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七十六章 这能输

    贵霜和汉室的士卒心有灵犀的给木鹿大王还有鄯蹋伮了拉开了一块空地,转而到其他位置交战,两人策马前冲就要一决高下。

    不过很明显,鄯蹋伮人快马快,气势汹汹,远超木鹿,策马而起,速度飙升到极限就要朝着木鹿杀去,而木鹿这边就差了很多,马不行,气势不行,速度也很一般,双方的差距特别大,简单来说,面对鄯蹋伮,木鹿就像是送死一样。

    然而就在双方就要交错而过,鄯蹋伮气势最盛,要一刀砍死木鹿的时候,木鹿翻身一滚,直接一个猛虎落地式坠马。

    随后鄯蹋伮的正面飞来了大量诸如飞石索啊,链锁,套绳啊,乱七八糟的东西,更有弩箭,吹针,石镖等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一时间鄯蹋伮差点被各种稀奇古怪的飞行武器淹没,说来也是鄯蹋伮人快马快,气势汹汹的弊端,冲的太猛,距离汉军太近,加之木鹿故意引诱,交错而过的时候鄯蹋伮没来得及刹住,就已经要冲到木鹿大王的本阵之中。

    再加上木鹿大王之前单挑前给自己麾下做的动作,眼见鄯蹋伮冲过来,麾下的亲卫第一时间掏出了自己的武器。

    谁跟你单挑啊,脑子有病啊,你一个内气离体居然有脸和炼气成罡的本大爷说单挑,我又不是条哥那种打一般内气离体毫无压力的违规产品,按道理来说内气离体单挑炼气成罡,不是应该一个单挑我们全部吗?哦,我就默认你是单挑我们一群。

    “混账!”鄯蹋伮在正面飞来成吨的飞行武器之后岂能不知道自己被木鹿大王坑了,愤怒的咆哮,挥舞着自己的武器抵挡着面前乱七八糟的攻击,但就算是内气离体,在云气之下也抵挡不了数百人有意识的集体攻击。

    箭矢,飞石索,投标,飞刀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时间将鄯蹋伮淹没,胯下战马直接被钉枪钉了一个半死,鄯蹋伮也被数根箭矢射中,石镖砸在额头,血流直下的同时,更是无比心慌。

    奋力的用长枪击飞那些对自己有致命伤害的武器,尽可能的调头回转,以希望能撤回自己的本阵,然而所有的希望伴随着数张木鹿大王用来捕猎猛兽的巨网洒下,鄯蹋伮彻底失去了逃亡的可能。

    “这里,这里,赶紧赶紧!”木鹿大王在看到麾下士卒将对方重创之后,就知道大势已成,作为一个在南蛮生活,各种捕猎猛兽的蛮王,深切的明白,如何才能活捉一个强大的猛兽。

    猛兽很厉害,尤其是一些内气离体的猛兽,一般情况不要招惹,但是有些时候躲不过去,那么就必须要做掉对方,这个时候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找个高手帮忙,另一个是自己动手。

    相比于其他蛮王在遇到内气离体猛兽之后,就去找孟获,或者兀突骨帮忙不同,木鹿一直都是自己上,在成功煮了一个内气离体的豹子之后,木鹿获得了其他所有蛮王的认同。

    一个能击杀内气离体的蛮王,哪怕是炼气成罡你也必须给于尊重,至于对方是用什么方式击杀的蛮王其实没人在乎,他们只看到那巨大的石锅里面煮了一头内气离体的豹子,虽说不好吃,但是这玩意吃的不是口感,是面子啊。

    随着木鹿大王一声令下,麾下那些曾经跟着木鹿大王捕捉过猛兽的亲卫,赶紧拿出那专用的大叉子,在鄯蹋伮被网网住之后,第一时间用叉子叉向鄯蹋伮的腿部,腰部,腹部,手腕,将鄯蹋伮叉倒在地,然后各种用来压制的东西一瞬间就向着鄯蹋伮招呼去。

    靠着多次捕猎猛兽的经验,全身被网缠的死死的鄯蹋伮,身上登时多了很多的绳索,之后连网都不揭开,各种温养后的绳索快速的将鄯蹋伮连带着捕兽网缠成了毛毛虫,之后快速的缠成了球。

    “哈哈哈哈~”木鹿大王这一刻笑的无比猖狂,看着已经被缠的完全看不出来是个人的鄯蹋伮,木鹿大王着实惊喜无比。

    “给我上,灭了对方!”木鹿大王狂笑着说道,麾下士卒连对方的主将都活捉了,这能输?输个屁啊,给我上,灭了他们!

    根本不需要木鹿大王指挥,鄯蹋伮被网套住的时候,贵霜后军就距离崩溃不远了,等到后面鄯蹋伮直接被木鹿手下用麻绳缠成了球,那就更不用说了,面对汉军的攻势那简直是一触即溃。

    “混账,你个混账!”鄯蹋伮被缠成了球,但嘴巴并没有被堵,因而眼见木鹿大王过来当即怒骂道。

    木鹿这个时候也没有心思在继续带兵作战,倒不是因为活捉了一个内气离体心情大好什么的,只是之前中了三箭半点事没有,但是刚刚一个猛虎落地式,落得太猛,将箭矢往进怼了一节,现在痛的要命。

    “哈,我混账?”木鹿大王听着他心通直笑,“你智障吧,你是内气离体啊,我一个炼气成罡,我脑子有病跟你单挑啊,这你都信,你真的有脑子吗?”

    此话一出鄯蹋伮都差点气炸了,对着木鹿一阵狂骂,然而木鹿转了转,转到了鄯蹋伮的背后,一脚踢在麻绳捆得球上,鄯蹋伮就地转圈朝着前方滚了过去,木鹿见此狂笑不矣。

    等到鄯蹋伮头朝下滚停了之后,木鹿缓缓地走过来说道,“我不太喜欢骂人的,我一般都是动手,反正最终的胜利者是我,骂我两句我也少不了一根毛,再说,兵不厌诈啊,哈哈哈~”

    木鹿对着脑袋朝下的鄯蹋伮大笑道,不过笑了两下,可能是扯到伤口了,干咳了两下,令人将鄯蹋伮拉走。

    “这波抓了一条大鱼,回头可就有封赏了,这比打猎强太多了。”木鹿算了算战损和斩获,深觉这日子比蹲在林子里面饥一顿饱一顿好多了,至于面对高手,跟他煮了吃了的那个豹子也是内气离体啊,至少那只豹子还干掉了他百多手下,这鄯蹋伮啊,智障!

    木鹿这时也不用指挥了,活捉了鄯蹋伮,贵霜原本已经到冰点的士气彻底崩溃了,和汉室近乎是一触即溃,蛮军只需要追着对方捡人头就是了,这种顺风战是个人都能打。

    “呃,木鹿,你怎么在这里,没去前线。”鄂焕和孟获都算是冲的猛的,过了用不了多久就追了上来,结果一过来就发现之前偷跑的木鹿居然在一旁蹲着。

    “这是又中箭了,让你小子偷跑。”鄂焕看着胸口又中了两箭的木鹿大王嘲笑道,“一早就给你说过了,提升自己的实力比什么都重要,当初那头豹子你一个人吃了,说不定都内气离体了。”

    “屁,当初我们部死了那么多人才抓了那只豹子,我一个人吃,亏你说的出来,就算我能吃完,我能吃的下去?”木鹿不屑的说道。

    木鹿确实有机会成为内气离体,不过那头豹子除了给其他蛮王开开眼,剩下的,木鹿给自家部落的勇士分了,这也是木鹿麾下士卒相对更能打一些的原因,好赖都有点内气。

    “其实你成为内气离体,比加强所有的族人,有时候更有意义。”孟获看着前方说道,“不说了,我去砍人了,你就呆在这里。”

    “你们直接往前冲吧,我将鄯蹋伮活捉了。”木鹿指着前方说了一句特别让人震惊的话。

    “哈?”孟获和鄂焕尽皆吃惊的看着木鹿,以为木鹿说错话了。

    “你们这么看我就没意思了,看,这是谁?”木鹿指着身后被绳子捆成球的鄯蹋伮,虽说因为有网的原因,看的不太真切,但是鄂焕可是和鄯蹋伮交手了好几次,孟获也曾见过对方本人,一眼就看出来木鹿背后捆得那家伙确实是鄯蹋伮。

    “你居然活捉了一个内气离体?”孟获吃惊的看着木鹿说道。

    “我当初给你下锅煮的那个猎豹也是活捉的好吧。”木鹿眉飞色舞的说道,“哼哼哼,动动你们的脑子,没事干别一个劲的冲冲冲,刚刚刚的,这家伙蠢的和我单挑,我让他单挑了我们一群。”

    孟获和鄂焕尽皆无语的看着木鹿,对于这家伙的做法也是佩服,不过对于鄯蹋伮被活捉,孟获也没有鄙视木鹿不遵守单挑规则的意思,且不说赢得是自己人,更何况,你一个内气离体单挑炼气成罡,你还真有脸往出说啊。

    “我们往前去追其他的贵霜溃军了,你就先休息吧,活捉了对方上将,你的功劳已经够了,也该给弟兄们留点了。”孟获和鄂焕对着木鹿摆了摆手,策马带着自己的本阵朝着前方追去。

    敌方大将都被活捉了,后面的战争那不就是捡便宜吗?还有什么好说的,冲冲冲,追追追。

    过了一会儿吴懿和吴班也追了过来,俩步兵跑得慢,眼见木鹿在道旁休息,吴懿很自然的给打了一个招呼,“木鹿,你还不去追啊,你可是偷跑了,呆在这里可没有斩获,哦,你又中箭了啊。”

    “你们赶紧上,前面两个跑得快,说不得都追上贵霜前军了,我把对方主将活捉了,后面就不掺和了。”木鹿乐呵着和吴懿招呼,指了指自己身后捆成球的鄯蹋伮大笑道。

    “嗯?”吴懿一愣,没反应过来,后来骤然反应过来了,这不是鄯蹋伮那个家伙吗?居然被木鹿活捉了。

    “恭喜,恭喜。”吴懿有些酸溜溜的说道。

    “哈哈哈,你们赶紧去,对方都崩盘了,跑快些,说不定还能抓点别的,前面还有内气离体呢!”木鹿笑呵呵的说道。

    这一刻木鹿感觉,林子外的社会,和林子里面的社会还是一样的,当年他只是一个小蛮王,活捉了那只猎豹之后,他就成了有名的蛮王,而出了林子之后,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将帅,但是活捉了鄯蹋伮之后,很多人再一次对他侧目而视。

    “承蒙吉言!”吴懿本身就是八面玲珑之辈,眼见木鹿能活捉一名内气离体,不敢再有小视,当即抱拳施礼,带着自己的兄弟朝着前方追去,还是那句话,主将都被活捉了,后面就是捡功勋啊!

    吴懿和吴班走了之后,没过多久,张任带着高沛等人排着严整的队伍缓缓推了过来,和其他人的队伍散乱不同,张任率领的后军一直保持着最严苛的行军姿态。

    “木鹿,听说你抓了鄯蹋伮?”张任策马过来面带笑容的对着木鹿询问道,前方传令兵给他通传这个消息的时候,张任也吓了一跳。

    “是的,将军,若非将军将对方本阵击溃,我也不可能趁乱拿下对方,看这就是鄯蹋伮。”木鹿连连施礼,指着身后的球说道。

    张任看到鄯蹋伮一脸绝望的神情笑笑,“干的不错,跟我去本阵,之后还要作战,还有你胸前扎了三根箭矢,不痛吗?”

    “之前还有点,现在也不流血了,打赢了再处理。”木鹿低头看了看已经结痂的伤口,哈哈大笑道。

    “确实是猛士。”张任满意的说道。

    战争到了这个份上,张任已经赢的超乎想想了,准确的说,开战的时候张任完全没想过能打的这么轻松这么顺利,这一战简直捞功勋捞到爆,就算是木鹿这等回头稳稳一个关内侯,至于张任自己,他已经捞功勋捞的手软了。

    当然除了张任捞功勋捞的手软,长安地宫里面的南斗这个时候已经洗成了纯道之身了,简单来说身上已经没有半点因果了,之前沾染的因果随着一道道的国运洗过来,南斗已经洗的干干净净的。

    等到镇星回来看着已经没有丝毫因果沾染的南斗目瞪口呆。

    “啊,镇星,你回来了。”南斗抖了抖脚腕,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神色看着镇星说道。

    “呃,是的。”镇星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的因果呢?”

    “洗掉了,看,又是一道……”南斗感受着从自己身上通过的国运,双手一摊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神色,镇星想要打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