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一十章 墙头草

    曹操默默点头,输了一次,不代表以后还会输,下一次我们将背靠汉帝国来征伐天下,到时我们的底气将不再仅仅是我们自己的力量和智谋,还有我们背后的支柱——汉帝国。

    钟繇不愧是大佬,很快就将整个石渠阁的石刻翻译成隶书,而曹操看也没看便让人誊抄了一份之后,便用信鹰发往其余三家那里,而见此一幕不管是刘桐,还是钟繇都暗自长舒了一口气。

    刘桐完全是见此倍感欣慰,曹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那么刘桐对于放权再无丝毫的压力,你想要的,全都交付于你,我的曹司空,你的未来只能是周公。

    钟繇则是对于熄灭可能存在的战火倍感安心,曹操能做出这样的举动,钟繇感慨之余,也有些敬服,欠身一礼之后,退到了曹操的身后,跟随这样的曹操,钟繇很乐意接受。

    在石渠阁的地砖抄录完之后,天禄阁这边也被挖开,同样也是淮阴兵书,不过不同于石渠阁的术,天禄阁的地砖是正统的军略,也就是韩信的战略思想和作战思维的最完整体现。

    这一部分在原本的军略之中很重要,但因为时代的差距,真要说的话反倒不如石渠阁地砖的术重要了,战略思想和作战思维,有没有天地精气并不重要,原本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也即是说,这份兵法是一册很重要的兵法,可也就是一般顶级的兵法,最多也就像孙子兵法那样能让看懂的人更进一步,至于能进步多少,完全是看天赋,军略这东西,吃天赋!

    反倒是石渠阁上面的那些术,结合当前的时代,能弄出来不少的经典玩意儿,不过曹操还是很大方的给三方都发了一份。

    现在已经都成了这个样子,曹操也彻底放开了,什么都不在乎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曹孟德就是这么开诚布公!

    连着这么两个东西发过去之后,邺城这边可谓是地震连连,之前陈曦让贾诩和李优等人搞得玩意儿,在淮阴兵书关于术的那部分的参照下,已经挨到窗户纸的贾诩和李优瞬间就撕碎了这最后一层障碍。

    因而在关羽军团抵达豫州之前,李优等人已经将加急完成的改良版本给关羽送了过去,相信有郭嘉和徐庶从旁辅助,不出意外的话关羽军团在益州出结果之前,至少能完成军团天赋的深化。

    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有些可惜,韩信的兵书终归是有些过时了,道随时移,四百年的岁月流逝让很多东西都发生了变化,有些东西已经不是那么实用了,而有些东西已经出现了错漏。

    在这个时代,军魂扩散基本已经成为了幻想,小规模还行,大规模的话,已经毫无可能了。

    军魂说白了就是意志,而意志在这个天地精气比秦末厚重了近百倍的时代,扩散到一定程度的意志就会自动结合天地精气形成扭曲现实的结果。

    华雄的西凉铁骑就被拖拽着进行了这一尝试,毕竟军魂军团的数量一直是汉室最为纠结的地方,至今以来数量最多的神铁骑也才两千八百多人,最少的陷阵营仅仅只有八百人。

    因而早在淮阴兵法挖出来之前,贾诩和李优都对于这一方面进行过针对性研究,最后的结果虽说摸索出来一些东西,但是按照贾诩的估计就算是完成了也没办法达到他们的目标。

    当然淮阴兵书送过来之后,两人看了上面的记述,没花多少时间就补全了军魂扩散部分,然而就像贾诩猜测的一样,在一定数量之下还有效,要是想要达到韩信当年的六十万军魂一击之力,洗洗睡吧。

    当然贾诩也很清楚,韩信当年更多是用军魂意志来作为指挥联络的依萍,六十万军魂一击之力,听着挺倒是挺吓人的。

    可真要说战斗力,贾诩估摸着就秦末那些杂兵,就算加持了军魂这个最强大的战斗力放大器,单兵战斗放在现在怕是都不如陈曦搞得普通杂兵甲士,更别说是重盾步兵了。

    军魂意志,精锐天赋,军团天赋,云气阵法这些毕竟只是自身基础实力的放大器,而不是基础素质本身,说的简单一些,基础实力同比增长百分之五十,世界拳王和小孩子的增强幅度是一样的,但是增强的程度那简直可以称作是云泥之别。

    杂兵依托于扩散军魂和基础素质几乎等同于军魂军团的三河五校依托于扩散军魂完全是两个概念,前者依旧是杂兵,后者怕是已经能按着某些传承军魂往死了打了。

    因而,在看到淮阴兵书以及刘桐发过来的某些韩信的经典记载,贾诩最多算是啧啧称奇,要说畏惧,还真没什么畏惧,韩信的时代,毕竟和这个时代已经不同了。

    如果说以前陈曦还没摸索出来自己最适合的道路,对于靠着军魂扩散,以及将帅辅助能指挥六十万大军的韩信还有所畏惧,现在的话,基本上就剩下对于前辈应有的尊重,至于畏惧,呵!

    当前陈曦和皇甫嵩联手已经开拓出来不行就氪金的发展道路,在皇甫嵩的技术支持和陈曦的资本支持下,韩信那个级别,贾诩表示已经不用像曾经那么怕了,甚至打了一针调养的差不多,焕发出青春的皇甫嵩,很想找个大佬交手一下。

    什么周瑜,什么曹操,皇甫嵩表示现在已经焕发第二春的自己根本不虚,我都不欺负你们,你们派多少人,我派多少人,一辈子没打过这种什么都不缺的富贵战争。

    什么物资,什么后勤,完全没问题,你只需要思考将对方打死就行了,物资敞开用,起手不管对方怎么样,先箭雨洗地,床弩,车弩,战争兵器只要你需要,没有都可以造。

    杂兵都能给你配备上链甲,鳞甲,这种战争皇甫嵩深刻的觉得自己以前的那些算计,实在是小家子气了!

    什么计策,什么谋划,什么战术,我只需要逮住你的主力,拿出打大军团决战的气势干掉你的核心精锐,至于你说打不赢,笑话。

    皇甫嵩表示换上这套东西,自己恐怕能力压之前两个自己,甚至不惜损耗,短时间一对三他都不怵,尤其是眼看着当年一个个被干掉的军团在自己手上有了雏形,多元化的配置出现在自己手下。

    很多因为要求过高不能使用的战术,也随着自己亲自组合军团开始复原,皇甫嵩特别有成就感,然后很自然的手贱,不好好练盾卫,偷偷捏给其他兵种捏天赋,当然时不时出现在他面前的黄巾还是让皇甫嵩非常之不爽。

    至于培养子嗣什么的,皇甫嵩表示这几年看样子没好苗子,放弃了事,现在的自己还能打二十年,怕什么!

    韩信就算从棺材里面爬出来,现在的皇甫嵩也没有什么畏惧的,看着已经彻底换装完之后的士卒,皇甫嵩真的是一点都不怂!

    战争什么的,统帅很重要,但终归还是国力的比拼,李牧对王翦五战而三胜,赵国该死还是死了。

    现在进入狂霸模式的皇甫嵩,表示换装完之前他打不过韩信是真的,现在的话,稳扎稳打,韩信他不怂,了不起四六开啊,爷也是名将啊,这么好的装备,这么好的士卒,我不想退伍……

    这就是当前邺城这边最大的乐子,皇甫嵩之前以为自己要完蛋,对于统兵自然没有什么兴趣了,而华佗和张仲景给皇甫嵩治疗了一段时间之后,算是成功挽救了皇甫嵩的性命。

    差不多意思就是二十年没问题,二十年后多活一年赚一年,之前皇甫嵩还以为是开玩笑,结果后来发现自己的病居然真好了,甚至身躯都恢复到了三四十岁的状况,皇甫嵩瞬间恢复了以前墙头草本质。

    之前还信誓旦旦表示信不过李优,让李优有多远给他滚多远,坚决不加入自己出身的凉州系什么的,结果等皇甫嵩恢复过来之后,第一时间就提剑去请李优喝茶,追着李优砍了一个院落。

    作为一个武将,打不过李优,皇甫嵩表示自己实在是憋屈到了极限,要不是自己当时寿命将近,岂能容李优这混账欺负,自然恢复之后的第一件时间,就是去追着李优打。

    将李优撵的鸡飞狗跳,最后总算是出了口恶气,然后和贾诩,李优结盟,表示愿意为了帝国的大业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李优在一旁不住的翻白眼,他对于皇甫嵩这个老货清楚的很。

    这就是一个墙头草,之前皇甫嵩不愿意上凉州系的贼船,不是不看好凉州系,也不是因为李优坑了董卓,而是皇甫嵩觉得自己命不久矣,没了自己的皇甫家陷入这种复杂局面,那简直是送人头。

    现在发觉自己少说还能再活二十年,皇甫嵩瞬间不怂李优,李优拽啊,贾诩也拽啊,但是来战场切磋啊,你们两个一起上,我都不怂你们,我就不信了,我这么有价值的大腿,你们两个会将我剁掉

    APPapp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