔雀并非是你们拥有了战象就能再次具备的力量,你们六年的蹉跎,已经让你们无法匹配上这个荣耀的称号,当年的我,以孔雀为名,因为孔雀背负梵天,我以此为名是告诉你们,除非是梵天降临,我等无所畏惧。”拉胡尔平静的叙述着曾经。

    “我们远攻有近乎无敌的弩箭,中距离拥有足以钉穿板甲的投枪,近战更是无畏的象兵和手上龙枪发挥实力最好的距离,我的孔雀在任何一项上都没有短板。”拉胡尔带着淡淡的缅怀叙述道。

    “但是,看看你们现在的表现,真的能匹配上在任何距离,任何战场压制所有兵种,除非是梵天降世,我等无所畏惧这一声威吗?”拉胡尔突然声音提高了一截,声音森寒的反问道。

    所有的孔雀老兵都浮现了羞愧的神色,只有在他们真正的首领面前他们才会表露出这样的神色,当年强大无匹,远攻压制军魂,中距离对飙可以干掉塞王,近战将北方精锐骑兵打的七零八落,当年的他们,现在他们,差距真的是太大了。

    如果说,当年的孔雀只有鞍座这一个弱点,其他时候,哪怕是遭遇到偷袭,他们都可以和任何对手一战,现在的孔雀真的只是一个空壳子,已经不是那个足以镇压一切不服的超级精锐军团了。

    “从今天开始,老兵给我每天十发训练箭,新兵给我从战马开始训练!驭手给我将象兵的重甲天赋训练好,在陛下召集我回去之前,老兵至少给恢复到战场三发,象兵给我恢复到挨一发中型弩机能继续作战的程度!”拉胡尔怒吼着下令道。

    “是!”所有的孔雀老兵尽皆怒吼道。

    孔雀毕竟不是简简单单孔雀弩箭加象兵,两者之间的差距之大,近乎于巅峰西凉铁骑和骑马步兵,后者换一身铠甲可能看着和前者很像,但只有真打起来才能懂得两者的差距。

    孔雀鞍座下的战象,靠着无畏天赋的加持和重甲天赋的加持,足够硬顶着精锐大军的箭雨和投矛狂冲猛干。

    甚至在孔雀巅峰期时,驮着他们进行战斗的战象,靠着那两项精锐天赋的加持,连小型弩机都能硬抗,只受到一些皮外伤,两三发中型弩机不射中要害,战象依旧可以肆无忌惮的踏营。

    更何况巅峰期的孔雀压根就是立体化作战,远程超级弓箭半压制半狙击,中程放弃弓箭,改用精准天赋使用投枪压制,近战分享大象力量配合战象作战,用三丈龙枪近战扫荡,全方位都是最顶级的军团。

    战斗力近乎爆炸,然而现在的话,就算是拉胡尔再次将这些曾经是一体的老兵组合起来,他们也和曾经的自己相差甚远。

    “不知道,汉军看到第二发失误了的攻击会有什么感觉。”拉胡尔带着淡淡的嘲讽回望严颜的方向,有些时候某些真实的现象,比谎言和捏造的伪装更能糊弄人。

    第二波弩箭飞过来的时候,严颜已经成功和贵霜军团拉开了距离,而孔雀军团的老兵为了避免己方误伤,在颤抖的时候,都略微抬高了一些角度,以至于大多数的弩矢都延伸到了汉军的后方。

    真正落到汉军头上的箭矢不足三十发,虽说依旧给汉军带来了近百的伤亡,但是严颜和王累都莫名的察觉了一些别的东西,不过这个时候不是说这些东西的时候。

    努力和杜尔迦拉开距离之后,严颜快速的带着汉军撤退,虽说有所猜测,但还有一些东西不得不让人思考。

    在和贵霜拉开距离之后,严颜快速的统计了一下损失,面色变得无比的难看,汉军和贵霜的战斗,在那波重弩袭击之前,汉军占了很大的优势,但是等那波箭雨过去,严颜军团的战损一口气飙升到了四千多,之前打了近乎半个时辰,都没有损失到两千!

    “连夜撤退吧,我们需要好好思考一番了。”王累面色阴沉的说道,“那种规格的箭雨,在大军团作战的时候,对于我们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一发箭矢甚至都造成两三个士卒的伤亡。”

    “最后那一波箭雨,是贵霜真正失误了,还是到极限了,亦或者直接是战略欺诈?”严颜点了点头也同意了王累的提议,但是随后严颜就面色凝重的看着王累询问道,“如果真的只能射一发的话,虽说确实足以称之为媲美军魂军团的战斗力,但有点名不副实。”

    “大概是到极限了。”王累思虑了很久之后给出了回答,“达到这种程度的军团一般不会在自己最擅长的地方出现失误,至于说战略欺诈,虽说有可能,但意义不大。”

    “但这样足以称之为媲美军魂军团吗?”严颜皱了皱眉头说道,“算了,我先派人将消息送往基地那里,这次我们认栽,接下来必须要想办法解决这个军团,能进行这种长距离精准射击的,哪怕只有一发,也会在很大程度牵制我们的精力,必须将之找到。”

    “这个军团到底是基于什么做到了这一点?不过要说找的话,很麻烦,对方能进行这种长距离攻击,那么可以将位置拉的非常远,而一旦对方不进入我们的视野范围,我们非常被动。”王累神色凝重的说道,“这玩意就算不出手也会牵制住我们很多的精力。”

    严颜点了点头,不知道对方是哪个军团,也不知道对方在哪里,只知道对方可以进行长距离进攻,

    这么一来,任何时候和贵霜作战都不得不留下相当的力量,做好被对方远程打击之后,依旧能反击贵霜大军的前提。

    “要么我们赌一把,对方极限就是这个程度,集中兵力打一场决战,硬吃一波对方的超远程箭雨,然后将对方整体歼灭。”王累隔了一会儿之后面色阴沉的说道,“我估计这么做,我们可能会损失两万到三万的士卒,但对方真如我所猜测的那样,我们可以大获全胜!”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