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三十一章 传家之物

    虽说周瑜很清楚接下来自己所说的一切,孙策可能一个字都听不懂,但是出于对自身义兄智商的关心,周瑜还是很详细的给孙策解释了自己当前所使用的秘术的原理和效果。

    “那不是完全没有用处吗?”孙策听完之后看着周瑜挠了挠头,深表不解的询问道,“你以前抚琴不也能做到这个程度吗?现在不过是换成了战鼓,没什么区别吧。”

    说起来孙策听完就一个感觉,周瑜又是吃饱了撑的。

    “……”周瑜受到了穿心一击,不过面上还是保持着笑容解释道,“伯符,这其实有很大不同的,我当初用琴来弹奏,完全是依靠自身的能力,而敲鼓的话,其实主要不是依靠我的类精神天赋达到这种效果,更多是依靠声乐自身的精神传递。”

    “有区别吗?”孙策因为完全不懂这玩意,琴艺这种东西,孙策的水平基本是渣那个级别,但正是因为不懂,所以简单明了。

    “有很大的区别。”周瑜非常郑重的说道。

    “说来听听。”孙策当真是没听出来有任何的区别,于是看着周瑜非常好奇的询问道。

    “首先,琴艺那个,要得不是曲子,不是音,而是我的类精神天赋牵引士卒的感情。”周瑜非常正式的给孙策解释自己的能力,而孙策也不懂装懂的连连点头,反正这种东西过后就会忘掉。

    眼见孙策连连点头,周瑜也懒得说什么,直接给自己套了一个精神天赋,继续开始解说,“基于我本身类精神天赋的琴曲,我是没有办法教授给其他人的,这需要很高的琴道水准才能做到。”

    “哦哦哦。”孙策就像是听懂了一样,发出赞叹声。

    这次周瑜没有对孙策的表现有什么不满,继续说道,“而战鼓这个,其实更多是声乐之中的精神和意志的体现,并非是动用类精神天赋强行达成的效果,也就是说,这东西可以教授给其他人,由其他人来使用,这是非常大的不同。”

    周瑜就像是小学生考了一百分一样,带着炫耀对着孙策说道,“伯符,你想象一百个我是什么概念。”

    “我问一下啊……”孙策也像是小学生一样,突然抬手打断周瑜,“公瑾,我能问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正处于智力降低状态,有些因为自己能力而自负的周瑜看着孙策略有得意的说道。

    “正常人,也就是我这种,就我,我学会这种方式需要多久。”孙策指着战鼓说道,“突然觉得这招不错。”

    “哈,伯符,你想多了吧,这种东西你不可能学会的。”周瑜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孙策,“这也是一种声乐技巧,也是需要将感情,还有自己的精神,自己的意志融入鼓声之中的,让别人感受到这种精神和意志,进而才会形成效果,伯符的话,这辈子都没可能了。”

    这一次轮到孙策像是看智障一样看着周瑜。

    “公瑾,你再说一遍。”孙策看着周瑜开口说道,周瑜理所当然的又说了一遍,孙策拍了拍周瑜,“公瑾,唉,没发现你也有这种时候,回头我找人给你开点药,唉,弟妹最近大概也不容易。”

    处于智障之中的周瑜不解的看着孙策,而孙策拍了拍周瑜的肩膀就离开了,留下周瑜一个人在风中凌乱,隔了好一会儿,周瑜终于记起来将自己的精神天赋关闭,然后一种极度的羞耻感出现了。

    【将自己的精神,感情,意志融入到鼓声中,我也是糊涂了,这种事情,没多少人能做到吧,唉,继续研究……】周瑜扶额,一脸抑郁的看着下面那群士卒,这都什么事,居然被孙策嘲讽了智力。

    明明对方才是肌肉进入大脑的猩猩,为什么这个笼子外的家伙会被猩猩嘲讽,我不服!

    自黑了一波的同时黑了孙策一波,周瑜终于冷静了下来,将鼓槌丢到一旁,果然这玩意还需要大改特改,总之就是需要改改改,不改到普通人随便教导教导就能用的程度,根本没有意义。

    “居然还没有伯符看的清楚。”周瑜不爽的看了一眼校场上大肆宣泄战斗力的江东士卒,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哪怕是唤起了他们战心和意志,看起来还是很一般。

    【难道我们这边只能靠丹阳精锐熬出头了?】周瑜纠结的看了看步兵,不由得有些失落,哪怕是他也觉得这些步兵实在是有些过于菜鸡,江南这边的步兵只有一个非常非常能打的丹阳精锐,感觉就像是只有一个顶尖,其他的步卒近战直接跌落到接近杂兵的程度了。

    孙策从校场离去,过了一会儿又跑了回来,手上提着一个木箱。

    正在为江东步兵未来发展思虑的周瑜,见自己义兄去而复返,随口询问了一句,“伯符,你怎么又回来了,刚刚你不是离开了,去而复返,是有什么事情忘了交代了吗?”

    只见孙策只是面带笑意,并不回答,大力的将木箱朝着周瑜丢了过来,并且高喊一声“接住”,手忙脚乱的周瑜赶紧伸手去接,结果箱子倒是接住了,但是箱子上面震下来的灰却飞了周瑜一脸。

    再加上孙策的大力,周瑜那一下吃了不少的灰。

    “呸呸呸!”周瑜将箱子丢在校场上,吐了几口唾沫,原本英俊的面庞也被震了一脸的灰。

    “伯符,你搞什么啊!”周瑜将那沉甸甸的箱子丢在一旁,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一脸不爽的看着孙策,总觉得孙策本人除了在战场,其他时候的意义就是添乱。

    “送你的礼物啊。”孙策看着吃了一口灰,整个人乌漆嘛黑的周瑜大笑着说道。

    “这又是什么东西。”周瑜叹了口气,随口询问道,孙伯符时常会给他送一些奇怪的东西,有好有坏,不过多数都是没啥用的玩意。

    “你打开看看啊。”孙策嘴角上滑,“这个礼物你绝对会很满意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孙策的神色甚至带着点些许的自傲。

    周瑜躬身将木箱打开,里面尽皆是竹简,不过看颜色还有印记很明显是古物,不过如果说和其他古物竹简相比有什么不同的话,这些竹简的包装,还有品相,相对较好。

    周瑜伸手拿了一卷打开,先秦的齐篆,不过问题不大,能认识。

    “不知三军之事而同三军之政,则军士惑矣;不知三军之权而同三军之任,则军士疑矣……”周瑜很自然的读了一句,瞬间反应过来抬头看向孙策。

    “虽说不是原典,但确实是那个时代的古本,后面还有先祖的注释。”孙策狂笑着说道,“如何,这份礼物如何!”

    “你这种状态让我很无奈,不过还是多谢了,我觉得我还是抄录一份,原本你收好。”周瑜苦笑着说道,“这种东西,你还是自己保管好,这代表的是孙子对于战争的思考,是一种思维的模式,法,术这些都会因为时代的变更而出现问题,但思维方式不会。”

    “战争在变化,可能会出现很多新的战术技巧,但本质不会变化,名将之所以为名将不是因为他击败了多少对手,而是他们对于战争都有着自己的思考,哪怕是战争的方式改变了无数次,最核心的部分也不会变。”周瑜感叹连连,变与不变,这便是思考的核心。

    孙家自称是孙武后人,其实这一点是没错的,但孙氏在孙武后裔之中到底是什么程度,很难说,因为孙策一直没拿到孙家的家学。

    当初孙坚死得早,孙策根本没机会得到孙坚的遗言,准确的说孙坚的尸体都是桓阶为了报恩从刘表那边斡旋换回来的,孙坚根本没有机会给孙策交代任何的东西。

    以至于孙策只知道自家确实是孙武的后人,至于是那一支,有没有传家的玩意儿一概不知,孙子兵法什么的倒是有,但孙武自己写的,带注释,别说原版了,手抄版都没见过。

    不过这也正常,现在各家还有诸子原典的,基本都是怪物,兵家本身就是被管的严,没了也正常,孙策当初事情又多,在家翻了翻也没翻到什么,于是也就没管了。

    这波东西还是前几天翻修吴郡老宅的时候,孙尚香从山墙旧宅的宅壁里面发现的玩意,完完整整一套孙子兵法,带孙武自己的注疏,而且不像其他典籍上那么隐晦,甚至能看出孙武用兵的思维,对于战争,军略的思考。

    孙策表示哪代先祖这么无聊,将典籍藏在这么让人想骂娘的地方,不知道藏在墙壁里面,还给封实了,后人除非是拆祖宅谁能发现。

    听着孙策的抱怨,周瑜笑而不语,祖宅的墙壁里面藏着这种东西,不正好证明了本家的正统,而且看这箱东西,虽说是手抄版,但是能详实到这种程度,大概从血缘上讲,孙家说一句正统并不为过。

    最多非是嫡系嫡脉,但祖上绝对是直系,最惨也是偏房,这种血统,说一句孙武之后,完全没啥问题。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