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四十五章 毒瘤

    “三把?对,也对,刹帝利这一刀如果按照韦苏提婆一世的立场来讲,必然会砍在婆罗门的身上,既是给北方贵族的交代,又是给南方当前已经握有了军权和力量的刹帝利一个交代。”陈忠也反应了过来默默地点了点头。

    哪怕是司马彰这等历经风雨的老一辈在想通这一点之后,也明白这一刀一下去,不说别的,贵霜北部贵族和南部刹帝利在韦苏提婆一世活着的时候基本不可能翻脸了。

    虽说其文化冲突和地缘等政治冲突并没有办法因此而解决,但总体来说这确实是一种解决的方案,以贵霜现在所具有的战争潜力,韦苏提婆一世不管用什么办法只要将南北方团结在一起,那么南北双方合流所带来的强大实力,足够贵霜以另一种强盛姿态延续下去。

    “如此这般,韦苏提婆一世也算得上是相当优秀的皇帝了。”司马彰在明白了局势之后,反倒没有什么担心了,阳谋这种东西没有办法破解,但是你既然玩阴的,那么要拆穿还是很简单的。

    “嗯,确实是相当优秀的皇帝,虽说方法有些过于暴虐,但毕竟事实性的解决了问题。”陈忠也默默的点头,“我这边不太适合插手这件事,您来解决如何。”

    “没问题,本来就说好是如此的,婆罗门啊。”司马彰的面上依旧带有着佛陀的祥和,但陈忠和荀祈都明白了司马彰的想法。

    “对了,你之前说是你查到了什么,甚至连我们汉室此战得胜都不看好了?虽说益州牧并不算很强,但也不是区区贵霜南部杂兵能轻易战胜的吧,更何况我们给了所有的将帅性格,凭此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吧。”陈忠不解的的看向荀祈询问道。

    “完全没希望,我们给的情报确实可以让汉室赢得轻松,甚至在益州实力略弱于对方的情况下战而胜之,但这都基于一个条件,双方的差距不大,贵霜这次如果真要打,那只有一个可能,根本不需要谋算。”荀祈苦笑着说道,“这一战贵霜想打,益州必败。”

    “嗯?”陈忠面露不解,而司马彰已经面带思虑之色,他有些猜测了,结合当初对于刹帝利的观察,他已经有些猜测了。

    “最后一个压阵的军团,其实就是刹帝利武士军团,我想大主教之前也见过了。”荀祈叹了口气传音给其他两人。

    “这个军团换人了吗……”陈忠带着犹疑的神色缓缓的开口到,结合他们之前收集到情报,能让荀祈做出如此神色,那也就只有这种可能了,随后猜测到了某种可能,颤抖了一下,“全团内气凝练?”

    “不,是全团炼气成罡,整个军团每一个人都被赐予了贵族身份,尽皆是刹帝利武士,由九个内气离体率领的全团炼气成罡军团,你觉得以这个军团为锋头,还需要算计什么?”荀祈略带苦恼的说道,陈忠和司马彰尽皆是面色一沉。

    “两千五百人到三千人的军团,之前应该是换人了,这波是做出来给婆罗门看的,以婆罗门的情况,在发现这一事实之后,就会条件反射的将刹帝利武士军团召回,然后按照自己的意志拆分并入自己的力量之中,而那个时候就应该是清洗的开始。”荀祈略带感叹的说道。

    “也是对于北方的震慑吗?”陈忠眼帘下拉,有些看不出他的眼神,但他很清楚这么一支军团意味着什么。

    “均势是平衡的基础,均衡则是安稳的前提,在解决共同敌人之后,皇室又有这么一支震慑双方的军团,再将其他刹帝利种姓全部转移到海军,基本上这件事就算能粉饰过去,唯一吃亏的怕就只有婆罗门了。”荀祈严重带着些许的冷意传音给两人。

    “这种事情我们如果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现在知道了……”司马彰带着淡淡的慈悲说道,“又怎么能容忍这种借机覆灭高层的事情出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又何止千万人命?”

    “我这边到时候也会使用一些手段,不过能不能见效并不好保证,时机是一个问题。”陈忠则是带着琐罗亚斯德大主教特有的威严说道,“毕竟我们不能随时进行联络。”

    “放心,到时候由我来联络,这种事情很简单的,作为一个爱好宗教,希望消弭南北宗教文化势力冲突,为贵霜帝国发展做出贡献的王族继承人,做这种事情很符合那位陛下的利益。”荀祈淡笑着说道,这种事情由他来做可谓是一举两得。

    一方面讨好了本支,一方面联络了自己人,连带着还能刷一刷韦苏提婆一世的好感,不管怎么说,从亲缘上讲大月氏王族和韦苏提婆一世算是一系出身。

    “那就交给你吧,这个情报,我们现在送回去吗?”陈忠掂量了一下开口询问道。

    “不了,这一刀砍不在汉室身上,既然如此,让汉室感受一下贵霜的力量也好,仅凭我们说也改变不了事实,这已经属于正面破局碾压的手段了。”司马彰摇了摇头拒绝了陈忠的提议,陈忠和荀祈尽皆是心头一沉,“来不及了吗?”

    “嗯,时间上来不及了,我们查证这一部分内容花费的时间有些多,就将这个军团当做之前所说的堪比军魂军团吧,毕竟也不算有错。”司马彰缓缓点头,带着一种无奈说道。

    “不说的话,大概还没有什么影响,说了的话,可能还会动摇军心。”荀祈带着一种理解的神情,一个军团的练气成罡,以此为锋头,进入战场,到底需要何等军势才能挡住?

    “就我们三人所掌握的情况而言,这么一支军团汉室哪个军团能挡住?”陈忠突然开口询问道。

    “拿精锐军团阻挡的话,只要精锐军团够的数量够多是能挡住的,如果是同等数量……”荀祈眉头皱成一团,“挡住的应该是没有,曾经能全歼的我倒是知道。”

    “果然我们断档了。”司马彰以一种带着些许失落的口吻开口说道。

    “嗯,也不算断档,毕竟这种作战方式我们都懂,只是受限于资源没办法用出来,贵霜的神佛观想很有借鉴价值,不过既然当前的时间是赶不上了,我们也就不再另行通知了,让前线的益州自己感受一下,毕竟真要说这一刀只是以汉室做掩饰。”陈忠倒是看的很开。

    “既然如此,我等三方按照当初的要求完成自己的任务,等下一次由我再行召开哲思辩论。”荀祈也清楚当前的情况,于是与其他两人快速交流了己方的情报之后直接结束了这次会面。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晚了,搞不好贵霜和益州都打起来,事后什么的,现在送情报说不准还会引火上身,让前线有推诿责任的机会,既然如此还不如一开始就掐灭这种可能。

    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再说之前他们的情报都说了,堪比军魂军团的压阵军团,一个军团的练气成罡什么的,也符合这个条件,其他的,我们也很无奈啊,能查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我们牺牲了很多人才得到的情报。

    我们三家努力的在贵霜卧底什么的,搞到了所有贵霜南部出征将帅的情报已经做了很大的牺牲,更进一步情报我们也很无奈,总之,我们已经尽力了,实在是对不住啊!

    在荀祈拍板之后,第一次由大月氏王族搞的北方琐罗亚斯德教派和印度教兼佛教于一身的无名高手的哲思辩论就此告一段落。

    不过由于是第一次开展,未能引起太多人的关注,也未能拉来大笔的赞助,但是在未来荀祈以此来掩饰自家身份,便于三家交流的哲思辩论场合,甚至吸引了南北双方很多贵族的参与。

    因为双方的哲思辩论的等级太高了,给很多贵族一种虽说我听不懂,但是这种充满智慧的辩论看起来实在是太过于高大上,辩论的语言之中隐藏着无与伦比的智慧,让人沉醉其中,如佛祖在菩提树下顿悟一样,一朝开悟,智慧盈满。

    当然更重要的是,隔壁那谁谁谁去了一次回来,说的话都变得高深莫测了,我感觉我不去镀层金,简直对不起我的身份,虽说我也不知道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玩意,但是真的充满了代表着智慧的性灵之光,让人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就这样,以后场子搞大了之后,很多贵霜贵族都被这三家带到了玄而又玄,众妙之门,嗑药,飞叶子,放荡不羁的路线。

    虽说不同于中原的玄学,但是结合地方宗教文化,形成有婆罗门特色玄学色彩的众妙之法还是毫无问题的,兼收并蓄什么的,这是华夏特有的大一统融合其他文明的特色啊。

    当然那是未来,现在这三家也没想到会在未来短短数年间将场子搞的那么大,将毒瘤种的他们后来都不好铲掉,没办法魏晋名流的核心不就是看似飘飘欲仙,实则丹药遗祸吗?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