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零七章 并不愚蠢

    总之,按照已经跑去修仙了的张良的说法,韩信的那些东西,除非韩信愿意一点不落的全部公布,在这个天地精气稀薄的时代,差不多也就周勃那个层次就能学会,再不行就算是学不会也能传承下去,但韩信如果不公布……

    按照张良的说法,就等着失传吧,没有韩信的资料,周勃这种程度怕是也学不会。

    不过不用担心,按照流程,韩信这种级别的的统帅几百年也能出个一两个,等到出现了,只要天地间还有天地精气这种玩意,这种级别的大佬,就算没有前辈的资料,也能自己搞出来。

    反正之前一无所有的韩信能搞出来,那再出一个这种程度的,没有任何前辈资料,人家也能搞出来,没什么了不起的,不必担心了,讲道理也不用太长时间,几百年不过尔尔。

    当然到时候要是没有天地精气,那就更不用在乎了,孙吴兵法什么的就战略核心思想完全不怂淮阴兵法的。

    萧何当时有一肚子骂人的话想要说,张良你是不是修仙修智障了,几百年才能出一个,你都能说是不过尔尔,滚,你不帮忙,我自己搞,看这情况韩信那倒霉孩子要完,到时候拉一把,至少给汉帝国上个保险,韩信挂了天知道几百年才能再出一个搞出来!

    于是萧何踢了张良自己去搞,而就如萧何估计的那般,天地精气虽说在缓慢恢复,但是汉室悠悠四百载,果不其然没出现第二个如同韩信一般独立完成天地精气并入军团体系的神人。

    前汉一堆大佬,后汉又是一堆大佬,然而这么一堆大佬加起来,虽说也搞出来了很多的东西,但是和韩信那种完整一个自洽的体系还差八条街,军略指挥吃天赋的本质在这一方面表现得淋漓尽致。

    天地精气的含量要是能再高一些,这些人还能开出来更多的东西,就跟汉末当前一样,周瑜等人就是在开发新的玩意,他们的军略水准未必比前后汉那十几个大佬水平高,但他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同样韩信的水平也就和孙武,吴起,白起基本上一个档次,但是韩信赶上了天地精气的时代,以至于韩信的兵书,比前三个重要上数十倍,他们的核心思想一样,但韩信的兵书有术。

    也许在曾经孙武,吴起,白起的时代,兵书最核心的应该是其代表的思想,其战略战术的思维模式,但是匹配上天地精气之后,兵书就会多出了一个新的核心点,也就对于天地精气的运用。

    因为这一点是在实质性影响军团的战斗力,而且影响程度已经达到了可以逆推战略的程度了,这就导致,如果孙武,吴起,白起,真活到了秦末那个时代,他们同样也会写上新的玩意儿。

    如果将兵法和天地精气的结合看作是科学,那么皇甫嵩那个级别的大佬就基本站在顶点,他们在学科没有碰到那层无形壁障之前狂发论文,推进这个学科,但是要撕碎那层无形壁障那就不是皇甫嵩等人能轻易做到的了。

    或者也并非完全做不到,足够多的人数,足够多的时间,足够好的运气外加资源,这些人也是能做到的,但是能让一整个学科跨越性的突进,怎么说呢,隔了几百年就会出现一两个。

    双方都叫顶级,但是一般遇不到的情况下没人会感觉到双方的差距,但是真到那一步的时候,跨过和跨不过去差距其实非常大了。

    那么一个人的努力,可能会超过成千上万的普遍意义的努力,而韩信在天地精气初生的时代就是如此,同理罗马也是幸运的,代表欧洲四大军事统帅的凯撒同样降生于天地精气出现之后。

    “去通知钟尚书前来这里,通知曹司空带领一批精通军略的文臣进行对照。”原本嘻嘻哈哈的刘桐在看到石砖上的梅花篆字,笑容不由得褪去,神色变得肃然了起来,扭头对一旁的侍女下令道。

    “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严肃了。”丝娘还是像以前一样不知道气氛,看着面色肃然的刘桐面带不解的询问道。

    “你挖出来好东西了。”刘桐闻言面色一转,肃然之色褪去,略有无奈,但是依旧带着笑靥说道。

    “哈?”丝娘懵懂的看着地砖上的梅花篆字,有些能看懂,但是有一些根本认不出,而且她也不具备刘桐那种连蒙带猜联系上下文的能力,当然就算是刘桐也只能认出一小部分。

    至于丝娘,对于这些字能认识的数量和刘桐相差无几,但是连在一起丝娘就有些懵了,在这种情况下,丝娘根本不具备猜测的的能力。

    “哈什么啊,你真的给我添了一个麻烦,不过也没什么,刚好也看看曹司空的反应,治世之能臣啊。”刘桐轻笑着转着圈,说着丝娘听不懂的话。

    不知道为什么,丝娘第一次发觉,这个和自己一样看起来无忧无虑的少女,其实真的比自己聪明了无数倍,她比所有人都清楚自己在干什么,也比所有人都明白接下来应该怎么应对。

    朝堂没了长公主之后,也就没有君前失仪这一说,自然相对于以前那种刘桐睁眼休息的时候要乱的很多,曹操莫名的有些烦躁。

    不过总体局势还好,至少曹操的那些议题,还有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推进,不得不承认有荀彧在,纷乱的工作就算再多,荀彧也一直都能做到忙而不乱。

    “看来没什么问题了。”曹操将政务收上来之后,将重要的那部分看了一下,确定了进展,然后交给荀彧,示意荀彧继续推进。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宫装侍女从后殿进入朝堂,登时看到这一幕的人,不由得声音一低,随着这种像是传染一样的压低声音,很快乱糟糟的朝堂就安静了很多,然后都看着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宫女,所有的官员尽皆无奈,这意思是长公主又想来了?

    要不是你是公主,不是皇帝,你这么胡搞,不上朝,言官早就弹劾你了,而眼见所有人再一次入席,宫女小心的来到曹操的身旁。

    “曹司空,公主请您去未央宫北殿,请您带上精通军略的将军和谋臣。”宫女欠身低声说道,起身看了看面前这个甚至还没有她高的男子,犹豫了一下,传音道,“司空,石渠阁地砖上有大量石刻。”

    曹操闻言心头一震,瞬间有所猜测,而宫女则欠身离开,未做任何停留的来到装死的钟繇面前,“钟尚书,殿下请您前往未央宫北殿,石渠阁故地。”

    之后等宫女离开,曹操直接罢朝,毕竟该交代的基本交代完毕了,剩下的也不算什么大事,当然免不了大臣吐槽长公主摄政不干活。

    言官也是无奈,这要不是长公主摄政,换个皇帝,就今天这种随意的情况,明天就能被言官骂死,然而换成兼职的长公主,弹劾什么?摄政长公主本身就是吉祥物好吧,大家都知道。

    “接下来就看曹司空的反应了,但愿曹司空不要自误啊。”刘桐抬头望着天空,以一种带着淡淡不自信的神色说道。

    对于曹操,刘桐的评价其实相当不错,在刘桐看来,曹操有野心,但是曹操这个人也确实没做什么僭越的事情,对待曾经的刘协,在没被刘协逼急之前,并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

    至于说权臣这个,曹操没什么好辩解的,这个是真的,曹操大权独揽什么的,一直如此。

    对于一个权利欲比较重的皇帝来说,曹操这种揽权的举动确实是一种很过分的举动,以所谓“惟辟作福,惟辟作威,唯辟玉食”的封建社会观念,这种权臣,皇帝弄死也不算很过分。

    可那指的是皇帝本身具备权威的时候,在不具备权威的时候,对于当前这种没有逾越,依旧保持着臣子道德基础的情况,拉拢总好过将对方逼反,皇帝也需要有自知之明。

    尤其是对方确实没有逾越,那么只要保持君臣和谐比什么都好,没必要将自己潜在的队友逼反。

    刘桐比刘协强的一点大概也就在这里了,她和刘协都能当得起聪慧,不同的在于刘协被救出来之后,一来就保持着极高的姿态,完全不知道自己权利的由来。

    刘桐则是知道自己为什么是摄政长公主,也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所以刘桐什么都不管,你曹操爱做权臣,只要不招惹我,那你就去做,我吃喝玩乐就是了,你别给我找茬,那么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和皇帝不同,刘桐一直怀揣的想法就是,这汉室的天下,如果需要一个女人来背负,那么这天下不要也罢。

    在这种观念行事下,曹操这边确实干的非常好,整个治下被治理的井井有条,刘桐一看这情况,也就明白曹操无愧于治世之能臣。

    因而彻底放权了,你想当权臣,那好,在我力所能及范围内支持你,让你大权独揽,当周公,当管仲!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