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一十八章 摊牌了

    “有这么一个后勤基地,哼哼哼,我麾下的士卒只要粮食能保证,战斗力绝对没有问题,虎来,有问题没有?”看着刘璋的猖狂,袁术略微有些不太爽,当即对着纪灵招呼道。

    “没有!”纪灵高声回答道,他并不清楚周瑜是怎么训练这些士卒的,但是这些士卒在并入以他纪灵为核心的云气之后,自发的开始贯穿起纪灵的意志。

    可以说,这么多年以来,纪灵没见过比这支军团更让他顺手的军团,也许当时在邺城阅兵时见过比这支军团更强大的军团,但唯有这支军团真正的契合他纪灵。

    甚至纪灵都有一种感觉,自己能将军团天赋贯彻入这支军团之中,他的直觉无比确信这一点。

    一支只有一个精锐天赋,但全员内气凝炼的精锐军团,真要说强未必能比的上某些双天赋,但纪灵有一种感觉,这支军团潜藏着无比庞大的底蕴,就等着一朝破茧成蝶!

    因而面对袁术的询问,一贯低调的纪灵也给出了肯定的答案,面对这样的精锐,纪灵根本没必要隐藏自己的信心,这些士卒只是在蛰伏,等待着在他的率领下一飞冲天!

    “啧,回头就让你见识见识我麾下真正的精锐。”刘璋眼见袁术的卖弄不屑的说道,他可是有连战两年,全胜战绩的张任,更何况在前不久,张任还击杀了六位数的敌人,其麾下的精锐绝对不是说笑的。

    张松默默地扶额,孙策送过来的那批人,让张松清楚的认知到了益州和其他三位诸侯的差距,刘璋没有眼力,张松可不是瞎子。

    【张任,大概还不是这群人的对手吧。】张松略带尴尬的想到,一群内气凝炼的士卒,张松清楚的感受到了荆楚孙策的强势。

    不过张松小瞧张任,袁术可不会小瞧,因而袁术对于刘璋的卖弄并没有什么不满,得胜归来的将帅,有资格骄狂,这是袁术一直以来的观点,打赢了,那就是有道理,打输了,什么都是废话。

    在这种观念下袁术对于张任的精锐也是很有兴趣,毕竟是干翻了六位数大军的精锐,怎么着也有些干货,虽说孙策送来的精锐袁术确实有些侧目,但作为上过战场的袁术,好歹还知道,兵不是练出来的。

    越是经历过惨战而获胜的士卒,越是不能小视,哪怕那些士卒一身狼狈,装备垃圾,也绝对不能小视。

    现在纪灵带的这些士卒就像一柄未开封的神剑,虽说材质非比寻常,还差最后一道开刃的工序,而在袁术的观念之中张任带领的士卒已经是一块被铸造成功的兵刃。

    也许最开始的时候,基础材质方面双方确实有差别,但是开刃的剑,和没开刃的神兵,前者更具备杀伤力。

    纪灵率领的这些士卒,在气势上,可能因为其更好的基础而不逊色于真正的双天赋,但没有那升华的一战,这些士卒再强,在袁术的眼光之中也逊色张任麾下的精锐一筹。

    刘璋即将抵达的消息和侦骑汇报的贵霜大军杀来的消息几乎同时抵达中南半岛的汉军基地,张任和严颜算了算时间,这俩居然还是一个前后脚,当即张任和严颜的脸色就变得极其纠结。

    准确的说,将这个消息在高层公布之后,整个中南半岛基地都变得很纠结,如果刘璋来得晚,那不用说,先干了贵霜再说,已经打赢了这么多次,张任和严颜都有些膨胀。

    当然所有人都知道战场上自我膨胀这种心态要不得,但是这种心态是很能带来战斗力的,膨胀状态的汉军对于贵霜士卒毫无畏惧,士卒都认为自己一个人能打贵霜三两个士卒。

    在这种心态下,集团作战的时候,这种疯狂爆炸的士气是真正能转化成战斗力的。

    只不过现在纠结的地方在于,刘璋到的时间和对方到的时间怕是前后脚,如果单说贵霜杀过来,这个时候要去打贵霜,都不说张任和严颜了,整个益州大军都很相信,这波必胜。

    赢得太多,以至于益州士卒对于对战贵霜的胜利都已经习以为常,认为此战必胜,士气已经爆炸,对于胜利没有任何的怀疑,这种战争,只要双方硬实力差距不大,一般不会输。

    可现在的问题是有那么多时间吗,这几天肯定搞不死贵霜,到时候刘璋来了,问留在营地人,其他人呢,要是告诉刘璋说,其他人去打贵霜了,刘璋肯定要上前线,拉都拉不住好吧。

    刘璋是什么,张肃太清楚了,在这种我方已经一路狂胜的局势下,刘璋自然是认为后面肯定是躺赢,绝对会闹着上前线,拦都拦不住。

    虽说现在所有人都觉得贵霜是菜鸡,但是贵霜吃了那么大的亏之后还敢再来,那肯定不会没有一点准备,就算是汉室认为自己此战必胜,张任也不敢说三五天之内将这波贵霜砍死。

    有些事情本身就是可一而不可再的,上一次张肃谋算了很久放了一波大火之后,对方肯定防着这一手,更何况一万多平方公里的火场烧完之后,短时间张肃想要烧点东西也不好找到。

    这么一来就只能依靠正面作战,而正面作战,就算是张任已经三计时,三天命在手,可是真要让张任三五天杀过去,在刘璋过来之前干翻贵霜,张任完全不敢保证。

    贵霜好赖是个帝国,跪了一波,还敢再来,那肯定不可能再来水货了,当然对方如果还不吃教训的话,张任只能说,这个国家从上到下脑子都有病了,送人头送的上瘾了。

    再说情报里面那个所谓的用来压阵的堪比军魂军团的强力军团,在之前的战争之中张任并没有见到,至于说是一把火烧死了,可能性有,但是实在是太渺茫,不能压在这上面。

    因而这一波援军肯定会有那个堪比军魂军团的强力军团压阵,就算张任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拽的快要爆炸了,张任也不敢保证自己的本部在三计时,三天命之下能力压军魂军团。

    这样的话,硬刚干掉对方什么的,一时半会儿肯定是做不到了,就算益州军全军上下都发自内心的坚信,面对贵霜这波大军绝对能战而胜之,但是要说限定时间的话,那就有些麻烦了。

    面对这种糟糕的情况,中南基地这边,也是纠结无比,哪怕是张肃,李恢,程畿,王累这些智慧之士也是头大无比。

    “要不这样,我带着甲士去练练手,看看情况如何,如果对方水平一般,我就立刻通知你们,然后全军出动一口气决出胜负,在主公过来之前结束。”严颜隔了一会儿说道。

    “不妥,不妥。”张肃直接否了严颜的想法,“先不说很短的时间能不能试探出对方的底细,就算是试探出来,我们也很难确定,对方的真实水平就是如此。”

    “更糟糕的是,一旦下手,在主公来的时候,不能停战的话……”王累头大的说道,所有人都知道刘璋的性格,以前是怯懦,现在成天想证明自己不怯懦。

    刘璋要是上了前线,张任和严颜都觉得自己完蛋了,真心会限制自己发挥的,更何况还有一个袁术,这俩人真的不是来拖后腿的吗?

    “可问题是现在不出手的话,到时候主公和后将军过来了,贵霜的大军也过来,恐怕还是免不了一战。”严颜脸都快纠缠成一团了。

    一众文武听闻严颜此话也是面皮抽搐,这也是一个麻烦,刘璋和袁术跑过来了,然后他们还没有结束战争,接下来是什么,还用说,当然是打了啊,继续打啊,往死了打。

    “但是依托营地防守的话,相对还是比较靠谱的。”黄权苦笑着说道,他现在觉得他们思考的方式有些不对了,他们应该先求稳,贵霜的水平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没什么难度,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他们能不能稳住,只要能稳住,赢是肯定的。

    “最大的问题是主公和后将军过来之后,会不会依托营地防守。”张肃已经仰天扶额长叹了,这都是什么事啊。

    “现在问题已经不是依托营地防守了,咱们摊开了直说吧,贵霜那边我们能不能打过?”程畿同样烦躁,但好歹好保持着应有的风度,不过一想到两方来的时间是个前后脚,程畿就想要爆炸。

    “能!”李恢等人没好气的说道,张肃,王累等人虽说没说话,但是却也认同了这个说法。

    “我们都认为能打过,甚至我们都想出营去打,那呆在营中打防守反击,等待实际一击决胜负,实际上就一个原因,对吧。”程畿继续反问道,所有人都点头,这就是一个大实话。

    “主公和后将军什么性格,咱们也都知道,他们肯定想打,而且也知道我们能打的过,我们同样也坚信此战必胜,而我们所有人都知道能打得过,但是却放不开手脚,放不开手脚反倒会输。”程畿没好气的说道,“既然这样,我们到时候给主公和后将军摊牌算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