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九十六章 欠钱的是大爷

    与此同时,袁谭则是一脸哀痛的看着两柄扎在坟前的神兵,这是他父亲袁绍送给麾下最忠心,最强大的两名上将的武器,同样两人也伴随着那一战结束了传说,不过,文颜并未辜负他父亲的馈赠。

    颜朴和文箕几乎同时抓住了各自父亲的武器,血脉的相连,意志的相通,颜朴看到自己父亲拿着这柄刀和关羽一次次的争锋,以及最后的落败,文箕则是看到了文丑和关羽的最后一战,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东西,就是战,血战,死战,就是死,也要贯彻的信念!

    “战吗?”文箕松开浑铁点钢枪,神兵上最后的辉光散去,而文箕的气势则像是终于找到了宣泄口一样,疯狂的攀升,直到一口气撞在了神破界的大门上,那浩荡的气势才停滞了下来,积累不够了!

    “原来是这样吗?”颜朴缓缓地放下刀,气势一路上涨,直奔神修内气离体大圆满而去,浩浩荡荡,神破界之前的道路对于他来说已经彻底成了坦途,很快就能抵达。

    伴随着颜朴和文箕的爆发,袁谭不自然的闪避到了数百米之外,伴随着两人身上的威势越来越重,以至于天象都开始发生了变化。

    甚至在文箕一口气冲到内气离体极致,猛地跨出一步踢在神破界的大门上的时候,文箕的气势看起来就像是要凝聚成柱,贯穿天穹了。

    然而哪怕是文箕和颜朴有着不亚于孙策,马超,关平的资质,并且因为背负着远比马超等人沉重的重担,以至于比他们更加努力,但想要一步登天登上破界级那真就是想多了。

    想要在实力没达到极其深厚的程度达到破界级,要么有马超这种机缘,一个爆发,跨过了临界点,要么就磨吧,达到极深层次之后,等待着最后的那一爆。

    以文箕的资质,如果有李条的积累,说不得今天就能一步登天,然而文箕除了意志达标了,内气,身体,哪怕是经过了残酷的打磨,距离迈出那一步也有非常遥远的距离。

    能在练气成罡突破的瞬间,一脚踢在神破界的大门上,只能说文箕这个弹簧已经爆到了某个最高点,但这并不是文箕本身具备的能力,只是凭借着这一口气敲响了神破界的大门。

    不过毕竟只是一时的爆发,很快就回落了回来,但终归还是抵达了神修内气离体极致的实力。

    哪怕这里面有很多掺水的地方,但迈出了这一步,只要意志能跟得上,最多半年就能彻底稳在内气离体极致的水平上。

    至于颜朴,爆发的并没有文箕那么狠,但对于绝大多数内气离体的武将来说,也是相当可怕的素质了,更重要是在大夏龙雀刀灌注的意志中,颜朴看到了所有他父亲和关羽的战斗。

    也因此颜朴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父亲的强大,然而关羽是真正的略胜一筹,也许就那么一丝丝的差距,但是在决战的时候,却使得颜良一招败北。

    颜朴和文箕缓缓地收拢着自己的力量,两柄神兵上的意志逐渐的消退,变成了普通的武器,等到颜朴和文箕再次睁眼的时候,两人都看到了对方那满面的泪水。

    缓缓地跪下,叩首,两人都没有多说一句话,缓缓地按照着曾经的祭拜顺序将祭礼做完,而袁谭则是在远处默默地等待着两人。

    “走吧,文伯,子甫。”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应该为颜朴和文箕晋升而惊喜的袁谭,并没有任何的惊喜之色,实际上在看到那两柄武器的时候,袁谭就有了这种感觉。

    “嗯,我们回思召城!”颜朴和文箕对视了一眼之后无比郑重的说道,很明显他们已经做好了不再回来的准备。

    “走吧!”袁谭策马朝着北方奔去,颜朴和文箕策马跟上,一路赶回东北,汝南袁家发动所有的力量给于袁谭准备的第一批物资人口就在那里,他们也到了该上路的时候了。

    “居然真聚拢了这么多工匠。”袁谭回来的时候看着叔祖袁陶递给他的花名册,不由得有些吃惊,老袁家的底蕴果然不是吹的。

    “要还的,这是跟其他家族借的,甚至我还以袁家的脸面从关西和关东世家借了不少的匠人。”袁达没好气的说道,“记住到时候这些都是要还的,不论如何都要还的!”

    “……”袁谭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叔祖,总觉得对方是话里有话,这话有些像是是在暗示袁谭拿了就跑,别想还这些事情。

    “笨,欠钱的才是大爷,借的多了,还不了,到时候直接将他们拉上船,只要你的船做的够大,能让人看上眼,又觉得舍弃那些借给我们的东西不值得,那就能拉上船,扩大势力。”袁随眼见袁谭一脸懵懂,颇为无奈的传音给袁谭,这傻孩子怎么就不开窍呢,还什么还?

    袁谭目瞪口呆,你确定这样做别人不会打你吗?

    可能也是看到了袁谭的神色,袁随冷笑了两下,“你懂个屁,这么说吧,我们将某个家族大半个家底借走了,说好到时候给他还,但是到了那个时间段我们也很紧张,没办法给他还,只能拖着了是吧,毕竟我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可能不给还,肯定会给安抚。”

    袁谭面皮抽搐的听着自己叔祖的讲解,“你说他们在拿不走借的东西的时候,剩下来的本钱投其他人的话,根本不够折腾,而你搞的又不算差,并非是没资本,只是抽出来就要翻脸,你觉得这个时候那些家族是眼看着其他家族开始发展,他们默默等待你还钱,还是?”

    袁谭缓缓地侧头看着袁随,这还用说,只要脑子还在,知道这个时候不投资本,搞不好这辈子都追不上其他人,投资产,投别的人,不够折腾,那么只能投袁谭了,至少袁谭也是一个不错的产业啊。

    “所以到时候拿捏好身份,你拖得起,他们拖不起,只要表现好,迟早将他们拖成自己人,有些东西一直攥在手上只能随着整体的壮大,而导致比率缩小,所以别怕给别人还,借的少的时候你是孙子,借的多了,盘做的大了,你就是大爷!”袁随无比正式的告诫道。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吃入各种资源,先将你壮大起来,至于还不还,那是未来的事情,了不起未来实在还不起了,早做打算,将核心势力直接转移,卷土重来,之后各种垃圾转手,相信我,这一过程之中,很多势力已经被逼死了,没心思找你麻烦了。”袁随的双眼带着某种蔑视淡然的说道。

    袁谭这波真的是吓住了,这么干的话,会坑死不少人吧。

    “别担心,死不了的,显思,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荀家陈家那么厚的根基一直被我们家压得死死的,他们两家人才辈出,荀氏八龙,陈家三君,一代比一代能干,但是他们连着这么多代了也没干翻我们袁家。”可能也是看到袁谭的眼神,袁随带着骄傲说道。

    “好像,还真是。”袁谭想了想不由得点了点头。

    陈家和荀家本身就是家大业大,加之能人辈出,确实是鼎盛豪门,但要说压住老袁家,貌似还差点,就算这一代多了一个陈子川横绝一世,可也最多说是袁家暂避锋芒,真要说伤害,袁家从汉末到现在不仅没变弱,还变强了!

    “我们家的根基没在上层,我们家基本没出过那种横绝一世的人物,这么说吧,不要说陈子川那种怪物,退而求其次,荀文若,荀慈明,陈长文这种我们家都没有出过。”袁随无所谓的说道,“承认他们很厉害,但是这样的强大,只能是一时的,家族不是一个人的。”

    袁谭默默地点头,仔细倾听袁随的讲解。

    “我们家族的根基在中层,不是指我们的人在中层,我们袁家的门生故吏遍布所有世家体系当中,也遍布在所有中层官职之中。”袁随感叹的说道,“所以你不用担心这种做法会将他们逼走,只要你表现在水平以上,他们必然选择你。”

    “因为智者不能背弃他们的基础,或者说,这个世界本身是由普通的庸碌大众组成的吗?”袁谭默默地询问道。

    “对,他们确实很优秀,但在那种局势下,一两个智者的决定影响不了局势的,只要你表现的还在水平线上,他们必然选择你这个借了他们资本的大爷,因为除你之外,他们别无选择,更何况你还是个不错的选择。”袁随点了点头说道。

    “准确的说,与其是说是租借这些东西,还不如说是给他们一个提前的心理准备?”袁谭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袁随说道,“他们本身就是潜在的盟友,租借只是让他们做好准备?”

    “是的,确实是如此,不过显思你记住,毕竟这是分封,很危险,如果遇到了难以抵挡的敌人,失去了一切,果断重起炉灶,老袁家给你的底子就是让你来折腾的,这些没有你重要,这一代,我们没有选择了,只能将一切压在你身上了。”袁随无比郑重的告诫道。

    袁谭现在确实当得起优秀了,但出国建立封地这种事情到底有多危险,袁随在史书上看的太多了,先贤筚路蓝缕,从蛮荒建国可不是笑话,这里面不确定因素太多了。

    “放心吧,叔祖,您的侄孙比您想的要优秀的太多了。”袁谭心中一暖,虽说对于袁随那种有些丧心病狂的做法有些看不惯,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欠钱的是大爷,这不是说笑的。

    不过袁谭不打算这么干,他的情况远远好过袁家的估计,只要工匠到位,将各种矿区挖开,那么袁谭迅速就能崛起!

    “叔祖,你的办法很好,不过到时候我肯定会还给他们的,我也就是现在需要这些,很快,就不需要了。”袁谭带着自矜和自傲说道。

    袁绍留下的底子,让袁谭不缺中层将领,而补充了两名真正意义上的猛将之后,老袁家的框架已经起来,配合上扎根在东欧平原的斯拉夫人,只要杜夔能彻底破解斯拉夫歌谣,那么袁谭和袁绍当年军势方面的差距真就只剩下一个锋头了。

    别人不清楚他有着怎么样的实力,但是袁谭自己最清楚不过了,他的根基远比其他人想的要厚很多,只是一时之间受制于形势不能发挥出来,外加自己不想变成春秋时期楚国那种倒霉孩子。

    “笨,你小子怎么这么不开窍,这些东西你能还,人口你能还吗?这么说吧,分封的话,所有的死物资都不值钱,只有人口才是最重要的资源,其他的东西你能还,人口你能还?”袁随见袁谭还不开窍,气的啊,这些东西就不是让你还的。

    “呃……”袁谭一愣,确实其他的都能还,就是人口不能还,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别的玩意没了可能还能撑住,没人了,那就成笑话了。

    “所以,记住,东西裹了之后,就别想着还了,不仅不要想着还,还要想着让别人将剩下的资本注入,你要记住一点,花别人的资本,赚自己的根基,才是最快捷,最有效的方式。”袁随无比郑重的说道,袁谭的眼角不由得抽搐了两下。

    “别不习惯,这种方式听着很糟糕,但是你记住啊,这种方式才是袁家的赖以长存的生活方式,陈家,荀家虽说代代能臣辈出,但只要我们袁家能稳住,他们最多是一时之盛。”袁随傲然的说道。

    实际上袁随现在给袁谭教的东西并不是在坑袁谭,是实打实的生存之法,只要真正掌握了这种生存方式,袁家就能一直延续下去。

    虽说袁随的讲述确实有些邪恶,但是这种邪恶只是过程,只要成功了,靠着所有人的力量成功了,让袁家有机会攫取到更多的资源,然后开始反补当初支持他的世家,那么就是有钱大家一起花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