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九十九章 两害相权

    要是之前张辽,高顺他们的精锐本部还在主基地的时候,司马懿带着这些兵力离开,贵霜杀来也就罢了。

    毕竟张辽和高顺两人手上的狼骑也不是说笑的,放在中原那都属于最顶级的精锐,哪怕数量偏少,结合葱岭的地形带领新兵进行防御作战还是毫无问题了,毕竟诸葛亮也不是什么水货。

    可现在的问题是高顺带着狼骑最核心的本部精锐回中原了,只剩下张辽一人,新生的狼骑虽说在这段时间的训练下进入了正轨,可要说形成战斗力……

    醒醒吧,别说比拼之前那种足以在战场上随意学会各种技巧战术的顶级狼骑精锐,哪怕就是之前跟着张辽从并州刚迁过来时的那些可以和双天赋精锐打的有来有往的狼骑也不是新生的狼骑所能企及的。

    现在才训练出来的这些狼骑,最多算是士气高昂,掌握了狼骑最基础的作战要素,对于狼骑这个兵种有了了解的新生精锐,要变成新的狼骑,还需要训练,训练,战争,战争,战争,才能达到。

    在这之前,哪怕这些新生的精锐有张辽率领,也不足以应对可能出现的贵霜北部精锐,毕竟不管怎么说,贵霜北部还是具有一些相当强大的精锐军团,准确的说,贵霜除了流氓军团和刹帝利武士军团这两个精锐军团,其他真正意义上的精锐军团都地处贵霜北部。

    至于说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高顺跑回去了,实际上是赵云带来的通知,让高顺回来之后就带着陷阵营去参加神乡第二批次内气强化。

    然而这一次参战狼骑损失惨重,剩下的全是怪物,要是高顺一回来就跑了,怕是这些狼骑新兵连训练样本都没有了,毕竟狼骑打到这种程度,就差将建制打没了,要是这些人直接会中原,没了建制的狼骑靠什么训练?靠天吗?

    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高顺只能先行延期,结果一拖就拖到几天前,才算是让新生的狼骑走上了轨道。

    之后赵云为了避免邺城的华雄以及神铁骑本部久等,就赶紧让高顺上路了,当然高顺寻思了两下,觉得这种好事不多,于是正直的高顺将所有的三天赋狼骑全部带走了。

    也即是说之前参与了对罗马战争,并且活着回来的狼骑全部被高顺带回去混神乡强化去了,本来连李傕那些达到三天赋的铁骑也要拉去强化,不过李傕拒绝了这一提议。

    对于三天赋铁骑来说参与战争,保证血气之勇,比神乡强化更为有效,赵云略一思忖,可能也是觉得数量有些太多,也就没有再劝。

    不过李傕将段煨他们打发回去混神乡强化了,用李傕的话来说就是,华雄的好意兄弟们心领了,现在兄弟们的实力已经恢复过来了,自己能照顾自己的,而且我们感觉没有了军魂的照应我们应该能变得更强,总之吧啦吧啦了一通之后,将段煨等人打发了回去。

    实际上赵云也有通知了李傕,郭汜,樊稠三人去神乡,华雄当初要的几个特殊名额之中本身就有这三个家伙的份额。

    说实在具有军团天赋的三人不需要什么特殊强化,本身具有在战场上击杀内气离体武将能力的三人,强化的意义更多是提高战场生存力,从炼气成罡顶峰提升到内气离体中段,对于其率领的西凉铁骑及其辅助军团来说,总体战斗力的提升基本看不到多少。

    至于现在的高顺,还正在从西域往回赶,甚至还没有踏上曹操正在修筑的西域通道,估摸着抵达邺城那边,还需要不少的时间。

    顺带一提,段煨因为被李傕打发回去了,在路上不由得寻思着要不要去张绣那里将华雄送给张绣的亲卫接走,也送去神乡强化一波,之后再送过来,也不多就二百人,而且也确实是神铁骑的本部。

    邺城这边一直在加练的华雄也有些烦躁,有心要走,但是也不得不先等高顺到来,然后组团去东莱,乘太史慈的船前往神乡。

    刘备这边早就安排好了,第二批次就送军魂军团过去,将军魂军团的基础素质拉高到一定程度,配合上军魂这个放大器,战斗力可谓是成倍增长,正因此,华雄虽说内心烦躁也不得不等高顺到来

    毕竟,高顺不能赶过来,华雄就算是过去了,也只能在东莱港口等着,毕竟神乡这玩意,太史慈也算是看出来,貌似也不是无限制玩的,不过好在自己的权限够高,卡准时间,分批次,还是能可持续发展的,当然像李条那种有多远滚多远,上黑名单了!

    太史慈原本以为李条临走掠夺了十份等同于内气离体高手的精纯内气对于神乡并没有什么影响,只要李条滚的远远的,神乡也就没有办法了,结果现实和太史慈估计的出入之大,差点让太史慈脸肿起来。

    李条靠着自己的本事强行带走了十份内气,而神乡在回收了四五份之后,李条就跑出了神乡的统治范围,这时的神乡确实没有什么办法收回了,太史慈本以为也就只是看个乐子。

    结果回头太史慈就发现神乡赐予天地精气的质和量都有些下降,然后仔细思考之后太史慈就明白了,扶桑就这么点人啊,按照中原这边差不多一百万人出一到两个内气离体强者,扶桑也就顶死三个……

    哪怕是有神乡将所有人的内气聚集起来,按照这个比率,扶桑神乡也就那么个程度了,被李条掠夺了五六份等同于内气离体高手的精纯内气,神乡不元气大伤才怪。

    因而等太史慈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就将李条纳入不欢迎人群的黑名单,至于上次跑路的时候说等这波吸收完毕,还要过来求祝福什么的,太史慈表示自己要打人了,李条禁止入内,神乡不接受李条!

    现在的太史慈死死地把握住可持续发展得纲要,坚决不进行破坏性开发,只进行周期性收割,当然偶尔给水军走个后门什么还是可以的,但是大规模的胡搞,哪怕是华雄也不能开这个口子,所以只能等高顺这个家伙来了。

    好在华雄和高顺再怎么说也有北疆一统战斗的袍泽之谊,因而就算是华雄有一肚子的气,看在一同扛过枪的友谊,也能继续埋头训练。

    只不过两大军魂军团的离开,让葱岭前沿基地的防御力大幅度下滑,就算是有高览安排在这里进行训练的士卒,整体实力也有些单薄,以至于在面对贵霜北部可能存在的敌军有些力不从心。

    “这一方面你大可放心,贵霜那边短时间不会出兵这里的,他们的心思主要会放在南边。”诸葛亮淡然的说道。

    “这可不是你的心态,你不应该是求稳吗?”司马懿不解的看着诸葛亮询问道,诸葛亮一贯做事不都是在求稳吗?

    “益州只可能赢和焦灼,不可能大败,而只要不是大败,能稳住,北方就不可能从我们这个方向出兵。”诸葛亮平淡的说道。

    司马懿低头略一思忖,便明白了这是为什么,贵霜南部在和汉军交手的时候,贵霜北部贵族本身就不可能再次试探汉军的前沿基地,毕竟在之前拂沃德已经做过了这种事情。

    既然不可能试探,那么要下手必然是起大军,以扫平汉室建立在葱岭的前沿基地为核心进行作战

    然而这对于现在的贵霜北部来说毫无可能,他们现在的心思绝对是放在贵霜南部和汉军的战斗上,绝对没有开辟第二战场的想法。

    要让贵霜北部升起攻打葱岭这一想法的可能只有一种,那就是贵霜南部大胜,踩了贵霜北部贵族的脸上位了。

    换句话来说,贵霜北部贵族从北方出兵的唯一可能就是汉军大败,然后贵霜南部甩了贵霜北部一脸,北方贵族愤怒之余,为了证明自己才会给现在葱岭这个方位出兵。

    然而益州就算是大汉十三州之中倒着数的,实力也不是说笑的,更重要的是和司马懿不同,诸葛亮可是见过益州那群人的,士卒也就不说了,将帅,参谋,以诸葛亮的感官来说并不弱。

    尤其是严颜的军团天赋,只要做好应对,拉长贵霜补给线的情况下,稳住战局对于益州来说基本没有什么难度,毕竟严颜作为沙场宿将,败于孙策,庞统之手,也应该知道自己天赋的弱点在那里,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有心理准备,输也输不到哪里去。

    更何况已经连战连胜一年多了,士气大盛之下,只要益州参谋能稳住自己的心态,拉长贵霜的补给线,拖都能拖到贵霜北部嘲讽贵霜南部,进而引起贵霜内战!

    基于这种判断,诸葛亮根本不觉得现在葱岭有什么安全问题,说个实在的,结合陈家,荀家,司马家从贵霜送过来的大量资料,开启精神天赋分析的诸葛亮就一个感觉,贵霜根本就是在火山口上。

    更重要是这个火山是个活火山,而且即将爆发,以诸葛亮仔细推演的结果看来,贵霜和汉室这一战大不了多久,就会因为南北部的冲突引发国内乱局,汉室每拖一天,贵霜距离内乱就接近一天。

    因而蹲在葱岭的诸葛亮根本没有一丁点的压力,反倒饶有兴趣的等着贵霜自爆,说起来诸葛亮对于北部贵霜现在升起了很多的兴趣。

    以诸葛亮的眼力自然能看到北部贵霜内部的重重矛盾,但是这重重矛盾之下,北部贵霜居然还能团结在一起面对南方,这又怎么可能不让诸葛亮心生兴趣。

    “哼,你就自信吧,小心一个不留神,估计出错了。”司马懿略有些泛酸的说道,诸葛亮比他看的更远了。

    “没关系的,曹司空既然能将庞将军,徐将军,曹将军派遣过来,那么我估摸着孙将军让曹公转交过来补充给仲谋的兵力也应该快到了,毕竟这对于曹司空是个好机会,光明正大转移兵力的机会。”诸葛亮浑然不在乎的说道。

    “哼,你就这么确定孙仲谋会留在葱岭这里?”司马懿没好气地说道,其实他很清楚,以孙权的情况有极大的可能会留在葱岭,因为相比于罗马和安息的战场,这边相对更安全一些。

    面对司马懿这种话,诸葛亮根本懒得搭理,孙权是什么情况,其实所有人都知道,那家伙哪怕是经历了这么多的战争,到现在对于参战还是不具备什么积极性。

    也许有些人天生就不太适合战争,这一方面诸葛亮也不太好说什么,因而按照诸葛亮的估计,现在就剩千多人的孙权,只要没被人忽悠,应该是不会选择前去参与罗马和安息的战争。

    上一次的大战,确实将孙权吓的够呛了,现在怕是要缓缓了。

    然而很不幸,诸葛亮也不是所言必中,孙权确实是不想参与战争,但是他查阅了情报之后,深觉葱岭这个地方比前线还危险,大军都被人带走了,留一个空架子,万一贵霜打上来了,那不就死了吗?

    因而孙权在得知李傕,曹真,魏延,以及曹军的援军要出兵的消息之后,含着泪将自己麾下的兵力整肃了起来,跟着其他人一起出兵了,毕竟前线再危险也有一群能力极其强横之辈在支撑,不至于崩盘。

    后方的葱岭基地没有了这群人,就一个诸葛亮,说实话,孙权虽说也知道诸葛亮挺凶的,但是相比于去了前线的那群人,就一个诸葛亮坐镇,孙权觉得还是实在是无法让人安心。

    因而孙权含着泪上了前线,没什么说的,两害相权,选其轻,也算是一种很正常的思维模式。

    面对这一幕,诸葛亮表示自己除了笑笑已经不知道该浮现什么表情了,不过孙权的思维模式,诸葛亮稍微想想也就能明白过来,所以只能尴尬的送这群人离开。

    至于孙权所谓的危险,其实葱岭还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