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八十一章 这战报,随便写写了

    然而还没等到拉胡尔休整完毕后奔袭到位,莫名的就看到远处一些小小的光点,之后光点快速变大,甚至连天空都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变得橙红,拉胡尔猛然心中一寒!

    “往西撤,所有人全力西撤,急速!”拉胡尔毕竟是沙场宿将,很清楚放火这一招有多么的恐怖,尤其是在火光出现的瞬间他就感受到迎面吹来的疾风,面色直接一片苍白。

    看那远处一个个的火点快速结合成一片,联合起来形成一个巨大到甚至照天的火线,拉胡尔清楚的知道了对方到底有多丧心病狂。

    本来,以这边湿润的气候不太容易发生火灾,虽说只要发生火灾,这里超大面积的丛林会烧的一塌糊涂,但这一次张肃来来回回的的调解湿度,保证天气的晴朗,热带地区丧心病狂的高热了二十多天。

    别说是树了,人都快蔫了,而现在张肃带着从贵霜营地还有自家营地的物资搜刮来的物资倒入森林之后,一百多个放火点,快速的火起之后,张肃感受着被自己扼制住的狂风。

    从二级风开始升起,到完全解除了束缚,由自然季风形成的七级大风疯狂的鼓吹着已经燃烧起来的森林,看着那甚至因为巨大火场烧掉的树木逐渐堆积的云气,张肃倒了一杯酒,饮下,随手将酒杯丢弃,跑吧,你们谁能连着两天比七级风跑得快,老子就不信你们烧不死!

    “布拉赫,放弃军团,快走,否则的话,巨量植物焚毁形成的天然云气堆积,连我们都会被束缚的,到时候火毒(粉尘窒息)围攻,就连我们都会死的!”阎立普拉着布拉赫等人就要飞走。

    “该死啊,汉军疯了吗?”布拉赫怒斥道,看着身后零零散散跟随着自己的千多溃军,很清楚,之前跟着他逃跑的士卒怕是不下于两万,但是这一把火下去,能活下的绝对只有个位数!

    “他们无所谓疯不疯,对于他们来讲,一把火烧了,来年好种田,他们有一种说法叫做刀耕火种!”赫利拉赫吐了口血,被张任一剑砍灭了性灵之辉后,到现在他的反噬都没有结束。

    “快走,这风力太强,火势延绵的速度太快,而且天然云气随着植物烧的数量越多,形成的范围就会越大,现在不跑的话,恐怕之后想跑都没得跑了!”阎立普已经能远远的感受到那种从七级风之中传递过来的炽热,这种距离已经不算太远了。

    另一边正在就着火场喝酒的张肃,背后张任带着人走了过来,他之前虽说曾想张肃的火计是怎么样的情况,但是真等张肃举火的时候,张任也是全身发寒,换成他在火场,他也杀不出来的!

    “侍郎,这火真的烧的好厉害。”张任干笑着说道,哪怕是他现在盯着已经烧疯的大火,双眼都感觉到一种疼痛,足可见这火场到底有多疯狂,感受着身后吹来的疾风,张任很清楚,这火场从正面强冲,背着火场拼命跑什么的,基本都只有死路一条。

    毕竟身后这风吹有点太凶了,差不多七八级的狂风,说的简单点,士卒没风跑得快,士卒长途行军速度能有当前风速的四分之一就算是相当厉害了,而这风……

    “所以说,只要这两天你能打赢,后面的就不用看了,我军根本不可能输,什么军魂,什么双天赋,什么精锐援军都是扯淡,没有白马正常行军的速度,没人能跑过这火场的,这风会刮两天的,该死的都死了。”张肃随意的说道,他选的时间,岂能不明白这时间之高妙。

    “这风……”张任看着张肃扯了扯嘴说道。

    “当然是自然风了,我要是只能制作这么大范围,这么强大的风,我还用这样?”张肃没好气的说道,心情也不再像之前那么压抑,至于跟过来的鄂焕,孟获,木鹿,吴懿一群不敢直视自己的家伙,也正常,人类天生都对于这种疯子感受到畏惧。

    “经过我的计算,这火大概能烧个十几天,虽说第三天过后,森林大火因为没有狂风的支持已经不具备杀敌的能力,但是火场要消失的话恐怕需要个十几天。”张肃淡然的说道,“至于援军,除了内气离体什么的,一般来说不可能能活的。这种级别的火场,看上面……”

    孟获,鄂焕等人看着那自然形成的浓厚云气,甚至已经开始辐射周边压制辐射范围的庞大云气,尽皆心中一沉,他们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这种规模的火场,内气离体的军团攻击什么的都是笑话,大概能选择的只有跑路了,可是真的不甘心啊!

    “走了,不需要看了,贵霜现在就看能跑多少人!”张肃摆了摆手也没带人就那么跨步离开,所有人都不自觉的给对方让步。

    元凤二年夏初,张任与贵霜战于中南,初战斩帅旗,击杀敌上将阿米尔,破军阵。

    再战斩拉赫曼,大破贵霜,俘虏其主帅鄯蹋伮,连夜追袭破布拉赫于苏摩以西,是夜狂风大作,火起西南,焚二十一日,火灭,贵霜先头部队,除主要将帅,以及拉胡尔半个孔雀军团,全军覆没!

    “唉,还没打爽呢,这就完了。”木鹿大王一边在优质军医的指挥下拔除箭矢,一边无奈的说道,这一路捡便宜啊,还想多捡点,结果还没等他再捡一个内气离体这一战就结束了。

    是的,西南之战已经告一段落了,就连兀突骨这种没脑子的人都知道结束了,毕竟第二天看着已经烧成了黑土的森林,以及地平线那边天空之上乌黑乌黑的烟,所有人都无话可说了,这还用打,留三千人在这里清点尸体,其他人回家,这一战后面都没法打了。

    “得了吧你,你至少还活捉了一个鄯蹋伮,还是一个主将,我们呢,我们呢?”鄂焕没好气地说道,之后又偷偷左右看了看,发现没外人之后小声对木鹿说道,“张侍郎真狠啊,你有没有觉得。”

    “哈哈哈,反正烧的不是我,再说张侍郎也说了,回头清点完对方的战损,功劳他拿三分之一,剩下的给我们分了,这多好的,连用打都不用打,分功勋,真好啊。”木鹿哈哈大笑,浑然不在意的说道。

    “你这家伙,好歹还有点斩获,我们这群人这么一来不就是成了占便宜的了吗?”鄂焕没好气地说道,“不过恭喜了,你个蛮子居然封侯了,真是让人羡慕。”

    “老子警告你,老子不是蛮子。”木鹿指着鄂焕说道。

    “好的,好的,都是一家兄弟。”鄂焕随口说道,他本身就是在南蛮长大的,也不介意这些,只是调笑的时候说说。

    “这战报怎么写?”张任头疼的看着手上的玩意,本来打赢了战报很好写,但是回过头来想想自己这一段时间打的这都是什么玩意。

    真要写战报的话,有些疯狂啊,算上那把火,自己至少干掉了六位数的贵霜士卒,将校都不说了,内气离体杀了两个,抓了一个,真比战绩,比前些年中原那票子还猛吧。

    “就这么写吧,将阿米尔和拉赫曼的尸体送往长安,告知大鸿胪,表示没办法要解释了,我们这已经开战了,就这么写吧,战报什么的,就将斩获和损失写上,你自己写一份这一次表现良好的将士名录。”张肃无所谓的说道,打赢了还有什么麻烦的,好对付得很。

    “总觉得这样有些猖狂啊,鄯蹋伮怎么处理?省点事,杀了算了。”张任随口提议道。

    “等主公来了之后再说吧,不行下一次就拿他祭旗,一个内气离体祭旗,士气应该会好很多。”张肃随口说道,对于鄯蹋伮什么的,张肃真心没当一回事。

    “主公?”张任眉毛连跳,“主公不会来劳军吧?”

    “以你对于主公的了解,你觉得主公会不会来?”张肃撇了撇嘴说道,从刘焉时代混到刘璋时代,刘璋什么性格,张肃岂能不知道。

    “能不来吗?”张任扶额一脸崩溃的说道,刘璋在场很麻烦的,很多招数都不能用,而且还会多一个致命弱点。

    “你去说。”张肃没好气地说道,“而且主公来了这件事是定局,谁也拦不住,毕竟我们大胜了对方,不过接下来就算要打,也需要耽搁相当长的时间,我们又是纯粹靠防御,没什么区别的。”

    “好吧。”张任叹了口气,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那道金纹,今天不可能开战,张任便将三道天命指引变成了一道计时天命,看着那道金纹张任安心了很多,再不济,还有这玩意儿。

    “哦,计时天命。”张肃看了一眼张任手腕上的金纹,“你这个到底能存多少个?”

    “只有三个,要是能存一两百,火灭了之后我就敢从这边一路冲到白沙瓦。”张任没好气地说道,随后伸手将战报递给张肃,“看看这么写没什么问题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