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零八章 抉择

    反正权臣也是有两条路的,一条是如同梁冀,董卓那种能废帝,能胡搞,最后死全家,留下一地骂名;另一种则是周公,管仲那种大权在握,君主根本不管,你想干啥都能干,最后还留下好名声。

    自然刘桐直接放手了,反正外面还有刘备扛着,这种情况下曹操能当的确实只有周公和管仲了。

    至于其他的想都别想了,不过现在在未央宫挖出来了这个玩意儿,刘桐瞬间就明白了情况,这是一个麻烦,如果现在已经一统,尚书仆射陈曦在长安,刘桐根本不担心这东西的处理。

    陈曦的性格和行事风格都偏软,但陈曦为人公正,与国有利,那么陈曦绝对不会因此动摇意志。

    加之以陈曦的为人,该说的,该做的都不会隐瞒,哪怕是对手,也认同陈曦的道德,虽说其人性格有缺陷,但要说汉室诸人之中,谁最能让百官诸卿信服,那么首推陈曦。

    这是真正能靠着威望压制住所有人躁动之心,靠着实力和道德的结合,能让枭雄冷静下去,去思考未来,去选择更为正确道路的智者。

    可现在在长安的是曹操,刘桐不由得有些无奈,曹操有能力,有野心,现在单就表现而言,也确实能算上汉室的忠耿之臣。

    问题在于,这东西可能会让曹操看到希望,而曹操到底是怎么一个想法,很有可能会影响未来的走向。

    皇室的内库里面可是有韩信最真实的记载,那种伟力如果加持在曹操身上,未必不会让现在的曹操看到得胜的希望,进而扭转现在已经平衡了的天平。

    虽说陈曦曾经笑言,他能打三个曹操,但是按照刘桐从皇室书卷中所看到的记载,都带二十万大军的话,淮阴侯搞不好也能打三个曹操,万一曹操真看完,一窍通,百窍通,那说不准就真有的打了。

    如果可以,刘桐其实不希望发生战争的,见证了灵帝时代的黄巾之乱,见证了董卓时代的洛阳火起,见证了李傕早期的长安乱政,以及当下雍凉的繁华,刘桐不得不承认,这个时代是她这么多年来所能见到的最好的时代。

    曹操做权臣刘桐不在乎,见证了这么多的刘桐,早已没有什么放不开了,只是面对这近乎盛世的繁华,若是因为曹操一步踏错而崩塌,刘桐真的有些舍不得,经历过,所以才懂得可贵。

    一旦曹操看到这个玩意,见异思迁,升起了别的想法,那么现如今宛如盛世的大汉帝国怕是又要随着缰绳滑落战乱的深渊了。

    【可惜没办法挽回了,早知道就不应在这里修园子,我身后的宫女里面除了送信的,应该还有两个和曹司空有联系吧。】刘桐颇为失落的想到,可惜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但愿最后事情的发展不要那么糟糕啊,文终侯还真是添乱啊。】刘桐望天,面上略有暗淡,这件事终归是一个麻烦。

    “怎么了?”丝娘轻拍着刘桐的肩膀询问道。

    “没什么,你说人心为什么要这么复杂呢?”刘桐带着一种感慨说道,余光已经看到带着一大帮子人赶过来的曹操。

    “见过公主殿下。”呼啦啦的一片人给刘桐施礼,曹操别的不说,在这一方面确实从来没有打过折扣,而刘桐则是神色淡然的抬手请曹操起身,是治世之能臣,还是乱世之奸雄,就看曹操今天的选择了。

    “曹司空,这里。”刘桐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神色上看不出多少的起伏,而曹操在刘桐的带领下,快速的来到了石渠阁遗址前,看着面前掀翻土地之后,露出来的石渠阁地砖,满满的梅花篆字。

    “元常,过来看内容。”曹操看着地砖上的梅花篆字,勉强能认识一部分,而作为相当强悍的将帅,也能看懂其中的精髓,自然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了,确实是兵法,只不过由于字体,字型有些晦涩难懂。

    钟繇远远扫了一眼,实际上就看懂了一片,这家伙对于字型,字体本身就有着极深的研究,加之其本身也是顶级参谋,军略也懂,三两下就扫过了一片,是兵法,不过并非是战略思想,和作战思维的展现,更倾向于术,也就是所谓的天地精气的运用。

    “确实是淮阴兵法。”钟繇按着太阳穴,仅仅是大致扫了一眼,他就有些心惊胆战。

    按照石渠阁地砖上刻录的兵法来看,军团天赋,军魂这些其实本身就可以依赖某些外力进行扩张,因而钟繇不由得侧头看向曹操,说真的,钟繇现在不想开战了。

    “怎么了,元常?”将其他所有人叫过来的曹操,发现钟繇的视线之后,不解的看着钟繇。

    “司空……”钟繇有些犹豫,他看懂了,所以他不想解读了,这玩意真的能增强曹操的战斗力,甚至以钟繇了解到的情况看来,这玩意能让曹操增强到刘备一半左右,这个程度已经能战了。

    当然,这是指这兵书上所写的内容不打折扣的情况,所谓道随时移,其中肯定有不合适的地方。

    可问题是其他的部分钟繇不知道,但就钟繇现在所看到的那一部分关于军团天赋扩张的内容,钟繇清楚的知道那是真的,因为在前不久程昱和荀彧等人已经快要搞出了,距离上面所说,只有几步差距了。

    也即是,当初北疆的时候集合所有人力量搞的军团天赋对同属同效果云气军阵的渗透,等出了毛玠的云气固化之后,甚至连军阵都取消了,距离军团天赋扩张只有几步距离了,而钟繇看到的石刻内容上已经点出来了如何完成这最后几个步骤。

    虽说韩信当年没有开发出云气军阵固化,也没有开发出精神量与云气联通,更多是靠云气军阵和自然军阵配合渗透将军团天赋绽放扩散出来,但其中的原理是共通了!

    更何况现在的荀彧和程昱已经摸到了门路,快则一年,慢则三年就差不多搞出来了,而淮阴兵书点出这个,以钟繇的资质都瞬间摸到了方向,荀彧和程昱这种专业研究过的,怕是在很短时间就能解决了!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事实,再如钟繇扫过的其他位置,有一些特殊的应用以及对于天地精气达到一定程度所进行的猜测,钟繇甚至确定周瑜那边怕是已经完成了所谓天地精气并入精锐天赋。

    就算和韩信所载内容有一些出入,恐怕周瑜也已经进入了所谓的实战验证阶段了。

    再比如另一些关于云气军阵的猜测推演,这一方面很深刻,但是很不幸,北疆的时候大佬群策群力,一口气将军阵推演到了两个极限,韩信留下来的研究大致水准没超过沮授当年用的玩意儿。

    基本上一眼望去,这一册记录术的淮阴兵法大致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汉室已经彻底破解,甚至已经超越了韩信的想象,诸如军阵体系,士卒纪律配合,韩信这边不是已经被碾压,就是殊途同归。

    第二种则是汉室这边正在做,或者进入正轨但没有完成的东西,这些资料很重要,可以让汉室这边瞬间少花费数年的时间。

    至于第三种,则是最重要,以及汉室当前基本没涉及,或者刘备那边已经涉及了,但是没公开的玩意儿,这些任何一个验证成功,都足够极大的提高曹军的整体实力。

    诸如军团天赋并入精锐天赋系列,以主将个人意志为核心依托军团天赋形成近乎未独立军魂系列,前者张任,后者陈到,后面还有两大分支合并,也就是张任当前和陈到当前两个体系合并……

    钟繇虽说不知道张任怎么回事,但是军团天赋并入精锐天赋有听朱隽扯淡过,后者陈到,钟繇也听闻过,两者合一的话,钟繇表示自己想象力不够,不配去思考了,更重要的是这一方面汉室到现在根本没有人往这一方面想过。

    再算上军魂扩散,和军魂意志延伸等等涉及到军魂方面这些汉军当前同样没思考过的东西,可以说这兵书无愧于淮阴侯的身份,

    可正因为这兵书无愧于淮阴侯的身份,钟繇才担心曹操会再一次升起野心。

    曹操是真的雄才大略,这一点连钟繇都不得不承认,同样曹操和刘备都是雄主,双方虽说有很多地方因为经历和思维有所冲突,但两人都是不折不扣的王者之姿。

    钟繇有时候都在思考,曹操如果更强,会不会想收服刘备,钟繇思来想去给了肯定的答案,但刘备会不会被收服,肯定不会。

    同理现在的曹操也是这样,向汉室低头,但不会向刘备低头,这是别苗头的体现,也是曹操不甘心,想要和刘备争锋的体现。

    现在淮阴兵法如果是真的,那么毫无疑问,确实是就给了曹操一个可以和刘备争锋的机会,那么钟繇就需要好好思考一下了。

    现在汉室的情况,对于钟繇这种混子来说其实挺好的,相比于曾经那种乱糟糟的情况,现在这种日子,平淡而又安逸,很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