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四十九章 防御反击

    李恢将国书递交之后,其实已经明白自己做的有些过了,对方不同寻常的表现,同样也是对于他的试探,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知道对方是谁,擅长怎么样的战争模式就足够了。更新快无广告。

    不外乎,对方已经猜到了某些东西,可这又能如何,汉室根本不屑去掩饰自己的意图,沃野千里我们要了,我们就会去拿!

    同样贵霜我们要打,那么谁拦也拦不住。

    至于做这些事情的过程之中会不会引发大规模的战争,汉室这边早就有了心理准备,来援军也罢,不来援军也罢,让你贵霜兑现诺言本身就不可阻拦的过程。

    你不愿意兑现,那么就由我们自己来动手兑现,不过我们的方式你们能不能承受,那就不是我们关注的要点了。

    李恢骑着小马有些唏嘘的想到,在主动试探别人的时候,很容易忽略掉另一种可能,也即是对方也在试探自己。

    李恢骑马奔赴回来的途中便遇到了孟获的侦察兵,三三两两的蛮子涂得乌漆嘛黑,脑袋上身上插着不知道是什么鸟类的毛和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东西的叶子,用的武器也是涂毒了的吹箭,若不是李恢一身儒袍,说不定这群人直接下手了。

    “孟将军,你们这块就进军了”李恢被一群侦察兵拱卫着带到孟获面前,略带不解的询问道,“时间已经急迫到这种程度了吗”

    “嗯,我们的时间不太多,张将军命我为先锋,先行绕过贵霜主营,前往文伽以西,吸引对方注意力,迫使对方分兵应对。”孟获笑着说道,捞了一个先锋的位置,孟获非常的满意。

    “分兵吗如果只有一个军团的话,我军面对对方并不占优啊,而且一旦对方投入兵力过多,孟将军也会有一定的危险。”李恢也是知兵之人,瞬间就明白这一招的弊端。

    “还有孟达孟将军和兀突骨两人为我策应。”孟获笑着说道,虽说危险,但是有所准备的话,他是一点都不担心的,更何况贵霜兵力同样有限,张任敢这么做,岂能没有准备,

    “瞒天过海吗”李恢皱了皱眉头,“这么干有很大的危险性,贵霜依营而守,我军要拿下也不是那么容易,更何况贵霜换帅了。”

    “换帅”孟获一愣,随后笑了笑,“这些事情与我无关,我只是去做为诱饵,牵扯对方的部分精力,给张将军创造攻破对方营地的机会而已,军务如此,执行即是!”

    “看来是张侍郎或者王长史的策划了,将军且前行,我且前去汇报,还请小心,对方怕是也有算计。”李恢诚挚的看着孟获说道。

    “长史放心,到时候大胜归来,我请你喝酒。”孟获笑着说道,真心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张任的能力,还有为人他都信得过。

    “好,那这就先返回后方。”李恢点了点头,驾着小马快速离开。

    李恢离开之后,孟获谨慎思虑了一番,决定继续按照之前的规划进军,不管是张肃王累等人的智慧,还是张任的能力他都是认可的,更何况军令已下,执行便是,至于危险,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不危险的话,养着你干什么!

    李恢回撤的过程中,也见到了策应的孟达和兀突骨,在见到兀突骨的藤甲军之后,李恢安心了很多,也猜到了张任的打算,只是战争这种事情不好说!

    等到李恢继续花时间往回赶的时候,在半道上就遇到了张任本部的侦查,这时的他已经彻底猜到了张任的打算。

    就跟贵霜已经摸到了汉室的优势劣势一样,汉室这边同样也看到了贵霜的长处,对方的兵员在小规模配合以及单兵的素质上相对强过汉室,嗯,至少是强过益州兵的。

    也即是说益州这边要攻伐贵霜,最好的选择就是集中优势兵力,握成一个拳头,迫使对方决战,然后一拳将对方揍死。

    同理,贵霜这边要打汉室,最好的选择就是分散汉室兵力,扩大战场规模,将决战打成一次次的会战,蚕食汉室的力量,直到占据优势之后,毕其功于一役。

    这一点,张任这等不以武力著称的将帅,自然会留心到,同样他相信之前输了一局的贵霜,必然会下大功夫研究汉室这边的情况。

    以贵霜驻扎在文伽以西那数量庞大的文臣武将,绝对会注意到这一点,那么以当前的形势,贵霜绝对不会选择直接和汉室打一个决战。

    大家都不蠢,都是背负着国家的对外将帅,一举一动都会关乎将士生死,甚至可能影响到之后国家形势的走向。

    那么在实力不够的情况下,贵霜能做的选择也就不多了,固守以待,尤其是在他们援军即将到来的情况下,固守营地,等待援军到来看起来好像是最好的选择。

    甚至贵霜纯粹的选择固守待援,对于汉室来说也也是极其糟糕的一种局面,毕竟这一年贵霜也不是什么都没做做,营防同样也在建设,以布拉赫当时表现出来的能力,完全依赖营防进行放手的贵霜,仅凭现在的张任的军势要拿下也不是那么容易。

    更何况,强攻营地这种事情,如果可以,张任一般是不会去做的,毕竟还没到那种急迫的形势。

    加之并没有试探过,能不能攻下还是两说,在这种情况下,汉室其实要做的更多是要想办法将贵霜大军从营地里面拖出来,然后再进行决战,再不济也要具有把握之后再行进攻。

    自然这里面就涉及到部分的算计,也就是如何让贵霜动心从建造好的营地里面走出来,以及如何保证汉军的诱饵不被贵霜吞掉。

    这里面又会涉及到双方的兵力配置,以及主将的心思,还有当前的形势,赌博性的东西涉及的特别多,但有几点是完全无法绕过的。

    也就是贵霜对于自身优势的判断,以及汉室分兵,并且越过贵霜营地进去贵霜本土,哪怕百乘,明掸这些地方都是新纳国土,贵霜这边也会据此进行更深入的分析。

    战争发生在别国的国土上,和发生在自家的国土上那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汉室强行派兵越过贵霜营地,然后在贵霜未能准确做出反应之后,将长矛顶在贵霜营地前。

    这种情况下,贵霜不会有太多的选择的,要么对于强行越过自身营地的汉军视而不见,冷漠的和正面的汉军对峙。

    要么正面和汉室对峙,背后分兵前去追杀越过他们进入贵霜本土的汉军先锋。

    前者胜在稳中求胜,但在正常战争模式下,很有可能被越过营地的汉军断了粮道,水道,之后被迫陷入前后夹击的状态。

    当然,已经明确有援军的贵霜,并不存在被断了粮道,水道这个可能,毕竟汉室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贵霜南部的援军快则十日,慢则二十日就能抵达,越过贵霜营地的汉军根本没那么多时间消耗在断粮,断水上面。

    也就是说,理论上来讲贵霜主营这边完全可以不管汉室越过贵霜营地的那一部兵马,但这是也仅仅是理论上,战争这种玩意有时候完全就是在打理论的脸。

    士气,斗志,以及战心这些听着很空,但却事实性的操控着战局。

    可以说汉室那一部越过贵霜营寨的兵马,贵霜这边真不管,只是稳稳的进行固守待援,第二天汉室开战,只要一开始就竭尽全力,冒着后继无力的危险短时间达成均势,然后越过贵霜营地的那支军团从背后刺入,这战就稳了。

    这种假装援军已至,逮住均势一刀背刺,关门打狗,直接将原本不胜不败的局势打破的战争,中国古代史不要太多,上至春秋战国,下至明清,乃至解放战争,靠这种手顿击败对手的实在太多。

    对方放开手脚全力一战,而固守待援的总要防备随时可能出现的援军,在这种情况下,只要双方差距不大,后者必败,而张肃,王累就在赌贵霜会因为知兵,将胜机压在去围攻孟获的军团上。

    因为相比于派遣一支小军团去牵制住汉室那支越过营寨的军团,大部依靠营寨和汉室本阵对抗,最后拖到援军到来,还不如换一种成功率相差无几,但战胜后斩获更多的方式。

    也即是将胜机直接压在前去追杀汉军支队的那支分部上,给其配备绝对能击败身后汉军的兵力,而由上将死守营地。

    这种方式只要营地能守住,贵霜最少能干掉一支汉军,并且彻底粉碎汉军的战略,甚至运气好,或者设计的好,逮住均势甚至能反杀汉军本阵。

    面对差不多相同成功率的局面,在汉室已经先行下棋之后,身为一个帝国的统帅,不管是已经下台了的布拉赫,还是现在坐镇营地的拉赫曼,选择的必然是后者。

    防御战也是一种讲究技巧的战争方式,纯粹的防御和防御反击可是有很大不同,如果可以选择,只要能算得上优秀的统帅,肯定会选择防御反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