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六十二章 战略变更

    像张任现在的本部精锐估计勉强有个百分之七十五的加持,这还是因为契合了自身军团天赋,否则也就百分之七十这个边界线吧,三河五校怒怼军魂你真以为是说笑

    毕竟全员内气凝炼带来的强大素质真心不是说笑的,同比极限增幅之下,内气凝炼加持之后的战斗力远远超过普通士卒同比加持之后所具有的战斗力。

    这便是个体素质带来的战斗力提升,就算具备同样的精锐天赋,基础素质的差距,在同样天赋的加持下不仅仅不会缩小,还会因此而被拉扯的更大。

    这些可完全不是张任所想的那样是什么优秀兵源导致的,虽说雍州兵源确实好过益州,但真要说的话,还不至于差距大到雍州全是内气凝炼,益州全是民夫。

    三河五校之所以那么强,完全是因为打了一堆高强度,而且对手强到爆炸,最后还获得了胜利的战斗,换益州军,连打五六个月自带帝国意志的顶级军团,最后死磕千多练气成罡……

    这么说吧,只要打完张任赢了,将军团带回来,回来多少人,就有多少顶级双天赋,那种战场,普通刚刚诞生第二个天赋的超精锐进去要么变强要么死!

    甚至最后死磕成规模练气成罡的时候,三河五校已经抵达了所谓的双天赋极限,自身基础战斗力加持接近双天赋的峰值,然而,面对张角依托帝国意志雏形制造的成规模水货练气成罡,基础实力不够硬的三河五校士卒还是打不过。

    不过有些时候打不过也得打啊,硬着头皮上啊,很多时候都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没说的,战,战个痛,一场场不停歇的战斗,一场场极其艰难的战斗,皇甫嵩成功击溃帝国意志,最后全军但凡活着的尽皆晋升内气凝炼,至于其他没进阶的士卒,在这一过程之中因为无法跟上皇甫嵩的脚步,最后的结果也就不用多言。

    精锐只能在战场缔造,这一点几乎是所有人都无法改变的事实,不管是基础的晋升,还是天赋的扩展,对于军团来说战场都是最适合的场所,越残酷的战争,越能缔造出强大的精锐!

    张任当前率领的军团已经可以称之为强大,但距离开发完所有的潜力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而接下来的对贵霜战争,真正的残酷用不了多久就会到来。

    这也是汉室这边最丧心病狂的地方,前辈给后辈教的东西都是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玩意,等真正遭遇到的时候,懂了就是懂了,不懂就去死吧,反正人多死得起!

    这种非常危险的培育方式,在没有足够境遇的情况下,可能一辈子都只是雾里看花,但等到真正进入乱世,一种种奇诡的境遇展现在这些人面前的时候,要么成神,要么死!

    汉家的传承就这么粗暴,该教的基础都教了,能不能走出自己的道那就不关老师的事了,反正基础你都会,能不能依靠基础走一条自己的路那就看个人的本事了。

    走出来了,不说是名将,至少也能当中坚用用,走不出来,赶紧去死,让别人吸收了你的经验和资源,继续成长壮大,这种模式下出来的,当然大佬辈出了。

    因为成不了大佬的,全成了大佬的营养,这种可怕的状态下,不想被别人怼死,那就想办法怼死别人,总之兵法什么的,中原的兵法,要的从来不是模仿学习,要的永远是悟通悟透。

    当然现在才一个脚迈出来,还没有清楚形势的张任完全不知道自己面前到底是怎么样的道路,话说回来,这些东西知道不知道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面对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态。

    “算了,不想这些有的没的了,没啥意思,还是现实一些,看看怎么处理我们正面的贵霜精锐比较好。”张任虽说因为张肃的话有些唏嘘,但是很快也就调整好了心态。

    “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这种事情,张任可是很清楚的,羡慕的再多,也改变不了当前的事实,与其浪费时间在这一方面,还不如先搁置下来,回头想办法下手加强自身军团的实力。

    现在确实达不到,但是以此为目标缓缓向前张任还是有自信的,毕竟他现在已经迈出了那极其重要的一步,剩下的就是水磨的功夫,遥远,但只要每一步踏实了,也不是没希望抵达。

    “也对,倒是我有些好高骛远了,我们确实不具备灵帝年间中央军的战斗力,但贵霜也不是张角本部。”张肃笑了笑说道,能更强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不过现在的实力已经够用了,毕竟贵霜这边看现在的情况而言并不强。

    至于情报里面所谓的近乎军魂级别的战斗力,现在做的事情不就是为了解决那一支军团而准备的吗

    “不过,这场大胜一场之后,我军接下来如何进军就需要思考一二了。”张任见张肃回归正题,也不再深究三河五校的事情,只是默默将此事记下,全军内气凝炼啊,张任也想要这么一支军团啊,这才是上将该率领的精锐啊!

    “要说的话,其实我们现在稳住局势,对贵霜进行骚扰,不进行大规模攻击才比较符合利益,毕竟我们此来的目标其实只是拔升士气,以便于在接下来的防守之中稳住中南防线。”张肃闻言面带思虑,就现在的情况,拔升士气的目标其实已经达成了。

    “问题在于,花费了这么多功夫过来,我一个先头部队就完成了战略目标,接下来只是骚扰的话,士卒怎么想”张任哭笑不得说道。

    结合现在的情况看来,益州一众文武一开始订的战略目标有些低了,或者更应该说是他们对于自身的实力有些误判了!

    张任一波上去就完成了战略目标,这么一来,之前以防万一而率领过来的大军,反倒有些累赘了。

    “这确实是问题,只是我们之前的反攻计划只是一个笑话,如果真下手攻击贵霜营地,我军当前的实力也不是没可能,问题在于一旦失败的话,当前攀升到顶点的士气也会出现些许的下滑。”张肃摸着下巴思虑一二之后看着张任说道。

    益州这边之前出征的第一目标其实并非是剿灭贵霜在文伽以西的营地,其实在收到情报之后,张任虽说叫嚣的凶,但并没有被一直以来的大胜冲昏头脑。

    一个军魂军团级别的战斗力,意味着什么,张任还是知道的,虽说很难用准确的语言去描述这种强大,但张任至少知道,一个军魂军团带领精锐贵霜士卒反冲锋的话,益州这边如果没有准备肯定无法守住中南防线。

    毕竟军团战争的时候,一个优质的锋头到底有什么样的价值,所有人都很清楚,大军团决战,一旦对方将主阵切开,基本就意味着全军战败了,而军魂军团级别的战斗力在张任的判断之中是具有这种程度的力量。

    也因此张任等人才会提议反攻贵霜营地,在贵霜援军来之以前,在贵霜营地前打出一场大胜,挫伤贵霜士气的同时拔升益州的士气。

    此消彼长之下,基本上就能保证益州军在未来不久遭遇贵霜援军的时候具有极其高昂的士气,避免被对方强悍的攻势冲垮。

    只要在第一战稳住,不被对方的精锐军团冲垮,张任就有把握依托营地固守中南一线,到时候哪怕免不了有不小的损失,只要稳住局势,等适应了对方的攻击强度,益州甚至能反推一波。

    在这一过程之中,益州精锐的士气是非常重要的一项,正因为这一点才会有张任第一波的试探性反攻。

    毕竟真要说在出手之前就保证自己能攻下贵霜营地,张任也没这个把握,毕竟目标定的太高了,没达成,也会挫伤士气的。

    张肃有些犹豫,现在的情况和他当时的构想已经有相当大的出入,而一旦现在开口攻占贵霜营地,成了,那不用多说,士气必然攀升到另一个高度,若是失败,反倒不如现在这样。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没有赌的必要啊。”张肃思虑了良久之后有些苦恼的说道,“我军现在优势很大,不去攻占贵霜营地,只进行骚扰压制,逼得对方进出不得就够了,而开口攻占营地,要冒险啊!”

    “战争岂能不冒险”张任坐直身体郑重其事的说道,“我们不知道贵霜援军到底是何种程度,现在停手,等对方兵合一处,再要冒险的话,恐怕对方未必给我们机会。”

    张肃闻言目光游移,不过却也知道张任此言有理,只是这种决策实在有些不符合当前益州的利益。

    “你有几分把握。”张肃缓缓地抬头看着张任询问道。

    “贵霜援军大概有几日会到”张任眯着眼睛看着张肃反问道。

    “快则五日,慢则八日。”张肃默默地算了算时间之后说道。

    “我只想问一句,这个时间能操控不。”张任无比郑重的看着张肃询问道,“假如我想让贵霜援军更早抵达的话,能不能做到。”

    张肃闻言眉头紧皱,毕竟也是知兵之辈,张任此话是何意他岂能不知,思虑再三之后缓缓的点头开口说道,“能,只是你要明白,这样做很危险,如果说之前赌的话只是士气的问题,那这次可能要压上生死了,要知道我还是挺爱惜我的性命的。”

    张任深吸一口气,双眼无比的明亮,以至于张肃都有些恍惚,相比于曾经从益州才走出来时的张任,现在的张任气势强了很多。

    “好吧,将军既然不怕死,我张肃陪你赌一局有如何。”张肃深吸一口气说道,“只是将军做好到时候老夫估错了时辰,而你天命难违,最后咱俩一起完蛋的准备。”

    “哈哈哈!”张任拍着张肃的肩膀大笑道,“好我的张侍郎,你既然敢将大军扎在丛林之中,我又有何惧怕,大不了战败了,退回这里,我就不信贵霜不知道逢林莫入,倘使对方进来了,大不了一把火烧了林子,做了那火中灰烬!”

    “咱们这的林子水汽太大烧不着的。”张肃瞟了一眼张任说道。

    “怪不得你敢将营寨扎在林子里面,我还以为你是将之作为最后一拍两散的防备手段。”张任闻言一愣,略带沉默的说道。

    “不过,你确定要这么干,说实话,就算有我配合,这么做也很有可能失误,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我错估了时辰,你也未能做到击溃,那么最后我军可就不好下台了。”张肃看着张任再次告诫道。

    “可只要这两点达到了,我军会赢的超乎所有人的预料。”张任肃然的说道,“更何况防御根本不是我所擅长的。”

    张任和张肃的交流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最后张肃还是同意了张任的计划,虽说冒险,平淡无波的过了四十年,从前年开始生活变得波澜壮阔,人生总是需要做点值得纪念的事情。

    是夜,张肃派兵一千,伪装大军经过贵霜营地,贵霜守营巡逻人员压力倍增,甚至连拉赫曼等人都不得不连夜聚会,生怕汉军发动大规模偷袭,然而张肃只是借此派人前去通知孟达等人,让他们做好接应和围剿的准备。

    毕竟,大军局势发生变化,战略目标发生变化,那么以前所做的布置也就需要进行变更,如果说之前的先锋只是诱饵和防御态势,那么现在战略发生了变更,先锋就不得不肩负某些重要军务了。

    张肃的折腾一直持续到黎明,鉴于汉室那出乎预料的战斗力,贵霜这边由不得不加紧戒备,生怕汉室突然出手,虽说因为汉室再次派兵越过自家营寨,莱布莱利等人尽皆生出了不祥的预感。

    可是面对汉室强悍的军势,贵霜现在最好的办法也只有严防死守,至于夜战,从来不在贵霜的选项之中,毕竟比他们更强的汉室更精通这个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