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五十一章 越过营寨

    “不愧是粟特史官之后。”拉赫曼面上带着一抹欣赏,拍了拍赫利拉赫的肩膀,“没想到居然觉醒了性灵之辉,去吧,带上沙鲁克和他的本部亲卫,战争中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要出事,你比这里所有的人都重要,保护好自己,就是最大的胜利。”

    “是,将军!”赫利拉赫点了点头,朝着布拉赫离开的方向追去。

    “你们两个啊。”拉赫曼目送赫利拉赫离开之后扭头看向莱布莱利和苏拉普利叹了口气,两人也是面色一沉,赫利拉赫能觉醒性灵之辉也确实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如果说贵霜帝国拥有军团天赋的人可以算作是上天的赏赐,那么觉醒了性灵之辉,将自己的性情,自己的心灵从认知之中升华出来,变成一种的拥有神奇力量的人,足以称作贵霜帝国的瑰宝。

    这种力量从出现到绝灭,贵霜前后只有三个人诞生过,至于现在还有没有拥有者,没有人知道,也许有,也许已经死完了,也许是秘而不宣,谁知道呢?毕竟这些人都是聪明人。

    “好了,都去处理各自的事情吧。”拉赫曼也只是说说,这种力量被称作贵霜帝国的瑰宝,足可见有多么的稀有,赫利拉赫能觉醒不代表其他人也能觉醒,这本身就相当于一种奇迹。

    赫利拉赫追逐布拉赫而来的时候,布拉赫还有些吃惊,一般来讲拉赫曼下令之后很少会去进行变更,就算是有一定错漏,只要不严重到影响局势,拉赫曼都是不会去变更的。

    毕竟朝令夕改这种事情,除非特意训练过,一般军团这么被玩两下很容易出事,尤其是在大战在即的时候,影响的不仅仅是士气了。

    “没想到,你居然觉醒了性灵之辉啊,以后说不得还要仰仗你了。”布拉赫笑着说道,在赫利拉赫展开双手的时候他就明白了情况。

    “不过维持不了多久,我也是刚刚觉醒这种力量,虽说能使用,但实在无法维持太久。”赫利拉赫平淡的说道,不过眼中还是流露出了些许的欣喜,“布拉赫,你也小心一些,汉军并不好对付,而且说实话,我其实一直不怎么希望和汉室动手。”

    “有些时候不是我们希望不希望,至少这一次主动权没在我们手上。”布拉赫看着赫利拉赫非常正式的开口道,赫利拉赫不由得沉默。

    “为了帝国!”布拉赫伸手给赫利拉赫,卡拉诺和阎立普以及沙鲁克同时看向两人。

    “好吧,为了帝国。”赫利拉赫右手按在布拉赫的手背,如果可以,他真是一点都不想参与这种战争,不过他是贵霜的贵族,对于这个国家有着必要的义务。

    【汉室啊,我们双方原本是最佳的盟友,但是仿若在再次得知了对方的存在之后,就彻底失去了和平共处的可能性,虽说作为史册的记录着,非常敬服你们的强大,但为了祖国,此战必须获胜。】赫利拉赫默默地想到,他也有着自己的坚持。

    敬服汉室,崇拜汉室,但并不代表在汉室对贵霜下手的时候,他们会去当带路党,因为什么而享受了这样的生活,赫利拉赫还是很清楚的,粟特的后人,史书的记录者,岂会遗忘为何而生,为何而死!

    比其他所有人更清楚汉室的强大,比其他所有人都清楚和汉室为敌会是怎么样的下场,比其他所有人更畏惧和汉室为敌,可正因为清楚这一切,他会畏惧,他会迷惘,但同样因为清楚这一切,当这样的人抬起手中的剑,会比其他所有人更坚定。

    执剑迈步而出,便已经意味着做好了付出一切的准备,唯有死亡可以阻隔我为这个生我养我的国家去战斗,去付出!

    “总觉得,骤然之间你变了很多。”布拉赫笑着说道。

    赫利拉赫笑了笑,没有说什么,驾马跟在布拉赫的身侧,一如曾经那般,但唯有赫利拉赫自己清楚,当他下定决心的那一刻,到底什么发生了多少的变化。

    【性灵之辉,是意志,是性格,是认知,是发自内心的认同,果然,不管我怎么向往那个国家,那个强悍无匹,屹立东方数百年的强大帝国,唯有这里才是我的根。】赫利拉赫抬手,从手缝间看着天空,燥热的中南,一年只有夏季,而今年的夏季更可怕……

    孟获越过贵霜营地的那一刻,几乎就是在宣告战争的开始,但次日孟获的夜袭却完全出乎了贵霜的预料,虽说拉赫曼的防线和巡逻布置的极佳,但是完全出乎预料的夜袭,也确实让贵霜狼狈了一下。

    夜黑风高,拉赫曼谨慎起见只能用箭雨压制夜袭的孟获,不和对方出营接战,最后汉军迫于形势无法突破营防布置,也只能率兵撤退。

    不过光看次日贵霜没能捡到汉军战死的士卒,就知道当时汉军撤退的到底有多轻松自然。

    当然也不是说拉赫曼的布置不对,夜战这种事情本身就有很大的危险性,加之受限于和汉军先锋孟获的侦察兵消耗,拉赫曼很难保证汉军大部尚未抵达这里。

    与其冒险出兵接战,赌汉军大部尚且未到,还不如用箭雨压制,将之逼退。

    后者不过是浪费些许的物资,前者,如果一个不好,判断出错,汉军大部就吊在先锋后面,以此为饵料,夜战直接打成决战,营地的防御设施无法发挥出效果,贵霜这边就可以躺了。

    毕竟贵霜本身就不擅长夜战,汉军这边好歹还有点夜战训练。

    “汉军,确实不容小视,居然在撤退的时候还能将战死的士卒带走,确实是训练有素。”次日一早拉赫曼率兵巡视营外,看着没有一个尸首的战场面色凝重。

    另一边孟达满意的看着兀突骨,这藤甲兵还是那么的好用,尤其是处理掉易燃这一个弊端之后,这个兵种用来阴人还是很靠谱的。

    藤甲兵几乎算是益州当前率领的精锐之中最能打的,靠着藤甲的防御优势,以及士卒自身的素质,战斗力媲美双天赋毫无问题。

    加之藤甲本身对于锐器,箭矢等等就具有极强的抵抗能力,第一次接触的人很容易被坑死。

    然而藤甲兵的弱点也很明显,易燃啊,前年打到南中的时候,兀突骨还站在汉室对立面,第一波将汉室打得有些晕,黄权,张肃,张松这群人就叫嚣着既然武力很难对付,那就诱杀!

    这群人当时的想法就是对面那群驱使虎豹的家伙肯定怕火,至于藤甲军什么的,只要是人就没有烧不死的,一把火统统烧死了事。

    最后还是南蛮祝融氏表示愿意去拉关系,然后兀突骨无脑跳反,否则前年这些人就变成了骨灰,总之藤甲军的弱点所有人都知道,因而虽说很强,但受制于制造周期和危险性,汉室这边基本没啥兴趣。

    用黄权的话来说,有时间了再造吧,这玩意不是那么容易制造的,太花费时间了,而且还必须要用油浸透,穿身上,实在是太过危险。

    不过现在勉强能好点,秦宓离开的时候让人熬了一种凝胶进行了浸泡,让易燃的藤甲变成了可燃的藤甲,相对来说能安全了一些,当然也就是安全了一些。

    一旦凝胶被打破,这玩意烧起来拦都拦不住,浸了油的玩意啊,你告诉我能拿水扑灭不,呃,好像是可以的,强行降温到低于燃点什么的。

    再下来那就常规攻击模式的问题了,藤甲这玩意确实厉害,但怎么说呢,管你什么防御模式,重型攻击都能将你打爆,如果有重型震荡攻击,那就更厉害了,当然如果有重型粉碎攻击,那就更可怕了。

    对于拥有这种精锐天赋的军团来说,一般来讲,管你什么甲胄,哪怕是加厚的,一击打中也躺了,藤甲什么的,自然也是躺了。

    不过这种精锐天赋很难训练出来,汉室这边曾经出现过的军团也没有多少,罗马的话,貌似现在也就十二掷雷电军团具有这种特殊属性,不过现在的十二掷雷电军团早都已经废了,能不能完全发挥出这种能力还是一个问题。

    “走,我们去追赶孟将军。”孟达满意的拍了拍兀突骨的肩膀,而兀突骨则是摸着自己的脑袋一头雾水,根本没明白孟达说什么。

    说起来兀突骨其实完全不会带兵,藤甲兵的配合协调在蛮军之中也是倒着数,理论上讲,就算有可怕的单兵作战能力,和近乎重甲的防御力,也不应该具有双天赋佼佼者的战斗力。

    然而,理论这种东西一般都是拿来打脸的,藤甲兵作战的风格就是兀突骨提着一丈多的骨朵冲锋在最前,所有的藤甲军跟着兀突骨的后面,冲冲冲,莽莽莽。

    战斗方式就是西凉铁骑那一套,只要能跟上,只要兀突骨不被打翻在地,就不存在被冲散击溃这种可能,而兀突骨的战斗力和他身高一样有保证,嗯,兀突骨有一丈出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