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五十五章 还有这种操作

    不管阿米尔的脸上写的是什么,这一枪穿心而过,没有华佗出场当场给吊命,人肯定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一枪丢死阿米尔,张任心知不能久呆,更何况这一枪丢出,张任就知道自己上手打得太疯,直接开了三次天命指引,虽说将对方打得崩溃,但张任总觉得自己这一枪丢出之后,就有些霉运当头的意思。

    盯了一眼自己的长枪,张任直接调头,短时间用了三次,还是不要过去找刺激了,那柄长枪还是丢了给自己挡灾了事。

    “敌将已死!”张任怒吼一声,带着亢奋下令道,“全军撤退!”

    砍了帅旗,崩了敌方本阵,临走还斩了大将,张任本部这时可谓是气势爆棚,随着主将张任一声令下,高吼着调头朝着外面冲去,虽是在撤退,但是那气势就像是在冲锋一般。

    然后……

    勒马踏空的张任在战马前蹄踏地的瞬间,胯下战马的一只前蹄很不幸的踩到了一个碗口大的坑里面,一脚没有踩实,直接侧翻,张任也非常不幸的脸朝下啃向地面。

    好在张任武艺纯熟,处变不惊,当即踏空发力,一个扭身前滚翻避免了在敌我双方面前摔一个狗吃屎的狼狈相。

    不过张任的前滚翻还没有落地,贵霜从营地里面冲出来的弓箭手已经箭矢齐发朝着射了过来,更有不少阿米尔的亲卫直接将手中长兵器朝着张任丢了过来,手持近战短剑咆哮着朝张任冲了过来。

    好在张任也不是孤身一身,亲卫当即顶上,挡住了箭雨,护着战马跪地的张任跟着本部一起撤退,虽说颇有些狼狈,但好在有亲卫的保护,人并没有被贵霜的箭雨投枪打成筛子。

    当即张任亲卫护着张任东撤,后方反应过来的本部当即箭雨压制了一波,拉开距离,避免了鄯蹋伮和巴纳特的包围。

    面对已经冲出去的张任本部,贵霜大部有心追杀,但是碍于形势却也不能深入追袭,只能让鄯蹋伮和巴纳特率领本部进行有限追击。

    努力带兵将张任及其本部驱赶到接近十里以外的丛林之中后,鄯蹋伮和巴纳特尽皆停止追袭,再追下去,真就要有危险了。

    “嘎嘎嘎~”奇怪的鸟叫声,张任黑着脸用大叶子将头盔上的鸟屎擦干净,现在他处于相当倒霉的状态,喝口水居然喝到了虫子,还很意外的给呛了,这可是内气离体啊,要是喝水呛死,估计真就要让后人想办法讳言一下了。

    不过哪怕是再郁闷,只要想想就在刚刚他一枪捅死了一个内气离体,张任就觉得没有什么坎过不去。

    当着敌方大营一众将帅的面前完成了斩断帅旗,击溃本阵,阵斩大将,张任表示自己已经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了,这种人生对于大多数的将帅来说已经算是抵达了巅峰。

    【不能过于依赖这个能力,可以将之作为底牌,但随意使用的话,迟早出事。】张任一边前进一边思考,越想越觉得这个能力实在危险。

    使用了天命指引之后,那种一切如心的情况过于顺利,拉赫曼的调度布置在之前交手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出错,但是在张任开启了天命指引之后,却近乎是轻易的将之击溃。

    那时双方在指挥调度上仿若真的拉开了一整个层次的差距一样,拉赫曼所有的调度和布置都被张任轻易的拆解,很多战术还没有发挥出效果就被张任强行破解,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当真是如有神助。

    正因为这种顺利让张任在大局已定之后,毫不犹豫的再次开启了天命指引,然后就如命中注定一般直接干掉了阿米尔。

    这可是内气离体的好手,真正意义上历经战事,在战场上有亲卫保护的情况下,居然说干掉就干掉了。

    这种简直违规一般的效果让现在冷静下来的张任颤栗的同时,更是切实感受到了强大,同样也明白这种天赋到底有多危险。

    自己胯下战马踩空的那一瞬间如果还在混战之中,自己很可能一个意外就死了,再想想天命的正向效果,反向自己吃了的话,那就不是意外了,那简直是没有意外都要制造意外了!

    【以后绝对不能滥用这种能力,很强,但同样很危险。】张任看着空空的右手,决定以后换一柄长剑作为武器,长枪这东西,打疯了,有天命在身,顺手就会想玩标枪。

    换成长剑的话,只要是个人就不会直接将剑甩出去,更何况剑丢出去的威力也不大,再说更重要的张任一般也不和人单挑,用剑对于自身的战斗力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更何况,张任的剑术也是很靠谱的,怎么说也是跟童渊练出来的,剑法各方面也算不错,一些比较强力的技巧也能使用出来。

    【决定了,回头换一柄剑,反正我是指挥系,也不用单挑,唔,普通佩剑好像也不太好,阔剑,决定了就阔剑,名字的话就叫做,天命必胜!好像有些猖狂了,算了,就这个吧,反正也只是一种希望。】张任三两下就想好了自己以后使用的阔剑的名字了。

    当前蹲在长安这个汉室国运的重要节点之上洗炼自身,外加镇压国运的一众仙人,看着正在和他们闲聊的南斗头上一道磅礴的气运刷下来,身上因果骤然少了五分之一左右,尽皆一愣。

    “诶诶诶,南斗,你这是什么情况?”看守国运的仙人都震惊的看着南斗,这是什么操作,完全没见过,怎么突然一道气运出现,从南斗身上刷过去,然后注入了国运之中,国运壮大了一丝丝。

    南斗自己也是一头雾水,他也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就是和这群人在扯淡啊,这算是天上掉馅饼?

    自从左慈,南华那几个家伙和这群当年争鼎的仙人谈拢之后,这十九个心术不正的邪仙现在没事就蹲在长安在这汉室国运的重要节点,看护国运的努力看护国运,洗刷因果的继续洗刷因果,时间久了,之前那些冲突也就日渐消弭一空了。

    至少以前那种遇到了,免不了干一架的情况彻底没有了,当然这里面也有很多原因是仙人死得就剩这点了,资源够大家分了。

    现在将汉室剩下的两派二十多个仙人统统弄到长安来看守这处国运节点,一边看守,一边洗刷自身因果都够所有仙人分的了,更何况泰山奉高的无字纪念碑下面更是镇着国运的主体。

    这么一来,仙人之间也就没有了绝对的冲突,也就不需要像曾经那样再搞的那么丧心病狂,也就能坐下来好好谈谈了。

    毕竟仙人的寿命真要说,不沾因果的情况下近乎是无限了,不过生在人间,怎么可能不沾因果,以前国运衰竭,仙人想用国运洗刷因果,也没地方洗,现在的情况好了很多。

    “我算算啊,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南斗面色木然,其实内心狂喜,一道气运洗了自己五分之一左右的因果,自己以后又能浪了。

    事关自己,算的又是过去的情况,两三下南斗就算出来是张任砍了贵霜的内气离体,掠夺的气运从南斗这个渠道进入汉室,顺带着就将南斗身上的因果冲刷掉了一部分。

    毕竟南斗斩了自己道丢给了张任,让张任有幸借此成就从属于自己的精锐军团,并且凭此力压贵霜,阵斩敌将。

    这种情况下,别说南斗没分张任的气运,只是用这些气运来冲刷自己的因果,就算是张任每次打赢了给南斗上贡一部分气运都是应该的,毕竟张任也是借此跨出最重要的一步。

    “居然还能这么玩?”北冥等一众仙人看着南斗呈现出来的影像目瞪口呆,之前几百年统统都白活了。

    “将自己的道斩出来送给和自己的道相契合的将帅,然后将帅借此得到加强,之后获得的气运都会从斩道的仙人身上通过……”北冥颤抖着指着南斗,以前没发现南斗这么聪明啊!

    “我有事先走了。”太和面无表情的起身,“你们先帮我镇压一下国运,我有事要去处理一下。”

    “我也有点事要去处理一下。”道仙荧惑也缓缓地起身,对着南斗施礼之后,直接化作荧惑之光。

    “我这边也有点事要先行离开一下,麻烦诸位了。”镇星讪笑着起身施礼,“biu”的一声直接消失掉了。

    “我也有事……”其他的仙人尽皆是这么一句话说完,或是就地消散,或是直接飞走。

    很快长安看守国运的大堆仙人就剩下南斗和北冥两人了,南斗盯着北冥,面色漆黑,“你该不会也有事要离开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什么心思。”

    “咳咳咳,确实有点事。”北冥干笑着说完,不等南斗反应过来,直接当着南斗的面自爆了自身,放了烟花,将盘坐在蒲团上镇压国运,洗炼自身的南斗直接炸翻在地,在地宫里面连着滚了几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