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二十四章 孤注一掷

    作为一个沙场宿将,严颜很清楚云气纠葛下使用军团攻击的危险性,但他可不会相信对方在没把握的情况下会使用这种战术,这可是战场,可不是玩闹。

    一发军团攻击在这种战场上要是砍人不成,反倒砍到自己头上,那么后面基本就不用看了,对方绝对士气大衰。

    同样这种战场上一发军团攻击砍在对手头上,对于己方的士气拔升那绝对是一等一的,真要说这种战场上军团攻击能砍死多少人,说实话,一两百撑死了,但是架不住那种声威带来的气势拔升!

    “宏刚!”严颜对于王累招呼一声,然后全力绽放自己的军团天赋,准备硬吃贵霜军团攻击,贵霜这种在云气之下释放军团攻击的方式是怎么做到的,严颜已经没时间了解的。

    毕竟要是因为吃了一发仅仅只会战死一两百人的军团攻击,就导致军团士气大衰,进而被对方压制,那严颜觉得自己丢人丢到姥姥家了,死扛,这波直接死扛军团攻击,然后让兀突骨带藤甲兵反冲锋!

    “了解!”王累全力绽放自己的精神量,调动云气在己方正面进行防护加厚,他也清楚战争这种东西,有时候真心不是硬实力强就能赢的,士气,意志这些很虚的玩意儿真的会决定战局的走向!

    “给我开!”班纳杰怒吼一声,手上的长剑爆发出惊人的辉光,然后以班纳杰的位置,朝着正面凶狠的砍去!

    “给我挡住!”王累爆发出极限的精神量,甚至拉扯着云气在班纳杰一剑斩去的正面形成了清晰可见的云气层。

    狂猛的军团攻击带着强悍的威势,轰击在云气层上面,虽说被抵消了大半,但依旧成功砍在正面汉军的本阵之上,一个以班纳杰为原点,正面延伸十数步的距离形成了一个三十度的空旷扇形。

    之前这一范围之内的近百名汉军士卒直接被轰飞了出去,这一范围之外的汉军,只要被波及的都受到了一些伤势,但真要说损失,甚至还不如之前邓贤,泠苞和凯拉什的军团厮杀。

    可是面对这一幕,贵霜大军的士气骤然攀升了一大截,整个军团都爆发出狂猛的士气朝着汉军反攻。

    严颜快速的调动兵力进行补防,避免在贵霜一时爆发之下,益州防线出现不应存在的疏露,进而导致整个战线的崩盘。

    然而不等严颜下令兀突骨率领藤甲兵进行反冲锋,拉出逆势锋矢阵怒怼贵霜强攻,贵霜本阵已经出现了急促的号角声。

    原本率领本阵趁势反攻的班纳杰,听闻这急促的号角根本不顾及心神的消耗,高举佩剑,天空之上相互纠缠的云气,伴随着班纳杰举起佩剑,贵霜的云气倒灌了下来,形成一个如同龙卷风一般的漏斗延伸到班纳杰的佩剑之上。

    “斩!”汉军的精锐弓箭手还未能完成集火班纳杰的时候,用佩剑勾连到云气的班纳杰已经怒吼着斩出了巅峰一剑,纠葛在一起的云气随着班纳杰这一声怒吼,直接被拖拽着斩向了汉军的云气。

    一时间汉军云气硬生生在贵霜云气的冲击下撕开了一条巨大的口子,益州所有的云气加持直接被这一击废除了大半。

    哪怕是有王累的精神量镇压,云气加持效果短时间也不可能生效了,所能保持下来的恐怕也就是云气的压制效果了。

    这狂猛一击砍出,余威直接将班纳杰四周十步以内的贵霜士卒全部震飞了出去,而斩出这一击的班纳杰也因此而心神俱疲,直接持剑半跪地上。

    “放箭!”严颜在班纳杰一击撕碎云气的时候就心知大事不妙,眼见对方一击砍出彻底失去了战斗,严颜当即下令诛杀班纳杰,对方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内气离体强者,而且这种手段实在是太危险了!

    箭矢齐发,班纳杰只是半跪在那里,周围的贵霜士卒距离他还有数步之遥,仿若接下来就要被射杀了一般。

    “叮叮叮!”纳库鲁单手抓住班纳杰,用大盾护住两人,两下跳到了本阵之中,随后丢掉大盾,平举长枪,直至汉军中阵,“冲!”

    伴随着纳库鲁的大吼,贵霜大军尽皆趁势反攻汉军,一时间气势汹汹的将汉军死死的压制住,甚至某些一看就是精锐本部的小队,在各自首领的率领下,就像是猛兽的犬齿一般,狠狠地刺入了汉军本阵的防线之中。

    “哼!”严颜面色冰冷的闷哼一声,军团天赋激发到了某种极限,不断地调动各部进行围堵,不求瞬间遏制住贵霜大军的反攻,只需要拖住对方,等对方一时血气之勇过去。

    杜尔迦同样快速的调动麾下军团进行尝试突破,不断的调动精锐军团,就行相互之间的配合,以期能在汉军的本阵上撕裂开了一个足以致命的破绽。

    然而不管杜尔迦如何调动军团,哪怕是进行立体式攻击,都很难摸到对面汉军战线的破绽上。

    并非是这些破绽不存在,而是在杜尔迦以某个破绽进行调兵遣将的时候,严颜这边同样也在进行兵员调整,遏制战线上因为兵力调动而形成的破绽。

    双方都不具备瞬间看破对方战线破绽的能力,也都不具备,在调动己方军团的同时,计算出对方军团调度形成短期破绽的时机,虽说两人当得起优秀,但距离那种程度的名将都具有相当的距离。

    一时间双方的战线都开始了快速的动态调整,杜尔迦依靠着之前士气攀升带来的战斗力优势,和废除汉军云气加持形成的战斗力逆差,尽可能的靠着一时血勇压制住当前发挥不利的汉军,尽可能的积累战场优势,然后思虑着如果将优势转化成胜利。

    “可怕的韧性。”杜尔迦咬着牙,双眼冰冷的说道。

    在之前眼见汉军气势下滑,杜尔迦趁势指挥凯拉什,加尔斯等人组织了三次强攻。

    可惜每一次都没有达到杜尔迦想要的战果,反倒还因为连续的反攻未能出现实际效果,之前趁乱积蓄的气势都略微有些下滑了。

    不,不对,正常军团绝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就算对方能稳住局势,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不出现一丁点的失误,我军之前气势大盛,对方依旧在稳中求胜,对方应该是布拉赫所说的严颜……杜尔迦毕竟是沙场宿将,对于战场形势有着自己明确的判断。

    毕竟一个战场指挥如果能在逆势的情况下表现出这样的素质,那么之前在交手的时候,恐怕根本不可能给他杜尔迦这样的机会,基于此反推的话,杜尔迦瞬间就有了猜测。

    杜尔迦看着战场上混乱的局势,他很清楚,在这乱局之下,汉军已经开始重整旗鼓,正在积蓄气势等待反击,这是一个很糟糕的情况,打不垮的军团对于任何对手都是一个麻烦。

    现在占据优势的杜尔迦在发现对方貌似是实际意义上的打不垮的军团心中的烦躁可想而知,对方军团近乎无上限的容错率,意味着对方到现在依旧没有达到极限。

    不会崩溃吗拼了!杜尔迦脸颊微冷,提着长刀的右手微微有些颤抖,但是扫了一眼,调整速度越来越快,眼见着已经快要稳定下来的汉军,双眼划过一抹冷意。

    “帕萨,你们带领后备队也上,全军压上去,不必留后备队了。”杜尔迦一脸冷漠的下令道,“所有的力量都有极限,就算是不崩溃,也肯定有一个极限!”

    “是!”帕萨闻言当即对着自己的战友做了一个手势,然后一阵密集的鼓点,被杜尔迦压在最后的四个后备军团尽皆怒吼着朝着汉军冲了上去。

    一时间原本靠着严颜的指挥调度和军团天赋勉强稳住阵脚的汉军,被这种狂猛的攻击再次打得连连后退,大规模的后退,甚至将严颜的本阵都暴露了出来。

    “这是不要命了吗”严颜眉头紧皱,看着一波一波冲锋,近乎于鱼丽阵一般不断爆发出攻击浪潮的贵霜大军,背后不由得渗出了冷汗,现在的局势危险了。

    这种强度的攻势,如果一直持续,用不了多久可能就会积累足够的攻击强度,全面接战的贵霜大军甚至会靠着本身军团的绝对优势,在未来某一波攀升到极限撕碎某一处的汉军防线。

    “兀突骨,率领你的本阵,给我从正中间冲上去!”严颜心知有自己的军团天赋兜底,崩盘倒是不至于,但是在当前的形势下,一旦被贵霜撕碎防线,汉军怕是要损失惨重。

    “是!”兀突骨闻言像是猩猩一样仰天怒吼,然后扛起那一丈多长的铁骨朵,大吼着朝着前方冲去,身后的藤甲兵也都嗷嗷嗷的,如同野人一般追着兀突骨从中军中央杀出去。

    “标枪队!”眼见兀突骨轮舞的铁骨朵,一个横扫千军直接将正面的贵霜士卒扫的残肢乱飞,在一线进行指挥的加尔斯当即下令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