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四十三章 古怪

    在汉室这边已经拍板要给贵霜来一个狠得的时候,贵霜南部的高种姓才真正意义上完成兵力的聚集,准备往自家东边边境调兵。

    至于北方的贵族现在纯粹是看热闹模式,一个个每天有事没事就调侃南部菜鸡,说是此战必败,不过倒也不怪北方贵族看不起南部的的高种姓,没办法,南边高种姓的陆军实在是太过丢人了。

    当初印度河沿岸对峙的时候,北方贵族拉来了五种双天赋超精锐,南方高种姓实际上只有两个超精锐军团,和一个镇场子的刹帝利武士军团,要不是军魂军团果断站在南方,那次真就打起来了。

    然而,就当时贵霜帝国从属于皇室的禁卫都站在了南方的情况下,北方贵族还讨论着要不要一锅端了南方这群混账,由此可见双方在陆战方面到底有着怎么样的差距。

    不过南方高种姓的陆军弱归弱,但是人家的航运和海军还是非常靠谱的,至少甩北方贵族八条街左右,毕竟贵霜北方那群人基本都上不了船,这看起来也是为什么皇室要保住南方高种姓的原因。

    单纯就以当前的局面来解析,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来说,其实南方高种姓伐汉室西南就是一个体面的台阶,不管南方这群人能不能赢,对于他来说不重要,他需要的是一个南北方整合的契机。

    在韦苏提婆一世看来现在就是那个契机,琐罗亚斯德教派的大主教虽说话不多,但是次次是一针见血,很能抓住事情的脉络,此战不管是南方胜,还是南方败,在韦苏提婆一世来看都是一个机会。

    当然这一方面,阿刹乘主教也就是笑笑,韦苏提婆一世要是能借此整合贵霜南部和北部,他将人头送给对方都行。

    南部高种姓的力量根基在海军上面,陆军输了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接受不了的事情,只要保有海军,他们整体实力基本上就能和北方贵族保持平衡,在这种情况下韦苏提婆一世要以为此时是整合的契机,阿刹乘只能说一句,陛下,你果然是活的不耐烦了。

    让南部高种姓攻打汉室,在知道结果肯定是南部大败的情况下,阿刹乘的计划本质上就是激化矛盾,你以为这是契机,嘿,南部高种姓会低头?既然南部高种姓不低头,那么当时说好了各退一步,北方贵族给了台阶,这波要不翻脸我就不用姓陈了。

    世家,其他的方面不说,玩弄人心都是好手,陈荀司***,就像袁家说的,这三家都不是好东西,往前翻,黑材料比袁家还多,当然袁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人家袁家自己都承认了。

    毕竟都是在逐利,心黑手辣一些,有机会将事情做绝,搞的两虎相争,自家坐山观虎斗,等白捡便宜这种事情,谁家没干过啊,真以为都是小白花啊!哪家哪姓,最初走在权谋道路上的时候,不是从血里面爬出来的。

    只不过走到了一定高度之后,才停止了血腥的积累,开始用更温和更规则的手段来进行积蓄。

    其形象早就进行了描述,世家本质上就是罪恶之土上绽放的妖艳之花,这可是要靠着吃人才能维持的阶级,粉饰的再好也该不了其吃人的本质,至于区别不外乎是吃自己人,还是吃外人。

    现在的情况,吃自己人这条路被封杀了,世家只能对外吃别人了,反正吃谁不是吃啊,带营养的吃起来都不错,贵霜味道挺好的,吃的带感,吃的舒心,就是有些大,吃的有些撑。

    陈荀司***现在都这么个感觉,他们三家联手能在汉室打过来之前吃掉十分之一都是本事了,真希望能等个五十年到一百年,他们三家估摸着能让贵霜直接炸成三块,然后一家拿一块走人,中原直接都不用回去,就地建国了事。

    不过形势如此,陈荀司***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准确的说能占这么一个先手已经是因为他们三家亲缘较近,背后还有一个大佬帮他们支撑,作为试验品先行一步。

    否则的话,看看现在还在国内垦荒,展望大家抱团未来的其他家族,就知道现在的形势有多好了,这种大势,只要先行一步,后来者要追不花费三倍五倍的智慧和气力根本不可能。

    哪怕是陈曦也免不了人情往来,否则凭什么陈荀司***现在已经将手插到了贵霜的底盘开始吸收营养壮大自身,确实,这三家很强很强,但中原不是没有足以媲美他们的家族。

    说来,如此大好形势还长叹时间不够,只能说这三家确实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不过也对,没个野心也不可能壮大到这种程度。

    “大师,婆罗门的贵族再次邀请您去讲经。”一个沙弥对着司马彰无比崇拜的说道。

    年近五十岁的司马彰慈眉善目的点了点头,缓缓起身,司马家的这位大佬连名字都懒得换,直接没人知道这位长者的姓名,但其所具有的思想和哲理为所有人所认同。

    司马量之子,司马儁之弟,司马家当前辈分最高的嫡系之一,司马懿见了需要叫二爷爷的男子,这一次为了给司马家博一个五百年大兴之势,这个老家伙亲自西行作为司马家领头人。

    四十年来精修诸子文选,思辨名家,又得到了后世辩证思想的加持,只论哲思,这家伙近乎是无解级别的高手。

    毕竟辩论的过程中,本身就很难击败你的对手,而像司马彰这种本身就擅长吸收外来思维的大佬,那就更难对付了。

    加之贵霜这地方本身就够大,就跟中原一样,你根本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面,有人闭门思考研究几十年,然后一朝开悟,横空出世。

    贵霜这边也是这种情况,就算是佛门明面上继承了佛祖弟子身份的目犍连等人也不能保证自己的神通和智慧是沙门里面最强的。

    尤其是智慧,神通说不得还能保证,毕竟可以继承前辈,但是智慧,这种东西,一朝开悟,说不定一个普通人就变成了大智慧之士。

    毕竟有句话叫做世事洞明皆学问,这些都是智慧,越平凡越接近智慧,所谓人法天,谁又能知道开悟之后的普通人其智慧比不佛家所谓的觉者,菩提。

    因而,司马彰很简单的就融入了沙门这个圈子,毕竟这个圈子本身就是一个很松散的组织,没有介绍,没有引路人,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谓是寸步难行,但是对于司马彰这种本身已经悟通了人心之辈来说,很简单。

    没有什么能比智慧打动人心,而司马彰在思辨哲理方面的智慧,已经足以让太多人感受到智慧的光辉,所以很快司马彰就聚集起来一群原因尊他为师的沙弥。

    【这个速度还是慢,陈家和荀家的进度实在是太快了。】司马彰带着温和的笑容平静的坐上白象缓缓的朝着白瓦沙行进。

    实际上司马家的进度已经很快了,现在能乘骑白象就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只不过相对于荀家和陈家那完全违规的进度,实在有些不值一提。

    【看来只能选择和婆罗门合流了,那两家太混账了,占我司马家便宜。】司马彰一想起来三家抽签选择时的情况,就是一阵心痛,为什么司马家会抽到这根签。

    司马彰带着祥和与自然讲述着自己理解的佛经,一众贵霜的高种姓听的是连连点头,再一次觉得这位无名大师实在不凡。

    甚至有几位婆罗门出身的贵族都有邀请司马彰前去做客的想法,只是以前司马彰对于这些邀请都是很淡然的拒绝,因而这些人的邀请都有些矜持。

    不过现在有心要和婆罗门搭上线,司马彰少有的应允了舒克拉家族的邀请,看着其他人些微动容的表情,司马彰清楚的知道,自己以前的智慧和哲思已经让这些贵族动心了。

    舒克拉家族同样也非常给司马彰面子,将家族迎接贵客队伍都摆了出来,载歌载舞的迎司马彰入门,当然司马彰并不是因为这些东西才选择这个家族的。

    和其他婆罗门家族不同,这个家族和不少手握兵权的刹帝利关系相当不错。

    司马彰要的就是这些刹帝利家族的信息,直接入住刹帝利那里太过显眼,入住舒克拉家族的好处就在于,一方面能接触到刹帝利,一方面又不会被人怀疑。

    沙门的大师,哲思的智慧者,在婆罗门的家中,给于前来拜访的刹帝利以点播,这就是缘,就是这么妙不可言。

    司马彰就这么住在舒拉克家中,用自己的眼去看往来的高种姓,用自己的耳去听他们所言的机密,用自己的心去拼接白瓦沙之中各个贵族之间的关系,努力的将之形成一张关系网。

    因而在南方高种姓出兵的之前司马彰又获得了一份情报,一份关于南方刹帝利阶层的情报,这个阶层拥有着远超其他阶层的高手,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个阶层有些古怪。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