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三十七章 兵出西南

    益州,原本还在新纳的小妾那里温存的刘璋被一声鹰啼硬生生惊醒,晃了晃脑袋反应过来的瞬间猛地起身,之前就像是弱智一般,稀里糊涂的刘璋就像是被这一声鹰啼骤然唤醒了一般。

    “哗啦!”刘璋直接将蜀锦制成的锦被掀翻,光脚踩在地毯上,伸手将一旁的锦衣单手提起挂在背上,龙骧虎步朝着门外跨去。

    刘璋下床走了三两步,身后的小妾仿若才反应过来,慌乱的招呼刘璋,然而刘璋头也不回,单手背着锦衣,走到一旁伸手拿起佩剑。

    “哐啷”一声,长剑出鞘,小妾想说的话尽皆吞了回去,刘璋则是面色冰冷的提剑朝着门外走去。

    “我倒要看看出什么大事了,给我召集文武群臣,成都城内,半个时辰内来不了的,以后也就不用来了,去通知他们!”刘璋站在门口直接给自己的侍卫下令道。

    很快训鹰人将密信呈递了过来,刘璋冷冷的接过,看完内容,面色不由得阴沉了三分。

    “贵霜?给我击升帐鼓,睡什么睡!垃圾贵霜都敢来干我刘璋,给我击鼓升帐,今夜就出兵,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练了这么长时间,我没去找他们的茬,他们还蹬鼻子上脸了!”刘璋一脸疯狂的说道,区区手下败将,中原大佬我都谈笑风生,还能打不过你们了!

    如果说最近因为刘璋日渐颓废,新来的侍卫难以生出敬畏之心,而现在刘璋持剑而出,看完密信一脸疯狂,略微肥胖的身形配合着那种说一不二的气势,莫名的让人感受到一种威势!

    很快,已经宵禁了的成都城之中传来了沉闷的战鼓声,从成都最中间,一路向外传递过去,这时已经登上成都内城城墙的刘璋,看着东西南北四大直道从内城城门口一路往四个方向快速延伸而去的火光,神色冷漠。

    至于扰民,刘璋根本不在乎,区区西南小国居然敢起兵十五万到十八万来攻打汉室,这等重大事件,是夜举火,战鼓盈野算得了什么。

    大汉沉寂了不过百年,你们这群混蛋就忘了我们当年是怎么惩处你们这些敢于挑衅汉帝国的小国的,是我汉室宗亲死光了,还是你们西南小国太跳了,难道我刘璋刀口不够不锋利!

    “宜悬头槀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刘璋看完信,脑子里面只有这么一句话,剁了你的狗头,给周遭万里以内的藩属诸国都送过去展示一遍,让你们这群跳的欢的家伙,明白我们是怎么惩处挑衅者的!

    “主公。”张松毕竟住在刘璋旁边的院落,刘璋又是击鼓,又是点火通路,又是放话半个时辰来不了那就别来了,张松登时便知道这是出大事了,因而赶紧披了一身绒袍冲了过来。

    “子乔,你来了。”刘璋头也没回,冷冷的看着下面开始纷乱了的成都城,火光延续的远方,不少精锐士卒身穿黑甲,手持利器,整齐的排着队型,顺着布满火光的道路朝着程度内城城墙前进。

    “可是出了什么大事。”张松紧了紧自己的衣服,上前几步站在刘璋身侧低头询问道。

    “那群要娶长公主的贵霜神经病,在我没找他们麻烦之前,他们居然起兵十五万前来攻打我们了,真当我刘璋好欺负!”刘璋带着某种愤怒看着张松,随后开口问道,“能灭了他们不?”

    “贵霜?”张松一挑眉询问道。

    贵霜这个国家张松等人在文伽会战之后也曾派人调查了一番,但毕竟语言不通,主要靠中南半岛那些小国的情报,自身虽说有情报人员,但并没有深入贵霜繁华区,对于贵霜整体实力还是有些认知,但要说有多强,张松等人还真没当回事。

    毕竟一个国家并非是人多就意味着战斗力强,贵霜的人口数量虽说挺可怕的,但就之前那次会猎于文伽的感受,以益州尚且未打磨好的军团都能将之战而胜之,贵霜实际战斗力也就那样了。

    出兵十五万从那个国家的体量上讲,那是很有可能的。

    不过区区十五万大军就想震慑汉室,逼得汉室外嫁公主,你以为你是三百年前的匈奴啊!

    话说就算你战斗力堪比匈奴,现在匈奴的坟头荒草也被汉室用来养牲口了,更何况,就之前文伽那票子人表现得战斗力,你们距离匈奴至少有八条街!

    “能搞死不!”刘璋侧头用一种冷漠的语气说道。

    “如果是上次那个程度,虽说有些难度,不过我等上下齐心协力,必然给您一个交代。”张松掂量了一下,估摸着说道。

    十万还是十五万,对于张松没什么太大的压力,就上次那种程度,正面都能干翻,多五万也不过是添油战术。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刘璋满意的拍了拍张松的肩膀,莫名的觉得张松的丑脸也变得英俊了一截,这时川蜀文武也来的差不多了,尽皆站在刘璋的身后等待刘璋发号施令。

    伴随着内城城墙下马蹄踏地的声音,以及整齐的脚步声,刘璋的武将就剩下在城外大营坐镇的严颜尚未到来,而很快,天空之中一声刺耳的响声,严颜扛着大枪落地。

    半个时辰内,刘璋麾下所有文武全部到齐,刘璋一甩广袖,“一众文武可曾来齐?”

    张松快速的一眼扫过,上前一步开口道,“尚且在成都的文臣尽皆来齐。”

    严颜同样一眼扫过,“麾下千夫以上的武将尽皆来齐。”

    “既然来齐了,那也就不下去了,就在这里说。”刘璋清冷的眼光从所有人面上划过,有面露激动者,也有目光闪避者,不一而足,不过刘璋不在乎。

    “长安来讯,贵霜起兵十五万到十八万准备进军我益州西南!”刘璋低沉之中带着愤怒的声音传递了过来。

    所有不知何事的益州文武尽皆心头一沉,随后心生愤慨,这么多年敢撩拨汉室的,哪个不是坟头草青青!

    “严颜,兵练得怎么样了?”刘璋直奔主题。

    “本就是见血老兵,又历经战事,现已经成军,磨合完毕,只差一场大战让其归属统一!”严颜上前一步,面色肃然的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城墙上传来咔嚓咔嚓的兵甲摩擦声,刘璋不由的侧头东望,黑暗之中,袁术穿着锦衣,提着宝剑,带着身穿重甲的纪灵缓缓地走了过来。

    “刘季玉,这等大事都不通知我,也太看不起我袁公路了吧。”袁术带着傲慢看着刘璋开口说道。

    “这是我益州之事,与你无关。”刘璋扫了一眼袁术开口说道。

    “益州之事?”袁术轻笑着看着刘璋。

    自从去年,刘璋和袁术谈拢修路事宜,袁术真正组织人手开始给益州修绕城公路,从那时开始袁术本人一直待在益州,甚至都有些定居的意思,时间久了袁术乖张的性格,张松也有些了解。

    而这种轻笑,则是袁术发怒的前兆,这是一个疯子,一个偏执的疯子,一个被圣者道路洗脑到连自己都信以为真的疯子。

    “咔嚓!”袁术拔剑直接插在地面的石砖上,面带笑容的看着刘璋,“刚刚的话,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纪灵眼见这一幕,非常自然的前跨一步,挡住袁术的半身,长枪倾斜下指,做戒备状,严颜同样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纪灵,别说刘璋现在和袁术私交不错,所谓主辱臣死,严颜现在是真认刘璋这个主公。

    “后将军何必如此,贵霜进逼西南本就是国之大事,然则,西南乃我主防区……”张松缓步上前开口说道。

    随后张松眼神滑过刘璋,以目示意,而刘璋默默点头表示张松全权代表,张松当即上前一步挡在袁术插在石砖的剑前,铿锵有力的回道,“我等益州文武尚在,岂能容西南小国轻辱!”

    此话掷地有声,袁术冷然,从石砖上将佩剑拔起,看着那剑刃上自己的冷脸,冷笑着看了一眼张松,不再多言,就算是袁术一时激愤,也在张松的直言下明白——川蜀文武还没死呢?

    不容西南小国轻辱,自然也不会允许他袁术折辱。

    “好,我站在这里听着,不插手。”袁术哐啷一声收剑回鞘,看着对面的众人说道,不管他有多大的怨气,张松说的很对,益州文武尚堪一战,你袁术根本没资格开口。

    谁统治的地方出的问题,谁负责,除非是真打败了,失土了,才会天下共讨,在那之前,谁的事情就是谁的事情,越级指挥,交叉指挥,跨体系指挥这种事情只会影响战斗力!

    “严颜,命人急报西南张任,让他紧急戒备贵霜,重新征召蛮军准备作战!若时有不逮,命他全权处理西南军务!”刘璋当即下令道。

    “严颜听令,由你整兵三万,前往西南助阵,若时局有变,已与贵霜交兵,非张任战败,不可换帅!”刘璋再次下令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