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九十八章 兵戈再起

    “我去捡个便宜而已,毕竟安息内部好不容易埋入了一些我们的人,说来那个黑袍巫祝的身份你查到了没有。”审配看着荀谌询问道。

    审配虽说是疑问句,但口气已经有些笃定了,很明显,不管是荀谌有没有确定,审配这边基本已经有了几分把握。

    “我将当前安息发生的事情收拢了起来,这种程度的智者,中原能对应上的人不多,要么是那种下狠心连自己都不当人的家伙,要么就是李儒那种将狠辣纳入自身本能的家伙。”荀谌缓缓的开口说道。

    “前者吗?”审配扭头看着荀谌询问道,当即仔细翻阅自己的记忆,和自己当初的猜测进行匹配很快得出了答案,可哪怕是有心理准备,面色也不由得带上了淡淡的吃惊,“他不是死了吗?”

    “没有人见过他的尸体,更何况精神量本身能操控暗流,再说所有人都知道当年三刘分袁是谁开启的,当年在荆州的文武除了提前倒向孙伯符的,可都是被刘玄德接手了,而荆襄最狠的那位说是死了的话有可能,但同样没死也有可能。”荀谌虚敲着几案说道。

    “我回头和他接触一下,他在某些方面可能比我们更强。”审配按着眉心说道,蒯越的天地棋盘在不少时候会比荀谌这些人更强,作为一个棋局之中的局外人,他拥有更清楚的视野。

    “你是说……”荀谌看着审配说道。

    “应该是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了,还有一个问题在于,他可能并没有加入刘玄德麾下,甚至刘玄德都不知道这个人的存在,当年荆襄发生的事情对于刘玄德来说太恶劣了。”审配缓缓地开口说道。

    “这一点倒是有可能,那你试试吧,看看能不能将之拉入我们这边,我现在有些担心,他在中原都那么干了,在安息的话,会不会更肆无忌惮,他和我们不一样,他已经突破了最后那层底线。”荀谌略微头疼的说道。

    像蒯越这种怪物级别的谋臣谋划了接近一年的战场,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手段,连荀谌和审配都不能保证,他们双方大致都在一个级别,但蒯越在中原都刷破了底线,谁能知道,这家伙能搞成什么样?

    到了他们这种级别,双方智力层次上已经不具有明显的碾压差距,审配,荀谌,蒯越基本都在一个级别。

    问题在于蒯越具备跳出棋局去观看局势的能力,更重要的是一点在于蒯越和审配两人有极大的不同,也即是审配和荀谌至今为止没刷破底线,而蒯越已经刷破了人类道德的底线。

    越禁忌的玩意儿,越具备强大的杀伤力,而对于智者来说,束缚的越少,所能发挥的上限就会越可怕,而很不幸蒯越已经刷破了底线。

    现在想想的话,以蒯越所具备的精神天赋,足以跳出棋局去看待一切的天赋,在那种天赋之下,怎么可能去为了刘表赴死?他自身的能力又怎么可能看不穿自己的价值,跳出棋局去看待万事万物,所有的弃子为的其实只是最后的利益,而赴死,可是一点都不符合利益。

    从这一点看的话,蒯越没有死在长江之中也不是没有可能,或者说是常态的蒯越也许会为刘表去赴死,但精神天赋之下用棋手的眼光去看待局势的蒯越并不会为了刘表赴死。

    同理,既然谋臣到了蒯越、审配这个层次之后基本不存在所谓的智力差距了,只有专业性和发挥的高低,最多因为各自的心性,偏向,思维缜密程度,思维模式等问题,发挥出不同程度的水准。

    也即是,大体而言,这些人其实都在一个级别,不可能出现碾压的可能,当然也会出现一些克制,结果意外被打爆什么的。

    毕竟孙武都有失手的时候,虽说孙武在失手之前就知道这波必输了,但是拉不住阖闾,输了就是输了。

    哪怕对手也是一波大佬,但要说不计算外带因素,纯智力让孙武输到连主公阖闾都中箭,让敌方打出碾压局什么的,说笑呢那是!

    以此判断为基准,假设那个黑衣巫师是蒯越,那不用说了,哪怕是被贾诩拉住了,贾诩也不可能将之完全控制住。

    这种级别的谋臣,就算是放在眼皮底下都未必能看住,放出来,那基本就跟放生一个套路。

    这种人放出来,你根本就管不了,尤其是蒯越这种还能跳出棋局,以局外人的角度去观察,贾文和哪怕是可以算作是天下前五,要远程遥控蒯越这种程度的怪物,想多了!

    那么以荀谌等人的头脑瞬间就能反推过来,蒯越这种怪物,出现在这里,必然有自己主动的理由,至于说是贾文和派遣什么的,省省吧,智者将愚者耍的团团转还行。

    要说贾文和能将蒯越当做提线木偶,大概也就是发梦的时候了,当前这种情况与其说是贾文和的派遣,还不如说是蒯越自己的想法。

    “我要是没回来,去了安息,到时候会和他接触的,对于他们来说,我们是个不错的选择,而且他既然来到了这里,那么必然有自己的奢求。”审配很自然的说道,随后转身摆了摆手准备离开。

    荀谌则是默默的点头,没有多言一句话,他很清楚,审配如果不回来意味着什么。

    “希望年底的时候,能见到你回来。”眼见审配迈步即将走出去的时候,荀谌终于开口了。

    “承蒙吉言。”审配平静的说道,对于他来说如果不能解决自己的问题,那么接下来他会选择战死战场,给袁家博一个机缘,卧榻之上等待死亡来临,这不是审配想要的人生。

    相比于思召城那一抹消不去的哀意,葱岭主基地这边氛围好了很多,迁徙过来的羌人,已经在陈家荀家小辈的指挥下划分好了草场,开始蓄养牛马,葱岭这边也开始摇摇摆摆的朝着正轨迈进。

    驻扎在这里的武将也逐渐完成了自身兵力的整合,以及候补兵力的填充,诸如李傕这等战争犯已经准备再次迈向罗马和安息的战场。

    “我打算去参与安息和罗马的战争。”李傕在补充完兵力,强化突击训练结束,让新来的铁骑勉强跟上那些精锐老兵之后,终于向诸葛亮开口请示了。

    “安息不可能赢得。”诸葛亮并没有说什么劝解的话,只是将事实摆出来,当然诸葛亮也知道这是最后的磨练机会。

    “我知道,而且不仅仅是我,包括麾下的士卒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铁骑需要战争,没有足够的战争,是没办法达到当前这个程度的。”李傕点了点头,像是解释,也像是平静的叙述。

    “我跟他们一起去。”面对诸葛亮的沉默,一旁收拾收拾了几案上公文的司马懿突然开口说道。

    诸葛亮上下扫视了一下司马懿缓缓的开口说道,“将曹公的兵力,配置,还有人员给我一份,至少让我安心一下,仅仅以我们当前的兵力不够,嗯,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去这件事。”

    司马懿有些不太高兴,但还是将一封信递给了诸葛亮,至于后面的话,他也就是听听,他还真想镇压了诸葛亮,自己当葱岭主基地的头领,而作为头领的第一步就是先握住兵权。

    “庞将军,徐将军,曹将军,这个配置倒是没什么问题,兵种也没什么,参谋呢?”诸葛亮看完兵力配置侧头询问了一句,对于司马懿的想法,诸葛亮也有几分感觉,不过,诸葛亮还真没将之放在心上。

    兵权很重要,但坐镇后方同样重要,司马懿愿意去前方冲锋陷阵,诸葛亮不仅不会介意,还会司马懿将魏延和管亥也带去前线试试。

    “不知道,不过肯定是有的,我估计按照现在这个情况,还有曹公的行事作风,十有八九都是毛孝先。”司马懿也不打算在这一方面掩饰,直言不讳的说道。

    “那你就去吧,将魏将军和管将军也带过去。”诸葛亮略一思忖就明白了为何是毛玠,默默地点头,认同了司马懿的判断。

    “要是这样的话,那这里的正卒就剩下高览高将军的部分兵力和赵将军了,而且没猜错的话,赵将军在不久之后也就应该要离开了。”司马懿皱眉看着诸葛亮说道。

    葱岭主基地代表的是汉室的前沿堡垒,但同样也代表着前方征伐者的后勤大基地,以司马懿现在了解到的情况,或者直接是前方送回来的准确情报看来,贵霜对于汉室也可谓是虎视眈眈。

    这边将主力抽走,葱岭这个前沿堡垒就有可能遭遇贵霜的袭击,尤其是贵霜南部已经明确和汉室发生了摩擦,在这种情况下,贵霜北部袭击葱岭主基地也不是不可能事件。

    一旦这里遭遇到了袭击,且未能成功守住,那么前往安息的汉军怕是没希望撤回来,毕竟后方被偷家,加之安息基本没有胜利的可能,到时候缺乏后勤的司马懿怕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