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六十三章 强者的低吟

    一  次日张任举大军前来,依旧是前日那副随意而又冷漠的面容,但这一次贵霜这边无有一人敢小视张任,自从他出现在阵前,贵霜众将的注意力尽皆集中在张任的身上。

    “贵霜可是无人乎?”张任驾马出阵,看着贵霜营前空空一片,营墙上乌光反射,弩箭准备,未有一人出阵挑战,当即大笑道。

    然而内营营墙上的拉赫曼只是冷冷的看着这一幕,并没有命人开口答复,他在等,等张任会不会作死靠近营地。

    “既然贵霜已然无人敢战,还不尽快退去,非要大汉亲自惩处!”张任看着营墙上的拉赫曼冷笑道,“拉赫曼,看在我汉室和你大月氏有宗藩关系,我有一言告你,现在你率兵退去,我张任既往不咎,若三日之内尚不退去,到时破营,尽皆死罪!”

    伴随着张任的开口,身后的亲卫齐声怒吼道,“破营尽皆死罪!”

    那种数千人齐吼的气势让贵霜一众将校尽皆面色凝重,不言其他,但就这军心气势,就不是他们贵霜现在能比的。

    张任的话是用汉语说的,贵霜底层不太能听懂,但是架不住汉室这边也有专业的翻译,张任亲卫吼完,专业的译者当即对着贵霜营地的方向将张任说的话,怒吼了一遍,所有听闻此言的贵霜士卒,莫名的有那么一些人心浮动。

    “张任,你别说这些有的没的,若真要放过我等,前日你岂会下如此狠手!”拉赫曼眼见张任此话一出,不少贵霜士卒人心浮动,当即起身立于营墙之上,对着张任咆哮道。

    “哼,若无前日一战,尔等岂能明白我汉室精锐,我若不展现我华夏天威,尔等今日必如前日那般刀剑相向,拉赫曼,三日,我给你三日,要么滚回贵霜,我张任既往不咎,要么三日后,就是尔等死期!”张任剑指拉赫曼一脸冰冷的杀意。

    天命指引开启,那种霸道森然的气势伴随着张任的话语直接朝着拉赫曼对面贵霜的一众文武压了过去,强横而有冰冷的杀意以及那种不容动摇的决心让贵霜正面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惊悸。

    “我警告你们,不要不知进退!我的善意也是有限的,拉赫曼你好自为之!”张任收剑拨马,调头直接离开,就像只是来通告的而已,但那强悍的气势让贵霜营墙上的所有人不敢随意出手。

    眼见张任率领大军离开,贵霜营地的众文武彻底炸开了锅,张任的话让贵霜一众文武彻底感受到了双方的差距,对方那种气势让再见张任的苏拉普利都感觉到了惊悸,和上一次看起来平庸的张任比起来,这一次的张任流露出来的气势比严颜还可怕。

    这是真正镇压一方的将帅,以至于苏拉普利都怀疑之前他所见的张任只是和现在这个张任同名的武将而已。

    “好可怕的气势,仅仅是一个人,居然将我们所有人都压住了。”苏拉普利回神过来之后,一脸惊叹的开口说道。

    “比前日的他更可怕了,前日的他在宣告了之后甚至连现在一半的气势都没有。”阿尔巴兹瑟瑟发抖的看着已经背向自己缓缓离开的汉军,“他真的才拿出了五成的实力!”

    拉赫曼同样面色难看,甚至连他都有些动摇,张任之前的气势实在是太过可怕。

    不过话说回来,消耗了一次天命指引制造出来的天命效果,要没有这种可怕的气势,那还真是见鬼了。

    鄯蹋伮等人面面相觑,之前他们没有真正直面张任,这次照面了,那怕是他们也有些惊悸,这和去年见得那个人完全不是一个人吧!

    “我表现的如何?”张任舞了一个剑花,侧头对张肃询问道。

    “鉴于你之前的表现,这次恐吓足够让贵霜军心动摇,尤其你剑指布拉赫的时候,气势之强,恐怕他们会仔细思考你的建议,不得不承认强者的仁慈才是真正的仁慈,他们现在肯定认为你说的很有思考价值,甚至可能因此而发生一些内乱。”张肃唏嘘不已的说道,“这就是天命指引?”

    “嗯,这就是天命指引。”张任点了点头说道。

    “能不能尝试指引三天后的战争。”张肃眼珠子一转说道。

    “呃,这会有效果?”张任一脸不解的看着张肃说道。

    “不管有没有效果,不用也是浪费。”张肃笑着说道。

    “也是。”张任闻言点了点头,随后右手斜举佩剑,开启天命指引,“下一战必破贵霜营寨!”

    佩剑闪了一瞬,一道淡淡的金光从剑刃上扩张开来,随后猛地收缩加持在张任的手腕,张任不由得一愣,但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件好事。

    “有什么感觉吗?”张肃略带好奇的询问道。

    “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只是直觉告诉我,这是一件好事。”张任想了想之后,侧头看着张肃说道,“君矫,接下来真就看你的,我正面战场会创造出胜利,但能不能大获全胜真就依靠你了。”

    “已经赌了,那么我们必然会大获全胜!”张肃非常郑重的说道,张任闻言略感心安的点了点头,这一战啊,在加持了天命指引之后,他的直觉灵敏了很多,不是那么容易的。

    另一边贵霜众将在探马确定张任真的离开之后彻底炸锅了,就如张肃所说,强者的仁慈才是真正可以被人理解的仁慈,强者的宣告才是真正具备被其他人思考的价值。

    张任很强,至少在贵霜众将眼中确实如此,尤其是在前日在营前镇压了贵霜大军之后,贵霜一众文武才真正将张任放在了强者的位置,因而张任非常有强者之风的开口之后,贵霜上下真正开始思考。

    然而战争有些时候需要的是决心,想的越多越动摇。

    面对张任最终通牒,在贵霜一众将帅尽皆见识到张任的可怕之后,贵霜营地是战还是和的声音哪怕是拉赫曼也无法压下去。

    张肃给张任准备的话术很巧妙,并不是羞辱或者逼迫,而是森然可见的事实。

    我汉室不需要威胁,也不需要逼迫,我这么做不为别的,只是在展现事实,因为我不做,你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斤两。

    不要说我们霸道,我们给你选择的权力!大战就此终结,仅仅战死一个内气离体,几千士卒,就当是地方势力冲突就此揭过,你贵霜还是我汉室的藩属,就此既往不咎!若是冥顽不灵,定斩不饶!

    大致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张任的意思很明确,而以张任之前表现出来的气势和前日的战绩,所有的贵霜将帅都没敢往嘴炮方面去想。

    这么一来,贵霜营地内部政见冲突硬生生被张任摆在了台面上。

    “通通闭嘴!”拉赫曼怒气勃发的咆哮震慑住所有的将帅,他也没想到仅仅是张任一番话就让他们这些人爆发了这么大的冲突。

    然而随后没多久阿尔巴兹便面带嘲讽的继续拉拢那些犹豫的刹帝利,张任说的很明确,而且也确实是考虑了他们的情况,既然如此为何要战争啊,为何他们要战,谁愿意谁去啊,反正我不去啊!

    看着纷乱的营帐,拉赫曼清楚的知道,局势已经彻底失去了控制,哪怕之前张任直接开战都不至于像现在这么混乱,而张任前日一战,还有之前那番话,就现在的看来比直接开战还麻烦。

    “有实力的人,只要轻声细语,每个人也能听得详细;没实力的人,就算声嘶力竭,也无人听闻。”苏拉普利突然开口说道。

    拉赫曼等听到这句话的人,细细品味,心下不由得凄凉,张任的一番话,居然让他们这般思考解读,果然有实力的人,哪怕是轻声细语,每个人也能听的详细。

    在看看自己营帐之内的局势,不具备压制所有人的实力,哪怕自己再努力,思考的再多,这些人也不会听从啊!拉赫曼第一次清楚的认识到威望没有本部重要,如果他的本部在这里,何须废话,杀人立威就是,一个军团只需要一个声音,哪怕是错误的声音!

    “阿尔巴兹,赫兰,说说你们的看法吧。”鄯蹋伮侧头看向阿尔巴兹说道。

    纷乱的营帐之中,随着一直没有开口的中立党头领鄯蹋伮开口,不由得一静。

    “我认为,我们没有必要打下去了,愿意和汉室开战的自己上,我不想参战了,没有意义了,我们还能继续往东攻占?”阿尔巴兹可能也是想要让自己的说法有道理,特意进行了了解,添加了部分具备实际意义的东西,比方说国土极限。

    “如果我们现在撤,汉室压上来怎么办?”鄯蹋伮起身缓缓地走到阿尔巴兹的面前,不置可否的说道。

    “我们可以明天直接和他们交割战利品,既然当初的约定了那就兑现给汉帝国,这样他们也就没有攻占的道义了。”阿尔巴兹虽说心智被汉帝国所压,但毕竟脑子还在线。

    “可你想过没有,汉室真的需要道义吗?”鄯蹋伮半蹲着看着阿尔巴兹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