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六十七章 高速破阵

    “这是玄襄”反应过来的张肃难以置信的说道。

    也不怪张肃吃惊,玄襄这玩意,放在三年前,在中原都是顶级的货色,不过这两年,北疆合兵之后,汉室将玄襄的资料基本给所有水平线上能学会的文臣都发了一份。

    甚至当初程昱带着一群人搞周瑜的时候,这些精通破阵的大佬,还研究出来了所谓的经典类型玄襄军阵破解战术。

    然而还不得程昱乐呵几天,成天和程昱抬杠的徐庶带着人又搞出来了所谓的经典玄襄军阵破解战术的破解战术,也就是死不要脸的破解你的破解,抹消你的抹消,拒绝你的拒绝,一种极其可怕的招数。

    就为这事,程昱追着徐庶从营地这边砍到营地那边,说一个老实话,二十五六岁的徐庶打不过五十岁的程昱,很无奈。

    总之当初一大堆大佬聚集在一起,各种神奇的招数被拿出来探讨,各种神奇的招数被人破除,当初北疆那阵容,真心是屠神阵容,从那之后没见过比那次更可怕的阵容了。

    自然回头,各家的底蕴都深厚了很多,没来参加的刘璋,由于功绩,也得以补发了一份,以张肃的底蕴,到现在当然没有学会,不过经典玄襄破解战术什么的还是会的。

    因而在拆了营墙之后,张肃瞬间就明白,这确实是玄襄阵,不过和他所见过的都不同,不由得有些好奇张任是怎么认出来的。

    “古法玄襄,不过只是死阵,但如果以王道攻击正面,绝对会输的很惨!”张任面色铁青,“看来要好好查查了,到底是哪家哪姓叛族了!活得不耐烦了吗”

    “不可能有人叛族,大家都不蠢。”张肃抬手说道,“能掌握这种东西的家族,就算是混的再差,掌握不了,也能学基础的十阵,以此打底,五品的将官没问题。”张肃直接否决了张任的话。

    叛族也有要有个利益,反叛到贵霜那边,脑子有病啊,有这种底蕴,最多一两代人起落,迟早会回来,好好的汉家贵胄不当,去给贵霜当狗,脑子有问题啊。

    张任面色一沉,看了一眼张肃缓缓地转头,看着左侧营角,“你继续看就是了,你可以用你所掌握的经典玄襄破除战术进行推演,很快你就明白了原因。”

    吴懿怒吼着一剑斩杀正面的贵霜士卒,从左侧营角打进来的瞬间,他就感觉到了异常,贵霜在这里布置的兵力太多,而且从四十五度破除营角之后,对面的贵霜士卒居然像是正面面对着他们。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自己的援军也来了,而更重要的是张任已经给他下达了军令,不惜一切代价,从左侧营角攻打进去。

    箭雨迸发,吴懿身披三重甲胄,一手持戈,一手持剑,身先士卒朝着贵霜最核心的位置冲了过去。

    吴懿麾下的本部尽皆是跟随吴懿数年的老兵,加之近些年吴家形势大好,去年在获得吴媛的支持之后,吴懿上报张任之后,自己掏钱给自家本部配备了最新的三矢弩机。

    因而眼见贵霜大军在当先一个将帅的率领下迎了过来,吴懿当即挥剑做了一个动作,拱卫吴懿的四百多名亲卫,很自然的左手按在腰间,伴随着吴懿一声怒吼,一千多发大威力强弩直接朝着正面十多步的贵霜士卒射了过去。

    霎时间贵霜本阵正面就像是割麦子一样倒下了一片,趁着贵霜士卒大乱,吴懿带领最精锐本部持戈朝着正面的贵霜士卒撞了进去,一时间士气大盛的益州精锐,死死地压住了贵霜士卒。

    也就是这一刻吴懿彻底确定了,贵霜本阵在左营角的布置绝对有问题,这种兵力厚度已经超过了普通的主要防区,这个位置绝对有问题,不是贵霜的死穴,就是贵霜的埋伏点。

    “跟我上!”吴懿毕竟是知兵之辈,虽说无法确定这里是埋伏点还是贵霜死穴,但张任的命令是打穿这里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那么其他多余的话都不用说,杀穿这里,只有这一个选择。

    四百多精挑细选的亲卫作为锋头,吴懿高吼着身先士卒,硬生生在贵霜大军之中打出来了冲锋的气势,一波波狂猛的攻势疯狂的挤压着贵霜面对吴懿的防线。

    “咚咚咚!”密集而又沉闷的鼓声,已经冲入最前线的吴懿,鄂焕,还有已经杀到左侧营角的高沛尽皆心中一凛,这时张肃当时和他们约好的暗号,这个鼓点意味着,拼着本部不要,也要在两刻钟之内打穿自己所面对的防线。

    与此同时益州头顶的金色云气也开始了缓缓地调转,异化的云气效果,震荡打击,张肃所会的三种特异属性的云气效果之一。

    “随我冲!”高沛怒吼着身先士卒,眼见吴懿已经打入贵霜本阵,当即怒吼着率领着自己的本部持刀冲锋了过去,狂猛的气势,配合着云气加持的震荡打击,直接在吴懿左侧的贵霜本阵打出了一波冲锋,一口气斩开了吴懿本部左侧面对的贵霜士卒。

    “随我上!”吴懿盯着箭雨撞在了对面的百夫身上,双眼血红的一剑将之枭首,而后右手握住兵戈,猛力横扫,直接清出一大片的空地,这种方式非常消耗体力,但是当前破阵鼓已响,保留不保留体力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高沛和吴懿两人联手,麾下本部也尽皆疯狂冲锋,一时间气势无双,没等贵霜组织起应有的反击,就被高沛和吴懿直接杀杀穿贵霜左侧营角的重兵,然后按照张任的号令,一路往前直奔而去。

    “吴班,杨怀,率领麾下攻击从贵霜左营角进军,入营后向右反攻!”张任眼见吴懿和高沛杀了贵霜一个措手不及,直接破开了贵霜的左营角的布置,当即命令吴班和杨怀也从此处入阵。

    吴班和杨怀闻言当即怒吼着率兵朝着左营角攻去,至于原本准备的右路攻势,这时张任已经彻底放弃了,他必须尽快打入四旋内中,否则的话,自己这波绝对不讨好。

    这个军阵的核心在于发挥己方的兵力优势,从正营四个方位任何一个方位攻打,一路进中营,都只有一个感觉,三层防线,一个机动防御,实际上,这中营地布置,你从任何一个正门攻打都是打一个防线,死磕两路援兵的节奏。

    外带,就算是从左营营角攻打,第一层防线同样也是一个防线,外带两层援兵,不过最大的不同在于,从营角攻击打穿的第一路防线,只要够快,后面三道门很有可能因为反应问题没办法及时救援。

    当然如果这不是死阵,而是军阵的话,那个机动兵力只需要往任何角度偏倚一下,整个军阵都会发生内旋,内扣的三道防线的兵力也会因此发生变化。

    虽说不能极大的集中兵力,但这种旋转调试,足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在某一个发生战争的点转出来足够多的兵力,让对手集中兵力的想法直接被破坏。

    更重要的是,这种内旋,本身每一道防线和每一支援军的加持就是不同的,机动兵力的偏移,会拉动防线进行旋转,连带着援军的和防线本阵的士卒发生重合。

    两支援军,一道防线相互交叉的地方,也就是三方最强的加持位置,而这个位置是可以调节的,也就意味着,只要机动兵力操控的水平够高,合理的进行防线旋转,很有可能会出现你攻击的位置永远是最强或者次强的位置。

    这个军阵是一个很邪门的玄襄古阵,优点就上面那些,玩得将你打哭毫无问题,而玩的不好,两个死穴,这个军阵和其他军阵相反的地方在于,外围好操控,因为越远,相同距离的角度偏差就会越小。

    反过来,这个军阵一旦被人打到了里面,无法用内旋的机动兵力进行指挥,那么还不如放开手脚大打一场,因为这种军阵,在这种情况下,一旦估错了调度位置,那被打死一点都不冤。

    就像现在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吴懿和高沛长驱直入,一口气杀到了二重门,而很明显二重门这边根本没有做好应对的准备,加之本身指挥者看起来也是水货,军阵也是半个死阵,有了张任的传讯,吴懿和高沛直接分成两支,一左一右磕在了贵霜防线的两侧。

    吴班和杨怀这时也杀入了贵霜营地,按照张任的命令第一时间朝着右侧杀去,很快就撞到了用来指挥作战以及调控兵力和战斗力的机动兵力,上去就对着这支延伸排布的很奇怪的贵霜士卒大杀特杀。

    不说将这支机动兵力快速全灭,单就是两人的本部合力也足够快速的破坏掉贵霜这边对于己方营地最前方战斗力的调控。

    伴随着吴班和杨怀疯狂的揪住贵霜的机动兵力进行砍杀,失去了遥控调节能力的正面贵霜士卒,再无之前碾压鄂焕本阵的能力。

    同级别的士卒,配合上三层的加持足够将不具备加持的对手打的头昏脑胀,而很明显,贵霜这边,其他位置因为对手的水平问题无法做成真正的军阵,唯有正面营地是真正实现了的玄襄古阵。

    然而被斩了调度了之后,贵霜正面的士卒也回归了原本的水平,鄂焕原本就被巴纳特压得一肚子火,在发现贵霜士卒突然变弱之后,当即怒吼一声,悍不畏死的朝着巴纳特斩去。

    巴纳特见此不敢犹豫,挺枪直刺,不想鄂焕原本的一击重劈强行在途中变招,直接将画戟的小刃将巴纳特的长枪锁住。

    见此一招得手,鄂焕怒吼一声,趁巴纳特还未反应过来,两臂发力猛地横扫,硬生生将巴纳特长枪的枪头折断,当场巴纳特亡魂大冒,不敢再有丝毫的犹豫,管也不管自己麾下的士卒,拨马就跑。

    鄂焕也不管其他,奋力一刺发现未能拿下巴纳特,当即怒吼着左右砍杀,杀不杀得了大将不重要,重要的是军令以下,必须杀穿贵霜正营士卒,眼见巴纳特跑路,鄂焕也不追袭,怒吼一声,“敌将休走!”

    鄂焕麾下的士卒眼见对方主将反身撤退当即士气大振,又见鄂焕没有了内气离体武将的牵制,带着本部亲卫左突右冲,方天画戟横扫八方,杀出一片空地,尽皆怒吼着追随鄂焕杀敌。

    一时间汉室正面战场士气爆棚,很快就趁着吴班和杨怀拉住贵霜机动兵力的时间将贵霜正面打的七零八落。

    很快杀穿贵霜正面士卒的鄂焕和吴班杨怀,兵合一处,高吼着朝着贵霜二道门杀去。

    与此同时吴懿和高沛这时也真正遭遇到了敌人,在他们从左右两侧破开内层防线的时候,一路冲杀,连破两层,一正两副的防线之后,吴懿和高沛都反应过来这个防线是怎么布置的。

    当即不敢再有犹豫,趁着贵霜二层大乱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在杀穿防线的瞬间,直接调头反向穿插了回去,不这么干掉这个节点,以吴懿和高沛的经验都明白,在他们杀穿后不久,对方就会调头封锁后路,或是夹击,或者封堵,这绝对是个隐患。

    然而还不等吴懿和高沛下手,纳塔拉就从一旁带领本阵冲杀了过来,直接诶对上了吴懿和高沛,而以两人的武艺面对这种内气离体的好手自然是讨不了好。

    不过好在,不管是吴懿还是高沛都有对内气离体的作战经验,更何况这一战张任早就说了,任何一个人都必须要做好对战内气离体的心理准备,因而虽说吃惊,两人也没有多少的畏惧。

    更何况这等规模的大战,又不是单挑,只要身边有亲卫,不被直接针对,不管是吴懿还是高沛都没有什么好畏惧的。

    “命令木鹿大王率领象兵进军。从正门攻入,其他人做好决战的准备!”张任抬起自己的佩剑,一波狂战打到了二重门,三重门,而现在不管是主阵,还是侧翼都难再有突破,张任思虑一二直接下达了命令,接下来就见个高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