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七十七章 炸他一个跟头

    “诶呀呀,好气,这么多国运刷过来,刷过去,完全没用诶!”南斗一副无奈的哀叹口吻,话说间又是一道国运刷了过来,不多,不过这时已经完全没有因果的南斗,就跟泡澡一样,温温吞吞的享受着。

    “……”镇星默默地蹲到距离南斗相当远的一个角落,就像是看阶级敌人一样看着南斗,顺带怎么看,怎么觉得蹲在角落里面很委屈。

    “镇星,你坐那么远干什么?”南斗现在心情特别好,以前都是冷着脸,一副谁欠了自己千八百万的样子,现在的话,是个人都能看到这家伙的心情极好。

    “不敢,不敢,南斗你可是纯道之身,要是被我们红尘因果一沾,又是因果缠身,那就不好了。”镇星躲得的远远地,不敢靠近南斗,一脸的羡慕嫉妒。

    南斗哈哈大笑,呲溜一下闪现到镇星的旁边,吓了镇星一个半死,然后就像镇星所说的那样,两个家伙一接近,红尘因果就开始往纯道状态的南斗身上沾染。

    虽说沾染的量不多,但也是实打实的影响南斗的状态,镇星看了一会儿,有些无奈的对着南斗说道,“这可是你自己挤过来的,不是我害你,也就别怪我,我都说了,你是纯道之身,沾染我们这些有大因果的邪仙就会被波及。”

    “哈哈哈,镇星,你看着就是,看着就是!”南斗带着淡淡的得意说道,并没有因为沾染到镇星的因果而感觉到不满,依旧如之前那样随意,完全不惧因果加身。

    眼见南斗不介意身上沾染点因果,镇星放心了很多,不过随后镇星也就反应过来了,这么一点相互沾染的因果,比南华那群正派仙人身上的因果还少,南斗这家伙有什么在乎的。

    之前反应之所以那么大,完全是因为见到一个纯道之身,没有丝毫因果缠身的仙人,所以才会很自觉的躲到角落,避免对方沾染上自己的因果。

    这说实在点,其实也就是一种本能,一种见到美丽事物,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本能,不过现在反应过来,镇星就无所谓了,人家南斗都不在意,他还在意什么。

    不过随后镇星就注意到,沾染在南斗身上的因果在逐渐消失,很快南斗身上的因果就彻底没有了,镇星难以置信的看着南斗。

    “消……消失了!”盘坐着的镇星差点跳了起来,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做到的?

    “厉害不厉害!”南斗站直身子夸张的比划着说道。

    “厉害!”镇星就差就地膜拜了。

    “崇拜不崇拜!”南斗继续开口道。

    “崇拜!教我,我要学习!”镇星就差给南斗跪了,一脸看大佬的表情。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南斗瞬间垮了,一脸唏嘘的说道。

    “哈?”镇星一愣,随后一脸狐疑的看着南斗,伸手就插入胸口,掏出一柄土黄色的神剑,“你该不会是想要打架吧,不要以为你是纯道之身我就怕你!”

    “没跟你开玩笑,我要是有这个本事,我以前还当什么邪仙,早跟南华他们追着你们打了。”南斗没好气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因果沾到身上,就会缓缓消散。”

    “……”镇星顿时泪流满面,大家都是邪仙啊,你居然这么毫不留情的说,不是邪仙的话,就跟着南华追着打我们,你这是背叛组织。

    “别说你们不是这个想法。”南斗看到镇星的神色当即开口说道。

    “……”镇星一脸抑郁的看着南斗。

    镇星当然也有这个想法啊,相比于被人追着打,当然还是打人比较好了,但问题是就算所有人都有这个想法,所有人都做不到啊,你南斗说这话,现在就能做到,你懂这是什么意思不!

    “说起来,确实挺奇怪的,些许因果沾身上自己就消散了。”南斗奇怪的看着自己,完全不明白什么情况。

    实际上南斗也不想自己现在相当于张任挂载国运的通道,现在张任在开疆扩土,按着贵霜打,就算有些气运很小看不到,但实际上一直是从他这里通过的。

    “我们邪仙中出了一个叛徒!”镇星不爽的说道。

    “回头有时间我们堵南华如何,我纯道之身,外加因果自消,杀他几次,多来几次大因果,我觉得我能扛住,他肯定死了。”南斗目露凶光道,好不容易能浪了,当然要狠狠地浪啊!

    “你自己去,你能和对方拼因果,我不行。”镇星没好气的说道。

    作为仙人,他们活着本身就会出现因果,而因果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掉生命上限,再搞一些大因果的事情,说不定莫名其妙就死了,不到万不得已,没仙人愿意动手的。

    现在纯道之身的南斗肯定敢搞事,因果什么的,能洗掉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哗啦啦~”就在南斗开口的时候,一道近乎能看到的气运从南斗身上刷过去,比最早干掉阿米尔的时候反补过来的气运都雄厚,看的镇星都不自觉的张了张口,羡慕啊,南斗真乃大佬。

    “我觉得还是算了吧,一方面我们单人的实力确实不如南华,再一个,你杀他有什么意义吗?”镇星很自然的将手搭在南斗的肩膀上,能让南斗分担点因果也好。

    南斗看了一眼镇星搭在自己肩膀上的爪子,黑红色的因果线不断的沾染,不断的消失,南斗也就没在意了,抬头望天想了很久,“虽说毫无意义,但是不杀他一次我总觉得不甘心。”

    “你一个人能杀他吗?”镇星扶额,总觉得南斗只是突然洗光了因果,变成了无所事事状态,不甘心之下想要搞事而已。

    “大概……”南斗掂量了一下,发现确实打不过,至少真靠只有一个人,绝对打不过南斗,隔了一会儿发现自己有点怂,南斗突然反应过来,“我会自爆啊,炸不死他,也能炸他一个跟头。”

    “意义何在?”镇星已经没话说了,不过看在大家都是非生物,两团有意识的内气相互靠拢在一起,温暖对方的同时,还可以让对方分担点因果的份上,镇星决定继续尬聊。

    “可以炸他一个跟头。”南斗很是认真的说道。

    “但是对方肯定会将你打爆,而且是实际意义上的打爆。”镇星同样是很认真的说道。

    “可是,很无聊啊,活着不找死,有什么意义啊,人生在世不就是为了愉悦吗?”南斗略微烦躁,他发现镇星说的很有道理。

    “不,我觉得你以纯道之身到南华面前跳一跳,南华都快要气的自爆了,相信我,你只要在他面前不断地晃自己,他都会忍不住出手的。”镇星非常认真的给南斗出注意。

    南斗闻言一愣,瞬间也就反应过来了,南斗只是因为突然之间完成了自己的一直以来的追求,完成的过程之轻松,让他都有些难以置信,以至于脑子都有些晕。

    现在被镇星一句话点醒,南斗瞬间明白了过来,自己的存在本身就是对于南华的羞辱,自己一个大因果的邪仙,现在成了纯道之身,因果不沾,南华会不会气炸了。

    “啊,你镇压国运,洗炼自我,那个我去找南华进行人生商谈,说不定需要多谈几次。”南斗想通了之后,嘴角不由得上滑带着一抹邪笑,没有什么比在对方最强的方面羞辱对方更带感的了。

    “你不做个备份吗?万一将南华惹毛了将你打爆了,你总不能从西昆仑再飞到长安吧。”镇星好心的给南斗提了一个醒。

    “哦,也是,我做个备份。”一脚踢爆了一旁造化出来的四象,南斗三两下做好了一个备份,将之丢到国运里面,然后带着某种像是夜枭一样的“嘎嘎嘎”尖啸声飚走了。

    远望飞走的南斗,地宫之中的镇星一脸唏嘘,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成为纯道之身啊,他也好想浪啊,作为一个仙人,不浪的话,那活着有何意义?

    那夜枭一样的嘎嘎嘎声,传到到未央宫中,让锦被之中的丝娘猛然惊醒,一脸戒备的扫过宫中各处,然而并没有什么发现。

    睡的迷迷糊糊的刘桐,因为丝娘骤然起身,身上一凉,伸手就开始左右乱摸,将锦被扒拉到自己身上之后,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丝娘则是左右看了看没发现什么问题,又看了看刘备那边进贡来的座钟,才寅时一刻,暗骂了一声哪家乌鸦这么不懂事,明天一定要让侍卫捅掉周围的乌鸦窝,然后就缩了缩身子也趴窝继续休息了。

    话说回来,仙人貌似……大概……好像那个不需要睡觉的,但是丝娘裹了裹棉被,脑袋左右蹭了蹭枕头很快就睡着了。

    “拍拍……”刘桐迷迷糊糊的伸手拍了拍丝娘,脑袋往棉被里面拱了拱,“丝娘什么的,完全不像是一团有意识的内气。”

    “仙人,诶,我记得我好想不是……”丝娘裹着棉被缩了缩身子,迷迷糊糊的回答着长公主的话,随后打了颤,被子很自然的过得更为严实力量。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