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八十六章 一片哗然

    脑回路这么强行转了一个弯之后,刘璋的思维模式变成了——是不是你袁术个混账坑我,你知不知道之前快把老子吓死了。

    “袁公路,枉我将你当朋友,你居然这么坑害我!”刘璋双眼冒火,毫不客气的将锅甩到袁术的头上,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帝袍确实和刘璋这家伙没什么关系。

    “……”袁术的脑回路完全没转过来,实在不能理解,刘璋到底是怎么一个转弯,直接将锅扣在自己头上了。

    “刘季玉,你个无胆匪类,敢做不敢当。”袁术确实是没反应过来,虽说背一个帝袍的锅袁术不放在心上,但是凭啥你刘璋的锅丢到我袁术头上,这锅和我没关系,我不背。

    虽说常有一句话叫做背锅我来,送死你去,但这波可不是一般程度的背锅好吧!虽说这两年管的不严,但是这锅还是别背!

    “这玩意和我没一点关系,我刘璋敢作敢当,更何况,就汉室现在这个情况,我明天去申请登基,三个月我就能上位,你信不信~!”刘璋怂成球的时候话都不会说,但反应过来,发现锅不是自己的之后,刘璋又进入酷炫的状态了。

    “你自己私库的东西,你都不敢认,怂货。”袁术直接谩骂了,这锅不是他的,坚决不背。

    “这玩意不是我的,我连之前那种话都说了,还不至于不敢承认一两件帝袍!”刘璋瞪着袁术叫嚣道。

    两个家伙骂完之后都觉得不对,然后都闭嘴了,他们发现自己可能发现了一些盲点,这玩意看起来好像真不是对方的。

    “子乔,我私库里面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往里面乱丢东西!”刘璋发现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当即扭头问张松。

    不过话一开口,刘璋就觉得不对,自己给自己私库塞个几件帝袍按照现在这个情况貌似没啥大事,被人举报了不要脸死活不承认,哪怕是铁证如山,看在现在宗亲就剩一只手的数量,刘桐也不可能剁了他,但是换成张松这就要出事了。

    “主公,这是先主公当年的玩意儿,当年先主公造了一千多车架,这东西也有,先主公归天,我收拾收拾丢这里面就没管了。”张松小声的给刘璋传音道,刘璋扯了扯嘴,这真是坑儿子啊!

    “咳咳咳,刚刚那个,算了,帝袍就帝袍吧。”刘璋冷静下来想说两句场面话,解释一下,后来发现也确实没啥解释。

    他爹留下的,和他刘璋自己的就本质而言,其实没啥区别,算了,直接不解释了,袁公路你也不是好东西,你之前暴露了,心照不宣,心照不宣,大哥不说二哥,咱们什么都不知道得了。

    “早这样不就好了,不就是帝袍吗?”袁术眼见刘璋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哈哈大笑,随手将帝袍丢在一旁,他还真没拿这玩意当回事,吓吓小朋友而已,刘璋之前简直怂成球。

    “喂……”刘璋无比心疼的看着被袁术丢飞的帝袍,禁步上的玉环甚至因为碰撞摔成了两半,我还没穿过呢,至少让我穿一次爽爽!

    “后将军,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那只是诸侯王服饰而已。”张松打着哈欠说道,虽说袁术也不像是会外传的人,而且看袁术这个鬼样就知道,这货肯定也私底下玩过,但是还是小心些比较好。

    “怕啥啊,有些事情想想就是了,只要不去做不就好了。”袁术不屑的说道,“帝服华珮什么的,穿上这个就能敕令天下?”

    “但,终归不好。”张松被袁术的话镇住,隔了一会儿叹息道。

    “傩戏里面穿轩辕皇帝服袍,兵主蚩尤衣裳者,还能如上古圣贤那般具有伟力?扯淡呢,那是。”袁术撇了撇嘴说道,已经进阶大二的袁术,对于中二期的自己相当看不起。

    “……”刘璋闻言沉默,“确实,服章啊,只是外面的包装,看的还是内里,用陈子川的话来说,曾经的我大概算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过现在,哼哼哼,我可是汉室宗亲牧守西南的刘璋!”

    “哼哼!”袁术哼哼了两下没说什么,莫名的刘璋和袁术之间多了一丝默契,那是一种都做过同样蠢事,同样坏事的默契。

    “哼,带你去西南,让你见识一下我刘璋力压贵霜的强军!”刘璋带着一种傲慢和些许的庆幸说道。

    中原群雄尚且存世之人,未有一人如刘璋这般,一身的荣耀,一身的狂傲,其所依靠的根基全部都压在军功和对外战争的胜利上。

    因而不同于其他任何诸侯,刘璋比任何人都对于自己的军团都依赖,因为他现在所具有的一切都压在西南诸将战无不胜的战绩上。

    与刘备谈笑风生,俯仰间笑言天下;与曹操推杯换盏,醉眼看天下英雄;与孙策策马同行,烟尘中淡看世事浮沉。

    甚至像袁术愿意待在这里跟自己哔哔,汉中张鲁瑟瑟发抖等待自己的处置,都是因为自己麾下将校文武强悍的对外表现。

    对于现在站立在光辉之下,真正活出人生精彩的刘璋来说,支持着自己走到这一步的文武将校,自己绝对不会辜负,所以,私库搬空!

    “哼哼,我也想看看你刘璋镇压西南的精锐到底是什么样的程度,先说好,我这次也不骗你,伯符给我送了一个军团过来,可能也是担心我去西南危险,所以派遣了一个军团来保护我的安全。”袁术并没有拒绝,或者更应该说是袁术一直就想去。

    “一个军团?”刘璋浑然没在乎,扫了一眼袁术,说实话,他确实没想到一直很二货的袁术居然在这一方面这么郑重。

    “嗯,就一个整编五千人的军团,伯符派遣过来一方面运送物资,通知虎来其接收就是因为这个军团是用来保护我的。”袁术略有唏嘘的说道,不管怎么说,孙策有心了。

    “哼,区区一个军团我还能不让你带,太小看我刘璋了。”刘璋随意的说道,完全不知道孙策送过来的军团到底有多可怕,真正精锐级别的超强力军团。

    “事情通知到了就好,本来找你就是说这件事的,伯符在这一方面焦躁了,但是该给你说的我说了。”袁术撇了撇嘴说道,孙策这件事确实做的不地道,本来由民夫押送就是了,直接用军团押送,这个就有些挑衅的意思了,好在刘璋打赢了也不在乎。

    “随便了,随便了,一个军团而已。”刘璋浑然不在乎的说道。

    对于现在的刘璋来说,五千人的一个军团根本不算什么大事,当然未来要没有这么一个顶级军团保护,也没有袁术这个二货在前方挤兑刘璋,中南大火熄灭之后,面对认真起来的贵霜,刘璋怕是要丢人。

    长安,按照张松给孟获,鄂焕交代好的流程,两人在长安五十里外的驿站落地,换乘战马走驰道进入长安。

    话说回来,中原现在国道级别的道路比长安驰道更平坦宽阔,所以最近长安这边也在研究要不要将驰道重修一遍什么的。

    荀彧坐镇尚书令的好处也就在这里了,曹操连着被砍了两次根基都能重新发育起来,近两年年景又好,曲奇的良种也彻底推广了开来,税收大增的情况下,荀彧这边比前几年发展得快了很多。

    不过修驰道这个讨论了一番之后,双方就有些不好继续了,毕竟路修出来是为了让人行走方便,结果驰道这玩意一般不让人走,再加宽加长,在某些体恤民心的大儒看来就有些故意为难百姓的意思了。

    毕竟驰道不让一般百姓走,修了之后就有些添乱了,所以双方就驰道划归国道,取消特殊性,和驰道就这么留着,保持着传统就这么放着,专门给大功之人骑马晒颜值用。

    加之驰道上不会有人行走,在驰道上可以让大功之人飙马什么的,反正不会出什么事情,也算是给那些武将一个解放。

    总之两方争执不下,实际上这件事需要个皇帝拍板,曹司空虽说大权在握,但某些涉及皇室规定的玩意确实需要个皇帝来拍板,本来这件事要是有个皇帝,是废还是继续就一句话的事情。

    可问题是刘桐就是一个咸鱼,首先是朝会被硬生生改成了十天才开一次,更重要的是开朝会的时候还睁着眼睛睡觉,天知道晚上干什么去了,而且还能逃班就逃班,逃不了就有事早告,无事退朝,能甩锅给曹操,刘桐瞬间甩锅给曹操,至于自己,死活不干活。

    哦,你说驰道有违民意,应该像国道一样给百姓开放,嗯嗯,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哦,你说驰道要保持原样,给于大功之人予以隆重的声威,嗯,你说的很有道理。

    既然你们都很有道理,那么你们你去辩论吧,谁说服了谁,到时候呈递上来,我看看之后交给曹司空处理就可以了,曹操表示自己有很多体恤百官的话想要告诉刘桐。

    学好一辈子,学坏三天,刘桐从登基到现在,学别的没学会,滑头倒是学会了,那个谁谁谁,你们按照各自说的政策拟订两个,我回头看看,哪个适合就那个了。

    本身刘桐处理的那些事情都不是太关乎民生的,这么玩根本没啥太大影响,以至于每天刘桐都慵懒的窝在那里,看着曹司空被一群大臣缠住,这里有问题,那里有问题,真惨。

    “哈?大鸿胪发起中庭会议?”正在被窝里面卷毛毛虫的刘桐听到侍女的通传头昏脑胀的说道,这才几点啊,太阳还没上三杆呢,能不能让我继续休息啊,好累,你知道不,这么早起,好累的。

    “大鸿胪已经召集曹司空,荀尚书,夏侯卫尉等人,在中庭发起集会,百官正在紧急集合。”侍女低头不敢看床上的刘桐,而刘桐听到这么一长串人就知道这时真出大事了。

    “起来了,丝娘,别睡了,上朝了,可能出大事了。”将侍女打发走之后,刘桐伸手拍了拍丝娘的脸,“起床给我穿衣服啦!”

    “为什么要让我给你穿啊。”丝娘被刘桐折腾起来之后,迷迷糊糊的拿着衣服开始给刘桐一层层的套上,一件件的衣服穿上之后,丝娘在这一过程之中也缓缓的清醒了过来,之后秒刷一套新衣服换上,就跟着刘桐往中庭走。

    中庭,曹操等人这个时候已经收到了大鸿胪刘虞发过来的加急消息,刘璋力挫西南贵霜的入侵,嗯,已经定义成入侵了,斩敌首十万,击杀两名内气离体,俘虏了其大军主帅。

    这个消息送过来的时候,曹操的眼珠子差点滚落了下来,虽说有估计过老刘家剩下的几个宗室都不是水货,但是真心没想到刘璋这个之前几年没什么存在感的家伙,居然强到了这种程度。

    一开始曹操还以为是战报发错了,后来夏侯惇亲来告知曹操,他去检验过来,送来的两个棺材里面确实放的是内气离体的尸体。

    这可不是单挑,单挑碰到吕布,典韦那种违规货色,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搞死,这可是真正带兵的内气离体,居然被砍了两个,据说连主将也俘虏,这就厉害的有些超乎估计了。

    “刘季玉确实厉害,前些年一直没什么存在感,八成是打着一鸣惊人的主意了,战报就直接汇报给长公主,这已经打了也没什么可怕得了,这水平,后面就算有问题,刘季玉也能挡住。”曹操笑着说道,刘璋的表现确实是超乎想象了。

    不过也没什么,刘璋既然已经干翻了十万大军,后面的那也就不用在乎了,打不赢也能稳住,这样曹操也就不再担心西南会不会打爆的问题了,看得出来刘璋当初吼的那句,扩土无我之责,守疆责无旁贷并不是说笑的。

    “斩敌首十万,自身损失不过六千吗?”程昱也是一脸叹服的说道,连内气离体的尸体都送来了,那其他方面也确实没有什么好说得了,这战报就算有出入,出入也不会太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