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零五章 挖出来的历史

    反正所有人都知道少府已经被陈曦的产业给挤死了,留着也就是一个样子货,最赚钱的肯定是陈曦本人,少府在本职上都干不过陈曦,既然如此留着干啥,当泥塑木雕,尸位素餐混日子?

    因而之前官职调整的时候,荀彧直接将少府划掉了,少府一系人的职位也白送给陈曦,空缺的官职也给了陈曦,让陈曦自己安排了事。

    之后则是从太仆下面将工部独立出来,工部尚书在官职上直接飙到了九卿,补了少府空出来的九卿位置,而且是实权九卿。

    至于之前少府的活,荀彧直接抱着反正搞钱没人能搞过陈曦,尚书仆射挂中央财政系统,而刘巴则是从少府名下的尚书直接变成尚书郎,掉了一级,实权倒是大了一圈,毕竟职责变成了分管中央财政。

    不过由于职位变动之后,刘巴不想着好好干活,成天想着投机取巧将曹氏产业挂在陈曦的产业链上,被陈曦踢了好几次之后,还屡教不改,被陈曦弹劾了很多次。

    话说也是陈曦倒霉,本来作为尚书仆射,按说踢自己麾下的尚书郎跟玩一样,然而陈曦和刘巴这俩看起来像是一个系统,实际上刘巴跟陈曦直接就没在一个体系,名义上有统属关系,实际上,呵呵!

    以至于陈曦想踢自己麾下尚书郎这件事居然还要过朝堂审核,尤其是陈曦这边人在邺城还不过去,结果自然就变成了纯粹扯皮,最后陈曦也只能上书弹劾自己名义下的小弟。

    不过这件事也就只能这样了,刘巴根本不管陈曦弹劾自己,有机会就往上靠,趁着陈曦没发现就粘上去,简直就是牛皮糖,朝堂上也没有第二个人愿意接刘巴的尚书郎。

    毕竟刘巴财政方面的能力已经很可怕的,这在长安几乎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被陈曦成天弹劾,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大家也都知道,别人要是接刘巴的活,怕是连刘巴都不如。

    能在曹操这个实际维持中央运转的大佬面前混到九卿的都不是蠢货,上一辈那些尸位素餐的基本上现在连权力都没了,只是当作泥雕摆在那里,自然能干活的人都知道刘巴这活只能让刘巴自己干。

    所有人都知道刘巴被陈曦三天两头开出去,不是因为刘巴弱,而是因为陈曦太强了,换成其他人上只能更惨。

    自然这个实权堪比各部尚书的财政位置,所有人都敬谢不敏,没办法,都知道这个职位现在没了刘巴,谁坐上去都是倒霉,刘巴好歹能跟上陈曦的脚步,其他人的话,这方面连刘巴都不如!

    曹操下令之后,汉庭的朝会有条不紊的开始推进,曹操很无奈,毫无成就感,虽说看着麾下百姓逐渐吃饱穿暖,曹操也有些得意,但是很不爽啊,源头就是不干活的摄政长公主。

    有时候曹操也觉得自己有受虐倾向,刘协的时候,什么都不会,什么都想插手,他很烦躁,现在,换成刘桐,什么都不会,而且心大到什么也不管,他更烦躁,甚至连成就感都没有了。

    可问题是没有了成就感,活还是要干的,这一点很无奈,而且比起以前还要干的更好,毕竟以前活干得不好,还能说是朝中有奸贼掣肘,现在的话,干不好,被弹劾了,刘桐就侧头看曹操,连问为什么都不问,直接就是让曹操处理好。

    一直以来认为那些不怕死,敢于直言的大臣哪怕是和自己意志冲突,也应该予以尊重的曹操第一次觉得那些铮臣都是脑子有病啊!

    我曹操不是没干活啊,看清楚啊,我是在努力干活啊,不就是偶尔疏露了一下,人都有出错的时候啊,我犯个错,你们就这么搞我,我们是一路人好吧,现在连意志都不冲突了,你们就这么搞我?

    第一次曹操深刻的认知了某一事实,铮臣这种玩意果然只有意志相冲突的时候能让他予以尊重,成了自己人之后,尤其是他作为领头羊的时候,铮臣对于他这个老大来说简直就是猪队友!

    好想将这几个铮臣干掉,曹操默默地思考着,这都第几次怼自己怼的不亦乐乎了,虽说每次下了朝堂他们就会很认真的给曹操解释这件事为什么怼他,并且也表示公是公,私是私,怼你是因为国事,下来我们私交还是很不错的。

    现在干不了乱世奸雄的曹操,只能拿出治世能臣的态度表示,嗯,公私分明,国家就需要你们这样,实际上曹操很想打掉这几个铮臣,但是汉庭这配置,言官无罪!曹操有些抑郁了。

    话说在曹操这边开始处理最近积压下来的问题的时候,刘桐正在未央宫北殿的荒地上带人丈量土地,准备在这地方搞个园子。

    现在未央宫很空,加之又完全是皇室的产业,唯一合法继承人的长公主要搞园子自然没人能拦得住,再说种上花,总比让这地方长草,外加让曹公每月派专业人士来割草的好。

    “这地方种花啊。”丝娘左右看了看,“有些荒啊,而且有些远,总不能为了看个花跑这么远来吧,虽说这边说是在未央宫殿北,但真要说实际距离,好几里了。”

    “正因为荒才用来种花,这地方这么大,都够修好几个宫殿了,但是一直空着,我特意查了一下,这个位置曾经有宫殿,东西各有一阁。”刘桐满不在乎的说道,这都是她的地方。

    “那阁呢?”丝娘有些呆呆的左右看了看,一里之内没有任何宫殿,有些没反应过来。

    “被烧掉了,先汉的时候被王莽烧掉了,后来不是搬到了洛阳吗,一直没修,我现在倒是有能力修建了,但是想了想还是种花吧,以后未央宫多种点花算了。”刘桐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对于王莽烧掉的天禄阁和石渠阁毫不在意。

    “哦,那你就种花吧,反正我刚好有能力让种子快速生根发芽。”丝娘也是无所谓的说道。

    “为什么我感觉你的战斗力好差,但是有很多特殊能力。”刘桐伸手抚着自己的脸颊,略有好奇的说道,按说保护自己的仙人不应该战斗力很强吗?但实际上丝娘真的很弱,连马超都打不过。

    丝娘闻言一愣,仔细想想,自己果然是一个废仙人,对于这一方面丝娘也懒得辩解了,反正我就是战斗力不行,但是我就会很多特殊的能力,再说,没人会打你刘桐注意的,长安地宫好多仙人。

    “殿下,民夫在前方挖出了曾经建立在这里的宫殿的地基,大约在一尺黄土之下,范围大致在这一块和这一块。”就在刘桐准备调笑丝娘的时候,一个侍女前来通知刘桐。

    “呃……”刘桐闻言一愣,瞬间明白,这地方种不了花了,八成当年石渠阁被烧了之后,迁都洛阳之后,光武帝让长安令修饰汉宫的时候,那些人随便拆了废墟,垫了一层土了事。

    心中暗骂了一遍当年那群人不干人事,刘桐左右看了看,准备重新规划自己的园子。

    未央宫大的很,这地方修不了园子,有的是地方能修,只要给钱,修两个都行,既然这土下面是地基,那就找别的地方修得了,总不能为了修个园子,还费功夫将埋在黄土下的石渠阁和天禄阁地基挖走。

    “给我将未央宫的地图拿来,我看看还有其他合适的地方没。”刘桐果断放弃了继续在这里搞园子的想法。

    挖走宫室的地基很费时费力的,毕竟当年修建的时候是按照皇家最高规格来修的,要破坏也会变得很麻烦。

    相比于重找一个地方,修建园子,耗在这里挖地基,既费时又费力,当然更重要的是成本还会狂增,虽说刘桐不缺钱,但也不是这么乱花的,还是重找个地方修园子得了。

    “呃,为什么要到别的地方修园子?”丝娘不解的说道,“你第一个选择的是这个地方,其他地方肯定有不及这里的原因,再找也不会如这里这么适合。”

    “问题是这里有宫室的地基,未央宫的地基我想你也知道,不是那么好破坏的,在这里修园子成本太高。”刘桐看着地图,头也不回的说道,成本什么的,刘桐还是很在乎的,毕竟穷过很久。

    “交给我啊,这个我能帮你啊。”丝娘得意的说道,颇有一种终于发现自己有些实际价值的地方。

    “哦?”刘桐一愣,随后想起来,丝娘再怎么说也是有些实力的女仙,虽说常年被刘桐嘲讽战斗力不如马超,万一真出事,到底能不能保护她之类的话,但貌似丝娘确实有很多特殊的能力。

    “哼哼哼,交给我吧。”丝娘得意的保证道,随后不由的低头想了想,她的记忆有一些零碎,但是偶尔还是能想起一些奇怪的招数。

    比方说现在,丝娘将其他人驱逐到一边,准备了一会儿之后,抖落出一大片的辉光,然后抬手,一瞬间,一整块的地皮被掀翻,黄土之下,掩藏了两百年的汉家宫室的地基显露了出来。

    随着丝娘将内气转化为轻风从宫室地基上扫过之后,原本粘在地基上有些湿润的泥土,快速的风干,变成了细碎的土渣,被吹飞到了一旁,而地基上也不断的飞出细碎的黑色渣滓,只留下干净的汉家宫廷的地基。

    “丝娘你真有意思,这么做了有什么用?”刘桐眼见丝娘将一整块地皮掀翻,之后更是用风将黄土之下的汉宫地基吹的干干净净不由掩嘴偷笑,“就算是将地基暴露了出来,我们也没办法在地基上种花啊,走啦,走啦,你果然很没用。”

    丝娘嘟着嘴一脸的不开心,本来她的想法是将那块地方掀翻,结果汉宫的地基做的太结实,丝娘的出力根本无法撼动,而之后用可以磨碎岩石的风沙居然也没有什么效果。

    “不应该,我记得我的法术很有效果的。”丝娘被刘桐单手拽住,但是面上却浮现了明显的迷糊之色。

    “法术也许很有效,但你自己太弱啊。”刘桐笑着说道,总觉得丝娘有时候也呆的可怕。

    “不应该啊,我要去看看。”丝娘被刘桐拖了一节终于反应了过来,猛地站直发力,反倒将刘桐拉了一个趔趄。

    “喂……”刘桐被丝娘拽着跑到了之前自己掀翻的那片地基前,而站在这片广阔的地基前,刘桐和丝娘第一时间就发觉到了不对,地基,或者说是曾经属于石渠阁的地砖上清晰的出现了一道道的花纹。

    那繁杂的花纹有一种绚烂的美感,不同于隶书的方正,这是梅花篆书,也亏刘桐曾经学习过相关的知识,能勉强看懂一些文字。

    这些地砖上的石刻是兵法,已经散佚在历史之中,所有人都听过其名字,但都未曾见过原文,而且各大世家在西汉末年分石渠阁的时候也未能拿到手的,韩信亲自撰写的兵法。

    四百年前白登之围后,萧何基本确定倒霉孩子韩信是要玩完了,以前的事情,还有这杠子事情合在一起,刘邦不好下手,到时候自然有人会下手。

    不过韩信毕竟是萧何亲自举荐的,这家伙到底有多强萧何也知道,思来想去便和对方谈谈,当时刚好在修天禄阁,修完就修石渠阁,天禄阁的时候韩信还活着,萧何警告韩信不要搞事,顺带让他给自己发一版正品的兵法,他要刻在天禄阁的地砖上。

    韩信虽说不爽,还是同意了,天禄阁的石砖上萧何将所有用来装饰的花纹换成了梅花篆字,如果不能一窥全貌,除非其本身就极其精通古代篆字,否则一眼望去看到的只能是地砖上的花纹。

    至于石渠阁,那个时候韩信已经拜拜了,萧何在韩信死前表示吕后要宰你,而且你锅太多我也没办法,这样吧,你把你会的都口述给我,我给你的留个衣钵传承,再保你这一脉不死完。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