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二十八章 六年蹉跎

    严颜之前用三万人差点趁着兀突骨爆发反推了杜尔迦指挥的贵霜前军,若非拉胡尔那一波弩矢确实是将汉军打懵了,之前就不是加尔斯那五个内气离体率领精锐刺穿严颜的防线,而是严颜的四支后备军团凿穿贵霜防线了。

    现在被拉胡尔一波箭雨的超高伤亡打懵之后,严颜第一时间将原本用来防备贵霜军魂军团,后来准备用以凿穿贵霜本阵的一万精锐投入到阻击贵霜反攻上面,做好断后撤退的准备,

    随着一万后备精锐的投入,靠着配备的装备尽力遏止住贵霜的反攻攻势,快速的串联起汉军各部,随后在严颜军团天赋的作用下,士气方面下滑严重的汉军依旧逐步地稳住了阵脚,缓缓的开始撤退。

    更可怕的是在这种情况下,汉军的撤离也没有丝毫的凌乱,根本没给杜尔迦一点占便宜的机会,严颜也确实厉害。

    实际上要不是严颜和王累忌惮于之前那一波杀伤力惊人的重弩打击,就现在汉室和贵霜都投入全部兵力,再无后手的情况下,严颜只要耐得住性子,继续拖,迟早就能将贵霜军团拖到失败。

    严颜的的军团天赋,最不怕的就是和别人对耗,只要对手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拼到严颜无法承受损失,打破严颜军团天赋的承受极限,致使整个军团出现连锁式崩溃,那么只要进入严颜的节奏,消磨的时间越长,严颜的胜率就会越高。

    现在这种都没有了后手的局面,严颜只要能撑住开始,那么迟早就能将对方绞死。

    可惜严颜没这么多时间在这里浪费了,在明知道对方有一个近乎于军魂军团的远程精锐在后方虎视眈眈,再继续消磨下去,严颜也不觉得会有什么好下场。

    现在既然已经得到了一部分贵霜那个不知名军团的情报,而且损失也已经大的有些心痛了,严颜也不愿意再继续消磨,等贵霜攻势一颓,断后的精锐爆发一波,将贵霜本阵彻底拉开之后,严颜就准备收拢残部,以相当平稳的姿态撤退。

    不过杜尔迦这边随着战斗的持续,神色也变得越发的难看了起来,他现在已经基本确定自身的失败了。

    连着三五次组织精锐进行冲击,每一次汉军新建立的防线都近乎摇摇欲坠,仿若再加把力就能将对方打垮,但是连着数次都是这么一种结果,傻子都应该明白局势了,更何况杜尔迦的素质并不差。

    多年以来的经验告诉杜尔迦,对方的主将严颜,其军团天赋加持的效果,根本不是现在他所能触摸到极限的,这种近乎违规一样的天赋,在这种僵持的局面上让汉军逐渐的在稳住阵脚。

    甚至杜尔迦都在怀疑,如果现在没有拉胡尔率领的后军地平线的另一边支持自己,严颜会不会靠着自己的能力硬生生将自己拖死,这是一种很恶心,但是又非常现实的情况。

    杜尔迦眼见前方逐渐平整的战线,眼神变得复杂了很多,汉军在脱离战斗!

    距离大军十数里之外的拉胡尔,靠着他的天眼通已经看到了汉军和贵霜大军僵持的展现,面色平静几乎无有起伏,不过和杜尔迦一样,他也做出了相同的判断。

    也即是,当前的情况,若没有外力,杜尔迦怕是依旧要败给严颜,最多输的不会太惨,不过有自己之前的战略威慑,汉室八成是要跑。

    杜拉胡尔皱眉远眺,不由得思考,若是他在场该如何应对严颜。

    “准备再来一发!”一时半会也想不到该怎么对付严颜的军团天赋,拉胡尔抬手神色冷漠的对着孔雀士卒下令道。

    两千头战象,每一头的背上都驮着一个驭手,三个孔雀士卒,然而其中勉强还能得到拉胡尔承认的孔雀士卒仅仅只有两千人,其他的要么是空有孔雀之名的老兵,要么是拉胡尔刚刚补充入孔雀军团,有足够资质的正卒。

    不过对于拉胡尔来说,足够了,哪怕是只有两千勉强合格的孔雀精锐,但是只要使用的好,也足够决定一场战争的走向。

    拉胡尔冰冷而又毫无起伏的语气传遍了孔雀军团,两千名孔雀老兵尽皆面色坚毅的拉开了特质弓弩,他们都是曾经追随过拉胡尔的正卒,曾经的他们足够连发,像这种间隔发射,足够发射五六发。

    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情,现在的他们经过了六年的颓废,虽说站立在战象鞍座上之后,依旧保有着孔雀之名,但已经难以做到曾经轻松能做到的事情。

    只是面对拉胡尔,这种话绝对不能说出来,做不到是一个问题,但不去做那是另一个问题,更何况作为当年跟随过拉胡尔南征北战的老兵,在面对着曾经带给他们荣耀的将军,他们也愿意为其而战。

    因而所有的孔雀老兵都艰难的拉开了大弓,不少人拉弓的时候大胳膊上的鲜血已经一滴滴的滴了下来,但就算是面上流露出痛苦的神色,他们依旧在缓缓地拉开大弓。

    拉胡尔神色沉稳的扫了一眼那些正在勉励拉开巨型特质弓弩的士卒,他也看到了其中不少人大胳膊上缓缓渗出,或者缓缓滴落的鲜血,但这是孔雀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

    没有这一步,孔雀永远都会停留在当前这个水平,很强,但距离无敌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毕竟经历过十年前那种贵霜动乱,南北方大战,拉胡尔很清楚,双天赋虽说很强,但真要做到无敌还有很遥远的距离。

    毕竟就算是同样的双天赋,他们之间也有着相当大的差距,甚至在不具备克制的情况下,某些双天赋精锐,打另一些双天赋精锐都能打出碾压,甚至某些双天赋军团就算不能在战场突破,也能在战场上溅军魂军团一脸血,实力很重要,但敢不敢去做更需要血性和勇气!

    现在的孔雀弩箭拿回了曾经属于自己的坐骑,振翅而飞,再次化作了孔雀,要说的话,很强,用好了,歼灭军魂军团并不是说笑,但这种程度不要说距离无敌,就是距离当年都有很大的差距。

    疏于训练,意志欠缺,对于自身的战斗力都做不到完美的把握,这个军团,可以称作很强,但同样也很弱。

    现在拉胡尔要做的就是逼出这个军团的极限,然后让他们跨过极限,哪怕这个军团只有这三分之一的人能恢复到当年的水平,在拉胡尔的操控下力压军魂军团都不是太过困难的事情。

    弓弦缓缓的拉开,不少孔雀老兵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极限,出力到极限之后,无比疲累的肌肉在不断地颤抖,然而孔雀的老卒却依旧在艰难的拉开大弓。

    练气成罡之下的极限,拥有战象的力量,理论上只能承受一发,不过理论终归只是理论,人不尝试着去做,极限永远就会是极限。

    当初追随过拉胡尔的那群老卒,面色狰狞的拉开大弓,一如十年前那般,不同的是,当年的他们不过二十出头,现在的他们已经三十余岁,同样的是,他们依旧愿意为自己的主将拉胡尔去赌上性命!

    拉胡尔的军令虽说苛刻,但那只是对于战场纪律的约束,其他的时候拉胡尔绝对不会亏欠自己麾下的士卒,愿意将自己的荣耀于麾下士卒均分,愿意作为麾下士卒的靠山。

    因而这些老卒也愿意拿出当年的意志去回应拉胡尔,然而,他们终归是蹉跎了六年,哪怕他们愿意去回应拉胡尔,他们那颤抖的胳膊,也无不在说明自身的状态,他们已经不再是那无敌的孔雀了。

    看着那群拉着弓箭不自觉的颤抖着的士卒,拉胡尔很清楚,这一波箭矢哪怕射出去,能命中的恐怕也是个位数,这种颤抖,在出手的时候上下偏差几度,放在十余里的距离上甚至偏差数百米。

    不过拉胡尔的目的也不是杀敌,只是为了让孔雀的老兵再一次回忆起当初是如何在痛苦之中拉开第二发弓箭的,身体素质没了,可以再训练,要是连在痛苦之中拉开弓弦的意志都跨了,那么孔雀真就完了,再无振翅高飞的机会了。

    六年过去了,他们可能已经失去了锐气,失去了曾经的骄傲,只要他们还能在痛苦之中再一次拉开弓箭,让他们的身体记忆起曾经的动作,那么曾经失去的一切还能拿回来。

    过去的已经无法挽回,那么就再走一遍曾经的路,荆棘密布又何妨,当年我等面前根本没有路,不也斩出了一条康庄大道,现在好歹还有路,再多的荆棘又有什么跨不过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