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五十九章 底气十足

    说句难听的话,别说七万人了,就算是七万头猪,张任要一天统统抓完也不是这么容易的,居然因为一场战败士气就到冰点了,苏拉普利只想说一句话,拉赫曼还可以说是被打懵了,你们其他人是猪吗!

    了不起我们打不过张任,据营而守就可以了吧,第一天拼着死两万人去填,苏拉普利还真就不信了,第二天张任还能士气如虹的继续作战了,就算双方战损比高达三比一,四比一,五比一,一天打完,统计出来伤亡数量,汉军主将管他是谁也该仔细掂量掂量了。

    我们死的是牲口,你们死的是人,我贵霜死的起,恒河平原几百万,上千万的牲口,来战,死不完的低种姓,杀不绝的恒河种。

    指挥不如你,调度不如你,兵甲不如你,但只问一句,同是血肉之躯,我贵霜倒要看看杀不杀的死,我们有的是牲口愿意与梵天回归一体,我们有的是牲口愿意和你们拼杀,我们死的起!

    哪怕是三比一,四比一,五比一,十比一,杀不绝的低种姓多的是愿意为梵天之口而战,洗刷罪孽之后回归梵天,而你汉室又有多少兵力愿意消耗在这等毫无意义的战争之中?

    这几乎是贵霜南部高种姓的思维模式,当然这种思维模式也只有如苏拉普利这等天生的高种姓,而非是那种婆罗门提拔上来的刹帝利才会具有,顺带一提,这也是南部高种姓不惧北贵族的原因。

    当初北方的贵族确实征服了南方,为什么会退回去呢,因为他们只能做到征服,而做不到平定。

    就跟当年王翦平楚时所说的一样,十万我可以击败楚国的大军,但十万亲军无法平定楚国,如果要平定楚国,我需要六十万大军,这就是征服和平定的差距,后者的难度几乎是前者的数倍。

    种姓制的稳固,导致北方贵族除非愿意进入这个体系,否则,一切都是妄言,而进入这个体系,被婆罗门操控可不是北方那些贵族可以容忍的结局,作为征服者,最后被本地人同化,可不是他们的目的。

    这也是北方贵族的军势无比强大,但是面对南方这个滚刀肉却没有办法处理的重要原因,南部贵霜那群不计入人口数量的低种姓太多了,多到北方杀都杀不绝的程度了。

    甚至发展到现在这种情况,一旦南部婆罗门逼急了,以梵天之口对南方低种姓说出,诛杀北部贵霜人民能洗刷自身的罪孽,双方爆发出不可缓和的冲突,那么说不准先被灭掉的是会是北方贵族。

    这也是为什么哪怕是到现在贵霜南部种姓制度的巅峰,也就是婆罗门依旧像是超然物外一般,连韦苏提婆一世在种姓制度的体系里面也只能处于刹帝利种姓的原因,因为从某个角度将婆罗门这个种姓在印度教之中算是违规的阶层。

    这也是贵霜这边南北部贵族争锋的实际上是北方贵族和南方刹帝利,而婆罗门只是偶尔露面,真正插手的时候并不多的实际原因。

    这同样也是韦苏提婆一世想要剁了婆罗门整个阶层的重要原因,因为王权不需要一群随时能崩塌掉王权根基的存在。

    哪怕婆罗门说的很好,他们从来不插手人间权力,只保有文化教育和报道农时季节以及宗教话语解释权这些渺小的权力,诸如其他的军事和行政等方面全面放开给刹帝利。

    仿若完全无害一般,实际上婆罗门的教权大的让韦苏提婆一世都很难忍受,成片成片肥沃的土地被低种姓捐献给婆罗门,通常一个村庄一个村庄的低种姓将所有的土地捐给婆罗门!

    若非韦苏提婆一世够残暴,也曾背靠北方贵族正面死磕过婆罗门,让婆罗门碍于韦苏提婆一世背后的北方贵族,还有其他一些人间的权势不得不收手妥协,说不准,整个恒河都属于婆罗门了。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贵霜真正出身于刹帝利的高种姓对于汉室并没有什么畏惧的重要原因,因为他们也不蠢,虽说有些被自身的实力冲昏了头,但他们的判断并没有什么错误。

    也许在士卒的精锐程度,战斗意志,将帅的指挥调度等等很多方面都和汉室有极大的差距,但那又如何,汉室能从恒河平原打过来,婆罗门还真就不信了。

    只要印度教的种姓制不崩塌,只要婆罗门还是梵天之口,只要低种姓还发自内心的想要回归梵天,想要成为梵天的一部分,那么对于高种姓来说,他们贵霜就只能击溃,无法击败。

    汉室除非强大到能真正碾压那数百万,上千万的低种姓,贵霜南部的婆罗门和天生的刹帝利武士尽皆可谓安之若素,他们不会败的。

    有那数百万,千多万,甚至多的连高种姓都不知道他们有多少的低种姓牲口高举婆罗门,为清洗罪孽而活着,那么他们贵霜南部被击溃多少次都不会真正失败。

    这就是贵霜南部那些真正所谓的“天生贵族”的想法,虽说极端,但不得不承认,很有道理,基于那恒河平原超乎想象的人口数量之下,是很有道理的,而且是真正非常有道理的。

    不过,看现在的情况,貌似这种道理延续不了太久了,贵霜这边的情况出人预料的复杂,甚至都不是一句简单地矛盾重重能说明白了,其中太多的利益,王权与神权,贵族与贵族,文化与文化的冲突。

    再算上伟力归于梵天,婆罗门具备梵天之口的特征,仔细思考一下,总觉得贵霜这群倒霉孩子一直是空中楼阁,迟早自己把自己玩死。

    话说回来,贵霜整体是不是处于空中楼阁,贵霜营地是不是士气低沉,对于益州这边当前的情况而言并不重要,相比于贵霜营地之中凝重的氛围,张任这边的大军那就轻松了很多。

    和三连斩严重挫败敌方士气一样,对于益州士卒来说,三连斩同样也是拔升士气最好的补药,虽说没将阿米尔人头带回来,但是将贵霜的帅旗带回已经足够让原本士气高昂的益州士卒气势更为恢弘。

    如果说原本还因为主动穿越丛林前来文伽以西和贵霜交战有些烦躁,在看到那杆被折断的贵霜帅旗,得知张任三连斩的战绩之后,汉军上下再无其他心思。

    跟着主将南征北战就是了,管他是穿山越岭,还是穿越丛林,只要最后结局是战而胜之,那么一切都无所谓,对于士卒来说,没有什么比胜利更让人动心的了。

    “如何?”张任半仰着坐在主位上,姿态极其随意,测试完自己本部精锐的战斗力之后,张任的心态彻底放平了,就算遇到了打不赢的对手,以他现在本部精锐展现出来的实力也足够杀出一条血路。

    “这么大的差距了吗?”张肃听完张任详细的讲解之后眉头紧皱,随后又有些惊喜的看着张任。

    “纯粹靠说,很难说清楚,如果单以我的感觉而言,只有一个,如有神助。”张任坐直了身体看着张肃非常郑重的说道。

    “士卒本身的基础还是差。”张肃叹了口气说道,“要是士卒基础素质全部换成内气凝炼,配备你之前所说的效果,今天就不是斩阿米尔,而是斩了拉赫曼了。”

    “这一点很无奈,我的本部放在益州已经当得起精锐了,但是和你所想的那些存在于幻想之中的那些整个军团都具有内气凝炼水准的士卒相比,很无奈。”张任叹了口气,随后又觉得张肃心太野。

    “你这么知足常乐让我很不满。”张肃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我和黄权那群人不同,我需要的是更强,而你现在的程度,就算有你所说的天命指引,你觉得你能击败三河五校之中的哪一个。”

    “大家兵力一样的话,我觉得就算我打不过他们,也能稳住战线不溃,等待时机,而且天命指引的极高爆发,足够让我在打不过的时候拼一把。”张任沉思良久之后缓缓的开口说道。

    “相信我,三河五校你一个也打不过。”张肃无比郑重的开口说道,“和多数益州出身的将校文臣没见过真正的精锐不同,我当年和先主公在长安的时候见过真正的精锐,巅峰期的三河五校。”

    “……”张任面色肃然的看着张肃,他清楚张肃的为人,不是那种喜欢糊弄的类型,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根本不屑于掺水。

    “内气方面,天地精气的逐渐回升我们现在都能感受到了,自然士卒的平均水准也比当年高了一些,但这不是绝对差距。”张肃眼见张任愿意听,于是便开口仔细地讲解道。

    “这么说吧,你认为普通的士卒身体里面到底有没有内气?”张肃看着张任询问道。

    “有,没有的话,也就没有云气这一说了,毕竟云气就是很多成分混合起来的。”张任缓缓地开口说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