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九十五章 苦心人,天不负

    “你不懂。”关羽平淡的看了看北方,然后策马离开,走的很快,很急,等关羽驾马离开几十里之后,突然驻马,其他人也紧跟着驻马,关羽侧头半眯着眼对关平说道,“平儿,遇到他们的时候别输了。”

    关羽说话间,北方遥遥传来了两道陌生,但是又有些令人压抑的神意志,以至于关平和周仓这等都达到内气离体圆满的好手都微微感觉到有些压抑,这是神修内气离体,而且程度深的有些可怕!

    整个中原真正神修的只有四个人,吕布,关羽,颜良,文丑,这四个人的实力有多强不用多表,但神修对于自身意志的要求也是最为可怕,以至于这个派别成了易学难精,多数将帅都将之作为辅修。

    然而这个时候北方遥遥传来的神意志,非常陌生,但同样非常的纯粹,这绝对不是辅修所能达到的程度,这是真正神修内气离体,一种非常强悍的生物,一种将意志转化为战斗力的生物。

    “居然靠着一时的爆发,直接一脚踢在神破界的大门上了吗?”关羽远望着北方,带着某种说不清是称赞,还是感慨的神色,随后看着看不出喜怒的对关平说道,“看来你还是需要相当多的操练。”

    关平一脸发木,但是却也猜到了北方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由得心中发寒,颜朴和文箕归来一事他也有听说,不过两个炼气成罡顶峰的家伙,关平还不放在心上,哪怕对方和自己一样早在数年前就是炼气成罡顶峰,然而跨不过那一步,那就是渣!

    可现在对方跨过去,而且从北方隐约传递过来的压力,还有关羽的话中足可知,两人之中绝对有一人靠着突破时的爆发,一脚蹬在了神破界的大门上,也即是说这几年那两人怕是疯了一般的在修炼吧。

    “父亲,你是说……”关平大骇,这地方距离那里已经几十里了,而他已经内气离体大圆满了,还隐隐感觉到压抑,这是说一突破便达到了内气离体极致?

    “看起来,颜良和文丑的子嗣不仅没废,还因为我的压力在这几年进行了疯狂磨炼。”关羽半睁着眼睛看着关平,“一步登天了!”

    “嘶!”关平、周仓、廖化等人尽皆倒吸了一口冷气。

    虽说曾听人说高顺一朝突破从练气成罡直接跳到内气离体大圆满,之后在几天之内便彻底掌握登顶内气离体极致,但是一朝觉悟,直接跳到内气离体极致,甚至踢在破界大门上这也太可怕了。

    “毕竟是神修,靠的不是身体和内气,靠的是意志,在无所寸进的情况下,不停歇的修炼了这么多年,心志,意志都足够了。”关羽一抖自己的紫色披风,策马离开。

    关平默然,自从登上内气离体之后,相比于曾经有进无退,定要砍出一条不同于父辈之道的自己,貌似差了很多。

    莫名的关平想到了陈曦当初笑言的一句话,有时候决定你极限的其实是你所背负的重量,当初的自己背负的东西无比沉重,步履艰难之间,却一日强过一日,以至于北疆的时候已经追上了马超,孙策,甚至能看到自己父亲的背影,现在的话……

    【父亲大概一方面不想让颜将军和文将军的后人沦落,一方面也是提醒我吧,只是父亲不善于表达这些吧,果然我也应该努力努力了。】关平暗自下定决心道。

    骑着卷毛赤兔往回奔跑的关羽依旧是面色冷漠,但也不由得有些吃惊,作为神破界,在刚刚他感知的非常清楚,两个人,一个神修内气离体大圆满,一个神修内气离体极致,直接一脚踢在了破界大门上,这种程度已经不是简单地努力了,还有相媲美的资质。

    哪怕关羽知道,这只是突破时的厚积薄发,炸上去的虚浮实力,但能抵达这一步,也足以说明,两人那极其可怕的积累,简单来说在资质相差无几的情况下,这俩人比关平多努力五分!

    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个情况,关平曾经没达到内气离体的时候努力的程度就连关羽都不知道该如何劝慰,成就内气离体之后,关羽虽然说是要多加操练关平,但实际上关平一直在努力,在进步,现在都逼近老一辈的平均水平,内气离体极致了!

    否则关平如果真偷懒,以关羽的为人,还不狂虐关平!只能说颜朴和文箕的努力,实在是超过了关羽的想象。

    关羽因为颜良文丑两人的忠义,还有对于自身实力的绝对自信,在得知颜朴,文箕归来中原,尚且还是练气成罡巅峰,派人仔细观察之后,发现两人确实努力的异常,只是欠缺一份机缘,不忍两人后裔蹉跎,关羽才特意将颜良和文丑用过的武器拿了出来。

    直接赠予这种事情关羽做不到,对方能不能接受也是一个问题,但是放到坟茔上,等待颜朴和文箕的到来还是能做到的。

    至于这么做,会不会给自己添麻烦,关羽根本不在乎,颜朴,文箕要报仇那就来,自己做这件事并不是没有准备,他只是不忍颜良和文丑的后人蹉跎一世。

    内气离体是一个坎,过不去,卡你一辈子并不是说笑的,而颜朴和文箕既然付出了足够让关羽承认的努力,那么,关羽不介意将那份应有的机缘给于他们。

    至于能不能突破,也都只有这一次机会,关羽仁至义尽。

    【有些错估了,原本以为颜朴和文箕努力有余,天赋不足,没想到只是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而已,这么一来,这两人倒是对平儿来说有些危险了。】关羽有些忧郁的想到,不过随后扫了一眼一脸坦然的关平,安心了很多。

    关羽倒是不在乎颜朴和文箕会有多强,达不到破界,对于关羽根本没有什么影响,哪怕是神修的意志通明是极其可怕的状态,但是除非两人真能达到颜良文丑死前的状态,否则面对关羽绝对是没有丝毫的胜率,神修,高过一层,对于同类型简直是碾压。

    【就是不知道,是两人之中哪一个,靠着爆发,直接撞在神破界的大门上了。】关羽略带好奇的想到,随后策马返回邺城。

    时间略略倒退,已经回到东北数个月的袁谭,在天气回暖,外加袁家已经将各种物资准备好之后,终于决定回思召城了,中原不是袁谭久呆的地方,思召城才是袁家以后的根基。

    靠着袁家的情报网络,还有当初陈曦隐约的暗示,袁谭已经知道刘备那边有速成内气离体的方案,更重要的是袁谭愿意拉下脸去给颜朴,文箕求两个名额,毕竟,就连袁谭也觉得两人努力的过头了。

    然而,不管是颜朴,还是文箕都拒绝了袁谭的好意,对于他们两人来说不能凭借自己的努力晋升内气离体,那么这辈子基本上就意味着报仇无望了。

    毕竟他们的仇人是关羽,神破界关羽,天下最强的几个高手之一,如果连内气离体这个层次都要靠外力,那到破界的时候他们怎么办?

    踏不上破界这个层次,颜朴和文箕根本没有复仇的资格,更何况是让袁谭给刘备低头,求取两个名额,这种事情颜朴和文箕根本不能接受,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哪怕是一直深陷过去不能自拔,他们也不会停止努力,炼气成罡到内气离体的鸿沟,堆也有堆平的一天!

    “文伯,子甫,我们打算离开了,短时间很难再过来了,我们再去一趟两位将军那里,你们确定不将之迁回祖地吗?”袁谭拍了拍颜朴和文箕说道。

    “不了,我父亲大概也不想回祖地了,更何况我父亲迁走了,也就剩文叔父在那里,不好。”颜朴带着某种失落说道,颜家他也去了,一个古板严谨的家族,但是不适合他啊。

    “一起去吧,容我换一身铠甲,父亲活着的时候就很希望我能继承他的衣钵。”文箕可能也是知道这一次离开,可能在未来数年就无法回来了。

    “嗯,那我也换一身吧。”颜朴默默地点头说道,和其他年轻的二代武将不同,两人有些像是当年的孙策,背负的多,也沉默的多。

    不过好在两人相互扶持,并没有因此而崩溃,默默地积累,等待着有一天填平那条炼气成罡到内气离体之间的沟壑,然后一飞冲天。

    很快颜朴和文箕都换上了铠甲,沉默的跟着袁谭前去自己父辈的坟茔,那里没有守墓人,也没有其他的坟,但几乎没有人去打扰。

    不过这一次很明显的出现了不同,袁谭带着颜朴和文箕以及祭品过来的时候,坟前的香火还没有熄灭,酒味也没有消散,而和以前最大的不同则是两柄父辈的武器扎在坟前。

    大夏龙雀刀以及断成两半的浑铁点钢枪就扎在墓碑前。

    不知道为何颜朴和文箕在看到两柄武器的瞬间眼泪就流了下来,不自觉的朝着两柄武器前面走去,动作很慢,很慢,就像是抗拒,但又不自觉的迈步上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