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七十一章 你太弱了

    张任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冷漠,或者更应该说是无有起伏的平静,就算是看到了五千身穿甲胄的士卒朝着他推来,也依旧淡漠,这种神情无一不在说明,张任根本没有将对面放在心上。

    “鄯蹋伮,这就是你最后的杀招,差的太远了。”张任看着远处略有狼狈的鄯蹋伮淡然的开口说道,他相信,哪怕自己说的是汉语,声音也不是很大,在纷乱的战场上,诸如鄯蹋伮那些贵霜的内气离体武将也能听的很清楚,“训练有素,装备齐全,但这不够!”

    鄯蹋伮闻言咬着自己的嘴唇,张任现在的情况依旧是游刃有余,对方那种轻松随意的语气深深地刺痛了他,莫名的让他想起了一句话,我还没发力,你就倒下了。

    “灭掉他们!”张任面色清冷的剑指前方,身后的本部精锐还有其他人的大军尽皆一拥而上,打到这种程度,已经不需要任何的指挥了,大势滔滔,碾过去就是了,高昂的士气,散乱的敌方,厮杀便是!

    “鄯蹋伮,撤吧,带着尚未崩溃的左右两支援军撤退,我来阻击张任,真的是好强,哪怕是到现在都尚且未竭尽全力。”拉赫曼伸手推了一下鄯蹋伮,带着某种决绝看向张任。

    “撤了也没用,离开这里会输的更惨。”鄯蹋伮面色清冷的说道,哪怕是他也明白现在已经回天无力了,用完了所有的手段,对方依旧没有竭尽全力,也许从一开始选择和张任厮杀就是一个错误。

    “撤吧,去布拉赫那里,我来断后。”拉赫曼伸手推了一下鄯蹋伮,“苏拉普利,莱布莱利,指挥当前还未陷入战局的左右两支援军,带巴纳特他们离开,趁现在还能整兵撤退。”

    “……”一身狼狈,有些烟熏火绕的苏拉普利看着拉赫曼的神色,已经懂了对方的意思,“但这样的话,将军你……”

    “鄯蹋伮,你应该明白,再打下去,一旦绞杀一起,想撤退都不可能撤退了。”拉赫曼神色平静的看着鄯蹋伮,“现在撤退,虽说战败,但有我断后的情况下至少能保证大多数的核心精华,作为主帅,我应该给你说过,再艰难也要做出有利于我军的决断。”

    “……”鄯蹋伮沉默,随后隔了一会儿,双眼冰冷的抬头,显得无比决绝,“拉赫曼由你带领侧翼援军,以及其他将帅撤退……”

    “嘭~”鄯蹋伮的命令还没有下达完毕,拉赫曼一手刀砍在鄯蹋伮后脑勺,重击之下鄯蹋伮直接晕倒在地,鼻血缓缓地流了下来。

    “下手有些重了,不过毕竟是内气离体,要是下手轻了,万一失手了就不好了。”拉赫曼神色平淡的扫了一眼莱布莱利和苏拉普利,“带着其他人撤退,鄯蹋伮苏醒之后,告诉他,我已经死了,让他好好思考一下,什么是将,什么是帅。”

    苏拉普利沉默的搀起鄯蹋伮,对着拉赫曼做了一个祝福的动作,带着巴纳特,纳塔拉等人直接撤退,连带着将当前压制住吴懿,吴班本阵的两支贵霜援军也拉走了。

    正如拉赫曼所说的那样,左右二军不论如何在当前都保持着对于汉军的压制,虽说再战下去结果必然免不了被腾出手的汉军缠住,然后一一击溃,但现在要走汉室也绝对留不住。

    张任皱着眉头看着已经开始有秩序的撤退的贵霜士卒,自然地下令让吴懿,吴班进行追袭,现在这种程度是撤退,而不是溃逃,可完全不符合张任的战略目标。

    “鄂焕,高沛,杨怀,强攻逼退正面的士卒,之后也去追杀撤退的贵霜大军,这里由我解决就是了,你们一直牵扯在这里的话,一时半会儿也出不了结果,对方看起来怀揣着死志了。”张任盯着拉赫曼指挥的那些身穿甲胄的贵霜士卒皱着眉头下令道。

    鄂焕,高沛,杨怀等人对视一眼,当即不再犹豫,拉起本部亲卫,以自己为锋头爆发出全力,极短的时间内,各自率兵击溃自己正面的贵霜士卒,之后反身调头从内营杀出,朝着西边撤退的贵霜本阵追去。

    很快,营地里面就剩下张任以及拉赫曼率领的四五千身穿甲胄的贵霜士卒,至于那些贵霜溃军,这个时候恨不得多生几条腿,好远远的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拉赫曼并没有阻止溃军,他的目的仅仅是拦住张任,在拉赫曼的眼中,张任比之前离开的那些人加起来都重要。

    看着前方已经心存死志的拉赫曼,张任有些佩服,他不知道,自己有一天陷入绝地会不会也做出这种决断,但这并不影响张任对于对方的敬佩,能明知必死,还一路向前的尽皆是心志坚毅之辈。

    拉赫曼想要将自己拖在这里,张任其实一眼就看穿了,只是他并不在意,相比于能少战死一些士卒,张任更乐的由自己来解决拉赫曼。

    更何况,没记错的话,孟获应该就在二十多里之外的丛林之中等待着贵霜溃军的到来,断后什么的,意义并不大。

    这是张肃订正后的计划,如果张任攻打营地力有不逮,那就发消息让前方撤回来的孟获在最紧要的时候进行前后夹击。

    若是张任能成功打下贵霜营地,那么孟获也就不用夹攻了,只用作为决胜伏兵,给逃出张任魔爪的贵霜将校补上致命一击。

    因而真说起来,张任其实完全不担心吴懿他们追袭会出什么意外,反倒是让这些家伙在中营和拉赫曼这种怀抱死志的家伙进行决战,张任有些觉得不划算。

    这些身穿甲胄的士卒,并不高大,但他们大多数人的身上都有一种相同的气势,也就是所谓的悍不畏死,这些人从某种程度上讲应该算是死士,五千人之中大约有六成看起来都是这种。

    虽说张任一早就听说贵霜的军团都配有死士营,但那些死士在张任的印象中尽皆只是拿了武器的奴隶,和张任现在见到的这种身披甲胄的死士完全是两回事。

    实际上这些人是鄯蹋伮从大军之中选拔出来的最坚定的印度教狂信徒,这些人都是希望在战场上回归梵天的低种姓。

    只是哪怕鄯蹋伮仔细挑选,这种狂信徒也只能从数万人之中选拔出来了三千,还有一些则是他挑选出来的本部精锐。

    这些人合在一起,换上甲胄之后,组成了鄯蹋伮麾下最精锐的一支军团,也就是原本鄯蹋伮所希冀着能给于张任率领的精锐本部最后一击的强大军团。

    不过看现在这个情况,鄯蹋伮精挑细选出来的本部,怕是只能用来作为断后阻击张任的军团了,虽说战略目标已经统统失败了,但至少最后他们成功和张任的本部交手了。

    伴随着鄯蹋伮等人的撤退,还有吴懿等人撤出营地的追袭,贵霜中营也就剩下张任,拉赫曼,以及两人各自率领的本部精锐。

    “张任将军,可否拿出你最强的实力,让我见识一番?”拉赫曼这时已经放下了一切,既然选择了断后,他也就没想过活着回去,而且他也确实不觉得自己身后的本部能击败张任。

    虽说换上了甲胄,虽说身后的士卒大半都不畏惧死亡,虽说自己的神佛加持能加强士卒之间的配合,但是面对大魔王一样,深不见底的张任,拉赫曼很清楚,打不赢,根本没可能赢,第一次见到这种从第一次交手,到自己即将战死,没摸清对方到底什么情况的家伙。

    “……”张任就像是思索一样,看着面前双眼坦然,放下生死,只想死个明白的拉赫曼。

    “你太弱了。”张任掂量了一下自己天命指引,还有手腕纹路的价值,又看了看对面已经放下生死,只想作为一个明白鬼战死的拉赫曼,如果可以,张任是比较愿意给自己承认的对手一个英雄的葬礼。

    然而,掂量一下给于对方一个英雄的葬礼和手腕上仅剩一道的金纹,以及还剩两次的天命指引,外加之后的对布拉赫战争和对贵霜援军的大战,将这些东西公平的放在天平上,张任果断放弃了。

    给什么英雄的葬礼啊,这要是最后一战,我会让你见识一下两道天命指引和一道计时天命的同时加持,但这不是最后一战,所以……

    “原来如此。”拉赫曼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实际上拉赫曼在开口之后,便一直看着张任,所以清楚张任确实有过给他一个英雄葬礼的想法。

    只是之后却又像是想起来了什么放弃了,所以拉赫曼并没有怀疑张任是在骗他,只能说,张任确实是认为他拉赫曼太弱了,根本没有办法见识自己最强的状态。

    自然拉赫曼心中发苦,确实没想到会是这等云泥之别,不过随后就坦然面对,作为一个武将,一个统帅,能死在如此强者的剑下也不算亏,因而缓缓抽出制式长剑,无比郑重的指着张任的方向,“贵霜帝国,拉赫曼,请汉帝国张任将军赐教。”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