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九十二章 益州啊益州

    这一刻甘宁清楚的感受到了变强这一概念,在太和从他身体穿过的瞬间,他的实力猛然暴涨了一节,直接磕在破界级的壁障上,剩下多余的力量则被转化为潜力等待着爆发,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甘宁看着自己的双手,因为连太和的力量也拿走了一半,甘宁清楚的知道太和的道到底是什么了,是吸收外力在战斗之中变强的道,而甘宁的军团天赋,说白了不就是持续战斗的续航器吗,配合上这个道,“我是不是要崛起了?”

    甘宁不由得脑子里面浮现了这么一个词,虽说有些尴尬,但是连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情都发生了,甘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管了,变强了就是好,不过那个道士没了,有些可惜,早知道有这能力,之前就应该多说几句好话。”甘宁一边给包围过来的城卫军打招呼解释此事,一边有些贪心不足的自语道。

    “咚咚咚……”南华犹豫再三还是登门拜访吕布,他觉得自己的道确实挺适合的吕布的,然而开门的是貂蝉的侍女,也亏南华是个仙人,否则的话,貂蝉根本不会让南华进门。

    “南华仙长此来所为何事?”貂蝉微微欠身询问道,她和南华还算相熟,毕竟是一条船回来的。

    “是这样的,我想和温侯商谈一些事情。”南华略有犹豫的说道。

    以此话为开篇,以南华被吕布团成一个球,从邺城丢到西方为结束,强无敌的吕大爷,不需要任何的加强!

    之后再也没有第三个仙人敢来早吕布商谈斩道一事,毕竟不管是太和还是南华都被搞成了球,连仙人的气度都丢没了。

    相比于中原这边乱成一团的仙人斩道,益州这个时候就像是过年一样,当然这一点专指刘璋,现在的刘璋确实是兴奋的像是过年一样。

    且说当初刘璋脑子一抽,将自己的私库搬空,想要给麾下将士发赏赐,结果回头将东西搬出来,换成赏赐的东西之后,刘璋才反应过来,这压根运不过去。

    准确的说也不是晕不过去,是运过去的话,天知道需要几个月,这可不是一点两点的物资。

    川蜀益州行路难,从古到今都不是一个笑话,刘璋那用大车装都需要装很多大车的物资,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送过去,更何况别说是是花费数个月,刘璋现在就想飞到中南!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带物资轻装上阵,半个月后就能抵达,带物资的话那就洗洗睡吧,那么多物资要运送过去,在现在这种道路未通的情况下,简直是灾难。

    “张子乔,你给我解决这个问题!”刘璋已经爆炸了,不让自己带赏赐去,你自己过去怎么刷脸,怎么浪,怎么才能让底下的士卒记住自己这张脸,自己是川蜀益州之主,不是路人甲乙丙!

    “主公,这件事本身就不现实,物资运送本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不可能瞬间运送过去,尤其是您准备了超巨量的赏赐,以川蜀当前的道路,绝对没有可能在两个月内送过去。”张松一脸苦笑着说道。

    现在这个场面简直可以简称为自家主公要爆炸了,怎么安抚,在线等,急!然而没有人回答,只有张松自己解决了。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刘璋已经进入暴走状态了,他已经彻底没救了,就跟小孩子一样,一定要张松给自己想个办法。

    “……”张松头大,看着已经进入不管不顾熊孩子模式的刘璋,他也很无奈,但是有些事情他也没办法啊,这是运送物资啊,不是其他能用脑子解决的办法啊,他实在是没办法啊。

    “我不管,你赶紧给我解决这个问题,三天,三天内解决不了,你就给我打包滚蛋,我这里不养闲人!”刘璋彻底进入熊孩子模式了,完全不管合理性了,以前看着很顺眼的张松牌老椿树皮脸,现在也变得不顺眼了。

    “……”张松扶额,他发现自己完全没办法解释了,至于刘璋将自己开了,省省吧,没了张松,现在的益州能不能运转都是问题了。

    别看许靖,秦宓这群人也很拽,但是没了张松,就益州现在这个到处搞事的情况,要是能玩得转才奇怪了,所以张松很清楚,刘璋只是因为进入熊孩子模式,脑子不太对了。

    “那个,我想想办法。”张松颇为无奈的说道,先将刘璋打发了再说,至于三天后能不能解决,再说三天后的事情,最近一大堆活呢,能少浪费点时间,还是少浪费点比较好。

    刘璋眼见张松很是无奈的应允满意了很多,不管怎么说,只要应允就是好事,对于张松的能力,刘璋还是很信服的,作为一个老椿树皮脸,长得这么丑,还能在刘璋这种人面前混到二把手,能力那是刚刚的,至于脸那是天生的,没有什么特别的办法。

    “交给你了,到时候解决了,我们就一起过去,要是不能,你就给我想办法运过去!”刘璋满意的拍了拍张松的肩膀,不再像之前那么熊了,但还是让张松非常的无奈。

    “好的,好的,您和袁将军多交流一二,他对于将来的发展很有意义。”张松一副敷衍的神色,其态度之敷衍连刘璋都能看出来,但是刘璋并没有在意。

    对于刘璋来说,只要活干的好,你就算是到处摸鱼,贪财好色都没有什么问题,更何况张松并不贪财好色,甚至当得起任劳任怨,所以一般情况下张松甩脸这种事情,刘璋不在乎。

    “放心,放心,袁公路叫我去打猎,看我这次好好让他见识一下。”刘璋拍着张松的肩膀一副自信爆棚的神情,张松应付了两下,将刘璋打发走了。

    说来,袁公路不靠谱的时候非常多,甚至于连张松都觉得袁公路不靠谱,若非陈曦常年用袁术来搞事,而且搞成了很多大事,张松这边甚至都会尽可能的限制刘璋向袁术靠拢。

    毕竟袁术的二货偏执狂心态会对很多人造成影响,看现在刘璋的状态就知道,很明显已经中了袁术那种名为偏执中二的毒了。

    然而这些都是表象,去年年底折腾了一年,张松还剩下一次精神天赋没用,过年宴请的时候喝的太欢乐,又觉得这么随便浪费一次精神天赋不太好,于是就用了,对着袁术用了。

    靠着自己精神天赋的判断,张松发现一直以来,在他的观念之中判断是猪队友的袁术,在他开启了精神天赋的双眼之中,是闪耀着紫金色辉光的神队友,而且是超强力的那种。

    这种级别的辉光,无不说明,只要跟着这队友溜,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让你有惊人的表现,甚至能让你达成正常绝对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这就是神队友。

    从那时开始,张松突然觉得原来自己的眼睛并不是太好,识人方面也存在相当的问题,居然有眼不识金镶玉,这可是神队友啊,在自己面前晃了那么久,自己居然都将之当做龙套了。

    从那一刻开始,张松就再也不把袁术的偏执当做偏执,而是将之看做坚持与执着,换成这么一个观念之后,张松突然发现,袁术在很多方面有着超乎想象的执着,这是一个成功人士的必要条件,而袁术具有这种素质。

    对比一下刘璋,张松不由得唏嘘,在执着和坚持,或者说不撞南墙不回头,甚至是撞了南墙也坚决不回头方面,刘璋远不及袁术。

    【但愿两人别出什么幺蛾子。】张松将刘璋送走之后,叹了口气,自然地滚回府衙处理政务,至于三天内解决物资运送,醒醒吧,有这时间,还不如好好干活!

    智者和愚者有很大的不同在于,智者能很清楚的分辨出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完全是浪费时间,而三天内想办法将赏赐用物资送到中南半岛,这就属于完全没希望的事情。

    这种事情张松也没什么好办法了,所以与其浪费时间去解决本就不可能解决的问题,还不如直接放弃,去处理上手头的工作。

    张松还真不相信,三天后刘璋发现自己没解决这件事,还真能把他开了。

    说实话,刘璋今天把张松开了,张松拍拍屁股走人,就他将益州治理的井井有条,在哪里他都能混得开。

    就算他张松是个老椿树皮脸,长得特别丑,但是只要他愿意另谋高就,多得是位置让他选,益州现在的形势已经证明了张松的才能,多得是人愿意养他张松。

    要不是跟着刘焉,刘璋已经混了十年多了,刘璋虽说性格软比较糯,但是对待自己人确实不错,现在又不是天下大乱,必须要跟个能出头的主公,张松早都应该是寻找跳槽的对象了。

    不过这么多年一直在益州混宽松没人管的日子,在没有未来危机的情况下,张松觉得自己这辈子还是跟着刘璋混比较好。

    毕竟不是谁都愿意给自己这么大的权利,还能如此宽厚的让他胡搞毛搞,对于现在的张松来说,刘璋确实是他最适合的主公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