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六十五章 益州的良心

    “保命的招数?”张肃撇了撇嘴说道,“没有足够的实力,我的精神天赋,保不住我们的命,而且如果可以,我完全不想用我的精神天赋,现在陪我赌命吧,但愿宏刚所做的最后一个计划有足够的执行性,否则,一旦失误,我们真的会很麻烦。”

    “我有些后悔,让你来做军师了。”张任舞了一个剑花,将宝剑插入剑鞘之中,一挥披风转身回帐中休息。

    张肃抬头望天,略带冷漠的神色,伸手感受着那燥热的熏风,长时间没有雨水降临,哪怕是张肃往这里特意聚集了不少的水汽,现在也有些燥热了,丢了一块树叶,看着那往西徐徐飘动的落叶,张肃面上带着一抹冷漠。

    虽说这个地方已经分不清春夏秋冬了,一年到头都是无比燥热,但是这风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精神天赋?”张肃低声轻笑,随后抖了抖自己的锦袍。

    张肃的精神天赋,对于张肃这种骄傲的人来说,宁可一辈子不用,更何况谋臣的意义何曾是精神天赋,这天地的伟力,由智慧去操控,也是谋臣力量的体现。

    “三日之约,可不仅仅是为了让你们休整,而是因为只有在明天和后天我军真正具备,大破数倍于我等兵力的贵霜的能力,在没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正面决战可不是智者所为啊!”张肃面带冷漠的西方,这燥热的熏风,让我送尔等一程!

    次日一早饱食之后,张肃和张任命令所有的士卒带上三日的干粮,两竹筒清水,接下来这一战,不管是胜,还是败都免不了这个结果,追击或者被追击,这就是必然的结局。

    “木鹿,你的象兵先行秘而不宣,压在后方丛林,等我战旗压下,就是时机已至,到时候你就给我全力进攻!”张任看着木鹿大王无比郑重的说道,一个整编的六千人象兵集团,这是第一张底牌。

    贵霜营地以西,大约七十里的地方,赫利拉赫在瞭望塔上看着汉军营地升起的炊烟,寻思着是否要下手。

    说起来,不知道是意外还是怎么回事,汉军和贵霜各自放出的小支队意外的撞到了一起,以至于双方的手段尽皆失去了意义。

    布拉赫这边倒是有心要要对孟获下手,结果还没等布拉赫布置完毕,孟达即时抵达的援军让布拉赫稳胜的可能大打折扣,这么一来布拉赫就算有心要下手,也不得不等待新的时机。

    然后等汉军后面再次派遣过来的“大军”抵达孟获这边,布拉赫这边就有些被动了,加之收到了贵霜主营送来的张任情报,更是让布拉赫等人心头一沉,汉军看起来这次是大军出动,誓要拿下战利品。

    虽说有赫利拉赫的降世之光,让布拉赫对于和汉军作战尚且还算有信心,但是第二支夜间过来的援军,至今未在布拉赫面前显形,加之对战贵霜主营的大军是由张任统帅,布拉赫等人都不敢去赌,他们对面现在坐镇的是否是严颜。

    若是严颜,就上次一战尚且没有探出底子的指挥能力,赫利拉赫,卡拉诺等人都建议布拉赫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不要尝试攻击,尤其是汉军这边看似极其克制,不做试探,一副要打防守反击的态势,让布拉赫等人不由得心生忌讳。

    现在布拉赫这边就是这么尴尬,不全军出动试探不出来汉军偏军的实力,毕竟孟获,孟达配合兀突骨也不是吃素的。

    可要是全军出动,对手要真是严颜,布拉赫觉得自己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被坑死,上一次大战他们回头也分析了很多次,最后的结果就是,根本打不赢,严颜那家伙根本没尽全力,直接用大军调度将他们贵霜逼死了。

    现在布拉赫等人虽说没有准确确定汉室偏军的兵力,但是根据炊烟还有营地规模也猜测出来汉军兵力在三万左右。

    这也完全符合拉赫曼那边送来的情报,汉军张任部的兵力也在这个规模,可能略有出入,但总体估错的差距不可能有太大的出入,也就是说现在的张任最多四万人。

    这么一来也就符合布拉赫等人对于汉军总体兵力的判断,人数不算很多,但能打的,能指挥的,能冲锋陷阵的倒是齐全,而且这些都强过贵霜相对应的将帅。

    指挥调度,严颜在文伽那一战展现出来的水平稳压拉赫曼一头,更是能封死布拉赫的攻击。

    带兵作战,在之前不久张任的表现出来的水准,明显压过了当前布拉赫的水平,更是能打穿拉赫曼的防线。

    这种攻防两端的失利,让布拉赫不得不谨慎面对自己的对手,一旦判断失误,和严颜正面交手,那一个不好,可能就全军覆没了。

    和去年文伽之战那种强弱之争不同,这一次可是实打实的生死之战,汉室逮住了机会绝对不会留手,贵霜这边有机会也可能不会留手。

    这么一来布拉赫面对对面的汉军营地就不得不严阵以待了。

    “布拉赫,如何?”赫利拉赫清点完对面的炊烟数量之后询问道。

    “少了大约三分之一的数量。”布拉赫带着些许的顾虑开口说道,“你说,汉军是回军反攻我们的主营了,还是故意消减炊烟?”

    “做饭还是要给那么多人吃,炊烟比昨日持续的时间长了。”赫利拉赫平淡的说道。

    布拉赫闻言,轻轻晃头,认同了赫利拉赫的话,饭毕竟还需要吃,做饭的规模减小了,花费的时间自然就增多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如昨日那般前去试探,稳扎稳打。”布拉赫侧身说道。

    另一边孟达面带忧郁,如果可以,他一点也不想这么干,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严颜的大军,最后一波派遣过来的大军根本就是疑兵,只有一千人的疑兵,张肃只是在诈所有人。

    不过由于选择的时间很巧,孟达这边接应到位,布拉赫等人疑心严颜,前方贵霜传递过来的情报,各种真真假假,或隐或现的情报纠结在一起,让布拉赫对于严颜在敌方营地的判断深信不疑。

    然而孟达很清楚,自己现在这个营地,别说严颜了,兵都只有布拉赫等人估计的五分之一,三万人马,笑话,就六千人,孟获的本部已经反身杀回去了,至于布拉赫等人感觉之中的严颜本部,也就是那一千疑兵,也被孟获带走了。

    现在的情况说白了就是孟达一个人带着没心没肺,根本不知道害怕为何物的兀突骨在数倍于自己兵力的布拉赫面前装大佬。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还不能有丝毫的疏漏,一旦出错,被对方发现,孟达完全看不到自己能击败布拉赫的希望。

    加之为了装的够像,还必须装出很有道理,很有实力的样子去主动撩拨布拉赫,这种情况下,一旦任何一个环节失误,孟达表示全军覆没说的就是自己了。

    “老兀,你怕不。”孟达估摸着时间逐渐开始熄灭炊烟,但又没有彻底熄灭,一边默默的算计,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询问身边的兀突骨,他需要一个人帮他缓解压力。

    伪装是一个很讲究技巧的事情,前线这群人里面只有孟达适合,所以就算他不想干,想要去反攻主营,毕竟攻打主营就算是失败了,也不会全灭,而伪装的话,一旦出错,以对面布拉赫的能力,很可能全军覆没,然而张肃传过来的军令警告孟达必须干这个!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就是通知孟达干什么,孟获干什么,根本没给孟达商讨的机会,因为张肃不蠢,他懂孟达的为人。

    同样,张肃也相信,孟达也不是蠢货,虽说智障一样选择了精神和武道同修,但只要人不蠢肯定明白他张肃是什么人,在普通人眼中性情温和,好说话的张肃,在那些聪明人的眼中绝对不是这种形象。

    只要有必要,张肃绝对能下杀手,哪怕这种行为会让他无比心痛,但只要到了决断的时候,张肃绝对不会客气。

    而以张肃派遣疑兵过来传此消息的情况看来,张肃已经下定决心了,也就是说这一波,孟达敢不按照张肃的命令干活,那么就算孟达活着回去了,也会被诛灭。

    不要怀疑的张肃的决心,孟达有时候都会觉得,如果有一天张松干了不该干的事情,张肃都能狠下心将这唯一一个兄弟弄死,别看张肃一天嘻嘻哈哈,这货是个狠人。

    直接这么说吧,正常情况下益州工作效率很一般,但张肃下狠心了,要去敢一件事,那么益州自上到下连风气都会被强行改变,这家伙可以认为是益州集团的良心。

    因而,孟达虽说有心要跑,但是面对张肃的军令,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至少听张肃的未必会死,甚至还会大胜,而不听张肃了,最后哪怕是赢了,他孟达也躲不过那一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