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一十七章 袁术的亲军

    拉胡尔起兵朝着汉军在中南半岛的基地杀去的时候,袁术和刘璋也已经成功走到了孙策那边押运过来的物资的囤积地。

    刘璋接受物资,袁术接收押送物资的人员,双方各不相干,不过这也就是理论状态而已。

    刘璋就是傻,也能看出来那群押运物资的士卒到底有多高的水准,根本不是简简单单一句送物资的士卒所能蒙混过去的,这兵的精锐程度连刘璋都能看出来一二,再怎么说刘璋也参加过邺城阅兵。

    这群士卒在各方面都不逊色当时刘璋在邺城见到过的刘备精锐,甚至在持戈举盾之间流露出来的威势犹有过之。

    “伯符,有心了。”袁术感叹的说道,他比刘璋的感触更深,这些都是他曾经的手下,什么李丰啊,乐就啊,梁刚啊,刘勋啊,一群实力不算很强,但对于袁术相当忠心的手下都在这个军团里面。

    “主公。”李丰等当年就跟随着袁术南征北战的将帅,在袁术到来之后一同挤了上来,看起来有些兴奋的说道。

    “哈哈哈,你们这群家伙现在还是炼气成罡啊,这都多少年了,居然没有那么一丁点的进步,太菜了。”袁术被这么一群人围住,也有些怀念当年的情况,但这家伙是个二货,原本应该是缅怀的话,从这家伙嘴里说出来,就成了现在这种情况。

    李丰一群人闻言直翻白眼,要不是我们这群人认你,今天你就挨揍了你知道不。

    “不过,主公这么多年也未有什么大的变化,确实太好了。”杨弘感慨的说道。

    袁术当年卸任的时候,这群人其实是拒绝的,不过袁术这货虽说脑子有坑,手下人能力也不算太强,但是他麾下的将校大多数都非常忠心,都是能陪着袁术一起在作死路上越走越远的类型。

    因而袁术卸任的时候,也是强令这些人追随孙策,之后孙策虽说带着这群人打了不少胜仗,但要说信服,这群人就信一个袁术。

    “哈,我能有什么变化。”袁术狂笑着说道,“这次我带你们去打贵霜那群智障,说起来中原的那群家伙我们全部都打过了,这波打国外,都给我好好表现,每人至少砍一个,回头杀敌者重重有赏!”

    “吼~”袁术麾下的士卒皆是高吼,这群士卒之中绝大多数都是跟着袁术南征北战搞东搞西的老兵,当真是将中原能砍的对手,统统砍了一遍,加之袁术别的不说,在赏赐上,基本不打折扣,自然士卒对于这一世没来得及胡搞乱搞的袁术还是挺信服的。

    “现在,给我排成行军队形,纪灵给我指挥好他们,不要乱!”袁术翻身坐在貔貅背上安装的座椅上,对着纪灵招呼道。

    “是!”纪灵大吼道,然后对着所有的将校下达了命令,这些人都是熟人,每一个都跟纪灵配合了很久,哪怕这几年纪灵没有再指挥他们,但当纪灵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双方之间依旧没有一点生疏。

    当着刘璋的面,孙策派来保护袁术的士卒快速的整装,然后列队成行,自然的开始行军,中间未有丝毫的凌乱,其本身的素质,还有这两年周瑜不断的军纪管理,已经让这些士卒真正成为了职业士兵。

    “出发!”纪灵怒吼一声,策马朝着西方奔去,这时已经出了哀牢,到了中南,物资之前也是送到这里等待刘璋接收的,毕竟真要送物资入川,哪怕是对于有着大量滇马的周瑜来说也是很头疼的事情。

    不过由于是第一次走荆州南部的古道,周瑜也是凭着感觉往这里送物资,结果接收物资的地方严重偏移了位置,原本最合理的物资屯放位置应该是永昌郡的西南位置,结果周瑜给囤在在东南位置。

    这也是多花费了不少功夫的重要原因,不过看在那巨量的物资份上,刘璋表示自己可以接受这种不是故意造成的误差。

    刘璋看着纪灵率领的那些士卒,越看越觉得自己麾下的士卒有所不如,不过这种话刘璋才不会承认,他麾下力压中南的张任还没出现,张任现在在刘璋心目之中才是最能打的。

    出川之后没有了那复杂的拐来拐去的山路,纯粹的森林和平原就好走了很多,更何况,在刘璋等人来之前,周瑜就已经安排人将这块地方扫出了一条路,虽说没有用水泥铺地,但路已经有了。

    就像陈曦估计的那样,就算自己有贾诩的劝说,有了基槽,刘璋也会无节操——人家周瑜好不容易养的那群小马,让刘璋当作物资一起带走了,至于人,当然送货的人也被刘璋带走了啊!

    之后一路西行,没过三天到了益州大军迈出国门的那个地方。

    张肃等人还在这个地方特意修了一个物资集散点,并且安置了大量蛮人在这里进行城防修筑,一方面是为了吸引西川那些还在山沟沟里面的自己人出来,另一方面则是筑城稳固汉帝国的领土范围。

    打出来之后,有些控制不了,毕竟距离帝国核心区太远,张肃为了宣示主权,调动了一批人直接在这里修筑城池,至于城池的名字张肃还没想好,不过先修一座城再说,修好了城池,这地方就稳了。

    川蜀多山,山区的百姓生活都很困难,加之出入川困难,物资运送成本着实太高,因而才有了张肃,张任等人拍脑袋建造的中南基地。

    不过有一点必须承认,世界上最好的田亩必然是在亚热带以及热带,虽说会有相当可怕的高温,但充足的降水足够形成千里沃野。

    也许黑土地是所有土质之中当之无愧最肥沃的,但是大多数黑土地所在的环境和气候,注定了只能一年一茬,或者两年三茬,而亚热带,热带,那种一年三茬的环境,实在是太有优势了。

    中南半岛这地方终归是热带气候,而且真正具有季风优势,除了雨季比较坑,其他时候种田的优势比起川蜀益州实在是太明显了。

    因而这地方虽说距离川蜀的统治范围实在是太远,但张肃还是毫不客气的占了,而且为了宣誓主权,直接占地为王,修筑城池,至于谁住在这里,当然是从益州那些穷乡僻壤拉人啊!

    反正益州多山,有时候某个山沟沟里面就有个十来户人家,将这种穷的揭不开锅的蠢蛋弄到这里来也算是一种出路。

    当初陈曦搞集村并寨,不就是因为扶贫也不可能扶到那种没矿,没资源,没沃土,还连人都没有多少的村庄吗?

    更何况城池这种伟大的发明,在宣誓主权的同时,更是昭示了居民的身份,震慑了周遭其他国家,于是张肃果断就地取材在中南半岛基地的大后方,靠近汉室以前国境线的地方修了一个城池。

    至于说合法不合法,那当然是合法了,汉帝国一贯都是军队身后,皆是国土,所以才有前国境线这么一说,否则根本不需要用这句话。

    总体来讲这地方确实不错,作为现在所有的前沿基地,益州这边胡搞的玩意,反倒是唯一一个完成了自给自足的基地。

    随随便便种粮食,一年三熟,对面贵霜牲口都饿不死,更何况是中原这种天赋就点的是种田的角色,那当然是敞开了随便种田了,自然益州前沿基地粮食完全不是问题。

    同样后方这个没有名字的城池,府库也已经堆满了粮食,这地方好好种田,粮食真心不是问题,当世最好的几块田亩,从来不是吹的。

    因而刘璋在带着一群人路过的时候,对于这地方非常之满意,表示张肃和张松表现的实在是太好了,居然连前沿基地都建好了。

    汉帝国的战争从来没有战斗力打不过对方这一说,从来只有后勤顶不住,而现在后勤都修到前线来了,刘璋自然是深感满意,然后选择性的忽略了,自己麾下这群人已经可以占地称王了。

    不过话说回来,以袁术和刘璋两人的思维模式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想到这种可能,他们恐怕都觉得这群人干的非常不错,而不会因此产生任何的怀疑。

    张松面无表情的接下了刘璋的夸赞,虽说他一早就知道自家主公的脑回路倾向于智障,相信一个人那就无脑信任,不信的话,那你说什么都不听,不过能这么糊弄过去,张松也觉得能让他省下不少的口舌,毕竟这件事确实做的有些违规了。

    “其实这样做是比较危险的,这个地方距离益州的统治范围较远,当前道路尚且未修通,我等数人走山路尚且需要半月,如果大军的话,费时更多,一旦这里有人生了反心,长安很难处理。”虽说刘璋不怀疑他们的,张松很高兴,但是该说的还是要说。

    “谁会反?”刘璋哈哈大笑着说道,“你说的这种情况也就是现在,而现在有你们,谁人能反?而未来长安到成都再到这边的道路修通之后,行军又能有多困难。”

    张松翻了翻白眼,只能说刘璋运气好,至于其他的,他根本不想说什么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