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二十一章 撕开的束缚

    “让杂兵练练手,不要怕损失,两足牲口而已,我们死的起,正卒也同样参与战争,告诉杂兵,斩杀汉军正卒可以清除罪孽,补充入正卒,只要表现的足够好,我可以为他们解除身上的罪孽,让他们获得新生,为梵天而战。”拉胡尔冷笑着说道。

    拉胡尔和其他婆罗门最大的不同就在这一点,拉胡尔在必要的时候会肆无忌惮的口胡,只要口胡能实打实提升战斗力,拉胡尔根本不在乎给自己麾下的贱民灌输某些击杀对手,能洗刷罪孽的观点。

    反正底层的首陀罗,就信这一套,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信任,准确地说首陀罗能变成正卒都是首陀罗一生的希望了。

    绝大多数首陀罗被征召来当兵都是当炮灰,或者直接就是奴隶死士,用以冲击对方本阵,消耗对方大军的体力以及物资,正卒这玩意真要按照婆罗门的体制,那只能让刹帝利来当。

    然而,一方面刹帝利的数量也没那么多,另一方面正卒的死亡率也不低,刹帝利就算是当兵也只可能来当将校。

    那么士卒谁来当呢,自然就是低种姓了,不过低种姓在婆罗门体系之中,低种姓当兵是一种僭越,是相当于获得刹帝利的权益。

    所以贵霜南部的正卒,虽说也大多是低种姓,但这些低种姓更接近刹帝利的仆人,这个等级可比其他的吠舍,首陀罗什么的高上不少了,自然对于他们来说成为正卒,是一个很不错的出身。

    同理对于那些连士卒都算不上,明确说是炮灰和奴隶敢死队,来战场洗刷罪孽,准备回归梵天的低种姓来说,能成为正卒,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命运的改写和梵天的赏赐。

    当然现在的贵霜还没夸张到后世婆罗门彻底获得统治地位那种程度,要是到了那种程度,这一战基本就不用打了,因为刹帝利是不能由吠舍这些低种姓击杀的。

    可以杀死刹帝利的只有刹帝利和婆罗门,哪怕这个刹帝利本身就是有罪的,也不能被低种姓杀死,这是梵天的规定,而在后世,婆罗门对于非本国士卒的定义就是刹帝利。

    自然不允许刹帝利被低种姓击杀这一条,对于战场上其他国家的士卒也是一致的,简单来说,发展到那个程度的婆罗门,他们自家的低种姓炮灰是不允许伤害其他国家士卒的。

    不过现在婆罗门还没折腾到那种程度,虽说中毒已经很深了,但还不至于达到后世那种自废武功的程度,好歹还给吠舍和首陀罗一点活路,勉勉强强还有点战斗力。

    凯拉什等人听闻拉胡尔的这番话都眼前一亮,当年拉胡尔和北方死磕的时候,也这么干过,不过当时拉胡尔完全是被北方贵族逼急了,情急之下下达了这一命令。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一命令的效果非常之好,那些炮灰奴隶都像是疯了一样,主观能动性大幅度提高,战斗意志也变得凶悍了起来。

    这些有了希望,有了野心的低种姓在拉胡尔苛刻的军纪约束下,心智,意志配合上他们远大的追究,战斗力狂飙了一个大层次,顺带回头忍无可忍的婆罗门就将拉胡尔冷藏了。

    那个时候的婆罗门其实早都想将拉胡尔拿下了,毕竟拉胡尔搞的玩意儿在他们看来实在是有些过于作死。

    婆罗门去当将军,在他们的观念之中本身就是自甘堕落,不过拉胡尔当年还比较年轻,本着年轻谁没犯过错,婆罗门忍了。

    可是之后拉胡尔的做法越来越肆无忌惮,在这一战之中干掉北方人能清洗罪孽?婆罗门差点想喷拉胡尔了,但拉胡尔毕竟也和他们一样是梵天之口,可以解释神明,可以清洗罪孽。

    因而就算婆罗门其他人知道拉胡尔根本是在口胡,但是为了阶层的利益,也必须要先承认拉胡尔说的是真的。

    要是直接否定拉胡尔的解释,那就出现了喜闻乐见的梵天之口相互攻讦,那其他人还不怀疑你们会不会在其他时候也是胡说八道。

    然而还没等到婆罗门将拉胡尔抓回来,让这肆无忌惮的家伙闭嘴,前方就传来了新的消息,炮灰奴隶击杀敌方士卒,可以成为正卒,甚至某位获得了大功绩的低种姓,在战场上被拉胡尔擢拔为刹帝利!

    这一下婆罗门就爆炸了,这丫根本就是在挖他们根,原本就快到承受极限的其他婆罗门,一怒之下,也不管当时的形势,将拉胡尔直接搞了回来,然后南方再一次跪了。

    至于说将拉胡尔抓回来怎么处置,婆罗门是有免死权力的,作为梵天之口,一般来讲只能等待梵天召唤自己,其他人是不能杀死的。

    加之拉胡尔那个时候已经是内气离体,婆罗门就算是想要让拉胡尔被自杀也很困难,最后婆罗门只能将拉胡尔警告一番,将拉胡尔成型的军团拆掉,人也圈禁起来,至于处置,这没办法处置。

    婆罗门天生具备解释神权的能力,拉胡尔作为婆罗门,胡搞乱搞,但真要说,人家也是在解释神权,你总不能因为别人跟你解释的玩意有些不一样,你就将对方人道毁灭吧,这可不是婆罗门能干的事情。

    这个时期的婆罗门虽说脑子有病,但是为了自己的神明解释权,还有统治阶级的权益,他们必须遵守自己订下来的规则。

    哪怕这些规则在很多人看来很愚蠢,但是这种愚蠢的规则维护着婆罗门的权益,那么这个阶级就会一直维护着这愚蠢的规则。

    再加上拉胡尔确实是不错的将帅,婆罗门捏着鼻子认了这件事,然后让那群从炮灰奴隶之中升级出来的正卒,全部死磕了北方,将这群人全部瞎指挥掉之后,结束了上上次的战争。

    可能也是婆罗门阶层借此看到了某些底层的玩意,消耗掉了绝大多数从炮灰奴隶之中转化来的正卒之后,婆罗门停止了下手,甚至像是安抚拉胡尔一样,承认了低种姓修炼到内气离体可以成为刹帝利这一事实,这一条几乎是这些年来,婆罗门干的最优秀的一条。

    至于那群由炮灰升任上来,并且在拉胡尔被冷藏后,不久就被故意消耗掉绝大多数的正卒,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包括希望依此而获得正卒身份的低种姓都没有在乎。

    对于那些升任为正卒的炮灰奴隶来说,有幸以正卒的身份战死,那已经是梵天的眷顾了,毕竟正卒可比他们低种姓高级不少,自然相对应的回归的位置也会高上不少。

    更何况,拉胡尔被撤职之后,再也没有人给低种姓的炮灰奴隶做出这样的承诺,以至于那些低种姓想找个晋升的通道都没有。

    现在拉胡尔接管了大军,自然又开始像曾经一样肆无忌惮的开搞,他才不管婆罗门对此有多忌惮,反正只要战斗力有保障,拉胡尔才不管自己这么干对于婆罗门这种体系冲击有多大。

    再怎么说,作为曾经怼了一波自己阶层之后的阶级背叛者,拉胡尔对于自己这个阶级曾经爱的有多深,现在就恨的就有多深,这货现在算是彻底背叛自己的阶级了。

    如果有机会搞翻那群只会养废物的婆罗门,让那群自己看着不爽的家伙从高天堕入凡尘,拉胡尔绝对不会介意。

    在拉胡尔看来贵霜南部那不下于两千万的牲口,之所以战斗力连北方那群人口不足千万的家伙统帅的精锐都不如的原因,就是智障婆罗门的压制。

    稍微给松开一个口子多好的,底层这些牲口在有一个晋升通道之后爆发出来的气势简直让拉胡尔为之侧目。

    不过也算是历史的局限性,就算是拉胡尔也依旧只是一个陈腐的统治阶级,他虽说很有远见的认为,给底层低种姓撕开一条细微的晋升通道,能让低种姓爆发出强悍的力量。

    可要说让低种姓有机会爬到自己这种高度,拉胡尔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他的观念之中梵天之口就是梵天之口,低种姓最终的高度最多是刹帝利!也就是供奉他的人。

    这是拉胡尔的底线,不过这个底线对于现在的低种姓来说已经高得不像话了,而且拉胡尔本身强横的实力,还有超人一等的统兵作战能力,基本没有人能在他的麾下动摇他的位置。

    因而,哪怕是到现在,拉胡尔也一直觉得,给低种姓一个晋升通道压榨出低种姓潜力的最好手段,从来没有想过这么做到底会有多大的危险性,甚至这么做到底会对于整个婆罗门造成何等程度的冲击。

    毕竟这个时代,还未到婆罗门统治攀升到历史顶点,对于底层压制到极限,并且彻底深入底层人心的时代,这个时代可是有着反抗婆罗门的力量,北部贵霜,还没死呢!

    拉胡尔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东西,反倒是释放出潜力的低种姓,在他拉胡尔的驾驭下能为他提供更多的力量,自然这种随随便便动动嘴皮子,就能爆发出强悍战斗力的行为,何乐而不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