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七十章 考出两百分的方式

    “该死!”鄯蹋伮看着骑着高头大马,根本连掩饰自己位置都没有兴趣的张任面色不由得有些烦躁,他很清楚,一旦张任率兵进入中营,当前中营好不容易掰回来的天平就会被彻底崩溃。

    看着神色平淡,就像是一切掌握在其中的张任,鄯蹋伮清楚的感受到了差距,对方哪怕是打到现在,也绝对没有竭尽全力,甚至应该说,对方就是在等他的后手。

    越是这样,鄯蹋伮越是烦躁,去年的时候和他们进行文伽会战还有停战会盟的那个张任,和现在这个自矜自傲,根本就是一个看不见底的深潭的张任压根就是两个人。

    当时的张任最多算是一个优秀的将领,现在这个全然一副大魔王的高傲自负,而且最让贵霜这些将帅无奈的是,他们拿这个大魔王完全没有一丁点的办法。

    实际上这一年的变化,对于张任来说并非是拥有了双天赋从属于自身的本部精锐那么简单,现在的张任和去年的张任最大的区别其实在于,当前的张任具备了近似于无敌的心态。

    手腕上的两道金色纹路,以及此战还未使用的两次天命指引,让张任面对什么样的局面都拥有着自信,正因为保有这种底气,张任在面对各种乱局的时候处变不惊,一副智珠在握的淡然。

    因为张任很清楚,哪怕仅剩的两道金色纹路不具备天命指引的绝对强效,对他而言也足够使用了,更何况尚且未使用出最终力量的他,保有着面对一切危险的底气。

    所谓心态决定状态,在这种心态,以及稳定的军团天赋的加持下,张任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心理压力,随随便便就发挥出超越原本层次的指挥和调度以及战斗水平。

    如果说张任原本的指挥调度水平配合着自己的专属精锐在中原率领自家本部精锐的将帅之中能达到前二十,那么以现在张任的心态,估计已经踩在了十强的门槛上,哪怕比不上关羽的绝对意志,比不上张飞的狂暴,但张任看起来永远是游刃有余。

    “令人作呕的平静!”莱布莱利看着张任策马前冲,语气有些酸涩,越是和张任交手,就会越发的明白对方的强大,那种波澜不惊,一切皆在掌握之中的淡然,匹配上那一直没办法摸到底线的强大实力,哪怕是南部贵霜高种姓出身的莱布莱利也心生一种嫉妒。

    鄯蹋伮听到莱布莱利的话,不由得远眺了一眼策马奔袭冲入中营的张任,心下也有几分感触,对方真的很强。

    “莱布莱利,命令后营左右掩护反身出击,从二重墙外绕行抄张任后路。”鄯蹋伮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的躁动,对着莱布莱利下令道。

    伴随着张任本部的进场,全方位压过其他军团一头的张任本部轻松地压制了本身已经显现出颓势的贵霜本阵,强悍的攻势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让贵霜本阵濒临破碎。

    【只有这样的话,可不对啊,贵霜按说可不止这么一点兵力,不过既然现在还不出来的话,那就直接击破本阵算了。】张任看着即将破碎的贵霜本阵有些不解的想到。

    心中虽有不解,可张任也没有太过担心,诚如鄯蹋伮所估计的那样,他还没有尽力,从一开始破阵,他就一直占据着主动,贵霜这边可以和他抗衡的恐怕只有兵力。

    然而不知道对方抱着怎么样的想法,现在的中营连兵力布置尚且不如汉室,其他位置的兵力没有被抽调过来,也没可能在外埋伏,那么本着不管对方怎么想,自己只需要解决对方本阵,结束战斗即可。

    既然对方一直按捺着不出手,那就将对方的手牌直接憋死在手中好了,最终目的是击败贵霜,那么能不能破除对方所有的后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击溃贵霜。

    “前日之许诺,在此兑现,给我破!”虽说不知道贵霜打的是什么注意,但是对方既然死活不愿意启用后手,那么这一波直接端掉中营,张任就不信了,斩了帅旗,端了中营的那几个指挥,群龙无首之下,贵霜这些杂兵还能和汉室对战?

    伴随着张任高举佩剑,莹莹的金辉直接加持在了张任的剑上,云气则是疯狂的引入张任的剑中,与此同时从后方传来了纷杂的脚步声冲锋声,张任不由得浮现了一抹冷笑,这等布置,何须在意,直接端掉你的中军便是!

    “不好!”鄯蹋伮看到张任举剑引动云气就心知不妙,张任的自信完全超乎了鄯蹋伮等人的估计。

    原本鄯蹋伮等人都认为以贵霜营地的军阵布置,还有营地之内的地道夹攻会让张任在中营之战的时候谨慎的应对贵霜中营,毕竟之前贵霜展现了不少的手段,中营如此快速动摇,说不定是在故意引诱张任下手,以“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手段消耗汉军战斗力。

    没想到张任在发现贵霜中营动荡,压根不管贵霜可能存在的后手,上手直接准备结束战斗,这根本不符合战争之中一个正常将帅的思维模式,要是莽撞无脑的将帅也就罢了,问题是张任一直以来的画风都是谋定而后动!

    看着高举佩剑军团攻击直接刺入高天,嘴角带着淡淡嘲讽的张任,鄯蹋伮等人瞬间就明白,张任并非是画风发生了变化,而应该说是对方压根没讲贵霜的后手放在眼里。

    龙虎何须在乎蝼蚁的后手,就算对方有再多的后手,再多的谋算都根本不需要放在眼里,张任不是不谨慎,而只能说至今尚且未尽力的张任自信自己能解决贵霜所有的后手。

    “轰隆隆!”那怕是鄯蹋伮和莱布莱利第一时间就调动贵霜云气进行抵消,近百丈的金色光刃也保留了数十丈砍在了贵霜的中营之上,强悍的军团攻击直接打出一个扇形,将正面数百名贵霜士卒砍飞砍死,而被正面砍中的的巴纳特吐出一口血之后差点爬不起来了。

    一击斩出,张任策马就像是巡视一样前冲,汉军士气大振,战场上此起彼伏的“将军威武”最后合成了一声,奋力的朝着贵霜杀去。

    “吴班,吴懿,率领你们的本部给我堵住后面来的两支伏兵。”张任一边前冲,一边下令道,吴懿和吴班闻言当即率领自己麾下的数百人反身朝着贵霜从后营绕回来的伏兵杀去。

    这时贵霜中营基本已经被张任一击打穿,敌我云气下使用军团云气攻击还能保证打中敌人不伤自己人的,张任的天命也确实如同作弊一般,这种足以决定命运的一击,在彻底镇压贵霜士气的同时,更是让汉室的士气拔升到了顶端。

    因而不等贵霜弥补自身防线的疏露,汉军就在鄂焕的突击下成功穿透了贵霜的防线。

    “看起来并没有完全死心啊。”就在张任准备率兵给贵霜大军致命一击的时候,贵霜营地的后方缓缓的推来了一支身穿甲胄的强军。

    不过随即张任就反应过来,这是贵霜最后的布置,如果张任所料不出错的话,原本贵霜的套路应该是营地阵型布置只是尝试,会不会被汉军看破并不重要,反正这个军阵肯定能拖延很多时间。

    三道防线拖得时间越多,中营的本阵到时候对于汉军的压制就会越大,自身的优势也就会越大。

    然而很不幸,张任见过这个军阵,而且是还是由淮阴侯自己指挥的,几乎瞬间就看破了弱点,然后下手破阵,时间虽说争取了不少,但本阵被拆,云气流失的速度超过了贵霜的估计。

    以至于原本用中营对抗汉室本部,消磨时间,让张任不得不出手的计划失败,自然原本用来袭击张任军团身后的拉赫曼也被逼提前夹攻鄂焕,吴懿,张怀,高沛,吴班等人。

    虽说拉赫曼的那支军团,鄯蹋伮都没想过能用以击败张任,但只要从背后袭击了张任,进入夹攻状态,汉军士气肯定会有所动摇,哪怕张任在场,本部战斗力极强也无法免疫这一点。

    毕竟陷入包围之中,不是任何人都能玩出中心开花,对于张任这等不是以狂战勇战为核心的将帅,被包围之后,麾下士卒必然会有所动摇,这个时候只要两支后援从二重门杀过来的,哪怕张任本阵战斗力强大的异常,一时间也会手忙脚乱。

    进而必然会引发汉室本阵士卒的士气动摇,到了这种情况下,汉军近乎已经被贵霜团团包围,士气方面也肯定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接下来只要鄯蹋伮布置的最为精锐,身穿甲胄的中护军抵达,以精锐士卒反攻汉室,击败汉室的可能性极大。

    然而怎么说呢,张任对于按照贵霜这边制作好的考卷进行答题完全没有兴趣,对于所谓的一百分成绩也不过是两败俱伤毫无兴趣,上去直接下手击杀了出题老师,自己给自己来了一份试卷,成功击败了所有的优秀考生,拿到了完全不可思议的两百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