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七十二章 前后夹击

    话说间拉赫曼怒吼一声,绽放出极限的神佛加持,坦然面对生死之下,很多曾经看不开的东西这一刻都放下了,原本已经停步不前的加持能力,再一次得以飞跃。

    如果放在以前,这种事情可能会让拉赫曼欣然自得,但是现在,面对张任,拉赫曼所能想到的只有拖住对方,益州军,有张任在场和没张任在场差距真的很大。

    前者鄯蹋伮等人可以战的有来有往,后者怕是惟有死路一条。

    为了贵霜帝国,为了身后的战友,必须拖住张任,哪怕会因此而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张任看着冲锋过来,一脸死志的拉赫曼,轻叹一声,“虽说不能给你见识全力以赴的我,但让你明白大概有多少差距还是可以的。”

    “计时天命-天运加持。”张任轻喝一声,手上的佩剑携带者张任近乎全部的力量丢了出去,剑尖直指拉赫曼而去,而拉赫曼则很自然的用自己的佩剑横扫格挡张任的佩剑。

    “咔嚓……”拉赫曼手上那柄用以横扫张任丢过来的佩剑的长剑,从扫中张任佩剑剑尖的地方直接炸裂成两截。

    这一刻拉赫曼才骤然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是用枪作为武器,佩剑只是刚刚换上的制式武器,和张任手上那柄佩剑完全是两个级别的玩意,而他居然用这样的武器想张任挑战!

    说起来,中原这边除了常用的战斗武器,佩剑一般也是不离身的,毕竟指挥系的将帅都会拿上柄剑一直携带在身上,和拉赫曼那种只用一柄长枪的家伙完全不同。

    不过一剑扫中张任佩剑,自身佩剑炸碎,拉赫曼虽说反应过来自己作了一个死,但本身也并没有多少惊慌,他身上还穿着那件一寸厚的宝甲,区区投掷过来的佩剑根本不至于奈何他。

    然而……

    拉赫曼不闪不避,前冲了一步,脚下便是一顿,缓缓低头看着扎在自己左胸心脏处的佩剑,并不深,也没有从背后穿出,但后背处相同位置的凸起已经足够说明很多问题了。

    “真的……好……不……甘心……”拉赫曼眼中神光消散,缓缓地的倒下,低声喃喃自语,但是却已经失去了一切,毕竟不是意志贯通之辈,心脏被刺穿,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张任缓缓地摇头,他正对着拉赫曼,所以看得很清楚,自己丢出去的那一剑本身就是全力一副,拉赫曼的制式佩剑挡不住也正常。

    神奇的地方在于,张任那一剑丢出,在拉赫曼用制式佩剑的剑脊扫中张任佩剑剑尖,自身长剑折断的时候,拉赫曼的那一击很正常的将张任那柄脱手的长剑带偏,致使原本只能刺在拉赫曼铠甲上的佩剑,刺在了之前张任一剑斩出来的裂口上。

    自然张任的佩剑轻易的穿透了仅剩的那么一点点的防御,然后钉穿了拉赫曼的心脏。

    看着血泊之中的拉赫曼,张任沉默,低声说道,“虽说不是全力以赴,但这是我能给于的最大尊重,独自带兵断后的拉赫曼。”

    随后看着已经泯灭完最后一道金纹,只剩下古铜色皮肤的手腕,这是计时天命,虽说不如真正的天命指引那么强,但第三个的效果已经不逊色真正的天命指引了。

    “放箭,击杀其中的死士,再行询问是否投降!”张任策马调头,拉赫曼已死,这些死士缺乏了加持和调度指挥,彻底变成了一盘菜。

    军团攻击和箭雨齐发,将断后的死士快速击溃,然后张任本部穿插其中,根本不给对方任何施展的机会,将其本阵切碎,分割歼灭。

    最后以极小的损失歼灭了其中三千多人,俘虏了一千五百人,而张任本部的损失则只有数百,这就是打掉对方核心之后,再行攻击对方本阵的优势。

    另一边埋伏在二十里外丛林之中的孟获有些烦躁,等了这么久居然还没有等到张肃的召唤,他有些不耐烦了,作为先锋没拿到最大的功劳就够不幸了,现在连辅助中军夹击的机会都失去了,孟获想哭!

    他可是真正想要大干一场,为汉室争功,为融入汉室做准备,但是面对当前这种情况,孟获非常的无奈。

    就在孟获带领的本部蹲在丛林里面等待的时候,前方遥遥传来了各种嘶喊,孟获面上一喜,而侦查兵也迅速赶来给孟获汇报了最新的情报,张任击破了贵霜的营寨,贵霜本阵正在尽力撤退。

    虽说侦察兵给孟获说的很清楚,贵霜虽说是在撤退,但本阵并没有溃散,依旧保持着较为严整的阵型,也就是说依旧保持着应有的基础战斗力。

    不过看对方撤退的速度,后面极有可能会有汉军追袭,但由贵霜稳住本阵且战且退,汉室不能崩溃其阵型,贵霜出逃的可能性很大。

    “带来,孟优,做好准备,一会儿随我杀去,定要给我堵住贵霜先头部队,莫要丢了我的颜面!”孟获抄起自己的大刀,双眼闪着精光看向自己的弟兄。

    “是!”两人尽皆开口说道,孟获则是下令所有的士卒做好准备,此战定要夺个首功!

    贵霜这边两路未遭遇汉军袭击的援军护着一众贵霜高层和身后的吴懿,吴班,鄂焕等人且战且退,一路行来未有丝毫的失误,吴懿等人也如拉赫曼所预计的那样,没了张任督战指挥,虽说汉军众将能压住贵霜本阵,但想要有大的进取那就完全是幻想了。

    在这种情况下,贵霜这边局势虽说不妙,但护住自身撤退还是无有任何问题的。

    “我这是怎么了……”鄯蹋伮昏昏沉沉的苏醒了过来,毕竟是内气离体的好手,虽说被拉赫曼一手刀打在后脑勺,有些脑震荡,连血都打出来了,但这么一会儿,也就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我们已经撤出了营地!”莱布莱利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鄯蹋伮面色难看,随后张了张口没能说出话,隔了良久之后,面色复杂的看着周围的将校,没看到拉赫曼,瞬间也就明白了当前的情况,有些失落的开口问道,“拉赫曼将军亲自断后的是吗?”

    “是的。”苏拉普利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在鄯蹋伮四周所有的将帅没有一个推卸责任的,这一战他们都成长了很多,至少知道了什么样的强大,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无可抗拒。

    “我昏过去到现在多久了。”鄯蹋伮快速的收敛自己的神色,再一次进入了状态,忍着头疼对着其他人开口说道。

    “因为出营的时候和汉军花费作战逼退,阻击对方花费了不少的时间,现在已经快有一个多时辰了。”巴纳特抹了一口嘴角的血,“这一战是我最接近死亡的一战,汉帝国实在是太强了。”

    “我们迟早也会成长到这一步,鄯蹋伮,拉赫曼将军在断后的时候告诉我,让你醒来之后好好想想,什么是将,什么时帅。”苏拉普利眼见鄯蹋伮已经彻底平静了下来,于是开口说道。

    “嗯,我明白了,撤吧,往西撤退,援军最晚明天晚上就能抵达,今天尽可能撤到布拉赫那里,到明天我们就有反击的能力了。”鄯蹋伮神色坚毅的说道,很明显并没有被这一场惨败打倒。

    鄯蹋伮苏醒之后,贵霜本阵的战斗力并没有多少的变化,但是却多了几分安稳,一个军团终归需要一个主心骨,鄯蹋伮虽说刚刚承担了这个位置,但相比于其他人,他至少还有点让人安心的地方。

    “众将士,随我杀敌!”随着贵霜撤退的大军杀到孟获军前两百步的时候,孟获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对着贵霜一声大吼之后,爆发出内气离体的气势,绽放出军团天赋,麾下的蛮军如同虎狼一般带着狂猛的气势,高吼着号子朝着贵霜撤退的前军杀去。

    伴随着孟获第一时间撞入贵霜本阵,原本就因为后有追兵而有些心神不安的贵霜前军,在遭遇到孟获军团天赋带来的猛虎之势,以及孟获本部狂猛的攻势之后,部分心志不坚的士卒直接发生了溃逃。

    孟获带着自己本部,还有自己的兄弟如猛虎入羊群疯狂的砍杀,在前方贵霜遭遇到孟获的瞬间,后方的吴懿等人听到远处传来的喊杀声岂能不知孟获已经下手,当即不敢再有犹豫,率领自己的本阵直接朝着一直严阵以待的贵霜后军撞了过去。

    没说的,前有伏兵,后有追敌,能不能全歼了对方就看这一次了。

    一时间前后围攻贵霜的汉军士卒尽皆在主将的率领下爆发出极限的战斗力,原本就因为大败士气衰颓的贵霜,之前严阵以待,且战且退还能应对汉军的攻势,而面对现在这种疯狂的攻击,一时间阵脚大乱,后军和前军尽皆有陷落的危机。

    “巴纳特,纳塔拉,西纳里你们三个速速去前方打开局势,我去后方亲自殿后稳住后军,你们三人定要尽快打开通道!”鄯蹋伮在听到前方和后方的传讯之后第一时间下令道,随后挺枪策马朝着后方冲去,不论如何也要稳住贵霜本阵,否则一切都成了笑话。

    巴纳特三人闻言也不敢耽搁,直接率兵朝着前方孟获处冲去,鄯蹋伮则是率领自己不多的本部直接怼上了鄂焕。

    “鄯蹋伮,我们又见面了。”鄂焕扫开阻击的杂兵,方天画戟轮舞准备拿下一旁的贵霜百夫,不想被人一枪架住,这才看到冲过来的鄯蹋伮,登时大喜道,鄂焕到现在也知道了鄯蹋伮的身份了。

    鄯蹋伮面色冷漠,他之前在文伽之战就曾同时面对了孟获和鄂焕,靠着军荼利明王信仰加持的强悍韧性,甚至硬生生压住了孟获和鄂焕两部的兵马,而现在鄯蹋伮再一次开启了自己的信仰加持。

    不需要强悍的攻击,只需要靠着韧性稳住后方防线对于鄯蹋伮来说就够了,三个内气离体还有主要的兵力去围攻孟获,花不了太久就能撕开一条道路,能在这之前要做的就是避免后方防线破碎!

    鄯蹋伮冷冷的闪开鄂焕的攻击,不去和鄂焕单挑,只是将之扫开,然后努力调整后方的防线,避免汉室这边一众将校抓住时机将这已经是最后的生机斩断。

    这时的鄯蹋伮脑子无比的清晰,每一步都像是计算好了一样,靠着兵力的调整,不断的查漏补缺,成功封堵住了吴懿,吴班,高沛等人的穿插攻击,保证了阵线的完整。

    “鄯蹋伮,撤!”西纳里捂着胸口的伤口对着远处拉住汉军的鄯蹋伮吼道,为了逼退孟获这个疯子,西纳里甚至不惜以伤换伤才得以杀开了一条血路,因而不敢有丝毫的耽搁对着鄯蹋伮的方向咆哮一声,便朝着前方奋力冲去。

    鄯蹋伮冷冷的回望了一眼鄂焕,然后调头也朝着前方冲去,不能再继续耽搁了,再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张任就来了。

    等到鄯蹋伮等人杀出重围,孟获等人愤怒的绞杀完所有不愿投降的贵霜士卒,俘虏了数千士卒之后,张任带着张肃还有自己的本阵终于追上来了。

    “孟将军,如何,可有斩获!”张任看到孟获之后笑问道。

    “还请将军责罚,获一时大意,走了对方大将!”孟获脸色无比难看的说道,之前被三个内气离体高手围攻,就算是孟获也难挡住,当然最重要的是孟获冲的实在是太前了,直接被对方针对了。

    “是吗?”张任点了点头,并没有放在心上,看了看孟获身上的伤势,“将军不用在意,贵霜不过是困兽犹斗,接下来还要靠贵霜残兵打一场决战,诸位可愿随我再战一场,诛灭贵霜残兵!”

    孟获第一时间回答道,“我愿为先锋追杀贵霜!”

    “好!”张任点了点头,“命令所有人吞食干粮,喝水整肃,各部迅速整肃本阵,半个时辰之后随我杀敌!”

    伴随着张任的军令,吴懿,吴班快速的派出大量的探子,或是追寻鄯蹋伮等人撤退的方向,或是四处扫荡,避免被人伏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