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三十六章 看看局势

    更何况当前中原这边就一个长公主来撑着汉室的台面,四方诸侯还靠着长公主摄政这一政策黏合在汉室大旗之下,保证相互之间不会出现倾碾,现在长公主要是嫁给你们贵霜了,别说脸了,我们活不?

    难不成,你们贵霜的脸是脸,我们汉室的脸就不是脸了,更何况这已经不是颜面的问题了,这是国家延续的问题了,今个你提雄兵二十万,带猛将强兵来战,大不了做过一场,战争,我汉室可曾怕过?

    “主公,这封情报是否可信?”荀彧看完之后,首先问了一个问题,毕竟贵霜这边他们未有太多的了解。

    “西域送来的秘报,已经转发给其他三家。”曹操直接说明来由,这个回答,足以证明这封密信的真伪和重要性。

    “若是如此,益州牧的实力恐怕是我们小瞧了。”荀彧平静的看着曹操说道,而其他人听闻此话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在场众人尽皆想到去年年初的时候,刘璋手握西南十几国国书傲然而立的情形,当时刘璋明确说过了他麾下严颜、张任等文臣武将和贵霜帝国会猎于文伽王朝,最后战而胜之。

    当然到底是怎么赢的,刘璋并没有详细的提及,加之当时曹操这边对于贵霜也没有太深的了解,未有询问,但是以这群人对于刘璋的看法,对方性格虽说有怯懦的一面,但在这种事情上刘璋不屑于说谎。

    更何况手握十几国国书的刘璋,说起贵霜的时候,神情傲慢,足以说明益州和贵霜那一战肯定是益州获胜,哪怕双方是试探战,刘璋能以那么轻巧的口吻说出那种话,足以说明刘璋要么是大胜对方,要么是同样未尽全力。

    “刘季玉不可能比我们更强。”曹操非常郑重的看着其他人说道。

    “至少会比我们预估的要强,看起来刘季玉也蜕变了很多啊。”刘巴感叹道,其他人闻言不由得看了一眼刘巴,并没有接话。

    “刘季玉到底强不强,先放在一边,我通知列位前来的意思是,如何应对这件事。”曹操听闻刘巴此话,也反应了过来,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说这些的事情。

    “出兵援助。”程昱当机立断道。

    “不妥。”荀攸摇了摇头说道,“且不说川蜀进兵的难度,就算能入川,我军该如何援助刘季玉,双方的军令尚且不能统一,此战不同于北疆,更何况北疆也是花费了不少时间用以调整军令指挥。”

    程昱心下不由得撇嘴,他就不信荀攸这家伙不理解自己的意思,这可是一个大好的能在南方安插桥头堡的机会。

    不过荀攸以如此正式的说法反驳自己出兵援助的计划,那么在荀攸看来在西南建桥头堡这件事是不值得考虑的。

    荀攸给了程昱一个眼神,程昱思虑了一会儿,也同意了,这确实是个机会,但是曹军现在的状况,一方面是没有兵分两路的能力,另一方面也不具备同时开启两场,指挥两场战争的底蕴。

    “还有一个问题,虽说现在汉室大致局势稳定,但益州牧未必允许我们进兵益州。”荀彧平静的开口说道,“更何况益州牧有胜过贵霜的战绩,就算此次送抵情报超乎了益州牧的估计,想来对方也不会轻易被贵霜挫败。”

    “西南丝绸之路可不是那么好走的,就算一开始益州牧挫败于对方之手,只要战略收缩,就算是贵霜也会难以为继。”陈群冷淡的开口说道,“劳师远征,尤其是在没有成熟道路后勤的情况下,有多困难,诸位也应该是心里有数。”

    陈群少见的在军略方面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自然所有人都不得不深思一番。

    至于劳师远征,汉朝有着太多的经验,没办法以前将所有能打的都打了一遍,能摸的都摸了,自然所有人都知道在道路后勤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劳师远征有多困难。

    武帝中后期,别的不说,单就说在单兵素质相同的情况下,恐怕军团本身的组织力,战斗素质,战斗意志比之现在都犹有过之。

    加之那个时代,又是刚刚掀翻头顶大山,证明了自身骨气、精神的时代,武帝中期几乎是汉帝国战斗意志最暴走的时代。

    然而就这战斗力,劳师远征打大宛,第一次居然还败了,这对手可不是帝国,就是王国,还不是那种顶级王国,居然都会败。

    由此可知,在道路后勤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劳师远征到底对于战斗力有着怎么样的影响。

    众人略一思虑也就反应了过来,贵霜这边看纸面数据确实很强,但是刘璋也不是菜鸡,毕竟和贵霜打过一场,而且之前应该还是战而胜之了,这次贵霜就算举大军前来,刘璋打不过也能拖住。

    更何况打不过还可以撤退啊,战略收缩之后,拉长对方的补给线,再说打不过不是还有曹操,孙策和刘备吗?

    益州一州之地打不过贵霜也不算大问题,还有后面十二州呢,要是真打不过,中原多的是愿意率兵顶刘璋的。

    “我觉得啊,我们这边安排个使臣过去和益州牧好好谈一谈,形势给益州牧说清楚,我们现在出兵对方未必同意,但是我们必须要做好出兵准备,让益州牧不要抵触这一点。”司马朗在陈群开口之后,想了想决定跟进。

    说起来,司马朗还真不信,其他人会不知道刘璋的思维方式。

    作为大朝会时举十数国国书,纳西南诸国为藩属,有资格和三大诸侯并举的汉室宗亲刘璋,会因为纸面上对方的战斗力强过自己,就不作过一场,直接放别人进入自己的地盘?

    开什么玩笑,那是一路诸侯,而且还是一路强力诸侯,我等所得到的纸面数据还是对方挫败过的对手,你觉得对方会因为这点东西就放我军进川?

    做梦呢那是!刘璋的脑子是有不在线的时候,但川蜀文臣可不是智障!更何况,这种事情就算是刘璋智障了,刘璋也不会答应。

    对于川蜀的文臣武将来说,只有真打不过了才会低头叫援军,哪怕大家都知道诸夏一体,汉室步伐一致,但自己防区的敌人自己解决这是共识!打不赢了叫家长,那叫理所当然,毕竟不能让自己吃亏,但能打赢,那就要自己去解决,这么大的人了,面子也很重要了!

    现在这还没打呢,你就派兵来援助,什么意思啊你!脾气好的劝你在一旁冷静,他自己去解决,脾气坏的都可能会和你翻脸,你是不是看不起我们川蜀的战斗力,想开战是吧!

    信不信我川军连你一起打了,你这种做法侮辱了我们川军的战斗力,凭什么你觉得我打不过,你上就能打赢?我还没输呢!

    司马朗的话,所有人也都心下了然,只有刘巴苦笑,如果还是当年混日子的刘璋,看到这种贵霜的纸面数据,恐怕早就到处发通报求救命了,不过现在的刘璋可比曾经有心气的多。

    这波密报送过去,最多将刘璋吓一跳,后面发生的事情估计和司马朗猜的差不多,任何一个要脸,而且有脸的诸侯,都不会轻易的在这种事情上低头,承认自己不行。

    别说这还没打呢,就算是真打不过,刘璋也绝对要交手一波,作为一路诸侯,别的不说,至少要给后面会来的援军留下足够的情报,因而就算是输,也会作过一场,给自己人留个底子。

    更何况,现在的刘璋还真不觉得自己会输,尤其是真正和贵霜南部的士卒交手过,严颜的战绩给了刘璋极大的自信,不就是贵霜卷土重来吗?打,我刘璋还怕你不成!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伯达,由你前往益州,详细告知益州牧形势如何,万不可使其生出抵触心理。”曹操点了点头,也觉得司马朗说的很有道理。

    毕竟这件事要是放在曹操自己身上,曹操会不打过一场,就求救吗?以前不拿其他诸侯当自己人的时候可能会,但现在汉室还算是一个完整的团体,这种事情做了会抬不起头的。

    “主公不若将一些不好处理的物资赠于益州牧,一方面显示诚意,表示我们这边愿意在战争情况不妙的时候援助他们,另一方面也算是为未来打算。”荀彧建议道,他们这边现在还有一些物资不好处理,主要是运送起来动静太大,反倒是赠送给刘璋是一个不错的注意。

    “也好。”曹操点了点头,反正那些东西现在他们也不太可能用上,送给刘璋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这件事明天是否要上朝会。”一直没有开口的韩遂突然开口询问道,曹操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缓缓的点头表示确实是需要通知汉室所有人,这不是一家一姓的事情了,这是有人要入侵汉室了,跟当年匈奴做的事情一模一样!

    “明日一早先通知大鸿胪,由大鸿胪开口。”曹操略一思忖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