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二十二章 接战

    “那我回头就去通知那些奴隶死士,将军,那个……”杜尔迦有些犹豫的询问道。

    “婆婆妈妈的干什么,有什么话就说,军营里面干什么都要雷厉风行!”拉胡尔扫了一眼杜尔迦询问。

    拉胡尔对于对方拖拖拉拉,话都犹豫的情况相当不满,这家伙可是在十多年前就跟随自己了,难道还能真不知道自己的行事风格?

    “将军,正卒能升任刹帝利吗?”杜尔迦心一横,直接开口说道,他十多年前跟着拉胡尔的时候,就是奴隶死士,然后表现的比较好在拉胡尔扯开晋升通道的时候提拔成了正卒,贵霜四年乱战的时候,杀敌有功,又突破了内气离体,拉胡尔在战场上将之擢升到了刹帝利。

    准确地说道,婆罗门提拔普通低种姓成为刹帝利也是从那个时候正式开始的,不过条件苛刻是一方面,擢升,也只擢升你这一系人。

    这就导致不少天赋异禀的低种姓靠着观想和战场厮杀,突破到内气离体之后,被婆罗门擢升为刹帝利,然而他们的兄弟依旧是低种姓。

    虽说因为婆罗门的教育,他们之间是相互不能接触了,就算是将那些曾经的兄弟收为仆人,双方明显的阶级差距,也让他们越来越远。

    这种情况对于某些人来说,这就是命,这就是罪孽,日渐生疏就是了,问题在于有些人比较看重血脉的关系,这些较为厚道的兄弟,不说别的远房的亲友,单就说最近的血缘关系,他们肯定想着让自己的亲兄弟擢升上来。

    杜尔迦就是这种,他的亲弟弟,现在还是首陀罗,虽说因为有自己的照顾,将他转成了仆人,有幸代替刹帝利作战,成为正卒,但这种身份追究去本质还是低种姓。

    因而杜尔迦问拉胡尔这话的意思就是,能不能网开一面,给个机会什么的,很明显,杜尔迦的弟弟没机会修炼到内气离体,神佛观想体系就算晋升更为容易,也不至于让八十万分之一的可能,变成十万分之一,更何况就算是十万分之一,也是非常渺茫的事情。

    当然这话杜尔迦在其他婆罗门面前提都不敢提,但是追随过拉胡尔的他清楚拉胡尔的为人,对方可能会给网开一面,也许很困难,但有一线希望就好。

    “可以,成为内气离体,或者击杀内气离体。”拉胡尔不假思索的说道。

    “将军,若是我击杀了内气离体,可否给于我一个名额。”杜尔迦以头抢地,无比郑重的说道,他是他唯一的奢求。

    “你若能做到,我网开一面也没什么,可若是做不到,此话休要再提。”拉胡尔看着杜尔迦无比郑重的说道,虽说他不在乎给个低种姓赐予一个刹帝利出身,但好歹要有说的过去的理由。

    当然,拉胡尔还有一方面考虑,杜尔迦问这个问题是为谁,拉胡尔也知道,要以杜尔迦这么多年守着孔雀的功劳,拉胡尔给他弟弟一个出身也没什么了不起。

    可作为一个主将,而且是一个沙场宿将,拉胡尔很清楚,一个人有执念的时候能爆发出怎样的力量,杜尔迦的渴望,还是由杜尔迦亲手实现。

    “将军,可否让我率领麾下正卒和刹帝利武士军团前去袭击汉军营地。”杜尔迦闻言,上前一步,面色沉静的询问道。

    拉胡尔闻言双手交叉撑着自己的下巴略有犹豫,刹帝利武士军团不同其他,现在并没有达到一天赋的标准,战斗力虽说很强,但和其他军团不同,这个军团死不起。

    “不,还是算了,偷袭有必要,但是刹帝利武士军团,现在不到暴露的时候,杜尔迦你率领三个正卒军团,看情况去试试水。”拉胡尔思虑了一会儿果断放弃了刹帝利军团偷袭的想法。

    太过危险了,而且汉室的营地,在拉胡尔看来布置的很麻烦,若是失手将刹帝利武士军团陷进去,那真就哭都没地方哭了。

    这种损失,哪怕是以拉胡尔的资历也背不起。

    杜尔迦虽说有些失落,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率领刹帝利军团这种事跟幻想差不多,这个军团还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驾驭的。

    “加尔斯,最近看好刹帝利武士,这个军团在这一次看情况,如果可以的话,先不要暴露,就当做普通的预备队,汉军来了之后,其他的手段随便用。”拉胡尔对着加尔斯叮嘱了两句。

    “是!”加尔斯沉闷的应声道。

    “去,各自通知麾下正卒,杜尔迦你去通知那群奴隶兵。”拉胡尔神色平静的将所有人打发出去,有些事情他也需要好好思考一下。

    和拉胡尔估计的一样,杜尔迦前去炮灰奴隶营将消息通知之后,原本那些蔫了吧唧,跟行尸走肉差不多的牲口,就像是骤然注入了灵魂一样,双眼也变得灵光了起来。

    “现在宣布第二个消息!”炮灰杂兵兴奋的怒吼的时候,杜尔迦低沉的声音传递了过来。

    瞬间所有的低种姓炮灰再无丝毫的声音,静静地听着杜尔迦宣告,也就只有在这个时候,杂兵才会具有这种惊人的素质。

    “成为正卒后,有幸击杀敌方内气离体,可由拉胡尔将军亲自为其洗脱罪孽,成为刹帝利!”杜尔迦低沉之中带着威严的声音传递到了所有低种姓的耳中。

    一时间,原本只是来上战场,选择个好地方回归梵天的低种姓,尽皆难以置信的看着杜尔迦,居然还有这样的机会。

    如果说,之前低种姓炮灰只是双眼放光,那么现在所有的炮灰都像是燃烧了起来,死亡不过是回归梵天,与梵天合为一体,而活下去,更是拥有擢升的希望!

    对于原本一辈子就只能这样结束的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他们振奋的了,这一刻所有的奴隶炮灰都振奋了起来。

    “好好表现,听从指挥,你们会有机会成为正卒的!”杜尔迦摆了摆手,扛起的武器从奴隶死士营迈步离开,十年前的时候,他也在这里,而现在他是刹帝利,为了将军而战。

    严颜的行军方式非常稳重,在侦骑报告他贵霜大军乱糟糟的朝着这个方向行进的时候,严颜直接下令大军不再以行军的方式前行,而是排列成战斗用的横向阵势,以着甲的刀盾手在前,枪兵在中间,弓箭手在后的阵型进行缓步横推。

    一种看起来相当傻,而且推进速度非常缓慢的行军方式,但胜在稳重,那种缓步向前推进的举动,更是在不断的堆积大军的气势。

    “严将军,我们就这么推过去吗?”王累皱着眉头说道,扫了一眼一旁身穿藤甲的兀突骨,以及远处已经自然调动的分化到两翼的刘璝,冷苞,邓贤等人,除了兀突骨非常醒目意外,其他人穿的都跟杂兵没有任何的区别。

    “对方骤然上升的行军速度,已经很能说明情况了,对方怕是已经发现了我们,就算我们现在驻扎也来不及了,虽说兵法云,‘五十里而趣利者军半至’,但要是被对方打一个措手不及那真就糟糕了。”严颜神色凝重的说道。

    从侦察兵汇报的情况看来,对方行军的方式很乱,但速度很快,这是士气高昂的一种体现,这就由不得严颜不谨慎了。

    “说实话,我在收到侦骑送回来的情报之后,就有些不太想现在动手了。”严颜皱着眉头传音给王累。

    “是因为看不懂?”王累反问了一句。

    “对,战场上最怕这种看不懂的情况,不过现在要撤已经来不及了,反倒放开手脚一战才是王道。”严颜神色凝重的说道,随后看来看周遭的士卒有浪笑道,“不过不必紧张,对方如此高速的奔袭,面对以逸待劳的我们,必然会吃大亏,到时候蓄势反压即可!”

    王累无奈,这波也是见鬼了,对方突然提高行军速度,以至于原本就很近的双方,在尚未做好准备的时候就照面!

    “十里吗?”拉胡尔冷笑着听着侦察兵送来的消息,直接命令其他军团调整奔袭速度,压低己方行军速度,保持战斗力向前推进,对于这个时间会遭遇到汉军拉胡尔也有些意外,很明显不仅仅是他们贵霜行军速度超标,汉军的行军的行军速度也有些超乎想象。

    “孔雀军团,全部上战象!”指挥其他军团稳步推进之后,拉胡尔当即命令自己麾下的精锐上战象,然后开启自己的神佛加持,和其他人修炼的他心通不同,他修炼的天眼通。

    随着所有的孔雀军团士卒登上战象之后,拉胡尔的神佛形象给于了孔雀士卒超乎想象的视野,他们甚至能借此看到地平线的那边,这种稀有的能力,整个贵霜都没有几个人成功修炼出来。

    “全员着甲吗?不愧是汉帝国。”拉胡尔面色凝重,但是却不见丝毫的畏惧,反倒有一种兴奋在心头凝聚,“杜尔迦,上,曾经的常用战术,和汉帝国打个招呼,我麾下的孔雀,每个士卒可都等同于一个重型精准弩机,而且可以越过地平线进行打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