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六十八章 忍耐

    伴随着张任的将令,周遭拱卫的军团尽皆朝着贵霜营地冲去,而随着帅旗的摇晃,一直隐藏在丛林之中的木鹿大王也嗷嗷的驱赶着自己的象兵军团朝着贵霜营地冲了过去。

    “不管怎么看都很惊人啊。”张任看着由木鹿大王驱赶过来的象兵非常满意的下令道,看着象兵缓缓地加速,朝着贵霜营地发动了冲锋,张任极其满意,要得就是这种效果。

    “这种庞然大物……”张肃啧啧称奇道,“这个玄襄古阵,最强的战斗力其实是在最外面和最中心是吗?”

    “是的,最外面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三层叠加之下,我们很难下手,而最中心则是因为本阵的云气聚集度,这个玄襄古阵最核心的一点就是中心营地云气的强行压制。”张任眯着眼睛看着贵霜营地的中心,那里是这个营地最危险的地方。

    “这个军阵有些像是,陈子川当初发过来的一个汲取类型的军阵,不过这个军阵更像是在汲取云气。”张肃盯着贵霜最核心的位置面色凝重的说道。

    “事实上,确实是如此,这个军阵一开始最强的攻击点就是外围,只要计算的好,外围的每一个点都能获得强悍的加持,但随着时间的流失,或者说,如果短时间不能破开外围,进入中心营地,那么基本上就不可能赢了。”张任叹了口气说道,“这是淮阴侯的军阵。”

    “哈!”张肃大吃一惊。

    “我以前见过,至于什么地方就不说了,我知道这个军阵怎么破解。”张任并未多言,只是默默地进行调整。

    “那就好。”张肃点了点头,“不过最好快一些,对方中央的云气的集中度实在是太高了,在那种地方和对方打反击战的话,我们就算能赢损失也会太大。”

    “我正在拆营地,只要再拆一路,现在聚集起来的云气就会倒溜出去。”张任面色凛然的说道。

    伴随着木鹿大王的进场,虽说因为火场的缘故,让不少的大象不太好操控,但是木鹿大王靠着自己高超的技术,还是成功指挥着象兵冲杀到了第一线,期间但凡遇到的贵霜士卒尽皆被象鼻丢飞。

    “看我的!”木鹿大王高昂的怒吼着,催动自己麾下的战象一脚踩在了贵霜二层门的营墙上,战象的巨力轻松推翻了营墙,然后木鹿大王指挥着自己的战象长驱直入。

    面对二层墙之内的贵霜本阵,木鹿大王的战象或是甩鼻,或是用脚践踏,在贵霜这边根本没有做好防御战象的情况下,直接将贵霜列阵好的大军轻易践踏出来了一条通道。

    苏拉普利有心要组织防御用火焰喝退象兵,然而面对早有防备的木鹿大王,还不等苏拉普利结阵应对,他本人就差点变成大象脚下的肉饼,面对已经杀进来的象兵,苏拉普利不敢久留,当即率兵回撤。

    “杀!”鄂焕眼见木鹿大王一来就踏阵而归,当即振奋的率兵前冲一边用象兵作为掩护,一边率兵前冲,以期能尽快杀到最终防线。

    “阿会喃,董荼那你们两个一人率领三百象兵去援助吴将军!”木鹿虽说是杀得兴起,但至少知道他现在最应该做什么,而且任何兵种都不可能无敌,趁现在形势大好,尽快锁定胜局,否则,时间一久,贵霜就极有可能拿出反制的手段。

    “是!”阿会喃和董荼那两人闻言当即率领六百象兵前去援助吴懿和高沛,左侧那一路大军对于汉室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放箭!用火矢!”苏拉普利虽说因为没有配备防御象兵的武器,以至于被木鹿大王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是趁乱撤退,回归中营之后,当即命令中营弓箭手用箭雨攻击象兵。

    和汉室这边没有见过大象的士卒不同,地处南亚的他们可是见多了大象,同样也有着数量惊人的象兵,自然面对大象,虽说因为一时没有准备被打的七零八落,但是等回过头来冷静下来,面对象兵该如何处理的各种步兵操练都浮上心头。

    因而撤回中营之后,苏拉普利第一时间就下令用火矢反攻象兵,象兵这种东西本身就是一柄双刃剑,在没有训练出无畏天赋之前,所有的象兵都有一个天生的致命弱点,只要用得好,那么象兵对于他们来说不仅仅不是危险品,还会是促使他们大胜的关键。

    象兵怕火,准确的说野兽都怕这东西,而以象兵庞大的体型,只要因为恐惧而诱发本能反应,那么象兵背上的驭手根本没办法操控象兵,连带着现在看似最强友军的象兵,也会因为慌乱,四下践踏,致使全军溃败!

    这些东西贵霜很熟悉,就跟贵霜在汉室面前玩军阵,玩一个死一个一样,象兵这种东西,对于现在的贵霜来说,也是他们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兵种,他们有得是办法破解!

    “统统闪开!”随着苏拉普利的的火矢射出,木鹿大王第一时间让所有和他们协同的步兵和他的象兵拉开距离,然后驱使着自己挥下的大象发出一声高昂的“哞”,疯狂的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火矢倾斜而下,而苏拉普利所想的战象疯狂并没有发生,准确地说,大象怕火这种事情木鹿大王也知道,和贵霜那种依靠着训练让象兵军团诞生无畏不同,木鹿的大象是靠着驯养,让他们不再惧怕火焰。

    不过两者最大的不同在于,贵霜的象兵军团,只要诞生了无畏天赋,那么全军上下都没有畏惧心理,而木鹿大王的象兵,则是训练成一头大象,一头大象就不怕火……

    好在这一波木鹿大王布置在最前方的大象都是训练好的大象,不怎么怕火,虽说火矢射在大象身上会让大象惊悸,但是皮糙肉厚的大象只要不受到致命伤害,根本不会有什么大事。

    木鹿大王不敢有丝毫的犹豫,心知这个时候战象已经有可能出现失控,必须要先行完成命令,因而不敢磨蹭,直接指挥不怕火的象兵对最后一道营门发动了强攻。

    就在这个时候,贵霜不多的弩机也被集中了起来,朝着木鹿大王率领的象兵发动了攻击。

    一时间鲜血飞溅,超大威力的巨型弩矢,哪怕是大象这种生物也能重创,而这个时候一直就快要压不住大象的木鹿大王终于撞在最后一道营墙上,箭雨,长枪,什么都无所谓,他要的就是这么一击!

    “噗!”木鹿率领着仅剩的十余头不怕火的大象踏碎最后一层营墙的时候,床弩的箭矢在射穿战象的同时,贵霜精锐弓箭手的箭矢也射穿了木鹿。

    “鄂焕,冲!”木鹿被一箭穿胸,但是士气却没有丝毫的动摇,对着鄂焕做了一个招手的动作,鄂焕当即率领着本部从木鹿打碎的营墙那里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阿会喃麾下的战象成功趁着吴懿,高沛两人拉住纳塔拉的时候,抓住纳塔拉的破绽,一响鼻将之抽翻在地,炼气成罡的力量配合大象的体制,内气离体的纳塔拉直接一口血吐出。

    不敢再和吴懿等人厮杀,拼命撤退了出去,董荼那则率领着其他的象兵打碎了营角,吴懿和高沛对视一眼率兵冲杀了进去。

    鄂焕,吴班,杨怀等人也都从贵霜营地的正面冲了进去,一时间汉室士气大盛,木鹿则是指挥自己的亲兵将象兵驱赶出去,再打下去,一个不小心那阵就是添乱了。

    一千多战象被木鹿驱赶出去之后,带着剩下的十几头训练好还活着的战象,以及之前指挥象兵的数千士卒,木鹿同样反身杀入了贵霜的中营,而杀入的瞬间,木鹿就感觉到了不对,身体比往常沉了些许。

    再看中营形势,原本士气大盛的汉室这时反而被贵霜本阵压制,好在木鹿的十几头大象进入战场,靠着庞大的体型还有巨大的破坏力,在贵霜本阵带起一片腥风血雨。

    吴懿等人也抓紧时间靠拢在一起,集中实力反攻贵霜,虽说因为云气压制,汉室这边受到的影响较大,但是毕竟汉室一路攻破防线杀入中营,士气高昂,虽说一时受制,但贵霜这边军阵已经被拆,云气逐渐流逝,汉室稳扎稳打平推而进,贵霜失败已经是时间问题了。

    “张任怎么还不出手?”中营最中心调度指挥的鄯蹋伮已经有些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焦躁了,当前的形势还算能稳住,但再这么打下去,士气高昂的汉室,很有可能将他们贵霜中营击溃,到时候真就无力回天了。

    张任这边同样烦躁,右手已经好几次搭在剑柄之上,但是心知现在形势的他,一直面无表情的看着贵霜营地,这个时候就看谁更能忍,张任很清楚,对方的牌不至现在表现得这么点,但绝对也不多了。

    “忍住,忍住……”鄯蹋伮回想起布拉赫当时给他说的话,就算是用命填火坑,只要能做到那也是名将,而现在必须忍住。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