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六十九章 执行性

    张任面色沉静的看着前方,益州兵和贵霜士卒就在那里厮杀,中营外围的防护也已经被破除,原本中阵高度集中的云气也因为吴懿等人的动作逐渐流逝。

    当前贵霜虽说依靠着云气的高度集中,还有兵力的优势能和益州集中过来的数位将帅本部对抗,但相比于连破数阵,配合默契的汉军本阵,贵霜看似还能稳住,可是终归有一种后续无力的感觉。

    战争毕竟不是简简单单的人数比对,虽说数量确实可以转换成质量,但在当前这种局面下,贵霜的数量还不至于产生绝对优势。

    双方所比拼的更多是士气,配合,以及士卒的基础素质,而这些,川蜀益州的士卒相比于贵霜士卒,统统占优。

    依靠着金钱,赏赐拔升起来的士气,面对益州这种屡战屡胜的高昂士气,一开始尚且能抵挡得住。

    可是伴随着时间的持续,到现在贵霜中阵云气逐渐消退,对于汉室压制不断变小,和汉室作战的贵霜士卒,清楚的感受到汉室士卒从压制之中逐渐释放出来的实力。

    越战越勇,越战越强,这是所有中阵贵霜士卒最明确的感觉,这种实力的逐渐恢复,让汉室的气势越来越强,士气越来越高昂。

    “看来对方忍不住了。”张任摸着自己的佩剑,他相信,对面中营的指挥官绝对能看到他,也绝对在等他先出手,然而很不幸,不需要张任出手,现在贵霜中阵已经顶不住了。

    “我可不会输!”鄯蹋伮在中阵左路的防线被高沛逮住机会撕开一道口子的时候,咬牙命令鼓手击鼓。

    虽说鄯蹋伮一直希望张任先下手,但是现在的局势无不在说明,单凭中阵的兵力已经不再具备对抗汉室的战斗力,一旦继续持续这种情况,被高沛撕扯开破绽的位置,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汉军抓住机会,撕碎防线,那么到时候贵霜必败。

    “忍不住了吗?”张任面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双方差的地方太多了,多到贵霜哪怕是有很多还算不错的算计,可面对这种有时候连谋划所需求的最基础战斗力要求都达不到的情况,也是扯淡。

    有些时候谋臣所使用的计策其实并没有问题,但执行的时候却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没有办法执行下去,指挥,调度这些都是影响谋划发挥的要点。

    最惨的就是现在这种情况,明明自己的谋划其实完全没错,甚至执行也没有太大的疏漏,只要自己能完成当前这一步骤,后面滚滚大势就会将对方淹没。

    可是现实却是就是这最重要的一步跨不过去,硬实力达不到执行的标准就是这么一个结果。

    优秀的谋臣会考虑己方战斗力是否适合这个谋划,保证己方战斗力可执行该谋划。

    普通的谋臣要说谋划的话,也许做出来的东西并不比那些优秀谋臣的谋划差,但其欠缺的最核心的东西怕就是执行性了。

    就说个最简单的,拿三国演义说,同样是山头屯兵,法正带着黄忠,从山头冲下来,一刀秒了夏侯渊,而马谡同样也是这个计划,但是却被对方轻松击败。

    双方的谋划其核心都是自上而下,借住冲锋之势打破下方仰攻敌人的包围,加之身在高处,能看清下方敌人的虚实薄弱,只要抓住机会,一口气打爆对方毫无问题。

    毕竟登高之后,俯视下方,本身就具备看破对方营地的优势,一般来讲只有不遇到诸葛亮那种将营盘修建的,你看了之后直接没兴趣攻打的类型,登高仔细观察,都能看到一两个疏漏,之后只要正常发挥,从疏**打进去,基本就能赢。

    甚至还可以抓一些对方大将带队来挑战,或者来窥探的时间,我军在山头埋伏好,直接从山头上冲下去,人借马力,马靠下坡的冲锋之势,一刀将猝不及防的对方砍死。

    之后全军往下冲,没了将领的敌方不过是乌合之众,几千破数万什么的在这种情况下都不会是什么大问题。

    法正和黄忠玩的就是这一套,轻松砍死了和自己一个级别的夏侯渊,然后几千人直接干翻了曹军,奠定了胜机。

    马谡的套路也是这个,然而看穿了魏军营地的虚实,从山上冲下来,直接被当时基本已经天下第二的高手张颌给打回去了……

    贵霜现在的窘境也是如此,明知道最好的选择是等张任出手之后再动用伏兵,那样就算不能大获全胜,也能拼个两败俱伤。

    可没达到执行计划的基础战斗力的贵霜根本没有资格让张任先出手,面对当前的情况,鄯蹋伮就算有再多的憋屈也只能忍住,下令出动伏兵。

    毕竟这个时候再不出手,等中阵被打碎,汉军士气再次攀升,那么当真就是无力回天了,之后哪怕是有再多的手段,面对中阵击破之后士气高昂的汉军都失去了意义。

    “咚咚咚!”沉闷的鼓点响起,贵霜二层的地面被掀翻一块块厚实的木板,大量的贵霜士卒在拉赫曼的率领下,怒吼着从壕沟里面冲了出来。

    “夹攻吗?”张任缓缓地抽出佩剑,嘴角带着一抹冷漠,“简单有效的战术,但用来对付有后援的我们可是败笔!”

    “全军进攻!”张任佩剑平指前方,胯下战马人立而起,张任怒吼一声,他清楚对方恐怕还有别的手段,不过没用了,接下来就是终结,只要够快够狠,毫无问题!

    伴随着张任策马前冲,张任麾下的本部尽皆带着如同猛虎下山一样的气势朝着贵霜本阵冲了过去,至于前方的伏兵尽皆蝼蚁!

    “叮!”一声脆响,人借马力,张任的宝剑直接切入了拉赫曼用来招架的长枪枪杆之中。

    “看来你被拿下了啊,我之前还在奇怪为什么你没出现,原来这营地又换了主帅,鄯蹋伮?啧啧啧,这种货色都能作为主帅,贵霜无人矣。”张任耻笑着看着拉赫曼,面色之中写满了嘲讽之色。

    拉赫曼面色凝重的看着张任,心态是很重要的属性,而张任现在极其自信,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也高过了正常的水平。

    拉赫曼冷漠的弹开张任的佩剑,看着骑在战马上神色傲然的张任,没有多余的话,一方面命令副将带兵前去配合中营的士卒围杀攻入中阵之中的汉军,一方面亲自带兵阻击张任。

    “鄯蹋伮,如果你只有这些后手,那么就死在这里吧。”张任瞟了一眼朝着自己围攻过来的贵霜士卒,自己身后的亲卫已经围了过来,没什么好怕的,当即冷漠的对着远处中营之中的鄯蹋伮招呼道。

    “杀!”话音毕,张任彻底恢复了冷静,指挥着麾下最精锐的本部迎上了拉赫曼的本阵,双方在撞击上的瞬间,张任的本阵就彻底压过了兵力较少的拉赫曼。

    士气,基础,战斗力,调度,无一不是张任占优,更何况本身心理优势就极大的张任在面对拉赫曼的时候无有丝毫的担心,自然发挥出来的战斗力也稳压对方一头。

    在这种情况下,拉赫曼虽说自身的硬实力丝毫不逊色张任,开启神佛加持,形成了调度也不差张任,但是面对神色淡然的张任,只感到各种束手束脚无法发挥。

    “你挡不住我的。”张任硬接拉赫曼一击,身体微微一晃,看着站在地上用长枪指着自己的拉赫曼神色沉静的开口说道,“接下来你会死的。”

    拉赫曼闻言寒毛倒竖,第一时间爆退,但张任胯下良驹猛然发力,爆发出极限的速度,张任的佩剑前递斜扫,拉赫曼奋力拉开距离,可惜瞬间被张任追上,一剑上滑,如有神助一般切在了之前长剑切入的位置。

    那一刻张任手腕的三道金纹有一道直接消散,长剑之上的金辉切入拉赫曼的枪杆之中,在拉赫曼惊骇的眼神之中将长枪削成两半。

    张任反手变招,下压剑身斩在了拉赫曼的铠甲上,火星溅射,张任的佩剑在拉赫曼的铠甲上砍出一道深深地痕迹,以至于拉赫曼都被巨大的冲击带倒在地。

    “众将士随我冲锋。”一剑没干掉拉赫曼,确实出乎了张任的预料,对方铠甲的坚实程度确实有些匪夷所思,不过打倒在地就够了。

    张任一剑干翻拉赫曼,策马前冲,本部亲卫尽皆高吼着随张任冲锋,本身就摇摇欲坠的拉赫曼防线,在张任这一位置完成突破之后,整个防线瞬间被冲的七零八落。

    至于拉赫曼本人,再一剑被砍倒在地就明白已经无力回天,防线已然彻底崩坏,再无丝毫犹豫,由亲卫保护撤退,其铠甲正面那道深约一寸的划痕,足以说明之前是多危险。

    张任杀穿拉赫曼的阻击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自然原本用来夹击中阵汉室的贵霜士卒也没有造成太大的麻烦,虽说让鄂焕,吴懿等人失去了面对贵霜的优势,但天平也仅仅只是被掰回了平衡状态。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