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三十九章 我麾下骁勇如何

    张松接过密信,快速的浏览了一遍,心中一沉,不过瞬间就明白此信来之不易,看完之后,很自然的合了起来,又还给了严颜,然后严颜当着刘璋的面将迷信震成了粉尘。

    “连夜起兵,别的不说,决心先要够!”刘璋非常严肃的说道,“子乔你留下,做好征召益州民夫的准备,保证后勤通畅。”

    “早在去年,我已经将粮草调往了通往西南的沿路郡城,严将军只需要带上行军三日的粮草,从蜀郡成都奔往广都,再从广都携带三日的军粮奔赴武阳,之后再携带粮草前往南安,一路南下即可。”张松当即保证道,早在去年征召精兵回成都的时候,张松就做好了安排。

    自古以来都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只有后勤保障不出问题,大军才能平稳前进,而劳师远征的最大问题就在于后勤保障的困难,以及可能存在的水土不服问题。

    后者靠着当前天地精气回升,已经可以强行克服,而前者的问题则是至今为止一直存在的麻烦,只要人类还是碳基生物,还需要吃饭,那么后勤这种东西根本不能缺少。

    古代劳师远征后勤在道路不通的情况下还有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就是,一百五十天极限,如果前一个运送物资的地方距离需要物资的地方超过一百五十天,基本上征讨就可以放弃了。

    原因很简单,不管是用牛马,还是用人力运送,这些东西本身就需要吃饭,一百五十天的距离,光运送物资的人就需要吃掉三百斤的东西,用牛马能运送的更多,但吃的也就更多。

    这样用数学的说法就会存在一个极限距离,也就是这些人可携带的最大物资数量和单天消耗数量会有一个极限时间。

    连带着也会有一个成本比,也就是所谓的路上吃的比运送过去还少到底是否值得的这一问题,一般来讲,路上吃掉一半,送过去一半已经是战争可维持的极限了。

    当然秦皇和武帝都出现过路上吃掉九成,送过去只有一成,我也要搞死你这种情况。

    所以兵法里面才有就食于敌这一说,才有食敌一钟,胜我十钟,不过相对来说,后勤运送的队伍,随着吃掉的物资越多,运送的速度也就越快,毕竟东西变少了也就好运送了。

    一般来讲携带三到五天干粮的军队,只要干粮的质量靠谱,只需要解决饮水问题,后勤都不需要携带,携带七天左右的军粮的军队可以保证自身的行军速度,不会被辎重队拖累。

    从蜀郡到中南半岛,打出去一次,张松亲自杀回来就是为了解决再次出兵的问题,要真从蜀郡运送物资,作为后勤保障,要是前方出事,蜀郡征兵备战完毕,五个月才能过去,张松算算时间觉得黄花菜别说凉了,估计都落完了,还打个鬼。

    因而张松去年杀回来的第一件事就解决后勤问题,绝对不能让后勤运输成为制约行军速度的问题。

    当时张松所能想到的方法只有两个,一个是修路,不过省省吧,成都附近尚且没修完,北方还有汉成高速都没有修好,这都不是钱的问题了,直接就是人手的问题。

    张肃,王累,黄权,李恢那群人当时哔哔的要修一条从中南到成都的道路,到现在别说开工了,议程都没提上了,那群倒霉孩子过西南,到现在还是需要钻林子。

    自然最具有执行价值的计划碍于人力被干掉了,张松只能开动脑力了,一边处理川蜀政事,一边到处想办法,最后无意间想到了一个词叫做轻疾制备。

    大军行进的速度为什么慢,说白了不就是因为大军团行军的时候要保证最慢的部分不会脱节,所以整个军团才会特别慢。

    就跟步骑混成军团一样,为什么行军速度和步兵一样,说白了不就是为了照顾最慢的那部分,决定一个军团最快行军速度的不是最快的军团,而是最慢的军团。

    这么一想的话,川蜀基本都是步兵,标准行军速度,在所有士卒都是精兵的情况下并不慢,之所以会拖时间,说白了不就是辎重队吗,而且辎重队拖的时间越长,需要的粮食越多,粮食越多,速度越慢。

    简直就是恶性循环。

    张松大笔一挥将辎重队直接砍了,砍了辎重队,在士卒尽皆是精锐老兵的情况下,速度起码快了五倍。

    好了就这么办,现在只需要思考没了辎重队士卒该怎么活的问题,这个对于张松这种具有寻找神队友精神天赋的人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一年三次可使用的精神天赋就解决这个问题消耗一次,问题解决,不要辎重队了,直接设置囤粮点。

    只要每个士卒携带的干粮不超过十五斤,也就是七天伙食,其实并不太影响行军速度,也就是说每一个囤粮点只要相隔不过七日行军的距离,那蜀军可以达成轻疾制备。

    剩下的问题就是囤粮点的设置了,反正刘璋基本不管事,府库怎么摆也是张松自己的事情,这么一来,张松直接改了蜀郡的府库分布,甚至为此开始集中个主要郡县的人口,保证府库粮食充盈。

    也亏前年匈奴入侵,川蜀文武要给刘璋一个交代,将益州南部彻底扫平,南蛮人也纳入了统治,社会矛盾也减轻了很多,否则的话,就算张松计划做的再好,也不可能做到执行。

    刘璋闻言一喜,就喜欢自己一个命令下去,张松表示我已经处理完了,您等着看结果这种情况。

    “这种方式大概多久能行军至西南?”刘璋非常满意的看了一眼张松,随后开口询问道。

    “四十天,以颜将军的行军速度,四十天之内就能抵达。”张松平稳的开口说道,这些东西他已经验证过了,为此,他将蜀郡的府库搬空到几乎能跑马的程度,然后一个城,一个城的移了过去。

    不过想来刘璋不会在乎这些事情的,就算是知道张松是怎么做到这种事情的,恐怕也会拍着张松的肩膀说,干的实在是太好了。

    “既然如此,颜将军,靠你了,若前方局势不佳,便送信于我,到时我亲自前往西南进行督战。”刘璋单手按着剑柄,看着严颜威严霸道的说道。

    严颜面无表情的点头,然后给了张松一个眼神,张松心领神会,表示自己肯定看住刘璋,不会让刘璋去前线的,不是张松和严颜看不起刘璋,说实话,刘璋到前线身先士卒,绝对能拔升士气,但问题在于,你跑到前线去,严颜,张任等人肯定施展不开。

    “连夜起兵!”刘璋高吼道,然后亲自拿起鼓槌,朝着城墙上配备的战鼓敲去。

    沉闷的进兵鼓点,以及随后升起的号声,还有那整齐的踏步声,伴随着严颜等人从城墙上跳了下去,火光未能照耀的黑暗之中,大量身穿黑色板甲的士卒迈步而出,随后便传来了整齐的怒吼。

    “出兵!”伴随着一声出兵,严颜单手勒马,马蹄踏空而起,随后怒吼一声,朝前冲去,所有的士卒也尽皆大跨步的开始行军。

    与此同时,张松则命令所有尚且还在内城城墙上的文臣尽皆临时加班,处理严颜等人离开之后遗留下来的问题。

    很快成都内城的城墙上,除了少数站岗的护卫,就剩下刘璋和张松以及袁术和纪灵两对君臣。

    “袁公路,我麾下骁勇如何?”目送士卒成都城内所有的士卒离开后,刘璋一甩广袖,略带狂傲的看向一旁抱臂的袁术。

    锦衣夜行什么的,可不是刘璋的爱好,他就喜欢给别人展示,尤其是袁术这等算是和他一个级别的家伙。

    袁术望着已经消失在城门口的黑甲军队,哪怕是历经战事,而且也曾率领过强军的他也不得不承认,刘璋在之前展现的气度还有力量都算是能登上台面,放在前些年称作一路霸主并不算什么问题。

    “哼,没有四十万甲士的家伙居然问我这种问题!”袁术冷笑着说道,想要获得他袁术的承认,你想多了,我袁术就是不会说话,不服你来咬我啊,“虎来,我们走!”

    说完袁术面做冷笑,直接转身跨步离开,虽说袁术嘴上不服,但看这情况也觉得,就刘璋今个这表现,所谓的十五万贵霜大军攻伐汉室,要是能有贵霜想要的结果才怪。

    “混蛋!”刘璋原本神色狂傲,面带倨傲,结果袁术上去一盆冷水将刘璋直接浇灭,以至于刘璋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看着已经没入了黑暗之中的袁术咆哮道,“混账,袁公路,有种你别走,我现在就教你做人,给我拦住他。”

    张松苦笑着拉着刘璋,好我的主公啊,你这简直威严不了一刻钟

    好说歹说将刘璋劝服下来,张松莫名的感觉心累,前一刻钟刘璋还是手握雄兵,坐镇西南,牧守一方,自有威势的汉室宗亲,结果一刻钟之后就变成了要和袁术一决高下的熊孩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