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四百零四章 夭寿呦,长公主修园子

    自然在这种观念下,好多被老袁家说动的百姓在遇到陷阵和神铁骑的时候,都希望对方能带自己一下,虽说双方运动的方向完全是相反的,

    这种行为将段煨弄得烦的不行,陷阵还好点,正常老百姓看不出来是谁的麾下,但是西凉铁骑这玩意在雍凉实在是太有名了,不说所有人都能认识,至少雍凉百姓之中有大半都认识。

    毕竟前几年李傕在雍凉搞基建的时候,由于能力太渣,为了尽快搞定,直接用西凉铁骑军管,盯着雍凉百姓疏通郑国渠和六辅渠。

    以至于脑子还算正常的雍凉百姓,基本都能区分西凉铁骑,虽说这波段煨带领的西凉铁骑装备比前几年看起来好了很多,但大体气质各方面还是那么一回事,神铁骑和西凉铁骑最多算是个升级版。

    双方并没有实质性的外观差距,准确的说,神铁骑和西凉铁骑混在一起,正常人根本分不出来。

    因而跑路西行的百姓有不少认出来这是前几年盯着他们干活的西凉铁骑,甚至有一些人都认出来这货是段煨,然后段煨差点被烦死。

    百姓也不蠢,虽说西行之路修好的部分肯定没啥危险,但是这路不是还没修通吗?后面肯定还要自己走,而自己走肯定有点危险性,哪怕大家抱团,里面又有组织的人,但这完全不能和军队保护相比啊。

    在雍凉百姓看来,西凉铁骑黑历史一大堆,但是这几年也不乱搞了,可以接受啊,而且领头的段煨还算靠谱啊,没有将帅也就罢了,有将帅的西凉铁骑一般都是很靠谱的。

    抱着这种想法,一路上遇到的十几波雍凉百姓有大半都想蹭段煨的铁骑,不过,段煨统统拒绝了,雍凉百姓也没话说,毕竟不是顺路,不过等段煨走了之后,这群人也没少谈论西凉铁骑的黑历史。

    “这群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往西走?”段煨将一波百姓驱散之后,不爽的对着郝萌说道。

    “谁知道,大概是去前方填补人口空缺,这不是我们该管的事情,长安这边还是打算去一趟。”郝萌停顿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高将军同意了。”段煨一挑眉说道。

    “毕竟是走了这条路,不去长安觐见一下,确实有些说不过去。”郝萌解释道,高顺好歹也知道一些人情世故。

    再怎么说摄政长公主也相当于汉帝国的颜面,高顺,段煨这种也算是出征将士,回来了当然要走个驰道,觐见一下。

    说来夏天到了,长公主又拿到了一笔款子,毕竟现在国家形势好,养个公主也容易,所以批了一大笔款子,规格和养刘备的规格差不多,大约有百分之零点五的财政收入。

    不过由于总额极其庞大,实际上到刘桐手上的现款只有一亿钱左右,倒是各种名义上极其昂贵,甚至不外售的奢侈品有好多,至于大头已经注入钱庄了。

    陈曦又不傻,真给刘桐发了那么多钱也没有意义,与其让刘桐将钱塞到钱库里面,还不如留在陈曦手上运作,至少还有那么几个点的利息,更何况汉室这边上好的五铢钱压根就不贬值!

    不过就算大头被陈曦注资到钱庄进行投资去了,剩下来的现款对于刘桐来说也是非常庞大的数额,至于发过来的奢侈品那当然是统统收下,而且这些奢侈品是完全不算花销的。

    这时的刘桐终于有些理解在自己前面那些长公主为什么日子过的那么好,现款虽说给的不多,但是其他方面完全是敞开的。

    这一来,钱的话,貌似也就剩下一个修园子了,嗯,和之前的那些皇帝和长公主不同,刘桐到手的这笔款子其实完全没地方花。

    本身吃穿用度是不花钱的,作为汉帝国颜面,就算没有刘备,曹操也不至于让刘桐连吃穿用度都成问题,毕竟刘协当年的时候,曹操也没在这一方面短过,换成刘桐,那就更没有欺负对方的意思了,因而对于刘桐来说,真正花钱的地方并不多。

    这么一来除了去年投了一笔孤儿院,以及发糖,剩下来大笔的款子都在刘桐自己手上,因而今年钱到手之后,刘桐就想修个园子。

    长安的未央宫范围其实非常大,配套设施也多,从洛阳迁回来的时候,董卓年间略微修了修,到李傕的时候有钱了想修一下,彰显一下汉室的威严,毕竟汉帝国已经称霸了三百年,是个高层都会注意点汉室威严,之前没钱也就罢了,有钱了李傕也想搞一搞。

    结果李傕还没搞呢,就被曹操打出去了,之后曹操投钱修了修,但并没有彻底翻新,毕竟那个时候的曹操的情况比较复杂,所以就往后拖了拖,一直等到北疆之战结束,三家在路上回长安的时候还说出钱将未央宫彻底翻修。

    这未央宫毕竟是汉帝国的颜面,汉室宫殿又讲究非壮丽无以重威,所以当时三家打算一人出一笔款子将这个未央宫给翻修一遍,至少要达到先汉那个档次。

    结果还没到长安,先帝刘协驾鹤西去了,未央宫正殿也被烧了,这下也不用翻修了,三个月直接盖了一个新的,配套设施也非常齐全。

    等刘桐继位,刘备等人说好要将其他的宫殿统统翻修一遍,结果刘桐拒绝了,因为没价值啊,整个汉皇嫡系就剩不到两只手了。

    就算是将未央宫统统翻修了也没人住啊,刘桐又不是之前的汉天子,三宫六院可以凑点人,加上先帝的后妃什么的,再弄点服侍的宦官侍女什么的,未央宫就能凑点人气。

    刘桐就是一个公主,三宫六院什么的自然不可能安排了,毕竟不可能给公主纳妃啊,至于养面首,虽说没人说,但这种事情不能摆在明面上,更何况刘桐压根就不想养面首。

    再算上董卓之乱,刘协的时候后宫里面也没住人,这么一来翻修了也是用来落土,所以三家想想也就住手了。

    不过合约是签订了,未央宫的宅子有一个算一个,啥时候住人了,看上哪一处就补两亿钱让去修补宅子,这个价格别说是修了,不贪的话,直接盖新的都没问题,在帝国颜面上,刘曹孙还算是没乱来,自然现在的话只进行基础的维护。

    以至于未央宫也就前殿附近住了百多人,一个长公主,剩下的都是服侍刘桐的,以及维护宫中整洁的,说实话,就这一百多人根本没办法维持未央宫的整洁。

    不过勉强保证前殿卫生环境不会出现太大问题,至于后面的那些宫殿,曹操每个月派遣两千专业人进来维护一番,然后离开,避免宫室长草,不过该萧条还是萧条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汉室现在正统有资格住未央宫就三个女性,太皇太后唐姬,皇太后伏寿,长公主刘桐,然而前面两个压根不回未央宫,唐姬在邺城,伏寿回伏家直接不出门,伏家也闭门了。

    以至于偌大的未央宫就刘桐一个人,虽说有些寂寞,但是比起前几年过得好的太多,至少今年都有钱修园子了。

    好吧,刘桐修园子这种事情,曹操是不管的,哪怕刘桐要在上林苑种菜,曹操都不管,但是因为修园子不上朝,曹操表示自己有一肚子的话想说。

    这要是放在皇帝身上,三公九卿早就开骂了,甚至可能连昏君的叫法都隐约往头上扣了。

    只不过这种事情换成长公主,看现在朝堂的情况,三公九卿连骂的想法都没有了,各干各的,有条不紊,看起来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没有长公主的朝堂。

    再说长公主不干活也没什么啊,以前来了也是发呆,再不是还有曹司空吗,曹司空不愧是治世之能臣,看这情况乱世奸雄是没希望了。

    其他官员在等了一刻钟之后,确定今天长公主是鸽了朝会,汉庭朝臣集体看向曹操。

    现在曹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派人再去通知在未央宫里面修园子的长公主,连请两遍,刘桐肯定会一脸不开心的过来;另一种就是没长公主,咱继续干活啊,反正对方来了也是我曹操干活。

    面对这两个选择,曹操果断拍死了第一个,今天没什么大事,刘桐放鸽子就放鸽子吧,影响不大,于是曹操上前一步,轻咳一下,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起来。

    “各公卿汇报一下最近的事物,工部这边详细汇报一下道路桥梁修筑情况。”曹操一脸别人欠了自己千八百万的神情,对着汉庭文武说道。

    说来原本没有工部这个玩意,但是现在修路啊,修桥啊实在是太重要,而且随着所有人都开始修,曹操这边的聪明人也发现了,这玩意修的越多,对于国家整体好处越大。

    自然修路这种事的重要性越来越高,原本只是九卿太仆下面的小官,现在因为道路的重要性,这个官职的重要性水涨船高,然后在陈曦的建议下独立了出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