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八十章 轻松战胜

    “性灵之辉,降世之光!”赫利拉赫盯着那几乎是一触即溃的第一防线当即开启了自己的力量,一时间星辉散落,所有的士卒所观想的神佛全部被抽了出来,然后化作了辉光朝着天空飞去,一个四臂四面骑着孔雀的虚影缓缓出现在贵霜士卒的头顶。

    这个模糊的虚影出现的瞬间,连带着所有的汉军都感受到了一种沉重的压力,而贵霜士卒在发觉这一幕的瞬间,则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疯狂的反击,虚影仿若烟雾一般散乱,所有的神佛投影回归其中也仅仅只是让虚影些微凝实,但所有贵霜士卒都知道,这是梵天!

    这是他们最终极的梦想,这是他们的归宿,梵天!

    这时赫利拉赫已经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压力,虽说他之前就知道使用降世之光,让观想的神佛依靠自己的力量显化出来,赐予观想者部分力量,但他真的没想到其中还有凝聚梵天大神这一过程。

    不过想想也对,只有自己拥有梵天的承认,才能具备命令其他神祇的能力,梵天在看着他!

    “这是什么东西!”张任眯着眼睛看着天空之中的虚影,有一种想要斩了对方的冲动。

    贵霜士卒在赫利拉赫用降世之辉将梵天虚影拉下来之后确实爆发出来了超乎想象的实力,但对比已经近乎爆炸的益州军还有着相当遥远的距离,也正因此张任才有余力盯着头顶的怪物!对方的存在让张任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危险。

    没有足够学识的张任并不知道这是梵天,不过按照张任以往的经验,敌方头顶出现的玩意儿,对于自己来说,肯定不是什么好玩意!

    “虽说不知道是什么玩意,但是让你短时间消失就是了!”张任抽出佩剑,他现在有着极大的自信能使用第三次无反噬的天命指引,天赋什么的,用多了就会有一种感觉,同样用多了,才会更能把握住自己的力量,“天命指引,给我消失吧!”

    张任拔剑对着梵天虚影的方位斩去,一剑划过,隐约出现一丝扭曲,原本天空之中虚幻的梵天随着那道扭曲骤然消失,连带着凝重的氛围也彻底消散,赫利拉赫则直接是一口血喷出,若非一旁沙鲁克搭手扶了一把,绝对坠马!

    “还有什么手段就统统使用出来。”张任舞了一个剑花将剑刃收到剑鞘之中,天命指引本就是直指虚幻的命运,用来斩无形之物简直不要太容易!

    毕竟不管再怎么说,梵天就算是在神话之中强到爆炸,现在也只是依托赫利拉赫的降世之辉形成的虚影,如果是瞬间发动的效果,直接变成了真实,张任可能还没有办法用自己的天命指引斩掉,但这种还要凝聚一会儿才发动的玩意,直接拼硬素质干掉就是的。

    梵天消失的瞬间,原本全军进入狂暴的贵霜士卒就像是骤然失去了脊骨一样,全军都萎了。

    一时间汉军近乎是势如破竹,配合着张任看垃圾的眼神,以及肃杀的语气,在梵天虚影被汉军一剑干掉带来的震撼的影响下,贵霜士卒自然的溃败了,神败了,凡人还有战斗的必要?

    兵败如山倒说的就是现在这种情况,如果梵天虚影不出现,贵霜可能也支撑不了多久,毕竟两道天命之下的张任率领的益州军团简直强到爆炸,加之打贵霜已经打的有些顺手了,益州军根本没有任何的压力,多支撑少支撑,在士气爆炸的益州军面前根本没有意义。

    “上!”鄂焕,孟获等人身先士卒冲在最前方砸入了已经士气崩溃,大军即将崩盘的贵霜大军之中,配合着身后的士卒如同狂猛的浪潮一般将贵霜冲的七零八落。

    “我说过,你们没有任何的区别!”张任策马率领着自己的本部朝着布拉赫的方向追去,冰冷肃杀的声音让混乱之中拍马撤退的布拉赫清楚的感受到了内心的冰寒。

    这一刻布拉赫,卡拉诺,阎立普等人终于明白了之前拉赫曼等人所说的这个张任和他们之前所说的完全是两个人是什么样的概念了。

    如果不是布拉赫等人都认识张任,也明白这就是去年的那个家伙,这一次他们绝对不相信面前这个怪物是张任,相比于去年的那个家伙,这个张任强的何止一星半点。

    双方的差距简直是云泥之别,甚至他们这种相互之间已经有了层次差距的将帅,在张任这种怪物的程度看来都完全没有任何的区别,对方已经彻底超越了他们这个层次。

    布拉赫等人溃败,不敢有丝毫的耽搁,确定张任的实力已经彻底超过了他们的估计之后,布拉赫等人再无丝毫的战心,连之前一直想要和张任交手的卡拉诺到现在连话都不想说了。

    如是果说以前卡拉诺还觉得自己和张任是一条水平线,现在的话,卡拉诺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哈哈哈,人怎么可能和连梵天虚影都能干掉的大魔王是一个层次。

    “张肃接下来就靠你了!”张任带上所有人前去追击,对着一旁的张肃招呼了一句,然后就跑掉的。

    张肃轻笑一声点了点头,现在这形式还用说,这把火放了意义不在于干掉援军什么的,更多的是在于让益州士卒冷静冷静。

    这一战打到这种诡异而又奇葩的情况,简单来说,汉军赢的实在是太干净利落了,再加上之前一年赢得战争,还有前年赢的,益州在张任和严颜的率领下已经赢的次数太多了。

    这一波打了贵霜赢的这么爽,后面贵霜援军来了,按照现在的士气益州兵压根就不想走,原因太简单了,赢的太顺利,给人一种前来捡功勋的感觉,加之对手还是一直被他们吊起来打的贵霜士卒。

    在这种情况下,张任一路赢过来,麾下士卒将校对于张任有着绝对的自信,到时候张任怕是想撤都不好撤,虽说以张任现在的威望要强行撤退也能撤回去。

    可是这种情况下强行转回去也不是什么好事,毕竟接下来是防守战,而且对手还是贵霜真正的精锐,具有军魂战斗力的可怕精锐,这种情况下,撤回去到时候肯定会被压着打。

    万一士卒出了逆反心理就不好了,虽说不至于有什么不太好的想法,但是对于张任的威望肯定有所打击。

    为了避免这些乱七八糟的情况,张肃一早在发觉这一战张任越打越猛,越打越凶的时候就做好了准备,放火呗,烧不烧得了多少敌人并不重要,给你制造一个上万平方公里的火场,让你们贵霜和我们汉室都干看着,我看你们这些家伙怎么打。

    上万平方公里的火场,大小可是真正相当于一个小国,这么大一块地方烧了,没个几天几夜肯定不能结束,管他是窒息还是粉尘,还是其他玩意肯定能烧死其中很多跑得不够快的家伙,而那几天到十几天,甚至更长时间的冷静,足够让益州军看着火场撤回去了。

    张任一路追杀,他倒也不急,反倒放了很多的侦查前去扫荡周围,对于布拉赫等人的追杀,至少他的精锐本部并没有尽力。

    孟达,孟获,兀突骨等人倒是特别的兴奋,追的特别的厉害,木鹿也跟着上去追了,结果一发流失射到了腿上,木鹿看了看之后决定还是不追了,结果往回跑得时候,又被一箭射到了脚后跟。

    之后木鹿一瘸一拐的跑了回来,全身扎了不少的箭矢,骑着马跟在张任的身后当护卫。

    说起来张任到现在对于能不能捕捉布拉赫等人已经没啥兴趣了,对于现在的张任来说,这种事情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反正已经赢的盆满钵满了,多点少点其实对于张任没啥影响。

    反倒是稳住自己的精锐本部,万一前方出现危险,自己有本部拱卫怎么着也能给汉军争取点时间进入战斗状态。

    伴随着益州军追杀的开始,距离双方交战五十余里的地方,趁着夜里较为凉爽行军的贵霜援军终于快要抵达了,不过双方现在还相距五十余里,就算是听力最好的内气离体也听不到太多的东西。

    “休息一个时辰,然后全军以作战奔袭的姿态前往前方,我估计我们和汉军如果要交战肯定是在这几个位置,其他位置的丛林实在不适合大规模作战。”孔雀弩箭军团的军团长举着火把,指着地图上的某一处说道。

    “奔袭五十里吗?”副官有些头疼的说道,“这对于我们来说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准确地说,我们现在已经很少训练这种高强度的奔袭作战了,五十里下去,还能不能有战斗力都是问题。”

    “这是战争,这不是训练,更何况,连五十里奔袭作战都达不到,孔雀弩箭军团已经废物到了这种程度?”孔雀弩箭军团的军团长拉胡尔皱着眉头看着副官,说实话,他在几年前被调离了孔雀弩箭军团,在不久之前才又被任命为军团长。

    “战略箭雨压制呢?”拉胡尔看着身边的副官询问道,当年他在孔雀弩箭军团的时候,各种能力都达到了孔雀弩箭军团的极限,结果这次回来就一个感觉,孔雀弩箭军团这几年好像是废了。

    “这个还能做到,但是两发,最多两发……”副官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说道。

    “虽说这几天奔袭我就发现孔雀弩箭军团已经废物了大半,但废物到这种程度也真是罕见,告诉我,我当年被调离之后,你们是怎么按照我留下来的命令训练军团的。”拉胡尔面上看不出喜怒,但是副官清楚的感受到了压力。

    “我们一开始确实是按照您留下来的练兵之法训练,但是后来来了很多的刹帝利,现在的孔雀弩箭军团已经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整体了。”副官苦涩的说道。

    “回头给我一份名单。”拉胡尔冷漠的说道,有些事情只有在战场上才能干,自己忍了这么久没发作,就是要等到战场上再下手,不就是离开了六年吗?自己的铁血孔雀居然被人养废了!

    “告诉他们,从现在开始进入战场,任何人敢违抗军令皆斩,给我将当年在我手下的那些百夫统统找来,孔雀弩箭是这么玩的?”拉胡尔冷漠的下令道,贵族?哼,有什么不能杀的,敢给帝国精锐里面掺沙子的,统统都是活的不耐烦了。

    “是,将军!”副官眼见拉胡尔已经做好了准备,当即欣喜若狂的回禀道,这几年看着自己麾下的孔雀弩箭日渐衰弱,副官也是够呛,但是他和铁血拉胡尔可是有着相当的差距,至少拉胡尔敢于举刀整肃军纪,他这个曾经的拉胡尔副官绝对不敢。

    “汉帝国。”拉胡尔在副官走了之后,面带冷漠的开口,他可是很清楚当年自己搞了多大的事情,现在南部婆罗门居然还是让他接管了孔雀弩箭,足以说明婆罗门对于此事的重视。

    或者更应该说,婆罗门其实很有兴趣打压贵霜皇权,为此甚至不惜启用某些已经被拿下来,被搁置在闲职上养老等死的将帅。

    【既往不咎?】拉胡尔带着残忍的笑容,老子当年率领着孔雀弩箭连军魂都怼了,现在被你们掺了这么多年沙子硬生生将老子的孔雀弩箭掺成了废物,现在给我说是既往不咎,官复原职,嘿,真有脸说啊,怪不得连陛下都看不下去了。

    【不过在回归之前,至少要将我的孔雀弩箭好好整肃一遍,现在这个程度,太垃圾,别说是对战军魂了,恐怕连后面那支刹帝利武士军团都无法打压。】拉胡尔冷漠的想到。

    军容,军貌这些都仅仅是一方面,重要的是战力,而提高战在拉胡尔看来除了严苛的军纪便是不二选择,他是用命填坑的职业将军!

    “汉军,别让我失望,希望你们够强,够猛。”拉胡尔侧首回望东方,要打造军纪,要恢复实力,都少不了一个强悍的对手,要抵达当年的高度,就算是拉胡尔也需要一个军魂级别的磨刀石!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