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一十六章 出战

    一时间气氛变得无比肃杀,拉胡尔浑然不觉的上前一步,“军令不多,就这二十七条,认为我只是说说的,可以试一试,当然愿意遵守的,我拉胡尔,也愿意如十五年前那样做出保证,我会将胜利加诸于你们,会将荣耀归于你们!”

    拉胡尔说的话声音不大,但是却直击所有刹帝利武士的心底,就像拉胡尔所说的那样,来当兵的都是想要在战场上攫取胜利的。

    没有人上战场是为了去死,来到战场上的每一个人都是为了活下去,而战场之上唯有胜利是真,唯有胜利能让你获得一切!

    不需要过多的话,对于刹帝利这种该玩的都玩了,该享受的也都享受过了的高等贵族,他们上战场的意义只有一个,那就是荣耀。

    “我拉胡尔可以说是贵霜唯一一个可以当着你们所有人的面能做出这样保证的将领,但前提是你们必须遵守我的军令!”拉胡尔胡萝卜和大棒同时落了下来,让所有的士卒清楚的记住了面前这个人。

    如果说以前只是听过,那么现在所有人都将面前这位男子的形象深深地刻入了脑海。

    “不愿意的现在就可以退出!军营只要强者,不需要废物,是废物的给我滚出军营!”拉胡尔对着下面的士卒咆哮道。

    没有人迈步,拉胡尔最后的那句话太扎心了,要是现在迈步退出,那么这辈子都在其他刹帝利面前抬不起头了。

    这可是两千五百名刹帝利,几乎涉及到了贵霜南部所有的刹帝利家族,这个时候迈步离开了,那么什么高种姓的荣耀,什么颜面,怕是都要随着那一步跨出而云烟消散了。

    因而就算是有心想要离开的刹帝利,这个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站在原地,等待着第一个人的离开,然而所有人都在等别人迈步,可惜拉胡尔根本没有给他们更多的时间。

    “很好。”拉胡尔僵硬的脸颊勉强浮现一抹笑容说道,“你们还有着高等贵族的颜面和荣耀,而且也都做出了自己选择,那么既然选择了留下,就给我记住我今天的军令。”

    刹帝利武士尽皆看向拉胡尔,哪怕是之前有心想要离开的士卒,现在也只能认同拉胡尔的话,毕竟对方给了他们选择的机会。

    不过他们好歹还能安慰自己拉胡尔说话算话,然后默默地背诵军令,既然留下了,那么就不可能回头了,没人愿意挑战拉胡尔的军纪。

    十六年前,拉胡尔就是靠军纪硬生生将一堆自由散漫的杂兵打造成了铁军,虽说一开始的时候,拉胡尔驻扎的恒河岸都被染成了血红色,没错,就是用人血染红的。

    更重要的是,这个疯子只要宣告了军令,那么就会以身作则,自上而下执行,至于执行的这一过程之中,任何人敢挑衅,直接干掉!

    贱民,干掉,首陀罗,干掉,吠舍,干掉,刹帝利,干掉,婆罗门,干掉!

    在这家伙的军队里面,任何敢于挑衅军令的,都被执行了军法,拉胡尔其本身就是一位背叛了自身阶级的变革者,而且也如他所承诺的,愿意遵从命令的士卒,都获得了胜利。

    说起来这也是拉胡尔被婆罗门冷藏的重要原因,以军纪为名处置贱民,首陀罗,吠舍,刹帝利,其实婆罗门并不会太在乎,毕竟军纪就是军纪,违反了军纪,军法处置这一条本就是放之四海而皆准。

    更何况拉胡尔出身于婆罗门,当时拉胡尔的年龄又处于婆罗门四大阶段的家住期,也就是回家娶妻生子,经营俗物的时期。

    虽说去当将领这个有些奇怪,但是婆罗门并没有在乎,杀了点低种姓也没什么了不起,处死刹帝利这个,婆罗门虽说嘴上说拉胡尔不应该这么做,但实际上私底下拍手称快的不少。

    毕竟刹帝利和婆罗门关系并不好,最高层打压第二阶梯本身就是政治正确,尤其是拉胡尔那种很规矩,很有道理,砍死了刹帝利,刹帝利阶层还需要出来给拉胡尔道歉,让婆罗门觉得这货应该是他们团体之中打压刹帝利的好手了,很是看好拉胡尔。

    为此还派了一些家住期的年轻婆罗门后裔去拉胡尔手下,学习拉胡尔如何打压刹帝利,当然是作为将军去学习,然后军纪散漫的几个婆罗门被拉胡尔以整肃军纪为由,给砍了。

    说实话,拉胡尔当时也是骑虎难下了,自己好不容易将军团整肃的服服帖帖,所有人都无比遵从军令,军团战斗力一路飙升,结果婆罗门居然派了几个猪队友过来。

    你说不砍吧,自己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而且还会留下一个欺软怕硬的名声,那群刹帝利肯定会以此攻讦,更重要的是死了后人的那几家刹帝利肯定要挑事,其他士卒也不会再将军令当回事。

    你说砍吧,也是一堆麻烦……

    最后快刀斩乱麻,拉胡尔直接不管身份,违反军纪的统统干掉,婆罗门的后裔都砍死了,全军再无一个敢于挑衅军纪的士卒,后期拉胡尔一声令下,麾下士卒可以执行必死的军务。

    这种可怕的执行力之下,婆罗门都无法动摇拉胡尔指挥的军团,当时韦苏提婆一世尚未继位,贵霜内部矛盾剧烈,胡维什卡皇帝晚期,贵霜北部甚至一度分裂,期间四年动乱,拉胡尔没少和北方死磕。

    这家伙最恐怖的地方就是其对于军纪的严苛,他手下的士卒,哪怕是那些贱民奴隶,因为其对于军纪的严苛要求,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发生蜕变,别的不说,至少纪律和配合上会强很多。

    因而在拉胡尔正式以军令开始约束刹帝利武士军团之后,所有的刹帝利武士军团的士卒都清楚了当前的状态,第一条,不要挑衅军纪!

    “从明天开始,进行为期十五天的整合训练,在这一段时间,低一级将校有资格在双方手下的见证下挑战高位将校,十五天之后,私斗者军法处置!”拉胡尔看着下方那群士卒下令道。

    “是!”刹帝利武士军团大声的回禀道。

    “凯拉什,你带人从每个军团抽调十名练气成罡骨干进去,补足刹帝利武士军团。”拉胡尔头也不回的说道,这个军团只要保持着应有的配合,军魂军团都不算什么,因而拉胡尔想要将之铸就成双天赋,成为一个真正无敌的军团。

    “是。”凯拉什点了点头,他们的正卒军团,每个军团也有六七十练气成罡,给刹帝利武士军团抽调十名骨干并不是什么问题。

    说到这个,不得不多说一句,贵霜的练气成罡实在是太多了,神佛观想技巧制造军队中坚的优势着实是让人不得不侧目。

    就算是某些水货练气成罡甚至还不如中原的内气凝炼,但绝大多数炼气成罡面对汉室的内气凝练,也是实打实具备着相当的优势。

    “从今天开始,刹帝利武士军团执行末位淘汰制度,保持两千五百的数量,最弱的那批踢出刹帝利武士军团。”拉胡尔在凯拉什等人凑了八十名练气成罡之后,对着正面的刹帝利武士军团下令道。

    不少的士卒都露出了惊容,但是并不敢在拉胡尔面前发出惊呼,所有人都知道从这个队伍里面踢出去的话,那恐怕真就抬不起头了。

    在拉胡尔的军令,以及刹帝利武士自身颜面的双层约束下,原本老爷兵的刹帝利武士军团快速的正规化起来。

    六个贯彻了拉胡尔意志的内气离体,每天有事没事前来巡查,很短的时间内,这群老爷兵就有了几分正规军的素质,当然军团内部组织结构也逐渐的稳定,已经很少出现内部挑战。

    到了这个程度,拉胡尔掂量了一下,这群人只要听他的指挥,那么区区单一军魂军团已经可以在付出一定损失的情况下,将之拿下。

    当然,为了干掉一个军魂军团付出接近一半的伤亡,拉胡尔根本不屑一顾,继续强化突击,强化军纪,先练出第一个精锐天赋!

    十五天,转眼而过,拉胡尔已经彻底收服了刹帝利武士军团,也将贵霜这一波正卒完美的整合了起来,至于牲口们组成的杂兵在拉胡尔那堪称恐怖的军纪要求下,也有了几分正卒才具备的气质。

    如何让杂兵快速成型,拉胡尔可是有着极高的水准,毕竟当年孔雀也是用这些杂兵为基础训练出来,对于拉胡尔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练兵之法会比军纪让杂兵蜕变的更快了。

    至于刹帝利武士军团在这十五天的突击培训下,也算是真正进入了状态,不再是之前那种散兵游勇,各自为战的垃圾了。

    只不过距离第一个精锐天赋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简单来说意志距离配合这种级别的素质形成精锐天赋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不过对于拉胡尔来说,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耽搁了,战,先试试水,看看汉军到底有怎么样的水准,没亲自交手过,所有的判断都是说笑,打了再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