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八十二章 一飞冲天

    “随便写写了,你又是打赢了,还送了两具内气离体的尸体过去,谁会认为你是在开玩笑?”张肃扫了一眼随意的说道,汉军的战报,打赢了那就是随便写写,反正到时候肯定会有人给你润色的。

    “总觉得,这一战赢得太过夸张了。”张任无语的说道,“唉,就这么送过去得了,反正打赢了什么都好,打败了,说什么都是废话,就这么了事得了,反正有证据,大概也没有人会怀疑。”

    总归是大胜,贵霜输的连裤衩都快没了,张任的战报别说还凑合着过得去,就算是跟当年那票子莽夫一样,一张战报全是粗鄙之言,后面也有人能给翻译成全篇华美的赞颂。

    “派个山地里面也能跑得快的将战报送往益州,我们这边撤回之前的营地。”张肃面色淡然的说道,“经此一役,麾下蛮军貌似也懂了如何配合了,果然战场是最好的训练场所。”

    “让孟获和鄂焕亲自去吧,毕竟是大胜的战报,作为内气离体前去送信,长安会给一个交代的,木鹿这家伙,没想到居然还会动脑子,倒是原本给孟获准备的好处,孟获一个都没拿上。”张任无奈的说道。

    之前让孟获作为先锋就是看在孟获英勇,而且有脑子,在九黎之中还有不错的人望,又愿意靠拢汉室,结果孟获这个先锋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斩获,虽说阻击鄯蹋伮,得以让对方溃败,但要说大功绩,这波张任和张肃不计算的话,木鹿怕是首功了。

    “也好,让孟获和鄂焕在主公面前露个脸。”张肃点了点头,虽说木鹿也很值得扶持,但相对来说还是孟获和鄂焕更有潜力一些。

    两人拍板之后就让孟获和鄂焕带着棺木还有战报前往益州,一时间张任军团的战斗力下降了很多,不过没什么,贵霜现在绝对没办法横穿火场,既然如此,张任完全不担心对方赶来挑事。

    至于杀过来几十个内气离体什么的,张任只想说一句,来多少杀多少,有什么好怕的。

    不带士卒的内气离体,敢来战场,那就是被切菜的货色。

    且说张任带着麾下士卒回转中南半岛自己建立的基地,虽说很多捞了一路功勋,就差捞的盆满钵满的汉军将校根本不想回去,但是看着远处天边那黑色的烟尘,就知道不回去也只能吃灰。

    因而汉军士卒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也只能滚回益州建立在中南半岛的前沿基地了。

    说来这个时候,严颜已经快要抵达中南半岛的前沿基地了,不过所谓的援军貌似完全没有了意义。

    “也不知道前方情况如何了。”刘璋有些烦躁的在府衙转来转去,张松则是尽力维持着益州上下政务的运转,没办法,最近各处公务繁忙,张松也只能连轴转了,根本停不下来。

    “报,主公,孟获孟将军,鄂焕鄂将军求见。”就在刘璋烦躁的转圈圈的时候,传令兵冲进来急报道。

    “主公,我军大胜了。”刘璋一脸发木,他对于益州这边主要的将校还是能认识的,但是孟获和鄂焕他还真没印象,倒是在一旁拼命处理政务的张松听到传令兵这话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哈?”刘璋惊喜的看着张松,随后急切道,“速速邀请二位将军入内!”刘璋才不管认识不认识,只要打赢了,前来送信的不管认识不认识都无所谓。

    “主公,二位将军尽皆扛着棺材,不好入内。”传令兵小声说道,看起来也怕冲撞了刘璋。

    “棺材,棺材,升官发财,怕什么!让他们进来!”刘璋一抖锦袍带着狂傲说道,根本没当一回事。

    只要打赢了,别说棺材了,就是乱葬岗接人刘璋都去呢,去年的时候为什么自己能浪的飞起,不就是因为打赢了,这一波抬棺而来,有什么怕的,只要赢了,没关系,行为古怪点没什么问题,只要能赢,什么狂傲,什么放浪形骸,刘璋都能接受。

    不就是抬了一个棺材过来了吗?

    哦,两个棺材,那有什么,不就是升官发财乘二吗?这是大喜!

    刘璋的脑回路就是这么清奇,一旁的张松摆了摆手示意传令兵去接人,自己则整理整理了衣服,走下来站在刘璋的一旁。

    很快孟获和鄂焕就空人走了进来,见到张松站在那看起来眼露精光,气势雄浑的男子旁边,便知道这是刘璋,二人当即纳头便拜。

    刘璋也不讲究蛮人不蛮人,伸手将鄂焕和孟获扶了起来,也不问其他,直奔主题,“二位将军从西南而来,可知西南形势如何?”

    孟获和鄂焕对视一眼,鄂焕给了一个眼神,孟获将战报递给刘璋之后开口说道,“回禀主公,我军在西南大胜贵霜,诛杀贵霜内气离体两人,俘虏其主将鄯蹋伮,斩其帅旗,大破十余万贵霜士卒!”

    刘璋听完双眼放光,仰天大笑,“好好好,张将军干的不错,两位将军辛苦,还请稍事休息,稍后于我中庭设宴。”

    刘璋听完之后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身体各处都在颤抖,这种大胜,明年能吹一年,不不不,后面能吹十年,袁术算什么,我这波吹死你袁术,斩敌十万啊,诛杀两名内气离体,俘虏主帅,张任干的实在是太漂亮了。

    “是,主公!”孟获和鄂焕闻言面上一喜,刘璋设宴亲自招待是什么意思那可谓是不言而喻,两人岂能不喜,原本还担心自己的出身会有些被刘璋轻视,结果刘璋压根没管,仔细观察刘璋的神情,刘璋完全没有在乎鄂焕和孟获出身的意思。

    鄂焕和孟获走了之后,刘璋当着张松的面手舞足蹈,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之前鄂焕和孟获还在,刘璋勉强还知道在人前要保持自己的人主形象,现在孟获和鄂焕一离开,就剩个张松。

    这是自家人,谁不知道谁啊,就跟刘璋知道张松长得丑一样,张松也知道刘璋的性情,这种能吹十年的大胜,刘璋不乐疯了才怪,不过话说回来就连张松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波张任确实打的太厉害了。

    “呦,外面怎么停了两个棺材,这是要当冢中枯骨了?”袁术作死的声音从外面传递了过来。

    “你才是冢中枯骨!”刘璋条件反射一般的对着门口骂道,张松欠身施礼,这一段时间刘璋和袁术斗嘴斗的特别厉害,袁术每天嘲讽刘璋打不过贵霜,将刘璋气的,更重要的是,现在益州空虚,也确实没有能镇压袁术这乱说话的。

    “我看外面摆了两架棺材,还以为刘季玉你要躺进去试试啊,张子乔就算了,你躺进去了,将这人转送给我,我发现他特别能干啊!”袁术随口夸了一句张松,这一段时间益州能连轴转还没垮,全靠张松,虽说一脸椿树皮,看着超级丑,不过没啥,袁术表示自己不讲究。

    “袁公路,你再哔哔,老子就将你打出去。”刘璋这个时候完全不怂袁术了,自家前方打赢了,而且是大胜,还是那种能吹十年的大胜,“还有,我还没死呢,你居然敢挖我的人,诶,话说你手下纪灵呢?不是你出现在哪里,他就跟到那里?”

    “去西南接收物资去了,还不是你们害的,刘玄德他们一人给你们批了一批物资,川蜀难进来,公瑾那边有小马,所以都托公瑾送进来了。”袁术撇了撇嘴说道。

    “喂喂喂,送给我的物资,为什么你这个家伙去接收?”刘璋狐疑的说道,“你该不会打我物资的主意吧,我很怀疑你的人品。”

    “要不是伯符让我去接收物资,我根本懒得去接收。”袁术没好气的说道,“前方情况如何,虽说我很希望你输的连裤衩都没有了,但是看在我们都是汉家贵胄的份上,你还是赢了比较好。”

    “说了这么久,你终于说了一句人话!”刘璋一愣,隔了一会儿面色复杂的看着袁术说道,他一直觉得袁术是个混账,巴不得他战败的混账,但没想到袁术最后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

    “刘季玉,你是不是想打架?”袁术黑着脸看着刘璋说道,当即就要掏佩剑砍人,张松赶紧将两人拦住,这要是磕上了,两个二货。

    “哼,不跟你一般见识!”刘璋撇了撇嘴说道,“赢了,斩敌首十万余,诛杀内气离体两人,俘虏了贵霜内气离体的主帅!”

    “哈?”袁术闻言难以置信的看着刘璋,“你确定这战报没问题?”

    “我刘璋用我的名誉担保我麾下的将帅!”刘璋站直身子看着袁术说道,“赢了就是赢了,外面棺材里面就是两个被我麾下张任张将军干掉的两个内气离体武将。”

    就在这个时候纪灵飞了回来落入了院落之中,袁术二话没说,“纪灵,帮忙开棺验尸,刘季玉说是他麾下猛将,诛杀了内气离体两名,让我见识见识!”

    纪灵一愣,原本还有事情要给袁术汇报,看了看情况没敢多说,便打开了棺木,以纪灵的眼光一眼就能看出来这确实是两名内气离体,当下心中一寒,中原大战这么多年,战场上干掉的内气离体简直是屈指可数,结果现在这里就摆了两个。

    “主公,确实是两名内气离体。”纪灵面色肃然的说道。

    “嘶!”袁术倒吸了一口冷气,有这个证据,那么后面刘璋所说的斩敌首十万也不是说笑的,战争打到连内气离体都干掉的份上,那对方估计真就败得一塌糊涂了。

    “哈哈哈哈!”刘璋仰天狂笑,袁术以前成天在他面前哔哔,而他也只能和袁术菜鸡互啄,现在,张任应该已经是战绩最凶的那群将帅了,果然我刘璋有眼光,以前昏庸什么的,只是没等到时机,看看我手下张任,以前明显是没得到机会!

    想楚庄王当年也有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的时候,我刘璋也一样啊,之前我昏庸?昏个鬼啊,那都是装的,我只是在积蓄实力,等着一飞冲天,你懂不,懂不?

    “恭喜!”袁术撇了撇嘴,有些艳羡的说道,这个战绩实在是太凶残了,该说张任确实是厉害的超乎想像了吗?话说回来,他还没见过张任,有机会见见,看看这斩敌首十万的上将到底是怎么样?

    “哈哈哈~”刘璋看到袁术一脸不想说话,但是却又带着艳羡的神色就一个想笑,所以他笑了,笑的很开心。

    “子乔,给我将这个战报誊抄一遍,我要让整个中原都知道我们益州干了什么大事,给我写的好好的,文风华丽一些!”刘璋得意的将战报递给张松。

    “这个,其实主公你去找子敕比较好,子敕很擅长写东西。”张松欠身说道,虽说将东西接到手了,但还是建议让秦宓搞这个。

    “这都是小事,记得写一份官职爵位表,我刘璋这波拉下脸也要给张任搞个四镇四平级别的将官。”刘璋这时已经上头了,兴奋过度,满面红光,打算亲自上表表张任为镇南或者平南将军了。

    “那个主公,我觉得你还是保举你自己为镇南将军,之后求假节处理西南军务,之后再保举张将军为安远将军之类的职位。”张松在一旁建议道,实在是看不下去刘璋乱搞了。

    四镇是二品的将军,四平是三品的将军,要是刘璋乱搞,这么保举,以张任这次的战绩很有可能搞下来。

    汉代的将军职位基本是看你搞的战绩有多凶,只要战绩够凶,而且没人打压或者分你的功勋,一口气从杂号飙到二品理论上是没问题的,张任这次的功勋貌似是够的。

    因而像刘璋这种自己保举张任,很有可能会保举下来,虽说到时候张任的官职会比刘璋都高,但中央才不管这些事了,你上官都不在乎你官职比他的高,中央绝对是一副爱咋咋地,别来烦我,反正你功勋够了,可以胜任,我们就给你胜任,你好我好,大家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