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九十七章 一个声音

    陈荀两家的本质其实还是靠着自家支撑自家,而袁家从一开始就是大量制造中坚,大量抱团,尽可能多的找人一起朝着一个方向发力,让老袁家得以获利,然后大力反补身后其他家族,让跟着他的人逐渐壮大,将他们老袁家扛的更稳。

    所谓门生故吏遍布四海,就是这么一个道理,这就是老袁家反补的结果,而袁随现在告知袁谭的东西就是让袁谭模拟这一过程,以另外一种方式让其他家族共举袁家。

    虽说其中肯定有一些世家不想跟着袁家干,但是上了贼船就别想下去了,到时候用利益堵住你的嘴,这些人又能说多少,一个家族一个声音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在利益足够的情况下,世家为了某种决定分家也不是说笑的事情。

    袁谭沉默,他不想这么干,他只是想建设一个属于袁家的封国,要是这么借助世家的力量,虽然崛起的很快,但最后怕又是光武帝立后汉的那么一个情况,被掣肘的无以复加,以至于埋下汉末的祸根。

    “你想建立一个袁家独立的封国?”袁随看了袁谭一眼,像他这种已经算是阅尽人生的老人家,瞬间就知道了袁谭的想法。

    “嗯!”袁谭铿锵有力的说道。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袁随扶额无语的说道,“要是建立一个纯粹袁家的封国,你就等着被打吧。”

    “呃……”袁谭一愣,随后就在袁随的提点下反应了过来,他只是没往这一方面想,袁随开口之后他也反应了过来,一个完全属于袁家的人口大约在五百万,手握东欧平原的封国,高筑墙,广积粮,需要几代人就能和现在的帝国媲美?一代,还是两代?

    那可是东欧平原,世界第二大平原,未来支撑苏联的核心工农业区,不缺乏任何矿产,仅仅一个伏尔加河流域,就具备数百万公顷的沃土,足以养育两千万左右的人口!

    “所以不会有这种好事的,就算我们不主动掺沙子,也要被其他人掺沙子,与其这样,还不如我们自己主动点,至少这样我们也能控制住局面,虽说我们没有反扑的想法,但一个国家只有一个声音太强了。”袁随带着萧索看着袁谭,袁谭点头。

    “后汉和前汉相比,后汉并非是没有达到过鼎盛,但后汉的整体来讲一直不如前汉,显思你应该也清楚是为什么吧。”袁随转移了一下话题,引导袁谭自己去思考。

    “嗯,因为我们在扯后腿。”袁谭颇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事实后汉在资本不逊色前汉的情况下,未能达到前汉那种声威,说的简单点就一条——世家在捣乱。

    “就是这样啊,鼎盛时期的明章二帝就资本而言并不逊色先汉的昭宣,但是……”袁随带着轻笑看着袁谭说道,其意不言而喻。

    “嗯,我们在扯后腿,或者说是世家在争权夺利,以至于不能竭尽全力。”袁谭点了点头说道,他已经明白了袁随的意思。

    “一个国家只有一个声音非常可怕,不管是对外,还是对内都会非常可怕,这样的国家,在具备同样资源的情况下,会比扯皮的国家强数倍!”袁随看着袁谭无比的郑重。

    “所以我不能建立一个只有袁家一个声音的封国是吗?”袁谭失落的声音之中带着无奈说道,“只要这个封国只有我们袁家一个声音,那么我们就是众矢之的?”

    “就是如此。”袁随点头,他不知道袁谭现在到底有多少手牌,但是他必须要将他们袁家做出来的判断说给袁谭,毕竟这关乎袁家的未来,这时列土封疆,是机缘,但也是祸根。

    到现在最顶级的几个世家基本都已经琢磨过来了,也都明白,东北这边开荒相当于是在给陈曦白干活,但是以他们的头脑也知道,这活不得不干,而且干的越利索越好,舍了这土地去拼一个列土封疆的未来,世家并不缺少这个胆量。

    以前是没机会,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去选择土地和知识,而现在能更进一步去选择国土和人口资源,那么土地这种珍贵的资源,也就成为了并非不是不可以舍弃的东西。

    就算这里面有很大的赌博成分,各大世家也愿意去博一把,毕竟过了这个时代,下一次能不能等到真就是个问题了。

    毕竟从大一统和郡县制度建立之后,分封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了,从秦灭六国到现在已经四百余年了,好不容有了一个口子,能立于国外,列土封疆,哪怕是其中危险不少,世家也愿意赌一把,错过了这一次,不知道下一个四百年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因而,所有有心的世家现在都在查阅相关的资料,建立封国从来不是一家两家就能完成的时期,那基本都是一大群人在一代乃至数代之间才能完成的东西。

    “有些事情我们不能做的,就算是未来诸夏必然会有乱局,我们现在也不能乱,甚至下一次动乱,也不能由我们开启。”袁随看着袁谭告诫道,袁谭点头。

    汉末的动乱算是袁家拉开的,虽说为此袁家也惹到了不轻的麻烦,但是相比于现在的情况,袁家并不亏,不过作为交换的话,袁家八成也和陈家,司马家一样上了黑名单。

    “显思,记住我给你说的话,低调发展,尊王攘夷,诸夏一体。”袁随看着袁谭说道,而袁谭莫名的面皮抽搐,总觉得突然他们家画风变了,而且和之前的画风也不同了。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袁随看着袁谭的神色,也知道袁谭怎么想的,随口问了一句,袁谭不言,但是神色已经说明了态度。

    “笨,木秀于林风必吹之,我们已经一步先,步步先了,现在要做的就是低调,听着中原的指挥棒,他们说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只要有人摸诸夏的藩国,国家来不及,你能来得及,你就上。”袁随看起来对于袁谭的愚笨有些理解了。

    “但这些跟你之前说的完全不是一个东西啊,之前说的是怎么坑其他世家……”袁谭没好气的说道,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袁随打断了。

    “这是一体两面的同一东西,一个对内,一个对外。”袁随摇了摇头说道,“你只需要记住低调发展,听汉室指挥,保证诸夏一体,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其他封国,而且不去搞事就可以了。”

    “放心,我不会和汉室对上的。”袁谭摆了摆手说道,准备离开,袁随则是看着袁谭的背影叹了口气,有些时候不是你想不想,而是你有没有这个能力做到这个事情。

    这个时代汉室能忍受你袁谭,不代表以后能忍受,只要你具备这个能力,你哪怕是没有这个想法,你都必须要面对。

    【对抗,平衡,妥协,这就是未来封国不得不面对的局面,袁家是第一个封国,恐怕也是第一个要面对这些的封国,政治毕竟是相互妥协的结果,而妥协必须要要有力量的支持,否则只能是一味地让步,最后避无可避。】袁随看着袁谭暗自感慨。

    【但愿我袁家不要成为春秋的郑国啊。】袁随,袁达,袁陶三人对视一眼,默默地祈祷,有些事情真的是很难预料到未来的走向。

    袁谭驾马离去,颜朴,文箕也都上马追随而去,袁家三位老前辈则站在原地目送袁谭等人离开,下一次袁家大概会迁走吧,留在中原怕是只有一个祖宅,祖庙,祠堂,以及少量看护祖地的袁家人。

    “颜文两位将军的后裔成就了内气离体吗?”袁谭离开之后,袁达看着自己的两兄弟询问道,没记错的话,之前貌似还是练气成罡巅峰,现在那种举手抬足之间的威势,没错了,内气离体。

    “嗯,神修内气离体。”袁陶开口说道,“都散了吧,开始将准备好的人口转运到西域以西吧,不管怎么说,哪怕不能一个声音,我袁家也要占据绝对优势。”

    “我们本身就是世家,所以我们最懂世家。”袁随闻言点了点头,扭身离开,“人口的缺口还是大的惊人,不知道在大动静开始之前,我们袁家能转移走多少人口。”

    “尽可能转移吧,汉中这个地方挺不错的,从这边转移比较好。”袁陶随口回答道,也跟着离开了,袁谭目标之中的两百万人口,还差的很远呢,“更何况从汉中下手,也算是符合所有人的利益,再说张鲁不是一直没有什么动静吗?”

    “这些问题不大,问题大的在怎么运过过去,总不能送过去一批,直接没了一批吧。”袁达没好气的说道。

    “陈子川那边应该是默认了,和曹孟德通通气吧,走他现在正在修的那条通往西域的道路,将地图一并送给显思,让他派人去接吧,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我们也别说什么了!”袁随思虑了一二,还是决定按照之前的规划进行。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