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零九章 大势所趋

    虽说时不时会出个幺蛾子,要牵头搞个什么工程,治理某地民生,安抚百姓什么的,但钟繇并不觉得麻烦,在其位谋其政,更何况能看到自己干出来的政绩,挺好的。

    真要说钟繇对于汉室有多少忠心,这个早在刘协时代磨完了,现在钟繇只是觉得刘桐当摄政长公主,大家你好我好全都好,汉帝国内部政治平稳,百姓安康,比起曾经算得上国泰民安,既然这样,钟繇这种混日子的角色,其实很希望这种平淡的生活一直延续下去。

    曹操拿到这玩意,钟繇有点怂,万一开战了,钟繇完全不觉会比现在过得好,毕竟是内战,打赢打输,都是自家倒霉,所以钟繇有些不想翻译这玩意儿。

    “元常,怎么,你也有不认识的字吗?”曹操还以为钟繇也有不认识的,随口问了一句,不过想想以曹操的学识,连蒙带猜也才认识小半,钟繇有不认识的篆字也正常。

    钟繇闻言面色一沉,对啊,他就算是不翻译,也不代表没人能看懂,这东西既然已经暴露在曹操面前了,那么已经不可能回头了。

    【罢了,罢了,当断则断。】钟繇最后扫了一眼,直接将内容通篇记住,然后深吸一口气,精神天赋开启,做这种决断,钟繇不开精神天赋,实在是不敢。

    “曹公,此物可否拓印一份交给刘太尉、孙将军和益州牧。”钟繇用一种平淡的口气叙述道。

    “……”曹操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但毕竟他也有着不逊色普通智者的头脑,瞬间就明白,石渠阁的这份石刻,钟繇已经看懂了,并且已经看到了其中足以颠覆当前局势的力量,至少在钟繇看来是如此了!

    一旁的荀彧听闻此言,不由得扫了一眼钟繇,以他对于钟繇的了解,这家伙很少会主动做某些事情的,而现在居然开口言及此事。

    【陈子川,确实是赢了,大概不少官员其实已经倾向于结束乱世了,以和平的手段在今年进入一统了。】荀彧心下感叹道。

    虽说早在以前荀彧就有过猜测,但是连钟繇这种老油条,都做出了这种判断,那就当真是大势不可违逆了,钟繇是个混子,但是钟繇的水准哪怕是放在整个中原都是能数得上的,这种人都倾向于和平解决中原形势,那么陈曦当初的提议怕是已经快要成为主流了。

    “元常……”程昱的脸拉的老长,面色也难看了一节,钟繇这话给了他极大的打击,虽说他同样对于现在的局势,有所猜测,但是钟繇居然当着曹操的面说出这样的话,钟繇你是不是内奸!

    荀攸则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幕,就像是完全没有反应一样。

    至于长公主,听到这话的时候,眼睑不自觉的下拉,她很清楚,稳了,钟元常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稳了。

    “元常,你这是什么意思。”曹操的面色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的喜怒,钟繇叹服,但是话已经开口,而且已经做出了决断,钟繇也不觉得有什么失落的,曹操是雄主,但正因为是雄主对于国家才更有意义。

    说完这一通话之后,钟繇彻底放松了,无所谓了,了不起回头把我冷藏了,反正我算是为了汉室的和平尽力了,以后不关我的事了,因而钟繇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曹操,等待着曹操的回答。

    良久,良久,这一刻的时间当真变得无比的漫长,以至于不懂气氛的丝娘都莫名的感觉到了压抑。

    “誊抄一份给刘玄德他们发过去。”曹操看不出喜怒的说道,随后又带着笑容拍了拍钟繇的肩膀,“我就算是想争,也不会在这个时间点,赢了中原残破,输了中原还是残破!”

    钟繇这一刻近乎屏息凝气,曹操开口之间的气势死死的将他压住,很难说曹操内心之中真正的想法,但是曹操也是说一不二的主。

    钟繇得了曹操的允诺,不再多言,快速的翻译了起来,一旁的刘桐也暗自默记,至于荀彧和程昱等涉及到相关内容的谋臣,尽皆相互对照他们当前的研究近况,心生了悟。

    曹操则是一脸沉默的听着钟繇的翻译,毫无疑问,淮阴兵书确实是当前最顶级的兵法,但就像曹操估计的那样,没用,别说淮阴兵书了,淮阴侯重生都没用,打不过就是打不过。

    先不说这些东西转化成现实需要多长时间,单就说能全部转化成现实,到底有多强,嗯,确实很强,可要说能打败刘备,醒醒吧。

    陈曦当时并非是开玩笑的,说他能打三个曹孙,其实就是他陈曦带兵能打三个曹操和孙策,问题是什么时候陈曦能当军团统帅了,就他那渣一样的指挥,换个其他人不是更稳吗?

    皇甫嵩那么炸天,最后不也让陈曦渣一样的军团指挥给怼死了。

    曹操上了淮阴兵书,不说多久能完全继承,就算是瞬间就能完全继承,曹操依旧打不过刘备,当时给皇甫嵩开了多大的挂,皇甫嵩不也倒了吗?

    真以为淮阴兵书对于曹操的增幅能相当于一个顶级兵家大佬,外加孙策全军以及三河五校,段颎锐士,丹阳精卒全上线,开什么玩笑。

    曹操未来也能达到一个名将应有的水平,成长到顶级兵家大佬的水平,但是了不起曹操也就相当于皇甫嵩那个层次啊,说不定还不如。

    可陈曦和皇甫嵩推演的时候,给皇甫嵩开了那么多的挂,最后送来的战报也是血淋淋的,上面摆满了陈曦智障一般的统兵操作,除了谨慎,没有任何让人眼前一亮的玩意儿。

    然而就结果而言陈曦照样将皇甫嵩按在地上大力摩擦了一遍。

    韩信兵法能让你瞬间点出三河五校,八个巅峰期足够单挑军魂军团,打不过也能拖住军魂的军团?

    淮阴兵书能让你秒刷出巅峰期二十连斩的段颎锐士,能让你搞出力抗军魂的极致丹阳?

    还是说这玩意能让曹操瞬间变得和淮阴侯一个级别。

    不能,不能那你还是洗洗睡吧,自身战斗力高不过三河五校,统帅也干不过皇甫嵩,到时候对方又不可能真让陈曦那个除了谨慎一无是处的统帅上去,那开战不是送人头吗?

    别人没有那份战报的详细分析,曹操有啊,曹操找了他麾下最核心的那群人好好研究过了。

    总之就是曹操上还不如皇甫嵩,换成曹军的话输的更惨,如果是曹操加配合真实的曹军,那更是绝望的结局,否则曹操也不至于直接派人带着资产外逃。

    这是真的打不过了,你最多就是恶心一下对方,了不起恶心到位,但如果想要赢的话,省省吧,怕不是还没睡醒。

    这才是曹操基本光棍的保证,打不赢还打什么的,好歹要有点理由啊,面对陈曦这种,你连理由都没有了,认输,出国开疆扩土了事!

    因而曹操虽说看不出喜怒,但他还真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最多是现在想着怎么在国外搞一个好一点的基地,多迁一些人马什么的。

    至于和刘备拼命,谁脑子有病谁去,反正曹操是不想打了,光棍点这个时候认输,还能说一句为大局考虑,留一地的好名声,现在活下来的诸侯就曹操名声最烂。

    好吧,还有李傕那三个黑货,但那三个家伙算什么诸侯?西凉蛮子,根本不在乎名声,黑就黑吧,那群人只讲究战战战,再说西凉人就喜欢这种画风的将领。

    更何况,曹操就算心里不爽,要和刘备别苗头,好歹也要看个时机啊,当前这个时机绝对不是什么好时机,要别苗头,当然要等出国了,什么都安排好了,再隔空交手。

    到了那个时候,不管是喷什么诸夏一体,当以开疆扩土为功绩,内战不过是血腥的内耗,远比现在这种打不赢的内战更有气势。

    至少外战开疆扩土,输赢都有赚,国内挑起内战,还输了,那不是找死吗?

    不过曹操现在也算是看出来了,内战怕是打不起来了,到时候请刘玄德直接入主长安算了,连钟繇这种高层都不想打了,反战,积极等待统一的怕是成大势所趋了。

    “文若,和孙伯符那边联系一下,统一之战取消吧,选个时间好好谈谈。”曹操略有心塞的传音给荀彧,双眼有些像是失去了焦距一般,天下真的是被压服了,大势所趋啊。

    “……”荀彧闻言沉默了良久,隔了好一会儿才传音给曹操,“那就再拖拖吧,大势所趋啊,这种胜利的方式,根本没有办法抵抗,哎。”

    曹操闻言,失去焦距,略带无神的双眼再次恢复了正常,可能也是听到了荀彧话音之中的失落,反倒开口安抚道,“不过和其他的时代不同,对于我们来说征途才刚刚开始。”

    荀彧闻言眼前一亮,看向曹操,“居然还需要主公来安抚我,确实我们的征途才刚刚开始,第一阶段我们输了,不代表我们接下来还会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