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三百三十章 突然觉得自己好废

    “意义不大吗?”蔡琰微微皱眉,略一思忖也明白了过来,“准确的说,其实是第一阶段对于汉室没有什么意义,如果能完全破解,将这种力量扩大到更大的范围和用途上才会有意义是吗?”

    “确实如此。”陈曦点了点头说道,这种战歌就现在表现出来的部分其实用处不大,但是潜力很大。

    如果蔡琰能将之完全破解,将之转为更深入的协调性,那么普通规模的战斗意义也就一般,但如果上升到大军团作战那真就可怕了。

    丹阳精锐的基础战斗力在所有士卒之中算是偏弱的一等,但是靠着优秀的配合,他们在战场的世纪战斗力几乎是精锐兵种之中最强的一批,这便是大军团作战之中协调配合能力的意义。

    人数少的时候,协调配合根本看不出什么价值,但是人数多的时候,士卒与士卒之间,军团与军团之间,将帅与将帅之间,都很重要!

    就跟围棋一样,棋子少的时候围死一个棋子需要数颗棋子,但是到后面,适合的局势,恰当的配合,几十个棋子就可以围死一片。

    将围棋棋盘换成人类的大规模战役,军团与军团的协调,士卒与士卒的协调,在很多时候的重要性会超过将帅的个人勇猛。

    因而在陈曦看来,当前这些外来战歌的意义与其说是使用价值,还不如说是其所具有的研究价值,如果真能在大规模集团战争时提高些许配合,那么其意义不亚于战略武器。

    最简单的一个说法,极致玄襄中原现在会的人不下十指之数,而现阶段朝着那一方面进行研究,并且切实朝着那个方向进步的智者不止二十位,但是越大规模的极致玄襄越难给所有士卒加持等同于一个精锐天赋的效果,实质点的说法,这里面欠缺最多的便是协调和配合。

    至于玄襄这个,都是聪明人,陈曦和荀彧等人在北疆的时候将军阵摊开了说,足够不少精通军略的参谋把握住方向开始朝前推进。

    对于这些人来说,一直阻碍他们的是方向的缺失,陈曦等人的将这些东西摊开来说,这群基础已经逆天了的文臣,逮住了方向,自己搞东搞西都能搞出来不少的东西。

    到现在,像陈宫这等一流顶尖的文臣,就算没完成专属于自身的极致玄襄框架概念,到现在也差不多有了点眉目,再或者已经精简出来适合于自身的军阵。

    可以说再有十年,可能又会出一批新的玄襄军阵,甚至可能会出现因为战争,经验,系统性调整等方面,超越当前的极致达到更高层次,这一点毫无意外,最多也就是时间方面存在的消耗。

    毕竟所谓的极致玄襄,实际上只是当前所认知的极致,当年沮授袁刘大战的极致玄襄逼得贾诩,郭嘉,陈曦等人只能暴力破解。

    换成现在,虽说也属于最最顶级的军阵,但是以现在李优,贾诩,郭嘉的层次已经不需要暴力破解了,这几年很多东西都有所进步了,所谓道随时移便是如此,最简单的说法,从陈曦迈出颍川,到现在中原光吃的东西都增多了很多种,而且每年都会有新的玩意引进。

    至于所谓的高产粮食,玉米,这个时代貌似还没驯化完毕,所谓的高产,很不幸,这个时期世界最高产的粮食应该还属于中原这边的水稻,至少这个时候种子和收获比至少达到了一比四百至七百。

    也就是说,种一粒种子,分化植株之后能结四百到七百枚种子,当然现在的话这个数字翻了三倍,而且籽粒饱满度也有所不同。

    至于所谓的马铃薯现在还处于有毒阶段,虽说驯化到能吃的程度了,但实际上北美在这个时间点,主要还是靠南瓜……

    所以就算是陈曦不断的引进其他地方能吃的蔬菜啊,水果啊等等奇怪的东西,也不得不讲点道理,不过总体而言,很多东西陈曦种不活,养不好,但是中原人多,总有一些人能搞东搞西将之养活,然后陈曦再将这些技术传开,百花齐放之下,很快就能出结果。

    毕竟所谓的绝学,禁技,秘法什么的,说白了不就是因为用的人少吗?看看传音入密,当年也是秘术,自从被南宫雪传开之后,现在被玩的,估计南宫雪自己都感觉世界变化太大。

    陈曦很多时候在发现某些东西极其具有研究价值,自己却不符合要求研究的要求,就会怀揣着回头等收割的想法,到处撒种子。

    反正以自己的智慧不可能将他所思所想的东西推演到极限,但是集合其他人的智慧,陈曦深信这一点。

    哪怕会出现李优那种完全和自己推演结果相反,但是同样极具智慧和执行性的结果,也没什么,穷尽智慧啊,要的就是这样。

    “这东西我收走了,看看集合众人之智能不能出来我想要的结果。”陈曦摇了摇头手上的东西,收敛了思绪,军团协调性啊,这方面上能看到些许希望。

    “集合众人之智吗?”蔡琰皱了皱眉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吗?这倒也是一个思路。”

    “是这么一个意思,你虽说很厉害,甚至在琴音声乐方面可谓是汉室有数,但怎么说呢?有些东西天生不太适合你,你的琴音更适合于教化,我记得你说过你的琴音有特殊能力来着。”

    “嗯,类精神天赋。”蔡琰虽说对于陈曦的话略有不爽,但还是点头承认了这一事实。

    “说起来,我记得周公瑾那家伙的琴音也有特殊效果,我见过那家伙用琴音勾连士卒的意志,凝聚军心,拔升己方士气,遏制敌方士气,等等,怎么感觉全部都是战场上能用到的能力,奇怪,琴是这么玩的?”陈曦挠了挠头,仔细想想周公瑾那一套全部点的是战争。

    “我能……”蔡琰闻言开口时不由得有些尴尬,但是想到周瑜将这些统统用到战争之后,蔡琰就有些气馁,声音也戛然而止。

    完全没办法比啊,蔡琰弹琴更多是爱好,主要是用来陶冶情操,琴艺升华的类精神天赋最初的效果都是从牵引感情升华出来的,但是对比一下现在两人的情况,最后差距有些大啊。

    想想自己的琴道类精神天赋能干什么,平心静气,舒缓压力,洗涤负面情绪,放空心灵,让之后注意力更为集中,好像还能治疗一些伤势,蔡琰莫名的觉得自己有些废。

    陈曦不解的看着一旁低头皱眉思虑的蔡琰,难道问到了不该问的东西,不对啊,这些东西没什么啊,而且蔡昭姬好像也没什么隐藏的意义啊,不过眼见蔡琰不愿意开口,陈曦也不愿意强求,

    “呃,如果不适合说的话,还是算了。”陈曦挠了挠脸颊,他还不至于让蔡琰说一些,或者做一些自己不太喜欢的事情。

    “唔,也不是不能说,只是被你一说,我才发觉,我的琴道类精神天赋根本没有进行延伸性的变化,周公瑾从类精神天赋的牵引感情上延伸出那么多的东西,我的琴道类精神天赋几乎还是原本的那样。”蔡琰略有苦恼的说道。

    不过仔细想想周瑜靠着琴道类精神天赋延伸出来的能力,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蔡琰略一思忖其实就能猜到,但是怎么说呢,猜到了不代表能做到。

    光是一个上战场就足够将蔡琰卡死,刘备这边,不,现在是汉室这边,因为陈曦上位,战争距离女人和小孩是越来越远了,征兵标准也越来越高了。

    说白了蔡琰根本不可能上战场,虽说靠着足够高的水准,能猜到周瑜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要让蔡琰复制这种举动,省省吧,先不说周瑜本身就是基于自身的状态创造出来的这些技巧,就算蔡琰有把握复制,第一关就卡死了蔡琰。

    “我的话除了常规的效果,就是牵引感情,洗涤心灵这些,大概唯一一个能算上特别的就是开启智慧吧。”蔡琰伸手用食指在自己的长发上打了一个环,缓缓下滑,很明显心情复杂。

    “……”陈曦想了想,这个能力,有点可怕,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只对小孩子有效果,永久性的效果,对吗?”

    蔡琰点了点头,陈曦扶额,有这能力啊,总觉得这几年间严重的浪费了资源。

    “你以后还是乖乖带孩子算了。”陈曦叹了口气说道,唐姬闻言扶额,蔡昭姬直接横了陈曦一眼没说话,蔡琰自己根本不会带孩子。

    陈曦说完其实就明白自己说错话了,不过话已出口,也不好多言,只能起身将焦尾琴抱到一旁,放在蔡琰之前的几案上,起身站在一旁。

    “说来,陈侯的嫡子我还没有见过,不介意我去看看吧。”唐姬眼见蔡琰沉默,于是笑着对陈曦招呼道,“昭姬,可要和我一起过去。”

    “当然不介意。”陈曦岂能不知唐姬此言不过是帮他掩饰,自然不会拒绝,一边说,一边侧首观察蔡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